所有的議論聲剎那消失,畢竟先前源塵的威懾實在是太大了,連桌主都被他嚇跑了,就更別說他們這些人了。

“這還怎麼比啊,我認輸了,不就是再回那個牢籠中嗎?我們回去就是。反正死了也就死了,總比被怪物吃掉強。”“豁出去了,不要臉面了,認輸,死就死吧。”“不想被吃掉,認輸認輸。”……認輸的聲音此起彼伏,源塵頗爲無奈,這種情況下,他內心沉靜。因爲他正在捕捉一個機會,只是令他遺憾的是那個機會從來都沒有出現。比

“這還怎麼比啊,我認輸了,不就是再回那個牢籠中嗎?我們回去就是。反正死了也就死了,總比被怪物吃掉強。”

“豁出去了,不要臉面了,認輸,死就死吧。”

“不想被吃掉,認輸認輸。”

……

認輸的聲音此起彼伏,源塵頗爲無奈,這種情況下,他內心沉靜。

因爲他正在捕捉一個機會,只是令他遺憾的是那個機會從來都沒有出現。

比賽結束,他、夢璇璣還有小女孩,分別被關在了不同的地方。

坐在茅草堆中,源塵看着桌前的燈火發呆,他輕輕嘆了一口氣,心想:“這個牢籠到處都是漏洞,但是力量不夠打不開啊。”

雖說一力破萬法,但是現在源塵的力量遠沒有達到那種層次。

不知道過了多久,源塵的肚子再次咕咕咕的叫了起來,恰在這時,一道香氣飄了過來。

源塵努力吸了吸氣,然後便眼睛就像是開了掛一樣,竟然看到了幾個獄頭正在推杯換盞,喝的不亦樂乎。

一剎那源塵便怒了,他氣憤道:“給點吃的,快點。”

“想要吃的?等到下一次比賽開始吧,兩天後你們就能再次吃飯了。”

兩天後!!!

源塵雙眼直接變綠了。

這個時候跟他緊挨的一個比賽少年見狀,立刻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這個叫塵緣的人果然不是人類,沒看他原本的紅眼直接便綠了嗎?

一開始還能說對方是因爲修煉了特殊的功法才導致眼瞳變紅,但是紅眼直接變成了綠眼,這隻能說明對方是妖。

“你們欺人太甚。”

這個比賽少年還沒反應過來,在他眼中那牢不可破的鐵門就直接飛了出去,砸在了對面的鐵門上。

轟隆!

他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便發現源塵已經出了監牢,正在一步步朝着獄長的方向而去。

而獄長們似乎是喝的有點多,竟然連這樣震天響的聲音都沒聽到,其實不是聽不到,而是源塵有意的使用陣法隔絕了。

“你們吃,讓我看,怎麼可能!”

源塵眼中充斥了綠光,他實在是太餓了。

“你怎麼會在這!”源塵一點也沒有隱藏自己,所以當源塵出現在幾個獄長面前的時候,他們即便是酒喝多了也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他們直接激活通訊陣法,就要將這裏的消息發出去。

但是在陣法入道的人面前展示陣法,那就像是小孩在大象面前說自己大。

源塵打了一個響指,通訊陣法直接失靈了。

“你們竟然敢在我面前吃飯,還不給我吃,真是太過分了!”

源塵直接使用蠻力將四個獄長打暈了。

幾個小時後,源塵擦着嘴走到小女孩面前,輕聲問道:“姐,你要跟我走嗎?”

“你叫什麼名字?”小女孩目光復雜的看着源塵,源塵緩緩道:“凡塵緣。”

“凡塵緣,你自己走吧,我不能走,弟弟,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源塵點了點頭,他知道小女孩不會有事情。

源塵轉身便打算離開,但是這個時候小女孩氣急敗壞道:“弟弟,你還沒問我的名字呢?”

“姐,那你的名字?”源塵並不想問,因爲他知道未來相見,兩人也不可能像今天這樣了。

“姐叫風鈴兒,記好了,十年之後,我必將成爲最厲害的殺手。”

源塵重重點了點頭,對於殺手,源塵其實是很反感的。

但是有些人的命運就是如此,他們的大道便是如此,他能如何呢。

唯一能做的便是支持。


源塵走出兩步,突然有劍光從身後鑽入了源塵的體內,從前面透了出來。

一口鮮血噴出,源塵軟軟的癱軟了下去。 “你們小心點,將這兩具屍體好好安放,決不能出一點紕漏。”

“真的要丟到這裏嗎?這裏可是極北雪域爲數不多的不被寒潮侵染的地方。”

“但是這裏卻是陰冷無比,這兩具屍體會不會養出陰邪?”


“廢話真多,這鬼地方冷颼颼的,趕緊埋了趕緊走。”

幾人剛剛將兩個屍體放在挖好的坑裏,便是有陰風大作,不僅如此,竟然天空中還有黑色雪花落下。

“快跑啊,黑雪落,萬靈滅。”

幾個人扔掉鋤頭,轉身就跑,他們所在的門派底蘊深遠,歷史悠久,他們對極北雪域有着更加清晰的認識,這裏的詭異絕對不亞於任何的一處禁地。

只是平時都被純淨的雪花掩埋,無法察覺。

只是任何東西都有漏洞,而此處便是其中漏洞顯露。

陰風帶起黑色沙粒從不遠處的一個通天井中飄出,向着這邊飛來。

“快跑,快跑,不要回頭。”

幾人速度相當的快,身形如鬼魅,眨眼間便跑了出來。

其中一個人大大鬆了一口氣,道:“我們逃出來了,剛纔實在是可怕,我彷彿聽到有惡魔在我耳邊輕語。”

另外三人剛想回答,但是在看到那個人時,頓時驚恐的瞪大了眼睛,他們剛要說出的話掐在了喉嚨裏,發出呵呵的聲音。

“你們爲什麼這麼看着我?”這個人似乎也感應到了自己背後的不尋常之處,不,準確來說應該是他的脖子,那裏竟然像是被什麼東西夾住了一樣。

“我脖子上有東西?”他小聲的問着,但是卻沒有得到答案,因爲那些人都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在他們三個人的眉心處有黑色顆粒閃爍黑芒,他們已經死了。

但是這三個人生前的能力還存在,他們三個行動迅速,兩人鎖死了這人的手,一人鎖死了他的兩條腿。

一時間,他竟然動彈不了。

然後他想要咬舌自盡,卻愕然發現有什麼東西鑽入到他的嘴中去了。

一種腐臭氣息頓時充斥他的口腔,一種想要嘔又偏偏嘔不了的感覺實在是難受。

然後他就看到有一個黑乎乎的東西鑽入到他的嘴中去了,由於他乾嘔的時候咽是通的,那東西絲毫不費吹灰之力便鑽了進去。

一開始,他只是覺得小腹劇痛,緊接着他便是感覺小腹熱了起來,然後便是渾身發熱。

他彷彿五臟六腑都着了火,正在玉石俱焚。

他的眼前已經不清楚了,但是他的精神卻異常的清晰。

這是作爲他們這一行必備的一種能力,但是他也知道,大腦越清醒他離死也就不遠了。

他的身體越來越熱,他的掙扎也越來越劇烈,只是不管他怎麼掙扎,三個人始終鎖着他。

到了最後,他大叫了一聲,然後便不再掙扎。

與此同時,他的眉心,出現一朵黑色的雪花。

三個人鬆開了手,站在一起,低着頭,不敢直視他。

“時機已到,我已經感受到這個時代正在走向毀滅。千年難遇的邪體竟然會出現,這是命運的安排。”他眼神中黑芒閃爍,然後他的形態便發生了改變,髮絲飛速生長,還有相貌也在發生變化。

“我不是最強的,但是他爲什麼不和我搶這樣的邪體,難道那兩個小孩子體質更加逆天?不管了,先去召集舊部,在接下來的黑暗時代,我們也不見得能夠存活下來。”

四人走了,只是他們不再是他們。

源塵躺在通天井的一旁,他胸口的血口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

正在這時,一道黑霧出現,在源塵和夢璇璣身上旋轉了兩圈,最終竟然選擇了夢璇璣,正當黑霧衝入夢璇璣體內的前一瞬間,源塵將夢璇璣撞開了。

緊接着黑霧直接衝入到源塵的體內去了。

黑霧中似乎有一道罵人的話發出來,然後黑霧沉寂了下去,源塵活動了一下手腕腳腕,也沒有發現有哪裏不對。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在源塵大腦中響起:“擠死我了,怎麼睡了沒幾天,地方越發狹窄了。”

那聲音源塵一聽便知道是誰,那人正是曾經在白帝山想要坑源塵兩次的楓老,他是白帝的信徒。

“楓老,你怎麼樣。”源塵開口,他其實是有些奇怪的,那團黑霧對他的身體來說,似乎有好處,不然他也不會這麼想要得到對方。

身體竟然本能的便將夢璇璣給撞開了。

“我還好,但是你怎麼又找了一個住客,再來一個,我可就要被擠爆了。”

楓老說話從來沒有邊界,一些話源塵也是聽不懂,但是他卻是明白源塵不惹事,那就不是源塵了。

“楓老,你能看清楚這個住客長什麼樣嗎?”源塵好奇的問道。

他自然是不知道對方長什麼樣,不僅是這團黑霧,就算是楓老的長相,源塵也是不清楚的。

“他長什麼樣,我怎麼知道,等等,這人怎麼整的跟白帝大人那麼像。”源塵還沒有說話,楓老卻率先驚呼道:“白帝大人,是你嗎?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小楓啊,小楓。”

那團黑霧中的男子一臉懵逼,他下一刻便反映了過來,嚴肅道:“是我。我當然記得你小楓,你現在趕緊幫我衝出這個牢籠,我要掌控這個身體,重新活過來。”

“可我也沒有實力衝出去啊,白帝大人,要不您來吧,以您的無上偉力,衝出去應該不在話下,我雖然與外面的小混蛋達成了某種條件,但是我實在是太弱小了,根本不足以對那個小混蛋造成損失。”楓老說的是聲情並茂,令人不信服都感覺對不起自己。

那團黑霧中的男子默默點了點頭,他覺得楓老說的很對,畢竟楓老看上去比他還虛弱,鬥不過那小鬼也是很正常的。

他有一種特殊的感應,這種感應能夠讓他趨利避害。

在他擇體的時候,便是發現這個小鬼身上散發着一種恐怖的氣息,那種恐怖的氣息讓他心慌,所以他才果斷的選擇了夢璇璣。

結果呢, 逃是逃不掉的。

他發現自己沒有選擇的權利,只有被選擇的權利。

這是一件非常傷自尊的事情,再怎麼說,他也是很強大的,就算是在他通天井中,他稱老大,還沒有一個敢稱老大呢。

結果到了這裏,他發現自己被困在了一個房間內,這個房間非常特別,就像是專門爲他這種生靈準備的。

“我該怎麼做。”

實話說,他還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做點什麼,他只知道對方是個小孩子,然後就把自己困死在了這裏,他在這裏是被徹底隔離的,根本感應不到源塵的靈魂。

“等,白帝大人我很懷疑那個小鬼也是奪捨得來的,不然怎麼可能有人靈魂力如此強大,竟然能設下如此強大的靈魂牢籠。”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