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我只是想活下去。只要大哥按照我的辦法,我保證大哥能出了這裡。」

說到這兒,青年明顯有些心虛。他很害怕林東真的不顧一切下了殺手。至於能夠鎖定和儲物戒的聯繫,不過是胡咧咧罷了。哪兒有那東西。良久,林東嘴角的笑容微微彎起,泛起一抹詭異的弧度,點頭道:「好,我答應你的條件。只是……」………………「該死的!這幻林就這麼大!那小子還能上哪兒去?!」幻林中,不乏暈頭轉向找不

說到這兒,青年明顯有些心虛。他很害怕林東真的不顧一切下了殺手。至於能夠鎖定和儲物戒的聯繫,不過是胡咧咧罷了。哪兒有那東西。

良久,林東嘴角的笑容微微彎起,泛起一抹詭異的弧度,點頭道:「好,我答應你的條件。只是……」

………………

「該死的!這幻林就這麼大!那小子還能上哪兒去?!」

幻林中,不乏暈頭轉向找不到人的殺手。此刻聚堆兒之下,低低的詢問聲不絕於耳。

「不清楚,還有兩三個時辰天就要黑了,要是還找不到那小子。那小子很可能被幻林弄死,到時候別說懸賞金了,根本連根毛都撈不到。」

「媽了個巴子的!這小子難不成是屬泥鰍的?還能進入地底下不成?」

「算了!別說了,還是繼續找吧。不過大家都小心點兒,聽說龍大那兩兄弟已經栽了,死相慘不忍睹。看來那小子也不是我們想象中的那麼弱。」

「恩,這個我也聽說了。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和老劉已經組成聯盟了,你要不要加進來。回頭兒搞定那小子,懸賞金平分。」

「恩……成!就這麼決定了。與其得不到,倒不如留下點兒。不過就咱們幾個了,可不能再找別人了。要不虧大發了。」

「必須的!我……哎?!那是誰?怎麼來了個人?會不會是那小子。」

突地!隨著這人的話,另外兩人的目光瞬時間望去,果然見到有一道人影正輕緩的向他們這邊兒走來,只是步伐紊亂,看上去像是受了不輕的傷勢。

而此刻,那緩慢走著的人影卻將頭用力的地下,用聲若蚊蠅的聲音說道:「大哥,這真的能成嗎?他們可是三個人。光憑你一個人,就算是偷襲,若是被他們發現的話。那下場……」

話音未落,一道淡淡的聲音從無形的空氣中緩緩響起:「這就不是你需要考慮的了,做好你的事情就行。」

「額……我……」

這人自然就是那個清靈學院的學生,不過此時此刻他垂下的臉上滿是猶豫之色。

他直到現在才知道碰到的這個傢伙,是個多麼瘋狂的人。老老實實的混出幻林不就成了嗎,竟然還想著趁火打劫。要知道現在進入這裡的可都是天網的人,哪個都不是庸才,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怎麼?你不想做嗎?」

聽著林東再度傳來的淡淡話語,青年臉色一頓,雖然林東的說話聲音輕,但卻難掩那一抹淡淡的殺意。臉色一怔,咬了咬牙道:「沒有。大哥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吧。我盡量把他們給分開。」

說話間,青年步伐遲鈍的走到三人面前,臉上沒有半點兒血色,此刻抬起頭,一副命不久矣的樣子。

不過看到這青年,這三人原本提起的殺意突地收斂起來,他們見過林東的樣子,所以知道這青年並不是林東。不過此刻他們的表情也不怎麼好看,上下打量了青年一眼,低聲喝道:「哪兒來的野小子,不知道今天幻林被我們天網包了嗎。」

其實在紫炎國的天網說是殺手組織,但因為吸納人的參差不齊,現在基本上已經退去了殺手組織的神秘感。相反,倒更像是一個暴力團伙,不管對誰都是直言不諱天網的名字。

感受著三人落在身上不善的眼神,青年也只能硬著頭皮回看過去,他現在甚至能夠感受到身後林東傳來的冰冷目光,周身下意識的泛起一陣的雞皮疙瘩。

「我不是野小子,我是清靈學院的學生,常天野。睜開你們的狗眼看個清楚。不要以為自己是天網的人,就可以對任何人為所欲為。哼。」

說著,常天野原本佝僂的身子因為提到清靈學院這四個字明顯挺直了許多,原本要死的模樣,也頃刻間蕩然無存,擺出一副很不屑的冷臉,隨手將一塊兒令牌扔到對面一人的身上。

「清靈學院?」


三人聽到這個稱呼,對視一眼,眸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在紫炎國中都城,清靈學院和天網幾乎是同等級的存在。而且包括天網的人在內都看得出來,雖然兩者目前來看,實力相差不多。但天網吸納的人大約都在三四十歲左右,而清靈學院可都是紫炎國最頂尖的天才。

十年後,等清靈學院的人成長起來,那天網肯定會遜色一籌。


所以此時聽到常天野的身份,三人明顯收起了臉上不耐的表情,換上一副很和善的樣子,忙說道:「哈哈,我道是是誰,能夠在我們天網的阻攔下進來,原來是清靈學院的小兄弟啊。怎麼?看你的樣子像是剛經過一場大戰。是不是碰到了什麼麻煩事?」

雖然語氣變化了,但是這三人可都不是傻子。從常天野的狀態很自然的就聯想到林東的身上,正無所謂的套著話。

常天野更不是傻子,相反是個人精,哪能猜不到他們的心思。原本還有些猶豫是不是要和天網的人結仇,不過現在看來,他們將心思打到了自己的身上。順便解決他們也正好一了百了。

思及此,常天野心念一轉,臉上露出憤恨的表情,配上那蒼白的臉色,確實有種恨得咬牙切齒的感覺。

「媽的!我本來是準備今天晚上來這裡歷練的。但不知道是哪兒來的小子,半路偷襲我。幸虧我反應快,沒有被他偷襲成功。不過那小子有一種毒粉,可以壓制我靈氣的運轉。我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和他拼了個兩敗俱傷逃了出來。該死的!等小爺傷勢好轉了,一定要把那小子碎屍萬段。」

為了配合演繹的效應,常天野甚至把拳頭捏的咯咯作響。

聞言,三人目光猛地一亮,對視一眼, 腹黑嫡女 。其中一個更是有些急切的低聲問道:「那人在哪兒?」

「恩?」

常天野故作驚疑的打量了說話之人一眼,正欲開口。那人搶先說道:「小兄弟你別誤會,我們就是看不慣這樣的行為。再怎麼說,清靈學院也是和我們天網並成為紫炎國兩大勢力的。這樣的偷襲行為實在齷齪。小兄弟被偷襲重傷,我們定然是要義不容辭的出手。」

「這倒也是。」常天野擔心說的太多,會露出馬腳。 盛世二婚,總裁的神秘妻 ,恨聲道:「那小子就往那邊兒跑了。你們現在要是追過去的話,應該能追上。那小子中了我一拳,估計也就剩下半條命了。你們若是能殺了那小子,這筆恩情來日我定當厚報!」

「這個好說!我們現在就去!」

看得出來,這三人是真急了。隨口撂下這句話便準備離開。不過離得最近的一個人卻被常天野一把抓住。

「小兄弟你幹什麼??」

被抓的天網殺手,正欲發怒。不過想到常天野的身份,還是強忍著心頭的怒意,盡量用最平和的心態說到。

常天野嘿嘿一笑道:「這位大哥,不過是一個半死的臭小子,你們不需要三個人去吧。而且那小子行事詭計多端,萬一他沒有離開呢,就在四周偷偷躲著呢。我現在傷成了這個樣子,已經沒有了戰鬥的能力。我看你還是留下吧,照看我一下。」

「這怎麼…………」

那人正欲拒絕,卻被他的同伴揮手阻止道:「我看這位小兄弟說的沒錯,反正那小子不過是半殘之軀,我們哥倆兒去就行了。你就在這裡等著吧。兄弟,權當是為了天網了。這忙你必須要幫。否則小兄弟真的有什麼不測,到時候上面怪罪下來。你我都吃罪不起。」

「你!」

那被強迫留下來的傢伙看著同伴說話時眸中閃過的得意之色,哪能猜不到他們的心思,這分明就是在排擠他。到時候他們抓了林東,肯定要獨自去領賞。這到頭來,自己連根毛都撈不到。 眼前的情景,讓象虛明白到,自己距離寶域域中域,更近了一步。

只是也就到此爲止了,他已經進入此地一段時間,但是卻迷迷糊糊的,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寶域的變化,一切都和以前不再一樣,不僅僅是象虛,是所有人都處於了一種茫然狀態之中。

域中域,究竟在什麼第,要如何才能進去?

來到此地之後,我與壯兒已經分散,他又去了哪裏,會不會有危險?

象虛眉頭緊皺,他心情很沉重,並沒有因爲進入到這片相對穩定的空間而喜悅。

突然之間,他感覺到空間一陣波動,然後再眼前不遠處,一道若有若無的大門,悄然打開。

這道大門,通向地底,大門內散發出來的氣息,大氣磅礴,充滿了靈性,讓他精神爲之一振。


然而他畢竟是老狐狸,自然不可能見到這扇大門,立即就衝入其中,而是很快穩定了心神,深吸了一口氣,慎重的觀察起來。

“前輩,我是劉封。我已經掌握到了域中域的一些信息,但是獨孤萬道也已經進入其中,我需要你的幫助。””劉封知道,要想象虛與自己合作,也必須拿出一點誠意來,所以開門見山,直接說出自己的意圖。

“你想幫你對付獨孤萬道?”象虛也是聰明人,立即就明白了劉封的目的。

“不錯。”劉封道:“獨孤萬道,已經被我利用一些手段困在某一個地方,但是以他的修爲,很快就能衝出來,到時候整個寶域,都可能被他掌控。象虛前輩,你來此處,必然也是有所圖纔對,獨孤萬道此人,霸道無雙,貪婪無度,如果讓他掌控了整個寶域,你將什麼也得不到。”

象虛皺起了眉頭,眼神閃爍不定,很快,他眼中閃過一絲狠絕的神色,點頭說道:“劉封小友說的沒錯。”話鋒一轉,問道:“我能得到什麼?”

“前輩想要什麼?”劉封問道。

“我要至少三件法氣兵,而且必須得中級以上,擁有三百道禁制烙印,另外要尋找一門煉體流功法,越高級越好。”象虛也不遲疑,說出了自己要求。

劉封點頭道:“可以!前輩可以進來了。”

“獨孤萬道,修爲遠高於我,我會幫你阻擋他,但是如果危及到我的安全,我不會出手。”象虛並沒有立即踏入其中,而是補充說道。

劉封道:“這是自然,前輩只需幫我阻擋獨孤萬道即可,我自有其他辦法對方此人。”


“希望如此!”象虛哼了一聲,自此,兩人合作,算是初步達成了協議。

“前輩,白雲山人和光明神教的人,也都已經到達此地。”見到象虛沒有多大動靜,劉封開口說道。

他把白雲山人和光明神教的人行蹤暴露出來,就是催促象虛,不要再疑神疑鬼,速度進入墓穴之中,否則遲則生變。

“劉封,我信得過你,你最好不要耍什麼手段。”象虛這才下定決心,大手一甩,跨進了那道若有若無的大門。

護穴大陣,可以在整個六角形陣圖之內,多處開啓通道,直接把人引入其中,而具體的位置,也可以自由掌控。

象虛進入地底墓穴,直接就出現在了劉封面前。

他雙拳緊握,一身氣息凝而不散,面對劉封,雙眼極爲警惕,只要發現任何不對,隨時可能出手。

“象虛前輩,此地乃是一位大能的墓穴,擁有他身前無數藏寶和最強的傳承。此地寶物,前輩若有緣得之,不論多少,都屬於前輩,即便是那最終的傳承,你我也各憑實力。”見到象虛一臉防備的模樣,劉封索性把一切都說明白了。

“哦?”象虛皺起眉頭:“此地果真是一位大能的傳承之地!老夫看你已經掌握到了這寶域的一些關鍵,難道你會捨得把好處分給老夫。”

“讓前輩進入此地,就是我的保證。”劉封道:“如果讓獨孤萬道掌控了此地,你我便什麼都得不到了。”

象虛點點頭,說道:“不錯,獨孤萬道此人,纔是我們最大敵人。我現在該怎麼做?”

劉封一揮手,一抹神念擴散,邊有一副畫面,直接出現在象虛腦海之中,正是獨孤萬道被困殆元磁場,在數百道破碎意志之中,艱難前行。

劉封道:“獨孤萬道,現在被我困在此地,但是很快就會衝出。需要前輩前往,引其入刀煉之地,我會在此地,對獨孤萬道,施以截殺。”

又一副畫面,出現在象虛的身前,正是千萬刀煉之地的路線圖。

“到達此地之後,我會指引前輩離開,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晚輩了。”劉封道。

“如此簡單?”象虛吃了一驚,他本以爲,劉封會要求自己聯手,直接面對獨孤萬道,然而想不到的是,竟然只需要直接引走獨孤萬道而已。

這樣的話,那就是不是正面出手,也不會有太大危險。

“你自己爲何不去?”象虛問道。

劉封欠身說道:“實不相瞞,晚輩已與獨孤萬道交過手,受了重傷,需要療養。而且那處刀煉之地,也還要些許時間佈置。前輩此行,請儘量拖延時間,並盡最大程度的消耗獨孤萬道的力量。”

“你受了傷?”象虛臉色突然一陰,聲音冰冷問道。

劉封暗中握住了青峯劍,只要象虛一有動手的跡象,他立即就會出手,借用整個大陣的力量,把此人送出此地。

透露受傷的信息,也是他故意所爲,畢竟掌控到了大陣的力量之後,讓他原本微不足道的修爲在象虛眼中也成了威脅,自己越弱,合作的可能性就越高。

至少,在有着其他人威脅的情況下,是這樣的。

“小兄弟莫要緊張。”象虛卻是立即呵呵一笑,拱手說道:“我現在便去尋找獨孤萬道,小兄弟所囑之事,必定完成。”

他說罷轉身就走,而雙眼之中,卻是閃過了一抹陰毒的光芒。

正如劉封所想,現在最大的敵人,乃是獨孤萬道,此地傳承固然重要,但是剷除對手,獨得傳承,纔是更重要的。

至於劉封,象虛雖然也有所重視,但還未真正放在眼裏。


待象虛離去之後,劉封一直緊繃的神經,才終於放鬆了一些。

與此人合作,不異於與虎謀皮,但是此時此刻,卻是不得已而爲之。

他皺着眉頭,捏動了兩個法決,神念波動如潮,隱約間要衝出泥丸,而在泥丸的最表層,一道細微的波動,正在被一點點的孤立出來。

“象虛以爲,在我神念之中留下了烙印,須不知他得到的一切,都是我利用造意法制造的虛假信息,我想要他知道什麼,他才能知道什麼。只要我願意,我隨時可以把這抹神念波動與我的意志切斷,徹底毀滅。不過此刻,就讓他存在,讓象虛以爲,對我的一切行爲了如指掌。”劉封心中暗討,兩人雖然合作,但是爾虞我詐,卻又在同時算計對方。

在這片空間,除了方清芸,劉封不會放心任何人。 常天野趁機贊同道:「沒錯,你就留下來吧。要不我就只能把這邊兒的情況和上面說了,就說你們天網的人不願意看護我。嘿嘿嘿,到時候可就不好說了。」

「你們!」

那人此刻真的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這明顯就是被自己的隊友坑了。可真要是這麼離開,讓這小子有個三長兩短,那到時候真的怪罪下來,自己就是有八條命也不夠還的。誰都知道清靈學院的那幫老傢伙最是護短。

「媽的!混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