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不相信?”王聰震驚道。

這讓誰都不會相信啊,正常人的正常反應。“這裏有問題的纔會相信。”關曉萌指着自己的腦袋,更直接的說:“你一個大男人,被幾個女人給綁架了?什麼情況啊,昨天晚上我可見識你了,那麼能打的一個人……”“美人計!”米爾肯定道:“他自己都說了,秦淮八豔一個個都胸大臀翹的美女。”梨子低頭看了看自己的36D,煞有其

這讓誰都不會相信啊,正常人的正常反應。

“這裏有問題的纔會相信。”關曉萌指着自己的腦袋,更直接的說:“你一個大男人,被幾個女人給綁架了?什麼情況啊,昨天晚上我可見識你了,那麼能打的一個人……”

“美人計!”米爾肯定道:“他自己都說了,秦淮八豔一個個都胸大臀翹的美女。”

梨子低頭看了看自己的36D,煞有其事的點點頭,這個她太瞭解了:“男人只要看到胸大的女孩,就沒有能拔得動眼的。”

做主播的妞兒,想紅必須穿低胸裝,超短裙,這都是行業裏最基本的規則了。

“酒吧,美女,你豔福不淺啊。”關曉萌道:“那你不記得你以前是做什麼的了?”

王聰搖搖頭。

“那我告訴你啊,你的這種行爲,典型的是一個遊手好閒的富二代,只有遊手好閒的富二代,纔會有經濟實力泡夜店,才能讓夜店裏的妞兒看得上。”關曉萌道。

“是嗎?”王聰也向往富二代的生活呀:“那我就更要快點找到秦淮八豔,拿回我自己的記憶了。”

梨子一臉花癡的樣子:“富二代哥哥,等你回到你的家族裏,能不能來我的直播開個國王呀?這點錢對你來說肯定是毛毛雨啦,還不夠睡一個外圍呢對吧。”

冰冰對梨子這個花癡還真是無語了。

蜜糖卻微笑着覆滅了梨子的幻想:“我建議你還是放棄這個想法吧。他是富二代的機率幾乎爲零。”

“爲什麼啊?”梨子一怔。

米爾也不贊同蜜糖的想法:“泡夜店上小妞兒,這都是富二代乾的事情,他怎麼不可能是呀。而且你也說了,秦淮八豔喜歡去的都是大都市,大城市裏的夜店是什麼消費,咱們都清楚,普通人隨隨便便花個三、五千,別說泡妞,就是妞兒的味兒也聞不到啊。”

作爲夜店小女王,米爾太熟悉這個圈子了。

“就拿燕京說,想在夜店呼風喚雨,泡極品美女,那必須是有財力的。”米爾道:“若是沒點財力,妞兒肯定會被人搶啊,況且你們說的秦淮八豔還那麼漂亮,各個都高顏值極品身材,一定是所有富二代的目標啊,他能拿得下,至少說明他的財力可以秒殺當時整個夜場所有富二代的財力。”

“這理論聽起來是不錯,但秦淮八豔在酒吧可不是讓人泡的,她們有她們控制男人的手段。”冰冰認真道。

百合也點頭表示同意:“這點我能證明,她們確實可以把男人玩弄於股掌之上。”

蜜糖繼續分析:“如果秦淮八豔夠聰明,她們一定不會招惹富二代的。”

“爲什麼?”王聰可不希望自己的“夢想”破滅啊。

“如果你真的是一個家族財力巨大的富二代,你家裏會不找你嗎?你的尋人啓事,你的失蹤新聞,會不被媒體報道嗎?”蜜糖道:“你們想一想,現在那些富二代,不出事兒媒體都盯着呢,若是出了事兒,早亂套了。有錢人也不會任憑自己的兒子失蹤而不作爲,他們一定會全世界的找人,必然會鬧的風風雨雨。”

這話顯然有道理。

關曉萌點頭表示認同:“不說那些家裏有幾百上千億的,就是家裏有幾個億的富二代,真出了事兒也會鬧的一個城市沸沸揚揚。”

現在的又是網絡信息時代,消息肯定會迅速傳播的。

網絡可真沒傳出過什麼富家公子被綁架或者失蹤的報道,也沒有哪個大富豪懸賞尋子的。

王聰的“富二代”夢想算是徹底破滅了,他可憐巴巴的看着蜜糖:“那你覺得我會是什麼出身?”

蜜糖雖然不想打擊王聰,但王聰既然問了,她也就只好是實話實說:“如果我是秦淮八豔,一定選擇大城市裏的外來人口下手吧……因爲外來人口的流動性大,不會有人注意。而且這類人也很少和家裏人聯繫,有時候過年不回家都是正常的,所以這類目標最好不過,他們家裏人或許都不知道他們在哪個城市工作,即便是家裏人察覺人不見了,報警都說不清楚,這種事情警方也沒辦法查,只能當失蹤人來定義。”

華夏那麼大,人口那麼多,每年的失蹤人口海了去了。

現在公安的治安管理局戶政管理處可是香餑餑的崗位,沒點關係的人安排不上呢,這些有關係的公務猿,又有幾個人是能勤勤懇懇爲人民服務呢?

走走形式罷了,指望他們找人,窗戶縫都沒有。

當然,誠心實意的人民公僕也有,但憑藉一個人的力量,好公僕也沒招兒啊。

“可是,你說的這類沒錢的外地務工者,怎麼能夠承受大城市夜場裏面的高消費呢。”梨子這種死宅可沒時間泡夜店,她晚上還有直播呢。


作爲夜店小女王,米爾對這一行的人就熟悉多了。

“這你就不懂了吧。”米爾對梨子笑了笑:“夜場裏那麼多人,顯然並非所有的都是富二代,一個二世主的身上至少也會掛着四、五個吸血蟲的,這是最基本的,有些甚至更多,還有腦子缺的富二代,身上會有幾十條吸血蟲。”

梨子這下明白了:“吸血蟲呀……”

“這些吸血蟲跟着有錢的主兒一起玩兒是不需要花錢的。”米爾繼續道:“很多吸血蟲都是心機婊,他們會拍馬屁,會贏得富二代的歡喜,會讓富二代願意帶他們吃喝玩樂找姑娘。”

這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聰的身上。


王聰臉上寫滿了震驚:“我?我曾經居然是個心機婊?”

“我可沒這麼說,我只是分析了一下我知道的情況。”米爾搖搖頭,但仍然不能打消其他人對王聰曾經的懷疑。

蜜糖看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放棄了腦補:“我實在沒辦法相信他這麼呆萌的一個傢伙,曾經會是吸血蟲。”

“我也不相信他的能力。”冰冰說的更直白一些:“就他還忽悠富二代給他錢花?傻二代纔會被他忽悠吧……”

“你們這是懷疑我的智商!”王聰不樂意了:“搞不好我還真是一個城府極深的腹黑男呢,這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百合尷尬的笑了笑:“我寧願相信你是一個酒吧服務生……”

“對!這個絕對有可能!”幾個女孩異口同聲道。

王聰這就無力反駁了,酒吧服務生也挺好的,自力更生,還能每天看美女,不錯的職業。

“好了,反正不管他以前是做什麼的,重點是秦淮八豔是綁架販,而且習慣的作案地點是酒吧,目標是沒什麼身份背景的人。”關曉萌總結道:“這纔是我們要考慮的問題吧?”

“沒錯。”冰冰點點頭。

“米爾,燕京城,尤其是潮陽區,大大小小几百家酒吧,你都熟悉。”關曉萌道:“讓你的朋友幫忙注意一下‘八個美女’的團伙,應該不是什麼問題吧?”

米爾點點頭:“So easy!”

蜜糖考慮的更周全一些:“她們或許也不會八個人同時出現,也可能三三兩兩的分頭行動。”

冰冰點點頭,蜜糖說的顯然是她們需要注意到的。

“這樣,我今天晚上就把消息放出去,只要是見到身材高挑,長得漂亮又嫵媚,而且對沒錢男人還挺主動的妞兒,都給我拍下來發微信!”米爾打了一個響指:“廣撒網,肯定能撲到魚兒。”

“這樣成功的機率肯定非常大。”關曉萌對米爾的這個辦法表示非常贊同:“你們覺得呢,怎麼樣?”

蜜糖作爲撕蔥俠正義小組的軍師級人物,自然成爲了做出決定的關鍵。

即便是王聰,也把目光落在了蜜糖的身上。

“如果能夠這樣自然最好不過。”蜜糖也認同這個方法:“不過,千萬要讓你的朋友們小心,秦淮八豔雖然各個都是美豔絕倫的女子,但卻也各個都是非常危險的人物,你要讓你的朋友千萬要小心,絕對不能讓她們發現小動作。”

“你放心吧。”米爾點點頭道:“就我那些朋友,一個個沾了毛比猴兒還精,肯定不會差了事兒的。”

雖然蜜糖心裏還是稍微有些擔憂,但就目前來說,也只能是如此了。

“別想那麼多了,交給她去安排,一定會解決麻煩的。”關曉萌信心滿滿的對蜜糖道。

蜜糖恩了一聲,起身端起酒杯,對關曉萌和米爾道:“那就麻煩你們了。”

“都是自己人,就不要那麼客氣了。”關曉萌搖搖頭示意蜜糖坐下。

米爾也端起酒杯:“我們這裏喝酒是有規矩的,站着喝不算。”

蜜糖笑着坐下來,大家也都共同舉杯。

“拜託你們了。”冰冰豪爽的第一個將酒杯裏的酒喝掉。


王聰也同樣是一飲而盡:“我們來燕京最幸運的事情就是碰到了你們。”

“這話應該我說纔對。”關曉萌微微一笑,這話是發自內心深處的感激。

米爾卻拉了一下關曉萌的手:“這話還是我說最適合,最應該說感謝的人是我。”

舉杯同飲!友誼天長地久!

啪——!

從未喝過酒的梨子不勝酒力,一杯倒,整個人都趴在了桌子上,傲人的事業線在桌面的擠壓下愈發明顯。 下午四點,絕大多數夜貓子在這個時間已經陸陸續續的起牀了。

無所事事的青年男女洗刷穿衣,準備繼續揮霍他們原本就已不多的最好年華。


燕京城絕對是個神奇的地方,從古代的時候,這地方就盛產紈絝,到了近代也到處是紈主。

紈絝子弟最大的愛好就是揮霍自己的時光,他們也都跟現在這些男男女女一樣,白天不起牀,一定要睡過了晌午才覺得精力充沛。

到了下午纔是他們這些人的主場,邀約上三五七八個好友,吃遍燕京城大街小巷的特色美食。

吃的起五星級酒店裏堆滿八十八種名貴食材的佛跳牆,也吃的下衚衕口小攤裏帶一股羶氣的爆肚。吃喝個差不多,找一個熱透的場子耍到凌晨三、四點都沒問題,回家洗個澡,伴隨着東方已經泛起的魚肚白往牀上一躺,舒舒服服的睡上十幾個小時。

當然也有些運氣好的,夜場裏結識個嶄新的異性朋友,開好房間來個有益於身心健康的晨炮,相擁而睡,醒來之後各回各家各找各媽,誰也不亂闖進誰的生活。

米爾也是這個時間開始跟她的這些“狐朋狗友”們聯繫,很多人接到米爾的電話都特別詫異。

畢竟米爾已經有一陣子沒有出來玩兒了,大家也都知道她身邊有個“家教嚴格”的萌姐姐看着她呢。

關曉萌曾經去夜場“抓”過米爾,而且是一戰成名,把這號稱夜店小女王的米爾教訓的一句話都不敢說。從那以後就沒人敢主動打電話約米爾了。

當米爾把事情給這些朋友說過之後,他們也都非常仗義的答應下來。

米爾和關曉萌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爲人仗義,夠哥們兒,但凡是朋友的事情從來都不躲着,一定盡力而爲。所以她現在有事兒找朋友幫忙,別人也同樣會把她的事兒放在心上,當成自己的事情來辦。

兩小時之內,米爾打了幾十個電話,這一傳十,十傳百,燕京城晚上是要有大動靜啊。

關曉萌也沒閒着,蜜糖提供了秦淮八豔的車輛信息,她也聯繫了潮陽羣衆的朋友幫忙找人。

燕京城雖然大,人口雖然幾千萬,但卻真頂不住這潮陽羣衆數不清的熱心人兒要“撈針”。

潮陽區的酒吧雖然多,但也扛不住米爾這成百上千的兄弟哥們兒要拍照。

一切都安排順利妥當之後,米爾便帶了自己的銀行卡和關曉萌的銀行卡動身出門兒了。

燕京人其實特講究,尤其是這些四九城混大的,甭管是男孩還是女孩,絕大多數人都很敞亮,做事情絕對不虧面兒。

米爾雖不能請所有人每天的酒吧消費,但是今天她能聯繫上的,她都要去飯局露個面兒,結個賬。

甭管是錢多還是錢少的,她米爾一律買單,自己錢不夠就刷關曉萌的,就算是借,她也不能虧了事兒。

爲什麼有些人朋友多,有些人沒朋友,說白了就是看這個人平日裏如何做人做事兒呢。

就米爾這做事兒那麼到位的人,她能沒朋友嗎,雖然這些朋友不能像湯鵬那樣帶給她心靈上的慰藉,但是在事情上卻絕對會挺她。

而有些人碰上事兒了連一個朋友都找不到,那也是有原因的,自己不去交,哪來的朋友?

除非投胎到豪門,天天裝逼充大爺,身邊也仍然多的是吸血蟲朋友,不然碰到事兒根本沒人幫。


王聰他們能做的就只剩下耐心等待,這是最明智的想法。

等待是漫長而無聊的,王聰百無聊賴啊,客廳裏坐不了三分鐘,跑冰箱去拿了點吃的,吃完之後又在幾個房間轉了幾圈,閒的要死。

現在時間還早呢,太陽都還沒落西山,紅霞也尚未滿天飛,他們等到信兒肯定是要天色徹底黑透了以後。

梨子見王聰實在難受,就扔給他一個專門兒用來玩遊戲的手機:“玩玩新出的這款遊戲吧。”

王聰一怔,接過手機:“什麼遊戲啊?”

“剛上線的遊戲,由中文在線,多禾互娛,河馬動畫,和文投控股四家公司聯袂打造的超級手遊‘撕蔥俠’。”梨子道:“遊戲理念是撕毀一切不公平!讓普通人也能實現自己的英雄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