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銀色面具者眯眼看了眼遠處的曳戈,相比而言他更關注的曳戈手裡的那把火紅大刀,他眼裡有了絲貪婪,轉頭望了眼氣喘吁吁的林校淡漠地道:「差不多也玩夠了,該結束了。」。 「不要老一副自己好叼的樣子!你說結束就結束!」林校冷聲罵道,他也是被打的窩火!銀色面具男眼神冷冽,他沒在說話,右手間靈力蕩漾,腳下一

銀色面具者眯眼看了眼遠處的曳戈,相比而言他更關注的曳戈手裡的那把火紅大刀,他眼裡有了絲貪婪,轉頭望了眼氣喘吁吁的林校淡漠地道:「差不多也玩夠了,該結束了。」

。 「不要老一副自己好叼的樣子!你說結束就結束!」林校冷聲罵道,他也是被打的窩火!

銀色面具男眼神冷冽,他沒在說話,右手間靈力蕩漾,腳下一動整個人成了一道黑色殘影,朝林校襲來,林校自知不敵,他體內靈力已經所剩不多,身上又有多處輕傷,他也是腳下一動飛身退後,似一道閃電向曳戈這裡奔襲而來……

曳戈本要迅速做掉這四個,卻是見到一道銀色身影襲來身後緊跟著一道黑色殘影,他心下會意作勢向一名黑色面具者奔去卻是半道一個瞬移掠到了林校身後,一刀橫掃斬向了銀色面具男,銀色面具男並未躲避,速度加快一道殘影掠過卻是到了曳戈左側,,掌間靈力波動一掌拍去。曳戈反應也是不慢,一刀落空感受到左側靈力涌動,反手就是一掌,兩人對了一掌,銀色面具男手上靈力蕩漾,曳戈卻是憑藉純粹的肉身之力,曳戈一掌對后紋絲不動,只見得銀色面具男卻是被擊退,他空中一個翻身落在了另一邊的樹桿上,驚駭道:「引靈初期?」

這一幕更是讓樹榦上的饒猛和邊夢嬋震驚無語,林校並沒有回頭,他是和曳戈交換了對手,他雷利風行激發潛力也是迅速將之前圍籠曳戈的幾人打落在地,於是才回頭冷冷地盯著另一邊的銀色面具。

局勢逆轉!

正當曳戈和林校想要再次出手時,卻是一陣破風之聲傳來,先前追曳戈的那幫以青銅面具男他們來了。青銅面具男先是看到眼下的陣勢先是一愣,再看到場中氣勢如虹的曳戈心下一驚,他迅速向一邊的銀色面具男匯聚了過去。

饒猛和邊夢嬋看到這幫人前來,之前的希望淡了許多。曳並未動作,他看了眼遠處的林校目光掃了掃樹桿上的饒猛和邊夢嬋二人,林校沉默了許久點了點頭。


「風之術,風殺。」林校突然發難,他渾身六十經脈瞬間爆發,他身前的三十多丈虛空變得扭曲旋轉,以曳戈為核心點向他匯聚,匯聚道到一個臨界點后猛然碎裂向外噴發,這一幕太過駭人只見的數以千計以風形成的刀刃同時無差別的襲向了另一邊的這群黑衣面具眾……

青銅面具男駭然道:「引靈境有這麼恐怖的靈力嗎?」說罷全身靈力蕩漾,做出了防禦。他身後的眾人更是驚駭早早使出渾身解數,費力抵擋!其中依然風輕雲淡的只有銀色面具男他只是伸手在他面前輕輕一劃形成了一道靈力臂章,這些兇悍的風刃卻是怎麼都打不穿,他望著面前白色的風刃世界道:「這個人是個變數,他很強……不過還是不夠……」當他們面前的風刃世界消失的時候,曳戈他們四人卻已是不見,青銅面具男大罵道:「草,居然跑了?」

「有本事的人突然耍流氓,真他媽防不住!」銀色面具男愕然道。

「追嗎?」

「出了落鳳山就是長生宗,怎麼追?」

「那怎麼辦?」

「任務失敗,撤!」銀色面具男冷冷說道,他們一行人也迅速地消失在了林間。

曳戈背著邊夢嬋,林校背著饒猛,兩人展開極速飛奔出了落鳳山脈,一路上四人都未說話,奔往宗門宗門,入了宗直接奔往主脈……

主脈,議事堂。

「二十多人?黑衣者?」秋浮生皺眉道。

曳戈和林校點了點頭,此間有鍾無期,臨若夢及秋浮生,祝君月和崔烈。邊夢嬋和饒猛各自回山養傷。

議事堂里氣氛有些壓抑,鍾無期陰沉著臉,坐在上當沒有開口。

曳戈猶豫了一下補充道:「這些人應該不是上次窺視的那幫人……他們最明顯的就是全部帶著面具,而且有些等級分隔,青銅面具,白銀面具!」

「青銅面具?白銀面具?」秋浮生心頭一驚和臨若夢對視了一眼,齊齊看向了上位的鐘無期。

鍾無期冷聲道:「千麵糰……」

曳戈心道果然,這團他是聽說過的,當然最為如雷貫耳的是斷鴻

「千麵糰,聚窟洲的雇傭組織,遍布西漠三洲,當然也會滲入東邊各國的勢力。拿人錢財,與人消災,重點是背後的雇傭者!」鍾無期沉著臉道。

事情變得撲朔迷離,從之前的窺視到現在的伏擊,這看似無關的兩件事里卻都明確地照示著這背後有著一股引暗的勢力向他們突出了獠牙。

曳戈躊躇道:「會不會是……稱仙道?」他總有有種直覺,乘仙道想要稱霸潞靈域必須除掉的絆腳石就是長生宗,而且他們對於長生宗的示好也是笑裡藏刀。

秋浮生眼角一抽,隱有怒氣。此時臨若夢道:「也許團是在做什麼別的隱秘之事,恰巧撞到……不能確定他們是不起針對我們長生宗。」

「銀色面具有坐照初鏡的實力幾息之機不可能追不上我們,但是他們沒有追,因為長生宗就在落鳳山脈外,這說明他們是知道我們身份的。」曳戈如實道。


鍾無期看了眼曳戈,沉聲道:「此次被伏擊,這背後的勢力怕是來自東邊……」

「東邊?」曳戈疑惑。

「帝王宮?」臨若夢秋浮生兩人雙雙站了起來驚道。

「這麼多年了,難道他們要斬草除根不成?」祝天齊憤憤道:「我們已經退出中州這麼多年了,「爭天之戰」我們也多少年沒有參與了……」

「帝王宮……不是他們,如今我們勢敗,他們斷然不會如此大費周章,而且他們也得顧及顏面,中州那邊也沒有傳來消息,不可能如此一意孤行!」趙婉婷黔眉毛分析道。

鍾無期也有些遲疑道:「潞靈域沒有那個勢力能請動團,就算帝王宮沒有參與但覺對也有其他勢力,就憑他們乘仙道印江海?哼,惹惱了老夫劈了他!」

秋浮生下擔憂道:「我們偏居一偶也百年多了,他們何故呢?或是必有所圖?」

殿內一時沉默,這個問題很敏感,也只有身為兩峰千金的她才能問的出口。

鍾無期看了看核心弟子幾人笑道:「兩個原因。第一,就是我們長生宗的大轉生術,不過我們在三百年前就已經丟了此術的傳承,這想必大陸差不多人也都知道。第二……」說到此處他眼睛變的鋒利盯著曳戈他們四人道:「第二,就是玄武大人下界來此……因為玄武大人受傷下界他昏睡不醒,幾乎沒有任何戰力,所以它需要我們保護,所以它才會受傷回我們長生宗,就像在外受傷想要回家一樣!」

「嗯!弟子知道了。」四人同時說道。

「唉……也許是你們時運不濟,偏偏遇上宗門這最艱難的幾年,不能給你們優越的資源卻讓你們承受許多壓力你們承受更多的責任與壓力,這是我們的錯!」鍾無期語重心長道。

曳戈四人都有些慌張,曳戈道:「如若不是長生宗收留我,我還是一個廢物,願為宗門效力!」


「願為宗門效力!」幾人見曳戈如此道,也是忙表明初心。

鍾無期開懷道:「有心就好!你們切都下去吧,最近宗門你們小心提防!」

秋浮生望著幾人離開道:「師傅,到底怎麼看?」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一切隨緣吧……如若出事,你們帶著孩子們從後山的陣法離去……」

「那您呢?師傅」

鍾無期沉默,沒有作答。

」曳戈離開從主脈下來,回到房間里涼紅妝已經是在房裡等著他。

「宗門出事了嗎?」涼紅妝上來拉著她手關切道。

「嗯,有點,不過你別擔心,邊師姐怎麼樣了?」

「傷的挺重……」

「我還是給弄點葯吧!」

「能行嗎?他們可都是修行者。」

「還不都是人,藥理相同的。」

曳戈在房間里折騰起來,他從瓊玉扳指里取出了原先家裡的一些草藥,有三階的蘭芝草,二階的化瘀藤等等,從抓陪到研磨他和涼紅妝忙忙碌碌了好一會兒,曳戈才將之弄好。

「好了,你帶著著這一份上去給邊師姐吧。」曳戈將手裡的一份葯遞給了紅妝道。


涼紅妝拿著葯捏了捏瞅著曳戈。

「嗯?怎麼了?」曳戈疑惑道:「天快黑了,我就不過你們姑射峰去了……」

「啵」涼紅妝踮起腳尖在曳戈臉上親了一口,卻不想發出了聲音,嚇得像做賊似的落荒而逃。


曳戈摸了摸臉,望著涼紅妝匆匆跑了的身影道:「想親就早說嘛,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要親。」說罷,他回屋子取了給饒猛的葯去了山腰,去的時候恰巧崔烈,林校,嚴小方都在,曳戈行過禮道明來意后,見他們是在向饒猛說著議事堂之事,以及在落鳳山脈遇險的細節,曳戈就轉身出了屋子在門口幫饒猛熬藥了。

「你這是在熬藥?」突然一人在曳戈背後道。

「哦……熬藥。」曳回頭來向崔烈道。

「我倒忘記了你是醫師了……你倒是大方,這葯好濃郁的靈氣!」

曳戈汕笑點了點頭。

「林校說你在核心試煉里隱藏了實力,此此遇險幸而有你才得以脫險……你和坐照初鏡對一掌二不落下風?」

曳戈裂嘴道:「林師兄誇大了,不過只是肉體強悍些罷了,那個銀色面具男他不知我肉體強更罷了,不過我是打不過的。!」

崔烈未知可否,他盯著曳戈道:「我真想和你打一場!」

曳戈一個哆嗦忙道:「大師兄是誰?潞靈域八傑之首崔烈也,睡人不知,誰人不曉!我打不過你的!」

崔烈被他說的有些爽,他想剋制一下情緒不過臉上的笑容卻是出賣了他,他道:「葯開了!」

。 晚上,明月初上,曳戈正在宗門大門的院牆上,只覺得脖子上一熱,心頭一道聲音道:「你來!」

曳戈二話沒說,翻身而起,直奔毒瘴崖而去。

「您去哪兒了?」曳戈坐在鳳麟面前,不過相比而言他整個人在鳳麟面前就像螞蟻一樣,他還沒有鳳麟鼻尖大。

鳳麟並沒有回答他的意思,前爪一招一個玉瓶到了曳戈近前,曳戈左手接住道:「這是什麼?」

「太乙金液!」

曳戈心下疑惑,儘管他讀了不少書,但是他還真不曉得這太乙金液是什麼東西,不過在柔然國有個大宗門叫太乙宗,傳言此宗出過仙人,而此宗有個神泉名為太乙神泉……曳戈心頭一驚道:「這該不是太乙宗的至尊神液吧?」

「至尊神液?好霸氣的名字…..不過還行吧。」鳳麟說著不知又從哪裡取出了一個酒罈子發小的瓶子,拔開瓶蓋美美喝了一口,然後將剩下的往他胸口插著大劍的傷口處摸……曳戈看到那紫色的液體散發著濃郁的香氣,瞬間瀰漫在偌大的洞穴內,且上面流動著精純的靈氣,光聞著就讓他境界似乎有所鬆動……可是他看著鳳麟將太乙金液不停地抹向他那胸口不知道幾百上千年前的傷口,而且撒得滿地都是,曳戈一陣肉疼!

「這是至尊神液啊……傳言此泉百年一滴,一滴足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你居然弄了這麼多?」

「哦……我為他們借的。」鳳麟滿不在乎道。

「借……」曳戈無語,他又不是白痴,如此之多起碼掀了人家宗門前年道基,人家怎麼會借?曳戈撇開心頭的胡思亂想看著從鳳麟胸前低落在地上像水銀似的好一片的水珠子喃喃道:「不能浪費啊,不能浪費啊……」說罷,就像狗一樣趴著去舔,鳳麟看著這一幕氣道:「我不是給你了嗎?」

「不能……浪費啊!」曳戈含糊不清地說道,三滴太乙神液入體,曳戈只覺得有三團精純的能量球在他體內散開,瞬間狂暴。他心下一驚連忙起身打坐,可那三顆太乙神液卻就是怎麼也不劃開,像三顆狂野的猛獸在他身體橫衝直裝,饒是他強橫的肉體,也是只撐不住,他額頭汗如雨下,撕心裂肺的痛從他身體內傳來,可這並沒有停止,三滴太乙神液直接衝去入了他的丹海,一時間他體內周身靈力蕩漾,他身體外的靈力直接凝成了一個風暴漩渦,曳戈覺得他馬上要丹海碎裂,死亡的氣息飄然而至……

鳳麟望著這幕罵道:「真是作死!」他伸手左抓,直接穿過曳戈體外狂暴的靈力漩渦,在他的丹田處翻手一抓三顆太乙金液便已出現在他的抓上。頓時曳戈體外狂暴的靈力漩渦消散,他潮紅的面色逐漸好轉,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你什麼境界?這起碼也算是七階的仙藥了,會撐死你的!」鳳麟罵道。

曳戈心頭震撼,外物藥草靈液分為十等,一到四階為靈藥,五到七階為仙藥,八階為神葯,八階以上則乃入聖……「這是仙藥,我最多也就見過三階的靈藥了?」

「廢話……我為你偷這個來是讓你趕緊打開第二崙,開侖。」

「不會撐死我?」

「《詭道訣》你以為是平常的心法秘訣?你要將之引入景侖而不是像之前那樣讓它沖入你的丹海……詭道一脈重在打開七侖,而這七侖想要耗費的資源太過龐大……」鳳麟語重心長地道。

「鳳麟大人放心,我定然七侖全開!」

「哼……上一世你也不過才……」

「嗯?」曳戈疑惑。

「我是說六代開了七侖可是有著龐大的人力相助,你靠什麼?這個半死不活的宗門?」鳳麟睨了他眼道。

曳戈無所謂地攤了攤手道:「人要靠自己!」

初生牛犢不怕虎,鳳麟懶得和他貧嘴道:「七侖全開並不是終點…….你得努力……嗯?龜靈印?你見過過那老王八了?」

「老王八?哦,你是說玄武大人?」曳戈道。

「他也配叫大人?它還是昏睡不醒嗎?」

「嗯,沒有醒。這龜靈印也只是遊離於它的龜甲內,供核心弟子自己提取罷了。」曳戈如實道。

鳳麟皺眉喃喃道:「還沒有成功嗎?難不成是沒有找到?算了,不醒也好,省的讓南邊那些卜家的狗屁仙人發現!」

曳戈有些不明所以,也就沒問,他已經習慣了鳳麟這般絮絮叨叨。

「這瓶太乙金液有百滴,你用五十滴即可,多也無益,因為這個狗屁神液身體吸收它也有個限制,五十滴就是極限,再喝屁用沒有!」

「五十滴?」曳戈咋舌,他剛才只用了三滴就差點死掉,他很想知道鳳麟是不是在坑他,他道:「五十滴就能沖開景侖了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