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視線都朝着燕琳雪看了過去。

燕琳雪顯然以後之後覺得察覺到了不妥的地方,被所有人注視,她明顯變得緊張了起來,緊繃着身子,額頭上冒出了細微的汗珠。“爲什麼呀,我只想要一兩朵拿回去種在花盆裏肯定特別好看。”周彤眨巴了一下眼睛,想不通平日裏大方的燕琳雪怎麼會做出這麼小氣的行爲來。她要一兩朵花朵而已,又不是把這些花全部都要了去,燕琳雪

燕琳雪顯然以後之後覺得察覺到了不妥的地方,被所有人注視,她明顯變得緊張了起來,緊繃着身子,額頭上冒出了細微的汗珠。

“爲什麼呀,我只想要一兩朵拿回去種在花盆裏肯定特別好看。”

周彤眨巴了一下眼睛,想不通平日裏大方的燕琳雪怎麼會做出這麼小氣的行爲來。

她要一兩朵花朵而已,又不是把這些花全部都要了去,燕琳雪不至於這麼小氣吧,她有點看不明白燕琳雪的行爲。

燕琳雪也沒有想到自己情急之下會這麼大聲的打斷他們,聽到周彤的話時,她磕磕絆絆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只好將求救的視線轉頭了姜浩天。

好在姜浩天很快就意會到了,他輕輕的笑了一下說道,“其實那些花都是有毒的啊。”

“啊,怎麼會這樣?那麼好看的花朵怎麼會有毒?”周彤驚訝地睜圓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懷疑的視線上下掃視着姜浩天。

“你沒有聽說過那句話嗎?越是漂亮的花朵越是有毒。”姜浩天一本正經的說道,“我之所以沒有去採摘那些花朵,就是因爲他們毒性十分強烈,碰一下就會毒發全身。”

聽到姜浩天的話時,周彤顯然是被嚇到了,她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拍了拍胸口十分慶幸的說到,“還好我沒有去碰那些花朵,姐夫這麼危險的品種,你應該趁早將它剷除了纔是。”

“爸爸媽媽,你們在說什麼呀?”

突然小丫頭的聲音傳了過來,衆人轉頭看去,周彤的視線落在她手上的花朵上面,驚訝地說到,“昕兒,你做什麼呀?快點把那些話都扔掉,那可是劇毒!”

“阿姨,你說什麼呢?爸爸說這花朵可以拿來做菜呢。”

被拆穿之後,姜浩天的臉上沒有出現一絲的不自在,他反而是坦坦蕩蕩的看着周彤,笑了笑說道,“我記得你之前想要喝那種水是吧,我現在就給你。”

周彤一聽這話哪裏顧得上許多,連忙點了點頭,將之前的心思拋之腦後,眼裏只剩下了那種神奇的水。

燕琳雪見到周彤的注意力總算是被轉移的時候,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她又不自覺的看了姜浩天一眼,這傢伙爲了自己能夠做到這種地步,是真的喜歡上了自己吧,想到這裏的時候,她心裏瀰漫上了一股甜蜜的滋味。

之所以不想要把花朵讓給周彤,是因爲這些花朵姜浩天還沒有送過自己一次,燕琳雪小臉嫣紅,像是抹上了胭脂一樣。

周彤一位深長的看了一眼姜浩天,能讓姐這麼失態的還能有誰,還不就是爲了那個男人嗎?

不得不說姜浩天還真是吃定了燕琳雪。

姜浩天正要去取水的時候,卻聽到了一陣腳步聲傳了過來,擡頭一看,發現給他開平一堂的人已經過來了,還帶了許多的魚苗。

那些人顯然也是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而美妙的景象,一下子被迷得不得了,四處張望,時不時發出驚歎的聲音。

石傑立刻走上前去,示意他們小聲一點。

那些人才不好意思的壓制住自己發現新大陸的激動心情。

姜浩天走了過去看見他們說道,“我要在那裏開闢一塊魚塘,你們都將東西準備好了吧。”那些人點了點頭,他們從身後拿出了工具。

“還是頭一次到這種地方給人開闢一堂,我們幾個人先看一看土質吧,要是不合適的話就算給您開闢了,這魚也是養不活的。”

“你放心吧,我這裏的土可不是一般的土,不管是什麼樣的魚到我這裏都是能夠養的活。”

其中一人聽到姜浩天的話時,撲哧一聲就笑了出來,他連連擺了擺手說道,“我幹這行已經好幾十年了,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打保票呢,不管怎麼樣,我們幾個先檢查土質吧,這也是對您的負責。”

姜浩天點了點頭,看着他們幾個人朝着自己指的那塊空地走了過去,很快就聽到他們發出驚訝的聲音。

石傑立刻走了,上前緊張兮兮的問道,“怎麼樣?這裏難道不合適開闢魚塘嗎?”

那幾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眼神當中看到了震驚。

沉默了幾秒,原先質疑姜浩天的男人走了上前,他苦笑了一聲說道,“我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麼肥沃的土地。”


他看了看姜浩天,十分肯定的說道,“我敢打保票,要是在這塊土地上養魚,絕對能夠將魚養的肥白肉美。”

這種事情姜浩天早就瞭解到了,因此並不震驚。

石傑忍不住詫異的瞪圓了眼睛,不過當他看到鎮定的姜浩天,連忙將自己的那些吃驚給壓制了過去。 看得出來老闆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了,他還流露出如此不淡定的神情,簡直是丟了老闆的臉面。

不管什麼樣的事情發生到老闆的身上都是不奇怪的,這一點他應該早就心知肚明瞭纔是。

石傑訕訕的笑了一下,就退到了一旁。

那些開闢魚塘的人還在一旁嘖嘖稱奇。

周彤忍不住上前說道,“真的假的?你光看土質都能夠看出來養魚不錯?魚又不吃土。”

“姑娘你這就不懂了,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如果這土質不錯的話,那物質也就能夠養得好。”

“奇怪的是,我記得以前我也路過這岐山呀,可是那些時候,不過就是一座荒山,還沒有這麼肥沃的土質呢。”

“那是因爲讓我姐夫接手了唄,這座荒山在我姐夫接手之後就經過了一番大改造,如今有今天這般成就,也都多虧了我姐夫的努力。”

看到周彤臉上的驚訝時,那些人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些什麼,就直接刨土,開始挖坑。

不多時便有一個魚塘初見型,周彤在這裏看的無聊,索性就跟着石傑到這山上四處轉了轉。

姜昕兒則是陪着燕琳雪四處玩耍,姜浩天就站在這些人的旁邊,看着他們挖坑,時不時的提一些意見。

等到天色漸暗的時候,魚塘已經介紹完畢,那些人就要撒魚苗下去。

然而姜浩天卻阻止了他們,所有人都不解的望着姜浩天姜浩天淡定地走上前去,他直接打開了那些人帶來的魚苗,從中挑了幾個扔了出來,指着那些魚說道,“這些都是得病的魚,你也敢拿來給我,你是以爲我好糊弄嗎?”

“這不可能啊,我們家的魚都是很新鮮很好的,你看這些小魚苗能夠看出什麼啊?”

“就是呀,我們在市場上也是賣了十幾年的魚,你要這麼說的話啊,那可不就是打我們的臉嗎?我們這信譽可是在市場上都能夠查得到的。”

“我不管那麼多,你們賣了我病魚,還想要讓我打碎了牙往肚子裏吞,就跟啞巴吃了黃連一樣,不好意思,我可不是那麼好惹的。”

姜浩天微微側攝頭,眼底有一道冷光,一閃而過,卻足以震撼那些人。

其中一人卻始終不服氣,他微微挺起了腰板,看着姜浩天冷冷地說道,“俗話說這捉賊要捉贓,你這無憑無據的憑什麼污衊我們呀?”

“污衊?我可沒有污衊你。”姜浩天指了指地上那幾個半死不活的魚苗,冷冷的說道,“看到它們身上的鱗片都脫落了吧?是新鮮的魚苗,怎麼可能會有這種狀況?”

那人眼眸閃爍了一下,還在狡辯,“或許是被網給刮到了,有的時候會有這種情況的,如果單單憑藉這個就斷定我們這魚苗有問題,你也太容易污衊人了。”

“那魚網能夠將這些魚身上給刮的腐爛嗎?”

姜浩天不耐煩地說道,他可沒太多的時間跟這些傢伙在這裏糾纏。

原本想處理完這些事情,就帶着燕琳雪他們去海洋公園,不曾想現在已經傍晚了,要速戰速決。

那些人也意識到姜浩天生氣了,更重要的是原本還算溫順的兩隻大狗,在意識到自己的主人動怒之後,也都站了起身朝着這羣人逼了過來。

它們原本就真的高大,再加上模樣也是全神惡煞的,瞬間就將這些人嚇得腿軟了。

其中一個人在受不了了之後連忙說到,“我……我們願意給您換新鮮的魚苗,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就饒了我們吧。“

要是被那隻狗咬上一口的話,恐怕半條命就沒了。

姜浩天冷哼了一聲,這才答應下來,衆人鬆了一口氣,擡手擦了擦腦門上的老漢。


其中一人嘀咕着,“我就說不應該動歪腦筋吧,你們還不相信線下就遭了報應。”

石傑過來的時候剛好看到這一幕,聰明如他當下便察覺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快步朝着姜浩天走了過來,姜浩天指着那些人說道,“下回你就跟着他們一塊去挑選魚苗,記得要新鮮的,再敢耍花招的話,我就讓你們知道下場。”

那些人露出一副苦笑,諾諾的說道,“我們不敢了,我們再也不敢了。”

周彤一臉的驚訝,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到姜浩天渾身散發出來的生人勿近的冰冷氣息時,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姐夫好可怕,跟平常完全不一樣,判若兩人。

姜浩天在看到這些人害怕的樣子時,才收斂了氣息,當他轉頭看向周彤的時候一下子就變得跟平常一樣,彷彿剛纔那修羅氣場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燕琳雪她們呢?怎麼不見她們過來?”

“我剛纔看到姐跟昕兒在那邊玩,要不然我現在過去找她們。”

姜浩天想要想要說到:“不用了,你們先下山,我過去找她們就可以了。”

聽到這話周彤也不做停留,尋思着說不定這次就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可以給燕琳雪和姜浩天兩個人制造機會讓他們和好。

轉頭看到石傑還落在原地,周彤二話不說就扯着石傑快速的下山了。

看到這丫頭風風火火的樣子時,姜浩天臉上的線條變得柔和了許多,朝着燕琳雪她們的方向走了過去,然而剛剛沒走幾步,就突然聽到了姜昕兒慌亂的叫聲。

姜浩天眼神一凜,加快了腳步,幾乎是飛得一般朝着叢林的那頭衝了過去。

很快他就看到了昕兒站在岸邊,哭的小臉通紅。

等她看到姜浩天的時候彷彿看到了救命的稻草,快速朝着姜浩天跑了過來,抱着他就喊道:“爸爸大事不好了,媽媽掉到水裏去了。”

姜浩天這才注意到水上掀起了不一樣的漣漪,事態要比自己想象中的嚴重,姜浩天轉頭叮囑了一下姜昕兒,“你站在這裏乖乖的不要亂動,爸爸這就去救媽媽。”

姜昕兒嚇得身子不停的顫抖,聽到他的話時也只能點了點頭。

看着姜浩天朝着媽媽那裏走了過去,心懸在了嗓子眼,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爸爸會步了媽媽的後塵。


姜浩天的身手不是一般的矯健,他飛快的在水上跑着,像是擁有輕功一樣在水上漂。

根本就不受影響,很快他便找到了燕琳雪所在的位置。

燕琳雪正一點一點的朝着湖底下沉。

這笨女人不會游泳,幹嘛下水!

姜浩天滴咒了一聲就直接紮了一個猛子,鑽進了水裏。

姜昕兒眼睜睜的看着姜浩天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裏,嚇得她渾身更加的顫抖,哭的聲音也比之前更大了。

不過很快姜浩天就浮出了水面,懷裏還抱着燕琳雪,或許是喝太多水的緣故,燕琳雪竟然昏了過去。 姜浩天抱着燕琳雪上了岸,姜昕兒連忙跑了過來,看到燕琳雪緊閉着眼睛的時候,她又嚇得要哭起來。

“昕兒,別怕,媽媽就是睡着了而已,媽媽很快就會醒了。”

姜浩天一邊安慰着姜昕兒,一邊低下頭看着臉色蒼白,比平時羸弱了幾分的燕琳雪心裏涌現了一種怪異的感受。

他慢慢的靠近燕琳雪,給她做了人工呼吸,昕兒眼角還掛着淚珠。

當她看到姜浩天的動作時,還是忍不住將眼睛睜得圓圓的,那模樣看起來有幾分滑稽。

很快燕琳雪就醒了過來,她迷糊當中看到了姜浩天的樣子,受驚過度的燕琳雪直接撲進了姜浩天的懷裏哭了起來。

差一點,她就要永遠的離開這個世界了。

幸好姜浩天來救她了。

看着哭的梨花帶雨的燕琳雪,姜浩天輕輕的拍着她的後背,安慰着她,“沒事沒事,一切都過去了。”

姜昕兒也在一旁緊緊的抱着燕琳雪小聲的啜泣着,“媽媽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讓你幫我去撿風箏的。”

燕琳雪這纔看到女兒哭得鼻子通紅,臉蛋上佈滿了淚水,心疼的不得了,連忙抱着她說道,“這件事不怪你,都是媽媽不小心。”

“昕兒一定嚇壞了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