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繩鎖抖動,化作了一道直線,如同長槍一樣,快捷迅猛的直往劉封刺了過來。

劉封狼刀砍在繩索之上,繩索突然軟化,豪不受力,下一個瞬間,又如同活了一般,化作了一條長蛇,盤旋而上。不變則以,一變萬變,這根繩索如同活了一般,從四面八方纏繞過來,阻擋了劉封的一切退路,要把劉封捲入其中。袁升的身體,就在這時候出現在劉封的身前,他一手抖動繩索,一手在繩索之中探出,似慢實快,手掌突然就

劉封狼刀砍在繩索之上,繩索突然軟化,豪不受力,下一個瞬間,又如同活了一般,化作了一條長蛇,盤旋而上。

不變則以,一變萬變,這根繩索如同活了一般,從四面八方纏繞過來,阻擋了劉封的一切退路,要把劉封捲入其中。

袁升的身體,就在這時候出現在劉封的身前,他一手抖動繩索,一手在繩索之中探出,似慢實快,手掌突然就出現在了劉封的胸口。

他手掌下氣流波動突然產生,一抹光亮在手心出現,以手心爲中心,鍊師元氣波動,破掌而出,在空中形成了一個渾圓,這渾圓似有似乎,分成了三段,有着不同色澤,閃耀流轉,以鍊師元氣環爲中心,氣息聚集其中,如同化作實際一般,隱隱透着一股強大的力量蘊含其中。

“這是三氣環!”劉封大吃一驚,驚問道。

“眼光不錯,正是三氣環。”袁升冷然一笑,手掌五指一抓,以三氣環爲中心,空氣猛烈的炸了開來,強勁的元氣衝擊,往劉封的胸口撞了過去。

煉氣師到了學者高階,生三念之力,爲精之力,念之力,氣之力,再進一步,便是三念成環,成一個圓滿,就是三氣環,又名三念環,是學者高階到行者初階的標記性轉變,二者是一個大的跨度,門檻,擁有了三氣環的煉氣師,個方位的能力都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學者巔峯,身體調動的“氣”形成的力量,最高也就三牛之力,這還是最優秀的煉氣師才具備,一般的也有一牛左右的力量。

但是擁有了三氣環之後,舉手投足之間,最差的級別也能爆發出三牛之力,根本不是學者所能抵抗的。

這道元氣衝擊爆發出來的力量,足足有三牛之力,劉封根本不可能抵抗。而青色繩索纏繞四周,封住所有退路,直接斷去了劉封躲避的可能,袁升這一出手,就是雷霆萬鈞,想要把劉封一舉擊斃。

元氣衝擊尚未及身,劉封就感覺這道氣流似乎要鑽入到身體之中,奪走自己的生命。

劉封大喝一聲,狼刀脫手,用盡全力往袁升甩了過去,身體更是不退反進,全身氣流包裹,直接朝着那道元氣衝擊撞了過去。


袁升伸手,輕指一彈,把狼刀彈了出去,他見劉封行爲,眼神也閃過一絲疑惑的光芒,隨即有露出了陰森的笑意。

三牛之力的元氣衝擊,足以擊穿巨石,又何況劉封血肉之軀?袁升幾乎可以預見,劉封被這元氣衝擊的力量一下擊穿身體的情景。

然而元氣衝擊撞擊在劉封身上——應該說是劉封撞擊在那道元氣衝擊之上,雖然劉封衣裳立時破裂,胸口血水飛濺而出,但卻沒能穿透劉封的身體。

元氣衝擊和劉封的身體碰撞,劉封胸口似乎產生了一陣奇異的氣流波動,然後元氣衝擊的力量瞬間就弱了下去。

這是“破氣決”運轉起到了奇效,破除外界氣流。元氣衝擊也是一種氣流,雖然強烈到足有三牛之力,但是大半都被“破氣決”破除、分解,只有小部分撞擊到了劉封的身上,不過就是這一小部分,也足夠讓劉封吃一壺了,他胸前頓時鮮血淋漓,受了不輕的傷。

“吼!”巨吼從口中爆發而出,被一下擊傷,劉封卻有如神助,力量陡然提升了一個臺階,身體如同離弦的箭一樣,直接衝入了袁升懷中。

袁升抖動繩索,封鎖前面的空間,身形快速後退。

這繩索十分神奇,竟然會隨着劉封的改變自動變向,調整着方位纏繞而上,始終把劉封圍困其中。 請大家支持本書,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華麗麗的分割線——————————

「老七,你可有話說?」老二看下面有人起了頭,趕緊煽風點火道。

所有人的眼神瞬時都朝老七看過來,老七心中一驚,但還是強作鎮定道:「哼,說得好聽。怕是二哥心中有鬼吧!」

「嘿?我有鬼?我有個什麼鬼啊我?」老二一聽,連忙反駁道。

「據我所知,二哥一直和三哥不和,明爭暗鬥都不是什麼秘密了,這事兒下面哪個兄弟不知道?」老七一看老二上鉤了,不急不慢的道,「只是二哥實力不如三哥,所以一直拿三哥沒辦法。這次正好有個機會,就勾結外人暗中殺了三哥!為了避免查到自己頭上,所以殺了所有的知情者,只有四哥僥倖保住了性命!難道我說的不對?」

老七說的振振有詞,一時間倒是把周圍人都給鎮住了,因為老七說的這些事兒,都是事實存在的!老二想弄死老三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這次要是暗下黑手,完全有可能幹掉老三一系的人馬,一家獨大!

老二一看情形不對,急得大叫:「你tm瞎說啥?小癟犢子你不要血口噴人!」

不僅僅是周圍人,連獨眼老大這次都有點懷疑了!兩人的爭鬥自己一直看在眼裡,也採取了一些方式來平衡兩方的實力。但是這幫人畢竟是強盜,只要對自己有利的事情,即便殺再多的人也在所不惜!之前只是自己身在局中,潛意識的把老二排除掉了!

於是獨眼老大緩緩看向了老二,身上殺意頓起!感覺到老大身上傳來的殺意,老二驚出一身冷汗!不甘道:「大哥!這真不是我做的!我前段時間一直提醒大哥要小心老七,他才是最有可能的叛徒!」

「這不是正好說明,你想要掩蓋事實,才把矛頭轉移到別人身上?」獨眼老大眯著眼,說話絲毫不帶感情!

老七一聽,鬆了一口氣!只要獨眼老大懷疑老二,那麼自己就可以擺脫這次困境!

「大哥!我跟了你這麼久,何時有過異心?要是真想做掉老三,機會多的去了,何必等到現在!」老二嘶聲力竭的解釋,心中有些失落!雖然自己心眼有點小,經常和老三爭鬥是真的,但是從來沒有真正起過殺心!現在老大竟然因為這件事情懷疑到自己身上,老二心一下子就涼了半截!

「哦?是嗎?」獨眼老大一邊往前走,一邊拔出了身上的佩劍,一劍刺了過來!

老二一看,老大連劍都拔了出來,自己再抵抗也沒有用了!自己這丁點兒實力,給老大塞牙縫都不夠的!

此時的老二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這麼忠心耿耿,老大還要懷疑自己?難道就因為自己和老三有點矛盾,所以就想把責任推到自己身上?

緩緩閉上眼睛,老二心中帶著不甘與無奈,要是這次難逃一死,就算在地下也絕對不會放過老七這個陷害自己的人!

「唰!」利劍鋒尖,一下刺在了肩膀上!


「啊!」慘叫聲在廳中蔓延開來!

本來已經打算迎接死亡的到來,但是老七卻是突然聽到身旁一聲大叫,又摸了摸自己身上,自己沒事?那老大傷的是哪一個?

一回頭,只見老七捂著傷口,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獨眼老大!


周圍的眾小弟也被老大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呆了,直愣愣地看著場中幾人!

老七護著傷口,心中大駭!老大是什麼時候看出自己有問題的?這段時間老七不僅感覺沒有漏出什麼馬腳,反而收攏了很多小弟,理論上來說不不應該懷疑自己!

但是這次真的很不幸,點兒太背了!老七是其他勢力派來的沒錯,但是壓根兒不認識什麼鎧甲人!當時看到老三一夥被殺得血流成河,自己都被震驚了老半天!

說實話,看到黑風寨實力削弱,老七心中也很高興,自己被派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剷除這股惡勢力,雖然事情不是自己做的,但是與自己目的相同,高興還來不及!

還沒有高興幾天,就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兒!老七也是沒有留意到自己會因為這個問題而被懷疑,甚至有可能敗露,說不準到時候只能以一己之力硬拼了!

其實要是以真正實力對抗的話,黑風寨這些小貓小狗的根本不夠看!要知道,老七進來的時候是壓制了實力的!

如果打了起來,那麼這次的任務也就失敗了!這個獨眼老大,表面上看起來只是一個極限領域百分之二十的修鍊者,但是這兩天的接觸下來,老七憑藉直覺,認為這個人很可能和自己一樣隱藏了實力!

一來這個獨眼老大實力不是很確定,二來上面的人認為黑風寨有背後勢力在撐腰,這次打進黑風寨不僅僅是要消滅這股惡徒,更要挖出其背後的勢力!

對於老七來說,直接對抗是不得已的最後一步!

緊急情況之下,老七還想做最後的掙扎!忍痛說道:「大哥,那天我剛來,怎麼會知道三哥的行蹤?而且我來之前三哥就已經出發了,我連他人都沒有見到,怎麼可能再向外面發出消息?」

雖然老七說的也有道理,但是獨眼老大壓根兒就不信:「你說的不錯,可是你這個證據不足以證明你是清白的!也許你在來之前就通過其他的渠道得知了這個消息,並且傳了出去。誰知道你在這裡到底做了多少事情?」

「老大,我絕……」老七趕忙還要解釋,下面一個小弟打斷了老七的話。

「大哥,我不相信他!我提議,搜他的身!」一個平頭小弟大聲說道。

其他一些不是很信服老七的人也紛紛附和道:「說得對,搜身!搜身!」

獨眼老大一聽,是啊,自己之前怎麼把這事兒給忽略了?如果老七要帶消息出去,難免會用到一些書信,甚至是傳訊石!只要給他搜了出來,解釋再多都沒有用! 前衝的劉封,左手被繩索纏繞。

亮光一閃,劉封眉頭都沒皺一下,右手上出現了一把明晃晃的鋸刀,朝着自己的左手臂鋸了下去。

“一旦被我這繩索纏上,就算你把自己的手臂砍斷了,我的繩索也不會斷!”袁升喝道。

劉封不管不顧,一刀過後,又是一刀劈下。

他的左手臂上,瞬間就是一片血紅,但是青色繩索果然如袁升所說絲毫無損,越纏越緊,反而左手也被青色繩索纏上,接着是左腿、又腿,袁升掌控着青色繩索,往劉封全身纏繞而上。

青色繩索纏繞劉封,把他全身纏了個結結實實,袁升掌控着繩索,把劉封緩緩的拖到身前。

“等我把你活捉回宗門,看他們如何處置你。”袁升看着被捆成了糉子一樣的劉封,冷笑到:“不過是一個莽漢,雖然有幾分力量,但是怎麼可能殺得了陳大牛?”

被困成一團之後,劉封反而不再大吼大叫,他看着袁升,淡然一笑。


“你笑什麼?”袁升皺起眉頭。

劉封沉默,他被捆得結結實實的身體,突然距離的抖動起來。

“沒用的,我這是氣繩索,乃是一件氣兵,可以依據空間的氣流做出改變,你境界太低,氣流波動力量太弱,越是掙扎,就纏得越緊,根本不可能掙脫。”袁升對氣繩索信心十足,對於劉封的掙扎嗤之以鼻。

然而突然之間,他右手一痛。

劉封的一隻大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氣繩索脫離了出來,五指緊緊的扣住了袁升的手腕。他全身的力氣都注入到右手之中,袁升雖然是行者,但是手腕薄弱處被擊中,大意之下,也無法承受這個力量的衝擊。

手腕之處大力傳來,下一刻,劉封整個人都脫離了青色繩索的纏繞,然後他的身體直接就撞上了袁升的身體,他手中的鋸刀,準確無誤的砍在袁升的手臂上,鮮血流出,氣繩索脫手飛出。

袁升受了劉封大力撞擊,但是這股力量破不了他密佈身周的防禦元氣,無法真的傷他,只是這樣一來,也讓他大傷面子,他臉色鐵青,雙手划動,手心幾個三氣環浮現出來,化作了五道元氣衝擊,往劉封打去,同時間身體飛快的往後退去。

劉封心中暗喜,袁升的行爲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這個人果然不敢讓自己近身!

陳大牛倚重的是一身力量,而袁升卻處處依靠兵器和元氣,雖然和陳大牛同是煉仙宗的弟子,但是一出手,劉封就感覺到了其中的不同,他們似乎走的兩個不同方向。

他並沒有多少與煉氣師戰鬥的經驗,但是在遇到這樣的情況之後,他腦海中自然的就出現了一些應對之策,特別是當氣繩索纏繞上來之時,他的計劃就更加詳細了。

氣繩索從頭到尾都沒能真正纏住他,當他運轉“破氣決”的時候,身體表面便有一層氣流運轉,直接把氣繩索彈開,但是劉封佯裝被捆,藉機靠近袁升。

劉封靠近了袁升,暗中抓住袁升手腕猛然發力,造成他手腕的瞬間麻痹,然後鋸刀砍落,希望能一舉湊功。


可惜的是,袁升在最後關頭驚醒,元氣運轉,在右手密佈了一層元氣防護,鋸刀僅僅劃破了他一層皮,沒能造成更大的傷害。

不過,好歹這一下還是把袁升手中的氣繩索打落,讓袁升少了一種手段。

隨手一抄,劉封抓出了氣繩索,然後用盡全力往遠處甩了出去,他不會用這東西,但是至少要避免這東西再被袁升拿來對付自己。

就在這時候,袁升打出的五道元力衝擊到了。

劉封不管不顧,頂着五道元氣衝擊,猛力往袁升衝了過去。

“這個瘋子!”袁升心中暗罵了一聲,他親眼看見五道元氣衝擊打在劉封身上,鮮血飛濺,劉封發出悽慘的叫聲,眼看就要承受不住,前衝的速度卻絲毫不減,反而因爲被痛苦激發了潛力,還要更快一分。

這是完全拋棄了自己的身體不顧,只追求一個速度的至極。

“砰”的一聲,袁升再次被劉封撞中,這一次倉促後退,袁升竟然是沒能站穩,一下摔倒在地,劉封整個人都壓在了他身上,高舉鋸刀,朝着他的頸部猛然紮下。

袁升雙手划動,手臂之上氣流轉動,把劉封的鋸刀擋住,他乃是煉氣師第三階段的行者,鍊師元氣比陳大牛還要深厚得多,這會一佈置開來,以劉封的力量根本無法破開防禦,然而劉封卻似完全看不到一樣,又一次砍下。

只一瞬間,劉封就連續砍出數十刀,每一刀都朝着袁升的頸部,每一刀都被袁升以手臂擋住。

“果然是個瘋子!”袁升被他壓着,動彈不得,只能一下又一下的擋住,看到劉封渾身流出鮮血,似乎隨時都要堅持不住,但是又永遠有力量無窮無盡的模樣,他心煩意燥,漸漸失了分寸。

“吼!”突然間,劉封一聲大喝!以他的喝聲爲中心,一圈圈的氣流如同浪潮一樣蕩然開去,一波又一波的衝擊像了袁升。

這是狼虎衝擊,劉封從白蒼和猛的聲音中領悟的手段終於在這個時候使用了出來,如浪的聲潮聚集往袁升衝擊,袁升心煩意燥之下,突然受到這種攻擊,整個人都陷入了短暫的失神之中。

劉封的左右,猛的探入了袁升的懷中,一把抓住了一樣東西,讓後雙腿用力,猛地彈射開來,往後面飛退了出去。

“謝謝你的寶物!”劉封看得準確,他飛退之時,身體正好落在氣繩索掉落的地方,彎身撿起氣繩索,立即全力往死氣區外衝了出去。

劉封知道,袁升乃是行者,元氣防禦自己無法破開,就算能在小地方佔些便宜,但是真正想要殺死他卻幾乎不可能,所以從頭到尾,他就沒想過要殺死袁升,更沒想過要真正拼命。只是劉封所展示出來的氣勢,卻完全是一副拼命的狀態,而他真的目的,是袁升懷中的次騰雲,這是件真正的寶物。當然,順道再得到一根氣繩索,劉封也不會客氣的收走。

袁升回過神來,伸手一摸,發現懷中的次騰雲消失不見,而劉封已經帶着自己的氣繩索逃離了百丈之遠。

“啊!小子,我要殺了你!”袁升發狂了,他的腳下氣流涌動,身形快如閃電,往劉封追了上去。 請大家支持本書,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華麗麗的分割線——————————

想罷,獨眼老大斷然道:「好,那就搜身,這下你沒有什麼話說了吧。」

老七心中琴弦緊繃,沒錯,自己身上帶著傳訊石!本來打算正好出去尋找鎧甲人,把這段時間得到的消息傳出去,一舉兩得。但是現在,一旦要是被找出傳訊石,那就完蛋了!

心思急轉,既然遲早會有一戰,那麼也要拉個人墊背!而且森林那件事卻不是自己乾的,很可能與老二脫不了干係。於是老七指著老二說道:「大哥,既然你不相信我,好,我讓你搜!但是,二哥在這件事情上絕對有嫌疑,他的身也要搜!」

「呵呵,死到臨頭,嘴還挺硬,老二的我親自來!」獨眼老大走到老二身旁,順手指了下剛剛那個平頭小弟,「你,出來搜老七,搜仔細點!」

「是!大哥!」平頭小弟屁顛屁顛的跑出來完成老大交給的任務。

完蛋了,看來真要硬拼了!老七已經做好了準備,只要這平頭小弟一搜到傳訊石,立即暴起,殺他個片甲不留!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