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現在就準備動手。」

木白一沉氣,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木穎臉色一陣蒼白,她的神念能夠清楚的感應到眼前這道禁製法陣的力量是多麼強大。以她的實力,進去變身形態,只能夠打敗一名擁有神國奧義的初階古神,遇上中階古神,只有保命的份。「喂,這禁製法陣的力量太強大了,你有把握應付嗎?」要是木白將這兩隻惡龍獸靈引出來,不是對手的話,自

木白一沉氣,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

木穎臉色一陣蒼白,她的神念能夠清楚的感應到眼前這道禁製法陣的力量是多麼強大。

以她的實力,進去變身形態,只能夠打敗一名擁有神國奧義的初階古神,遇上中階古神,只有保命的份。

「喂,這禁製法陣的力量太強大了,你有把握應付嗎?」

要是木白將這兩隻惡龍獸靈引出來,不是對手的話,自己兩人都要死在這裡。

木白微微點頭,道:「你相信我就是了。你現在退遠一點,我要開始準備破解禁製法陣。」

「那、那還是你先來。」木穎咽了口唾沫,正待朝後退去的時候。

呼呼——

遠處,突然急速衝來兩道如流星般的青光,一個轉眼,就落在兩人身旁。

那是兩名青年男子,都是黑髮、黑眸,其中一位氣宇軒昂,穿著一身潔白長袍,渾身散發的氣勢很磅礴霸道。另外一位,氣勢較弱一些,穿著一身精美的龍形金甲,後背還有一對晶瑩剔透的神翼,身背一柄三米長的金色神刀,裝備倒是很厲害。

「咦?」兩名青年見到木白身邊的木穎,都是一臉驚訝,旋即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

那白袍青年道:「這不是穎妹妹么?聽說你要和宇宙聯盟的少主成婚了,怎麼會在這裡?」

木穎臉色旋即難堪下來,冷哼一聲道:「我的事情,用得著你過問嗎?」

那戰甲青年雙手抱胸,大笑道:「穎妹妹,都幾百年沒見了,你的性格還是那麼潑辣啊。」

木白心裡暗自驚訝,一眼就辨認出,眼前這兩名青年,都是天龍族的傢伙。 那白袍青年實力強大,是中階古神,而那戰甲青年,雖然只是初階古神,卻領悟了神國奧義,都不簡單。

「他們是誰?不跟我介紹一下嗎?」木白笑著問道。

他雖然也是天龍族的外族族人,但是修鍊有五大古神分身,用神分身的氣息掩蓋了自己的天龍族氣息,眼前那兩名青年很難察覺出他的真實身份。

「哦?」

兩名青年同樣也是驚訝的打量木白。

看得出木白修為很淺,絕對不超過一萬年,讓人震驚的是,已經進入古神級了!而且,身上的氣息似乎有些混亂,看不出實力深淺,一般這種傢伙,都是深藏不漏,不可小視,奇怪的是,他怎麼會和木穎在一起?




兩名青年內心都很疑惑。

那白袍青年微微一笑,道:「我叫木戰,身旁這位是堂弟,木和。」

那戰甲青年朝木白微微一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木白微笑道:「在下木白,看來我們很有緣,都是同姓。」

木穎哼聲道:「用不著理會他們,準備動手吧。」

木和哈哈笑道:「穎妹妹,以你們兩個的實力,想要破解這『凶煞獸靈陣』很危險的啊,還是讓做哥哥的我先來吧。」

「十三弟,這禁製法陣很厲害,二百年前大哥曾經試過一次,但還是被這兩條兇惡獸靈打敗了,不要胡來,準備和我一起聯手。」一旁木戰較為冷靜道。

木和微微一點,道:「不能讓外族人小瞧了我們內族的實力。」

木穎輕視的笑道:「我倒要看看你們內族人有幾分本事,就讓你們先來。」

木白倒也想見識一下天龍族中內族的傢伙和外族到底有什麼差距,便和木穎一起退到了遠方的高空中。

木白皺眉道:「想不到會在這裡遇上內族的人,不知道他們要進這神府拿什麼東西。」

如果他們從其它地方得到消息,和自己的目的一樣都是為了混沌之氣的話,那麼少不了要和他們一戰了。

木穎似乎也看出了木白的擔憂之處,笑道:「哪有這麼巧的,說不定這神府內沒有混沌之氣呢,你未免想得太多了吧。」 木白道:「如果萬一他們也是為了混沌之氣而來,而這混沌之氣就在這神府內,你準備怎麼辦?」

「這……」

木穎猶豫了會兒,道:「如果真是這樣,就不要和他們爭,我們不是對手的。」

雖然看那兩個傢伙不是很順眼,但她心裡還是不願意和內族的傢伙發生衝突,因為內族人血脈中繼承的神力極為強大,和外族的差距擁有天壤之別。木戰是中階古神,若是他進入雙魂融合形態,血脈中的神力完全爆發出來的話,打敗一名擁有神國奧義的后階古神都不在話。

木白聞言,只是淡淡笑了一笑。

兩尊惡龍獸靈的雕像前。

木和深吸口氣,將戰刀抽了出來,朝一旁的木戰微微點頭,道:「三哥,我只能儘力拖住一隻,全看你的了。」

「上吧。」木戰點了點頭,臉色瞬時沉凝下來。

「天地一刀!」

木和腳步瞬時爆退百米,雙手握住戰刀,刀鋒上爆發出一團如烈火般的金光,縱橫在天地間,氣勢極為驚人。

「啊!」

喉嚨中發出一聲如野獸的怒吼。

唰!

空間扭曲。

刀鋒瞬時朝那神府大門砍去。

神府大門外的禁製法陣,感應到外部的力量威脅,禁製法陣頓被觸發,只見一層黑色光罩閃爍而出,將整個神府保護在其中。

轟隆——

木和的刀芒砍在神府護罩上,天地為之震動。


一股巨大的反彈力從那護罩上傳來,直接粉碎了木和的巨大刀鋒。

木和悶哼一聲,雙腳深陷地面,他臉色一陣蒼白,吃驚道:「這禁製法陣的力量好強。」

雯時。

前方那兩尊惡龍獸靈的雕像,好似活過來一般,雕像上出現無數裂紋,從中傳來極其邪惡的強大氣息。

「吼吼!」

兩聲爆怒龍吟。

惡龍獸靈雕像外那層石屑瞬時脫落,兩隻獸靈復活過了!


兇惡血紅目光陰森無比,直直盯在木戰和木和身上,後背那雙巨大黑翼展開似弓,張開獠牙大嘴,面色猙獰的朝兩人連連怒吼。

「左邊那個交給你了!」

木戰一臉平靜,身影瞬間閃現到木和身邊,伸出右手,掌心銀光一閃,出現一柄白如雪般的銀色神槍。 話落。

只見他身外衣袍瞬間爆裂,身體上衝起一道青光,骨骼傳來一陣如鞭炮般的震響,皮膚上瞬時覆蓋一層青色龍鱗,直接進入了變身形態。

變身以後,他的體型大約有二十米高,雖然和身前那獸靈比起來,顯得很渺小,但身上傳來的霸猛氣勢,連獸靈都為之驚顫。

「好強大的神魂!」

木白臉色大變。

這木戰變身以後,實力的提升,比他想象中要恐怖得多。

現在他終於深深體會到內族和外族的差距所在了,是如此巨大。

就算是他自己進入變身形態,實力的提升,也比不上木戰的十分之一。

呼——

木戰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下一刻,閃現在一隻獸靈身前,手中神槍那鋒利槍尖急速一抖。

「裂空擊!」

空間傳來一聲爆響,如破碎一般,漫天寒光槍影便籠罩了那獸靈。

獸靈怒聲嘶吼,雙爪如刀,朝身前擋去。

轟隆隆——

一聲聲爆響傳來。

木戰的所有攻擊都被那獸靈的雙爪擋住了。

另一邊,木和進入變身形態,身披著戰甲,手握神刀,亦在半空中和另外一隻獸靈激鬥起來。

從交戰情況來看,木和力量明顯比那獸靈弱小,在依靠變身後的蠻橫身軀苦苦支撐獸靈的兇猛撲擊,將希望都寄托在木戰身上。

狙獵神王

「不能浪費時間。」

木戰見自己的攻擊無法破開身前那隻獸靈的防禦,身子急速退到天穹上,將神國施展而出。

剎那。

天地被一層青光掩蓋。

只見木戰展現出的神國,就似一條橫貫天穹的威猛青龍,他的身體完全融入了神國之中。

木白心驚膽顫,能清楚感覺到木戰的神國,力量是多麼強大。

木穎道:「天龍內族,族人雖然很少,但個個實力都很強。這木戰,在內族是一個天才,只用十萬年時間就達到了這一神道層次,後輩之中,沒有多少人是他的對手。」

「吼!」

龍吟震動天穹。

木戰瞬時引動神國,朝地面上那隻獸靈吞噬而來,完全拿出了最強實力。 那隻獸靈似乎感到了巨大壓力,身體一陣顫動,頓時展開雙翼,朝空中飛去,體外黑光爆閃,亦將神國展現出來,如一個巨大惡龍腦袋,疾電般沖向木戰的神國。

轟隆——

兩道至強神國碰撞一瞬,巨大的衝擊氣流吹卷開來。

那獸靈只是支撐了不到半秒時間,身體就被木戰的神國攻擊給震成了粉碎。

擊殺一隻獸靈,消耗了木戰不少神力,為了保留實力應付不測,他將神國收斂入體內,雙手握緊神槍,身子如一道射出的激光,朝下方那隻和木和交戰的獸靈衝去。

「這木戰攻擊手段很凌厲,兩招就擊殺一隻后階獸靈。」木白暗暗驚心。

以木戰的實力,完全超過了自己在萬神大賽中所遇到的那些后階古神。

「嘭!」

那獸靈感覺到身後木戰的偷襲,怒吼一聲,猛地一甩巨尾,對上木戰的神槍,直接將木戰的身體震開。

同時,它雙爪撕裂空間,帶起一團恐怖爪影,頓將木和的身影籠罩起來,朝他發起每秒千萬次的利爪攻擊。

以木和實力,根本擋不住這獸靈狂性大發的攻擊,腹部不禁中了利爪,戰甲被那利爪撕開兩道深深長痕。

他悶哼一聲,嘴角灑出一團血液,身子直朝地面墜落而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