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可惜,自家媳婦剛出山,便是要住這種環境。

“婉兒,委屈你了。” 何以戲命 。“不委屈,貫貫, 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哪裏都是我們的家。”厲婉滿目神情的看着江萬貫,柔聲說道。江萬貫……瞬間便露出了那豬哥一般的笑容。這是自家媳婦!真美!周宋 ?則是牙根都開始顫抖起來了。實話實講,這輩子第一次!第一次啊!見到老爹秀恩愛。世界觀崩了呀!突然!“我還沒

“婉兒,委屈你了。” 何以戲命

“不委屈,貫貫, 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哪裏都是我們的家。”厲婉滿目神情的看着江萬貫,柔聲說道。

江萬貫……瞬間便露出了那豬哥一般的笑容。

這是自家媳婦!


真美!

周宋

則是牙根都開始顫抖起來了。

實話實講,這輩子第一次!

第一次啊!

見到老爹秀恩愛。

世界觀崩了呀!

突然!

“我還沒死呢!江萬貫!你小子敢不敢想辦法把我救活,然後再跟我妹妹談情說愛!”

只聽得一道聲響,頓時傳入了衆人的耳中。

順着這聲音看去,便看到厲豐雙眼暴睜,死死地盯着江萬貫!

要秀恩愛,不會換個時間嗎!

擡着自己一副要死的樣子的大舅哥在這談情說愛,真的好嗎!

“呵呵呵……”江萬貫摸了摸下巴,一臉的尷尬,“大舅哥,你這還沒死呢,談何救活這麼一說?”

厲豐嘴角抽搐着,一翻白眼,又是直接暈了過去。

這狗糧,撒到了心坎裏。

一個粒兒一個粒兒的,明明不重,卻不知爲何砸的他這般心疼。

……

“說起貧僧的師傅……”那老和尚仰頭四十五度,看着這漆黑的天空,臉色發沉。


“大師可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是小僧唐突了。”江北趕忙施禮道。

這種大能,他得好好結交一下。

不能讓人家心裏不愉快。

“哎……沒什麼不可說的。”無量和尚搖了搖頭,一臉的淡漠。

“當年,貧僧拜入宗門,也確實認了師傅,卻是剛剛拜了一下我那師傅之後,我師父便直接吐血而忘了。”老和尚搖了搖頭,一臉悽苦的說着。

‘我就知道!’

江北在心裏大吼着。

上次他能在那片原始森林裏,碰到三大君王以及老魔主還能活着出來,是爲了什麼?

不就是自稱一句什麼無量大法師轉世嗎!

這般因果,可是大到了天啊!

看着眼下,這無量和尚倒是沒說什麼……

“後來,貧僧因爲師父突然暴斃……咳,突然圓寂,不得已只能去拜見宗門的掌門,然而,掌門卻是因爲閉關貧僧沒有見到,不過見到了副掌門。”

“這……然後副掌門也出了什麼問題?”江北眨了眨眼,一臉懵逼。


如果不出他所料……

“是的。”

老和尚點了點頭,答應了一句,面色極爲沉重。

“貧道只不過是剛剛拜見了副掌門,便是看到……”

“大師,看到了什麼?”饒是江北如此心性,都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特麼說話別大喘氣啊!

“便是看到我那副掌門臉色突然變得蒼白無比,像是在極力的忍耐着什麼,又是雙眼暴睜看着貧僧……”

“可是,那是的貧僧還什麼都不懂。”

老和尚搖了搖頭,一臉的難受。

“然後呢……大師?”

“然後,我那副掌門,也突然圓寂了,前往了西方極樂世界。”老和尚嘆了口氣,如此說道。

“不過,貧僧相信,他們應該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你真不覺得跟你有關係?’江北在心裏大聲的吐槽着,卻是不敢說出來。

這種大能……

雖然可能是個轉世身,但是也是個絕對的大腿了!

“無量大師,那您這法號,又是由何而來?”江北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由得問道。

只見,那無量和尚突然四下看了一眼,像是做賊心虛一般。

“此事……貧道這一生還是隻與你說過,法海道友,切勿不要與外人提起!”老和尚一臉謹慎的說道。

江北當時就打了個冷戰。

大能的祕密……

他還是不要知道的爲好!

“大師……如果爲難,還是不必說了!”江北趕忙擺手,欲要止住這老和尚的話語。

卻是見到這無量和尚愣了一下之後,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

真就……不說了唄?

“也好,此事不便開口細言。”

老和尚嘟囔了一聲,隨後,竟然雙手放在了自己那破破爛爛的道袍領口。

然後突然一扯!

“嘶啦!”

‘你要幹啥!’江北頓時閉上了眼睛,露出了那極爲悲壯的表情!

半晌,都沒有動響傳來。

江北不由得把緊閉的雙眼露出了一個縫隙,眯着眼,朝着那無量和尚看去……


只見。

這老和尚露出了極爲結實的胸肌,極爲富有力量感!

而……

他的胸肌,一左一右,更是有着兩個如同燙金一般的大字。

“量”,“無”

嗯?

“無量……便是由此而來。”老和尚淡笑着,一隻手摸着大光頭說道。

“原來如此……”江北趕忙點頭答應,想要讓這老和尚趕緊把衣服穿好,卻是不知從何開口。

罷了。

沒準人家覺得這樣比較涼快呢?

“那大師……”江北的好奇心被勾起。

當年這宗門,看來是因爲這老和尚而舉宗震動啊!

能留這無量和尚一命,看來已經是出家人慈悲爲懷了。

“哎……貧道已經你知道你要問什麼了。”老和尚搖了搖頭。

“那要從三百年前說起了。”老和尚仰頭四十五度,看向天空,露出了滿滿的回憶之色。

“大師……要不就別說了?”江北小聲嘟囔着,實話實講,剛剛打完那麼驚險刺激的一架,他有點困了。

想回去睡覺補充一下體力。

“不!貧僧要說!”老和尚目光突然一凝。

“道友如此真誠待我,我與道友分享一下我的故事,又如何?”

“大師且說……”江北嘴角抽了抽。

你別說,這和尚還特麼挺軸。

“當年,我被宗門看做是不詳……哎!貧道冤枉啊!貧僧明明什麼都沒做!他二人突然暴斃,和我能有個屁的關係!”老和尚捶胸頓足的說道。

江北:“……”

沒關係才特麼怪了呢!

誰能受得了如此大能的一拜?

這不是自己找死呢嗎!

這種因果一加持,雖然江北不太懂……但是,他能試着去理解。

“後來,這魔域的試煉開放,哦對,於你們而言,應該叫隕神禁地。”

“是的,大師。”江北點了點頭。

“後來,貧僧的師兄師妹們,被那些魔域之物給殺得一乾二淨! 異能媽咪vs蠻力爹地 ……”

“便是立下重誓!這魔域一天還有魔物存在,貧僧便一天不離開這裏!”老和尚一臉悲憤的說道。

彷彿,此前的一幕幕,都再次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般。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