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在他們眼中看來,所有的人都是猶如平常一樣。

上班,吃飯,下班,睡覺。沒有什麼變化。這天正好是光頭強的生日。楊大利的餐廳停業一天,只爲光頭強和那些精英服務。大廳的餐桌上,擺了一塊大大的蛋糕,還有很多的鮮花,旁邊的橫幅上寫着,祝光頭強生日快樂。餐廳的工作人員都在忙活着。 他們對老闆楊大利很清楚。老闆一向都是很重情義的,不管是對員工,還是對

上班,吃飯,下班,睡覺。

沒有什麼變化。

這天正好是光頭強的生日。

楊大利的餐廳停業一天,只爲光頭強和那些精英服務。

大廳的餐桌上,擺了一塊大大的蛋糕,還有很多的鮮花,旁邊的橫幅上寫着,祝光頭強生日快樂。

餐廳的工作人員都在忙活着。 他們對老闆楊大利很清楚。

老闆一向都是很重情義的,不管是對員工,還是對兄弟都很好,既然老闆親自吩咐下來的事情,他們當然不敢怠慢。

很快的,飯菜就擺上了桌子。

光頭強那些人坐在桌子旁邊,那些兄弟都舉起了酒,給光頭強敬酒,並且說着祝福語。

喝完酒之後,那些精英互相看了一眼,然後朝着光頭強說道,“光頭強,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們專門爲你準備了一件禮物。”

光頭強一聽這話,就興奮了起來說道,“趕快拿出來,跟我客氣什麼?”


楊大利笑了笑,對服務員說道,“把禮物拿過來吧。”

服務員應了一聲,轉身拿了個禮盒,放到了餐桌上。

楊大利讓服務員打開了,可是卻發現禮盒裏面空空如也。

光頭強強怔了一下,不過隨即笑了起來說道,“你們很用心啊,我很喜歡。”

衆人哈哈大笑了起來,不停的附和着。

旁邊的服務員腦袋上面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有些疑惑,明明禮盒裏面什麼都沒有,這些人怎麼就好像送了很貴重的東西一樣。

他真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了。

就在這時,那服務員忽然感覺到周邊的殺氣旺盛了起來。

而這種殺氣聚集的方向竟然是他自己。

他就在光頭強強旁邊,光頭強身上的殺氣更旺盛。

突然之間光頭強朝着服務員打出一拳,邊打邊說道,“這個禮物不錯,我很喜歡。”

直到這時,服務員才明白過來,他僞裝的身份已經暴露了。

他不敢再在大廳裏呆着,想要儘快逃走。

可這時候他哪裏有時間逃走。

周圍全部都是高手,想逃,根本是無路可逃。

那些精英迅速把服務員圍在了最中間。

剛纔喝的微醺的她們此時顯得精神十足,眼中冒出殺氣。


老九這個時候冷笑一聲說道,“喬裝的很深啊,連我們餐廳都能夠潛伏進來,可惜呀,還是露出了破綻。”

楊大利並沒有動,依然坐在桌子上,悠閒自在的吃着菜喝着酒。

看了服務員一眼說道:“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很疑惑,你是怎麼暴露的?我現在告訴你,我的員工跟我們的身份是對等的。他們是不會在旁邊伺候我們,而是跟我們一起吃吃喝喝,現在你明白了吧?”

服務員大吃一驚,這時也沒有必要再僞裝,把面具扯了下來,手上已經多了一把利刃。

楊大利淡淡的說道,“光頭強,這是大哥送給你的生日禮物,你就不要客氣,收了吧。”

光頭強一陣興奮,直接朝着那殺手衝了過去。

那些精英也不甘示弱,一起衝了上去。

搏鬥之法。

這是凌羽楓才教給他們的。

這個殺手的身手不弱,如果一對一跟這些人打,他不會落下風。

但這些人配合起來竟如此默契,攻中有守,守中有攻,根本沒有破綻暴露出來。

“砰”的一聲,他的肩膀就捱了一拳。

那些精英就像餓狼撲食一般,撲到了他身上,左右開弓,瞬間把他打得鼻青臉腫。

楊大利拿起手機拍了張照片。

兩個殺手命喪在東海,這個消息馬上就傳了出去。

殺手圈的人得到這個消息,個個都憤怒了。

但心中也很震撼,他們對去東海刺殺凌羽楓的行動開始謹慎起來。

不過有一個殺手不服氣,獨自潛入到了東海。

很快的,就又被光頭強他們給滅掉了。

楊大利依然把殺手命喪東海的照片散佈了出去,還放出話來,如果要來東海,不要只派一些小蝦米來,把真正的高手派過來。

但殺手圈瞬間卻沉寂了,誰還敢來東海找事?

那不是找事,那就是找死。

東海的名號已經打出去了,這裏固若金湯,想要在東海惹事,幾乎是不可能的。

揚州。

老爺子有些心煩意燥,錢都已經花出去了,可卻打了水漂。

不要說殺掉凌羽楓,連凌羽楓的一根毫毛都沒有動得了。

而那些錢,他也不敢向殺手全要回來。

畢竟殺手圈,可是死了三個頂尖殺手。

老爺子咬了咬牙,如果想要讓殺手圈的人再次動手,只能加價。

他再次扔出去5000萬。

但殺手圈的人,卻對李傲天很氣憤,這哪裏是讓他們去殺人,這就是讓他們去送命。

已經有殺手圈的人給李傲天警告了。

如果再敢出價,他們會把李傲天給殺了。

老爺子狠狠的在桌子上捶了一拳,怒氣的說道,“我就不相信,一個小小的凌羽楓,竟然沒有人能殺得了。”

隨即冷哼了一聲,“東海現在是塊鐵板,我就不相信你這輩子都不出東海。”

在他眼中,之所以那些殺手殺不了凌羽楓,是因爲東海是個禁地,防禦實在是太嚴密了,而凌羽楓卻一直在東海,就說明凌羽楓怕死,不敢出來。

就在這時,門外一個聲音傳了進來。

“出手好大方啊。”

但語氣聽上去卻是嘲諷和不屑。

“幾千萬的錢扔出去,卻打了水漂,我都替你感到可惜呀。”

老爺子眼睛眯了起來。

說這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李白潔。

李白潔大踏步的走進來,坐到了一張椅子上。

現在揚州的人都已經得到了消息,老爺子花了幾千萬,連對方的毛都沒有碰到,還白白損失了幾千萬。

這幾乎已經成爲了所有人的笑話。

老爺子怒目圓睜,瞪着李白潔說道:“誰讓你進來的?想看我的笑話嗎?”

李白潔翹起了二郎腿,隨意的瞥了一眼老爺子說道,“我怎麼敢看你的笑話呀?你可是李家的掌控者。你想要花多少錢都可以,哪怕花的傾家蕩產,要爲你兒子報仇,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只是你不覺得你這麼做,對不起列祖列宗嗎?如果你有一天駕鶴西去,到了陰曹地府,你還有臉見他們嗎?他們絕對會罵你是個敗家子。”

老爺子氣得渾身發抖,但李白潔的話他卻反駁不了。

老爺子狠狠的敲了敲柺杖說道,“你來是什麼意思?” 李白潔也沒有說廢話,開門見山說道:“李家是我的,我要把它拿回來,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把李家讓出來,你兒子的仇我可以替你報,還會把凌羽楓的人頭,親手交給你。”

老爺子聽到這話,瞳孔一縮。

李白潔不屑的哼了一聲,“爺爺,人是要服老的,你歲數這麼大了,真的能生嗎?就算生出來,也未必是你的。”

老爺子冷哼一聲,“你什麼意思?”

李白潔哈哈大笑了起來,從身上掏出一張文件,扔到了老爺子面前。

老爺子打開文件,看了一眼,渾身顫抖的更厲害。

“這,這是怎麼回事?你是怎麼有這個報告?”

李白潔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你就不必要多問了,你只需要知道,你的身體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強大,而且,你的生育能力早就沒有了,竟然還這麼自信。”

猶如一道霹靂,劈到了老爺子腦袋上,瞬間讓他腦中空白。

他哪裏知道,不是他給別人戴了綠帽子,而是別人給他戴了綠帽子。

如果他沒有生育能力,那李提騰也不是他的兒子。

李白潔幽幽的說道,“我今天來找你,是看在曾經爺孫倆的份上。你就只有最後一個機會了,不管你答應不答應,等到我收拾完凌羽楓,回來的時候,李家照樣是我的。”

李白潔的話很霸道,說完,站起身來,瞥了一眼此時有些目瞪口呆的老爺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爺爺,我知道你一直都重男輕女,看不起我這個女兒身,但不可否認,李家最優秀的還是我,你更加清楚,如果我掌控了李家,絕對會讓李家更上一層樓,你呢?已經是日暮西山,該退位了。”

說着轉身離開。

老爺子渾身顫抖着,被自己的親孫女如此嘲諷,他的臉面何在?

尤其想到檢驗報告上寫的是,他沒有生育能力了。


那他此前的想法,就不攻自破。

還想讓自己的血緣來做繼承人,現在是不可能了。

老爺子長長嘆了一口氣,“天哪,沒想到我竟落到如此下場。”

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他已經對李家失去了控制力。

李白潔雖然說是來跟老爺子商量的,但老爺子心中清楚,李白潔只是在給他下了最後通牒而已。

而他將成爲李家的笑話,還是最大的笑話。

出了李家別墅,李元特一臉嚴肅的站在門口,一看到李白潔就說道,“白潔,李氏集團那些骨幹人員都換成了咱們的人,你放心,在我駕鶴西去之前,李家那些殘留人員,我都會清除掉的,到時候李家就完全是你的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