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起來銬上手銬,把卓陽丟進監獄裏上一些人所周知的手段對他來說再正常不過的一件小事了。

他哪裏有想過,眼前這個在他看來是小人物的卓陽居然能夠牽扯上市公安局一把手?這個時候,他心裏無比的後悔。要是早知道這樣,那時候就不應該答應林樂章,那目前這一切事情都不會發生。“還愣着幹什麼?趕緊把鑰匙給我!”看到周田肥胖的身體瑟瑟發抖,王永元氣極,要不是顧及身份,他恨不得一腳直接踹死這個胖子。要不是

他哪裏有想過,眼前這個在他看來是小人物的卓陽居然能夠牽扯上市公安局一把手?

這個時候,他心裏無比的後悔。

要是早知道這樣,那時候就不應該答應林樂章,那目前這一切事情都不會發生。

“還愣着幹什麼?趕緊把鑰匙給我!”

看到周田肥胖的身體瑟瑟發抖,王永元氣極,要不是顧及身份,他恨不得一腳直接踹死這個胖子。

要不是他,哪裏會搞出這檔子事出來。

最近他一直想要低調,因爲要不了多久他的位置就能往上調了,可沒想到在這個緊要關頭,在他手底下卻出了事情。

原本一直對他和顏悅色的市局一把手第一次以這麼嚴肅的態度跟他講話,說要是這件事情辦不好,他也別想往上調了,直接收拾東西滾蛋。


斷人前途,如同殺人父母!

周田注意到王永元想要殺人的目光,肥胖的身體又是不由得一哆嗦,手裏顫顫抖抖的,好不容易纔把鑰匙遞給王永元。

“卓少,這次是我管理無方,讓你在這裏受苦了!

我道歉,並向你保證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涉及到的這件事的相關人員,我都會嚴肅處理!”

王永元從周田的手裏接過鑰匙,把目光看向卓陽,保證道。

“砰!”

聽到王永元的話之後,原本躲在角落裏的王超如遭電擊一般,瞬間癱倒在地。


他知道他完了,他的政治前途就此終結。


這個時候的他,臉上寫滿了懊悔。

後悔自己那時候爲什麼那麼目中無人,後悔到參與這件事。甚至於,他把林樂章和周田兩個人都恨上了。

要不是他們兩個人,那麼他此時依然還會是一個威風凜凜的刑警隊隊長。

而周田,臉色也好不到哪裏去。

不過,他依舊強裝鎮定,心裏不斷的安慰自己。

就算是王永元,也不可能也沒有權利撤他的職。

這件事情過去了,他最多身上背個處分,但是依舊是東海市公安局分局的副局長。 就在周田還在心裏自我安慰的時候,門口再度傳來凌亂的腳步聲。

還有人來?

衆人一陣疑惑。

很快,審訊室的門再度被打開,從外面進來幾個神情嚴肅的男男女女,他們每個人眼神都非常銳利,彷彿能夠看透人的內心一般。

看到這幾個人的到來,王永元臉色微微變了變,也顧不上再給卓陽解下手銬,趕緊上前打招呼。

“你們好,我是王永元,是靜安區的公安局局長!”

“王永元同志你好,我們是東海市紀檢委的,來這裏是想調查一些情況,請問你們分局的副局長周田同志在嗎?”

“唰!”

王永元下意識的把目光看向在一旁的周田。

紀檢委的?

周田一聽到這三個字,瞬間臉色煞白起來,眼神當中露出恐懼和絕望的表情。

他彷彿意識到了什麼,整個肥胖的身體都不由的打顫。

周田的表現太明顯了,這些紀檢委的人立馬意識到了這個身穿警服的胖子就是他們這次的目標。

帶頭的人下了一個眼色。

頓時,他身後走出了兩個人,走向周田,臉色嚴肅而認真。

“周田同志,根據我們紀檢委的調查,你任職這些年來,非法收受他人錢財一千零五十萬元整,利用職務之便,獲取房產若干,亂搞男女關係……”

紀檢委的人每說一句,周田的臉色就多一分煞白,到最後更是直接癱坐在地上。

“……根據市委領導以及上級要求,你名下財產將全部凍結上交國家,而你將配合我們調查!”

完了!

周田心裏頓時充滿了絕望。

他知道他自己這回徹底栽了,再也沒有迴旋的餘地。

剛纔紀檢委列舉的罪名,足夠他在監獄裏待一輩子。

一朝天堂,一朝地獄。

在此之前他還是一個威風八面的的區公安局副局長,手掌大權,可以說權財色,盡掌握在手中。

而這一刻,他之前所擁有的一切瞬間被剝奪了,現在的他,失去了所有,一夜回到解放前。

周田的目光呆滯,整個人彷彿老了幾十歲一般,再也沒有了以前的意氣風發。

他的目光彷彿沒有任何感情.色彩一般,掃視了一眼這些紀檢委的工作人員,然後把目光移開,看到了從開始到現在,面容沒有絲毫變化卓陽。

臉上露出苦笑。


還記得剛見卓陽的時候,他是如何的高傲。

“小子,在這裏輪得到你插嘴嗎?我告訴你,你這種罪大惡極的罪犯,這輩子也休想走出監獄哪怕半步!”

“我告訴你,就算你清清白白,你的認罪書上也都會寫滿你的罪證!”

“不管什麼時候,什麼人出現在我面前,我都有底氣說剛纔的話!在這個分局,我的話,比什麼都管用!”

這些他之前說的話,彷彿還回響在耳邊一樣。

忽然間,周田覺得自己之前說的話可笑無比,甚至於覺得自己在卓陽面前就像一個跳梁的小丑一般。

滑稽,可笑!

對於周田這種反應,卓陽神情絲毫不動,周田現在的下場,他在打出那通電話的時候已經註定了。

一個人總想着用自己的權勢壓人,可是他沒想過自己的權勢是來自哪裏?

周田被帶走了,走之前彷彿一個行屍走肉一般,身上死氣沉沉的,沒有絲毫生機可言。

而那些紀檢委的人似乎見過太多這種場面了,早已見怪不怪。

值得一提的是,王超這條小魚他們也沒有放過,他涉及的罪名和周田的大同小異,一同被紀檢委的人帶走了。

走之前,周田和王超手上都戴着銀色的手銬,在燈光下閃耀着金屬的光芒,在他們看來格外的刺眼。

這一幕看起來諷刺無比。

卓陽靜靜的看着被帶走的周田和王超,並沒有出口嘲諷,有的只是淡漠。

他明白這兩個人並不是主謀,只不過是林樂章的幫兇罷了。

下一個就該輪到林樂章了。

卓陽心裏淡淡的想着。

他並不打算輕易的放過林樂章。

卓陽天性並不是一個嗜血的人,但是他心裏崇尚的是有仇必報!

人不犯人我不犯人,人若犯人,我必犯人!

紀檢委的人來得快,走得也快。


領頭的工作人員先是和王永元打了一聲招呼,隨後看似不經意的掃了一眼卓陽,目光深邃。

卓陽笑笑,點頭示意,算是打過招呼了。

看着紀檢委的人離去,王永元原本輕微繃着的神經終於稍稍鬆弛了一些。

畢竟,面對這些紀檢單位的人,只要是個當官的,心裏都多少會有一絲緊張。

“哎呀,剛纔一忙差點給忘了!”王永元一拍自己的腦袋,快步來到卓陽面前,原本嚴肅的面容瞬間變得如沐春風一般和煦。

“卓少,我給你解開手銬!”

卓陽深深的看着眼前這個表現溫和的王永元,笑了笑,說道:“不用了。”

聽到卓陽的話之後,王永元臉色頓時一愣,神情有些不解。

剛纔周田和王超都已經被帶走了,接下來即將接受他們的懲罰,照理來說這件事情已經徹底結束了纔對。

“咔嚓!”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

在場的無論是王永元亦或者是唐雲韻,目光當中,都帶着一絲不敢相信。

卓陽拍了拍手站起身來,說道:“用鑰匙解鎖太麻煩了,還是直接一點好。”

在他身下的地面,靜靜的躺着一對已經扭曲的不成樣的手銬。

臥槽!

要不是現場還有自己的下屬在,王永元非得吐出一句髒話不可。

這尼瑪是人嗎?

這種押解犯人的手銬硬度王永元心裏特別清楚,單憑人力想要掙脫完全是癡人說夢話。

要是以前有人告訴王永元有人能夠直接靠自身的蠻力掙脫手銬,那麼王永元絕對會把他當做一個瘋子。

可是,當這種事情發生在他眼前時,他卻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確實是直接一點好……”

王永元目光愣愣的,還沒有從剛纔的事情中反應過來。

反倒是唐雲韻,很快便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不過,此時她看向卓陽的目光當中,之前的厭惡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尊敬和崇拜。

她現在可以肯定,卓陽一定是來自那個華國最神祕的特種部隊。

龍鱗特種部隊!

從小就對龍鱗特種部隊神往的唐雲韻,此時對卓陽的態度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卓陽走出公安局,正在苦惱自己今天晚上開的車還放在醫院呢,現在都大半夜了估計連出租車都沒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