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江北好像是明白一絲,但又抓不到那稍縱即逝的靈感。

“因爲他們都是正派。”候煙嵐淡然答道。如驚雷炸響在江北心中,沒錯!因爲他們都是正派!“他們自然不會主動說什麼來找你尋仇,因爲在外人看來你們並沒有什麼仇,而且他們並不知道你的功法……也會畏懼丹會。”江北猛然意識到了問題所在,那些弟子最開始也是束手束腳的,但是自從明白了他是魔修,才瘋狂起來的!“所以他

“因爲他們都是正派。”候煙嵐淡然答道。

如驚雷炸響在江北心中,沒錯!因爲他們都是正派!

“他們自然不會主動說什麼來找你尋仇,因爲在外人看來你們並沒有什麼仇,而且他們並不知道你的功法……也會畏懼丹會。”


江北猛然意識到了問題所在,那些弟子最開始也是束手束腳的,但是自從明白了他是魔修,才瘋狂起來的!

“所以他們只能忍着,因爲他們是正派。”候煙嵐再次說道。

江北點了點頭,思索片刻,纔再次露出火熱的目光。

“所以,我們暫時在這雲瀧城絕對是安穩的,而且我們得慢慢弄明白這雲瀧城的勢力,因爲林家那少爺,可能還會有其他的同盟,但是我們又不能在這段時間裏什麼事都不做。”

此時他才發現,女人的心還是細!

“煙嵐,那我們該做什麼好。”雖然不太想這麼問,感覺自己有點像一個花瓶,但是江北還是問了出來。

果然啊,這陣子都慫出毛病來了,智商不夠,女朋友的來湊! 候煙嵐那看着如此急切的江北,也是微微一笑。

“我們可以先將幽冥和海妖聯盟的事丟出去,作爲一個引子,必須要讓他們爭起來。”

“那過段時間……”

江北剛開口,便被候煙嵐給打斷了。

“不!江北,這件事必須要快,因爲如果這件事的消息出現的時間,在我們來到雲瀧城之後,就不乏會有好事之人來聯想。”候煙嵐沉吟道。

江北的身體猛然又是一震,這話沒毛病!


異世界的大懶人 ,但是卻不得不承認,這纔是萬全之策!

他此前就根本沒想到,別說他了,就連老爹都沒考慮到,果然……只會打架是不行的!

要不是出生的時代不一樣,江北真是懷疑他女朋友看過孫子兵法了。

“所以,趁着這幾天江伯伯準備丹閣的事宜還沒完,這件消息必須要放出去了。”候煙嵐繼續說道。

“沒問題!”江北爽快的答應,這年頭,在哪都有點好事的,消息傳得肯定快!

雖說雲瀧城不算是什麼國都一類的,但也絕對比肩一個州府了!

“而且……你要把滅霸這個名號給宣揚出去,讓還不知道丹賽的人都明白,西絕城出現了一個天才丹師。”

聽到這,江北不由得一愣,轉而問道:“煙嵐,這又是爲了什麼?”

宣揚出去?這不是主動找仇家嗎,之前在丹賽上就是因爲他太強大了,那些弟子纔對他那麼怒目而視的啊!

不是說好的苟住嗎!

“借勢,借丹會的勢!讓想要找麻煩的人退避,而且來的時候我發現了,這雲瀧城也是有丹會的勢力的。” 黃泉歸圖

“只有這樣,你的祕密纔不會被人發現,我們才能繼續存活下去。”

江北沉默了,他也在思考着。

而候煙嵐也沒有再打斷他,打斷別人,這種事可是很煩的。

半晌,江北終於擡起頭,開口道:“沒問題!”

他是在衡量着這件事的可行性,至於這林家,也只能暫時作罷,畢竟他們還需要時間來考量這林家的勢力。

逐一擊破,方爲上計!

此時,候煙嵐的心情也很好,因爲自己爲他考慮的事他也欣然接受了,沒什麼是比得到自己最親近的人肯定更讓人覺得開心的了。

餮仙傳人在都市 ,眉眼中都帶着笑意。

這一笑,江北看呆了,好美。

心中微動,有點害羞,吞了口唾沫還是問出了那個心中最想問的問題,“煙嵐,時間不早了,要不我們睡覺吧?”

候煙嵐微微一愣,不自覺的,天色好像真的晚了,臉色微紅,輕輕點了點頭。

江北頓時一喜,大手直接就攏了過去!

“啊!江北,你要幹什麼!不是說好的休息嗎!唔!”

“我說的是睡覺~”

這一晚,江北發揮出色……

可能是以後的路變得很明亮了,也不用爲什麼這個林家那個城主家的事考慮,起碼他們能先安身立命。

明天把這些跟老爹說說,老爹可能也會很高興的吧。


夜深了,候煙嵐在江北的懷中睡得很沉,而江北,則是一根菸接着一根菸的抽。

老爹出品,必屬精品!

都是好貨!比紅塔山強多了!

雖說心中還是很亂,但是起碼江北明白明天該幹什麼,這一段時間該幹什麼了!

品牌營銷!這東西他雖然沒學過,但是他懂!什麼我喂自己袋鹽這種,他也會!

黑夜裏,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他也要當明星了,倒是不用整一整,本身就挺帥的。

嗯……沒毛病!

翌日!

天剛矇矇亮,江北便醒了,心中還裝着事,雖然睡得沉,但畢竟是個修煉者,還是拋棄了睡懶覺的習慣。

畢竟這可是關乎到以後能不能好好活下去的大事!

推開房門,朝着老爹的房間走去!

江萬貫最近煩心事實在是不少,雖然好事也多,比如兩個兒子晉級了,晉級,這在修煉界可是大事,尤其是大兒子一下晉兩級!小兒子突破大境界!

本該是這麼衝突一下,也就那麼回事了,但是好死不死,昨天又碰到那林家的人了!簡直是難受的要命。

而且還被自己這小兒子又刺激了一下,簡直是悔恨的很!再加上他本就人到中年,本就入睡艱難。

結果就是到了約莫得有個凌晨三四點鐘才睡着。

夏天天長,天亮的也早。

所以……尷尬的一幕出現了,江萬貫也就睡了一個時辰,江北就醒了。

看着老爹的房門,江北微微嘆了口氣,放下了正要敲門的手。

他爹不容易,他這個做兒子的也得爲老爹討討公道,很多時候也得爲老爹考慮。

雖說如此,但是爲了修煉,爲了能好好地活着,很多時候江北覺得他也是逼不得已的。

他也不想氣他爹,他也想在家當個乖寶寶,在外當個安靜的美男子。

但是,雖然顏值差不太多,但是條件不允許啊!

摸了摸自己清秀的臉頰……

擡腿就是一腳!

“爹!起牀了!太陽曬屁股了,作爲強者,能這麼懶嗎!”江北站在江萬貫的門前吼道。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666

看,老爹一直是如此的給力。

完全就不慌,甚至還想高喊一聲刺激!太踏馬刺激了!這是明知道你能一巴掌就乾死我但是就是不會幹我的感覺!

這才叫修煉嘛!

看了看小面板,再加上昨晚的一波波提供,眼瞅着又要上三萬了!

“敗家玩意!你想死是不是!”怒吼聲從房間裏傳來,嚇得江北猛然打了個冷戰。

話音剛落,房門應聲而開!

看着老爹這雙眼通紅,可能是沒睡好覺的樣子,江北有點慫,但是得挺直身體,他已經不是當初的他了!

他已然成事!

“爹!有點重要的事要跟你說!”江北一臉嚴肅的說道。

江萬貫:???

下一刻,江北只覺得眼前一花,隨後屁股一疼,再然後就是臉一疼,他已經被老爹給踹進屋了……

“龜兒子,這就是你大清早踹老子房間的理由嗎!”

江北嚇得趕緊捂住臉,輕輕的揉着,毀容沒,應該沒啥事兒吧,這要是毀容了可怎麼出去見人啊!

他還得當明星呢!

再轉頭一看,老爹已經一臉怒火的走了進來。

“王八羔子,今天你要是不給老子一個說法,老子把腿給你打折!” 此時,江北已經是嚇得頭皮發麻了。

誰說老爹文化水平不行的,站出來,給本尊站出來!

短短時間,用了三種不同的稱呼罵他,甚至最爲誇張的還是其中兩個甚至還把老爹自己也帶着一起罵了!

這種文化功底,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

江北狠狠的吞了口唾沫,求生欲極強。

“爹!你聽我說,真的很重要!真的是特別重要的事!”江北趕緊擺着手喊道。

翻了個身,一屁股坐在地上,往後蹭着,擺着手,示意着別靠近我,我很衝動,很容易就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來。

“哼!說!”江萬貫氣的手都嘚瑟,坐在椅子上,點上一根菸。

江北緩緩站了起來,看着老爹那通紅的雙眼,要不是知道老爹是正經人,都得以爲他修煉魔功的。

呸!修煉魔功的也可能是正經人!

比如他。

站在老爹身前不遠處,像模像樣的也點上一根菸。

“爹,昨晚我和煙嵐考慮了很久。”江北一臉認真的說道,強行壓制住心中的畏懼。

“考慮什麼了?”江萬貫擡了擡眼皮,多半也是他兒媳婦的意思。

而江北,腦袋有點亂,考慮什麼了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