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放了吧,早晚養死。”這話可不是瞎說的,張禾小的時候就住在村子裏,掏過不少鳥窩,根據他的記憶,掏來的鳥除了鴿子這肯吃東西的奇葩外,全部養死了。

“我放它了啊,它不走。”戚笑道:“你看。”戚笑伸開手掌,那呆鳥站在戚笑手上,就是不飛走。“這隻鳥是公的!”張禾下了定論,要不然怎麼不飛走。“可能受傷了,我在路邊看到,一下子就捉住了,把它放在樹上,沒一會就撲騰撲騰掉下來了。”戚笑道。“哦,那試着養養吧,要不也得被貓吃了。看它這呆樣,可能也是個肯吃東

“我放它了啊,它不走。”戚笑道:“你看。”

戚笑伸開手掌,那呆鳥站在戚笑手上,就是不飛走。

“這隻鳥是公的!”張禾下了定論,要不然怎麼不飛走。

“可能受傷了,我在路邊看到,一下子就捉住了,把它放在樹上,沒一會就撲騰撲騰掉下來了。”戚笑道。

“哦,那試着養養吧,要不也得被貓吃了。看它這呆樣,可能也是個肯吃東西的奇葩。”張禾把手伸到那呆鳥面前,那呆鳥便張大嘴來咬住張禾的手指,含在嘴中,眼睛轉了幾轉,彷彿不知所措。

張禾收回手指,戚笑又將手指遞過去,那呆鳥依舊張大嘴咬住,不知下一步該幹什麼。

“真是個奇葩。”兩人帶着鳥兒上五樓。

張禾對門的屋子,以前是空着的,今天又有人搬進來了,透過半開的門扇,張禾看到一個四五歲的小孩在玩貓。

“吃飯了嗎?”戚笑問道。

“沒,這不上你家吃飯來了麼。”張禾道。

“來吧,我做飯,你先玩會鳥吧。”戚笑道。

張禾看着戚笑,戚笑擠眼道:“不是那個鳥。”

張禾忽然覺得開心了,自打剛剛跟崑崙師門結了仇,張禾的心裏一直緊繃繃的,現在又放鬆了,還是戚笑好啊!

張禾正在玩鳥(不是那個鳥),有人敲門,張禾去開了,進來個超級大美女,張禾看得呆了,那人道:“你好,方玥,剛搬進來,請多關照。”

“叔叔好。”張禾才發現那小孩也跟着美女進來了。

“小朋友好。”張禾蹲下道。

“媽媽,這個很好玩。”小孩好奇地摸了摸張禾的喉結。

“小寶,不能亂摸哥哥的。”方玥道。

“媽媽,這個東西和爸爸的好像,讓他做我的爸爸吧。”小孩又摸了摸張禾的喉結。 聽到小孩讓自己做他的爸爸,張禾純潔地朝方玥笑了一笑,方玥道:“有空過來玩。”帶着孩子便要出去。

戚笑道:“一起吃飯吧。”

方玥道:“今天要歇了,明天我請你們吃飯吧。”

等方玥走了,戚笑對張禾道:“老孃本來也沒做她們的飯。”

“那你還叫他們吃飯。”張禾道。

“還不是爲了她那句‘明天我請你們吃飯吧’。”戚笑奸笑道:“明天早上中午我就不吃飯了,讓她知道老孃的肚量。”

“你是說我小肚雞腸麼?”張禾道。

“我可啥都沒說。”

兩人吃飯,張禾忽然道:“怎麼沒有豆腐?”

“你想吃豆腐?”

“啊我想吃你的豆腐。”張禾道。

戚笑狠狠給了張禾一下,張禾純潔地笑道:“不是那個豆腐,你看你這麼不純潔。”

吃完了,戚笑道:“回你家去吧。”


張禾道:“我洗碗吧。”

“洗你個頭,滾。”

“那你能不能獎勵我一下。”

“什麼獎勵?”

“你生日那天。。。”

張禾還沒說完,就被戚笑連推帶踢,一頓王八拳趕回了自己家。

看了戚笑對我沒那麼好啊,張禾一陣失落,如果戚笑真的對我有感覺,怎麼地也給我再摸一下。。。

回了自己家,本來想擼的,被戚笑冷落,失了興致,睡了。

第二天張禾經過不懈努力爬起牀去了公司,從上班熬到吃飯,飛速度過了中午兩小時,接着就是五分鐘五分鐘的煎熬了。到了下午四點,張禾實在熬不下去了,找領導請了兩個小時假,趕回家裏等着美女方玥請吃飯。

張禾迫不及待地奔下公交,一口氣上五樓,方玥家依舊半開着門,戚笑還沒回來。張禾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先進來吧,我們等那個女孩回來。”方玥在裏面道,張禾竊喜。

“對了,那個女孩叫什麼?”方玥從廚房喊道。

“戚笑。”

“你先坐吧。”方玥道。

小孩在客廳逗貓玩,看到張禾,又過來摸張禾的喉結。

“媽媽,這個菠蘿我吃不了了。”小孩道。

“小寶,給哥哥吃啊。”方玥喊道。

小寶給張禾遞來菠蘿,只是個開始,又一個勁地把自己吃膩的各種小餅乾,小零食給張禾。過了一會,又把奶瓶遞過來。

看到奶瓶,張禾還猶豫了一下,但想一想,毒奶粉的首字母可是DNF啊,自己對DNF還是有些感情的,接過來喝了。

真是有錢人家啊!張禾在心裏感慨,雖然對奶粉沒什麼研究,但張禾憑口感判斷,這絕對是最貴的那種,起碼是**拐帶的,甚至是美國進口的。

方玥在廚房忙了半天,出來招呼張禾喝水,向小孩道:“小寶,你給哥哥吃餅乾沒?”

“哥哥吃了。”小寶很聰明,開始還管張禾叫叔叔,現在很快就改口叫哥哥了。

本來就沒什麼事了,方玥也準備回廚房收拾去了。忽然小寶說了句:“我把奶也給哥哥喝了。”

方玥猛地回頭看了張禾一眼,臉上閃過一絲紅暈,道:“小寶好乖。”進去了。

官路青雲梯 ,不懷好意地問小寶道:“小寶,你喝什麼牌子的奶粉啊,可千萬不要喝三鹿啊。”

“那不是奶粉,那是媽媽的。”小寶笑道。

張禾猛地感覺心口熱了一下,下面的小張禾也比剛纔振作了不少。等方玥在出來,張禾裝作沒什麼事:“不要弄那麼多菜啦。”

“沒事,那女孩不說早上中午都不吃飯了麼。”方玥笑道。

張禾不純潔地笑了:“你聽見了哈哈。”

“哈哈哈。”方玥笑的時候,張禾猛地意識道,這方阿姨的聲音好聽啊,用小說裏常用的一句話就是,“銀鈴般的笑聲”。

兩人正說戚笑,戚笑回來了:“我們上哪吃去?”

方玥笑道:“哪也不用去啦,嚐嚐姐姐的手藝吧!”

“好啊好啊。”戚笑進了屋裏。

現在剛剛入秋,天氣有點涼,但穿短裙的人還不少,畢竟還是美重要啊。尤其是方玥在自己家裏,又沒有風吹,穿着短裙走來走去地端菜忙活。

由於戚笑穿了長褲,張禾只好盯着方玥看了,當然不能“直勾勾”地看,而是要“不經意”地讓眼光路過。

張禾就這麼努力創造幾會,讓自己的眼光多多“不經意”地路方玥的大腿,忽然發現方玥不是光腿啊,還穿着一層肉眼難以發現的絲襪。張禾之所以能發現,那還是因爲玄水洗眼的奇遇,張禾相信,一般人看去,絕對以爲是光腿。

張禾稍微聚集了一點精神,多放出一些玄水洗眼的神通去看那絲襪時,發現上面佈滿着若有若無的藍光,張禾心裏猛地一驚,這好像不是衣服,這是裝備!

看方玥不在意,張禾又多聚集了一點精神,仔細看那絲襪時,眼睛裏出現了裝備名稱:【天堂】織法者的藍網絲襪。

張禾不動聲色,又在方玥的身上上下打量。鞋子,【惡魔】裝備;內褲,【天堂】裝備;襪子,【天堂】裝備;胸罩,【史詩】裝備;上衣,【次元】裝備;褲子,【傳說】裝備。


張禾在方玥身上一路看下來,發現她一件衣服都沒有穿!穿的全是裝備!


這不是鴻門宴吧!張禾心裏警覺起來。又多聚集了一點精神去看方玥的修爲,卻是看不出端倪。張禾沒有再試,自己現在的修爲,這就是極限了,再多聚集精神看人修爲,就會被發現了。而且張禾已經知道,在這種情況下,看不出對方的修爲,那就意味着對方的修爲高出自己至少兩個層次!

知道對方的修爲高出自己極多後,張禾反而冷靜下來。對方高出自己極多,也就意味着沒有必要擺鴻門宴了。

“好吃麼?”方玥笑道。

“真好吃,比戚笑做的好吃三倍。”張禾不動聲色,純潔地笑道。

“你再說一遍!”戚笑道。

“對不起說錯了,”張禾道:“至少好吃五倍!”

戚笑狠狠給了張禾一下,又向方玥笑道:“不過阿姨做的確實挺好吃的。”

方玥沒理會戚笑故意用“阿姨”來稱呼她,咯咯地笑着,張禾還是不動聲色,收起滿腹狐疑,用一臉純潔無辜的微笑迎合兩人。 張禾在方玥屋裏,一直跟戚笑嬉皮笑臉地打鬧,在方玥看來,這是兩個小年輕乾柴烈火,玩玩曖昧,對於張禾來說,他這麼做只有一個目的:不動聲色,目前尚敵友不分,不能讓方玥發現異樣。

從方玥屋裏出來,張禾感覺肩膀上承受的大氣壓力都少了不少,回家也不洗澡,躺在牀上想事情,不覺想到,如果父母知道自己的現狀,恐怕不會那麼高興吧。。。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渾渾噩噩不知所謂的一天上班,張禾催動被留在體內的那一道意識,聯繫李狗三。

“今晚去黑市吧?”

“去的,坐車往東走,過了湖區隨便找個站下車,我能找到你,放心。”李狗三道。

“沒事人,跟我坐車去。”趙雨華拍了張禾的肩膀。


“今天,有事。。。”

“就你還有事,我纔有事呢!” 婚寵嬌妻

張禾坐車往東走,中間倒了一趟,換上長途客車繼續向東,過了湖區,便下車。

“跟着我。”李狗三已經在等他了。

張禾跟着李狗三,走了一段柏油都鋪的不完整的荒涼公路,從看起來已經是荒地的遠郊區走了一陣,居然又繞進居民區,拐進了一座院落。

張禾看到平房裏麪人影走動,知道那是一批身懷神通的人物,凡人可能也有,但絕不會多。

進屋的時候,門口有個人遞給張禾一個東西,面具。

張禾立即領會,帶着面具跟在李狗三後面。雖然明知裏面沒有人要專門對自己不利,張禾還是感覺心撲撲地跳,興奮而緊張。

其實現在緊張還爲時過早,李狗三帶着張禾小轉了一圈,買了幾十個四級材料準備給他打造手套和腳套,又帶着張禾去另一間平房。

李狗三帶着張禾在各個小攤上翻看,看到一本《重力術》,猶豫了幾下,向張禾道:“這個東西你要不要買?有點用處的。”

“什麼用處?”

“顧名思義嘛,能讓被你意志附加的物體變重,比如你追殺某人,他跑的跐溜跐溜的,你給丫腿上加個重力術,丫就跑不動了。”

張禾道:“那還是算了,就我還追殺人,被追殺差不多。”

李狗三見張禾無意買那《重力術》,就帶着張禾又轉了幾個屋子,翻看各個小攤上擺的東西。

“這是啥玩意?”李狗三指着一本《園丁祕術》問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