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盟主啊,以我的血爲契約,用您強大的意志控制力,控制結界內任何地生物。–黑暗束縛!”亡靈法師使出了黑暗系的招牌單控魔法,一道黑影如風一樣瞬間抵達哈德洛特的身後,緊緊的環繞住哈德羅特。

“哈哈!竟然是教廷的聖物誓約勝利之劍,那足以撕開巨龍的皮膚。燃燒亡靈法師靈魂教廷聖物,那有怎麼樣。…………“什麼?這!這不可能,你怎麼做到的?”亡靈法師看着遠處的哈德羅特,驚愕的從大笑中反應過來,不可思議的看着他。在亡靈法師用黑暗束縛禁錮哈德洛特的時候,哈德羅特盔甲那帶有一處紅色逆鱗的護腕散發出一

“哈哈!竟然是教廷的聖物誓約勝利之劍,那足以撕開巨龍的皮膚。燃燒亡靈法師靈魂教廷聖物,那有怎麼樣。

…………

“什麼?這!這不可能,你怎麼做到的?”亡靈法師看着遠處的哈德羅特,驚愕的從大笑中反應過來,不可思議的看着他。

在亡靈法師用黑暗束縛禁錮哈德洛特的時候,哈德羅特盔甲那帶有一處紅色逆鱗的護腕散發出一陣微小紅光,黑暗束縛之力在那道紅光之下,漸漸變得薄弱無比。哈德洛特輕鬆的就掙脫了黑暗束縛,冷冷的看着亡靈法師。

“想知道爲什麼?回到冥界好好的斯隆吧!……哎呀好像忘記了!被誓約之劍刺中,恐怕靈魂都沒了你拿什麼去問斯隆那?”哈德羅特戲謔的道。

哈德羅特眼中閃過一道厲色,繼續朝亡靈法師衝去。手中利劍將飛過來的數個亡靈之體,和阻攔的強盜一一斬斷,不慌不忙的走到了亡靈法師身邊。

“可惡!竟然是龍族的逆鱗、沒想到你竟然有這種對魔法有天然抵抗物件存在,不知道……你答應了龍族什麼條件? ”亡靈法師看着刺中自己身體的誓約之劍吃力的說道,

一道黑死煙氣從亡靈法師身體散發出來,看來命不久矣、哈德洛特將插在亡靈法師身體中的誓約之劍拔出,插回腰間的劍鞘。

不過就在哈德羅特准備反身與兩名祭祀會合的時候,危機感頓起。

“教廷的鷹犬!雖然你實力強大,但你還是太小瞧我們亡靈了!我們最強大的可不是亡靈之術……嘿嘿嘿嘿”一直腐爛的手環抱住轉身的哈德羅特。

“遭了!呃啊”一陣巨大爆炸以哈德羅特爲中心散發而出。幾分鐘後,煙氣逐漸散盡。哈德羅特喘着粗氣捂着左臂痛苦的**着。

“可惡!太大意了,竟然是亡靈自爆”看着手腕有些破損的護腕,“紅麟!你又救我一命,回去……回去我就修好你”哈德羅特吃力的說道,隨後漸漸昏迷了過去。

…………

“喂!萊恩你怎麼了,怎麼看你有些心神不寧的樣子?”安娜塔西亞疑惑的看着萊恩問道。

“安娜塔西亞!你有沒有一種感覺?咱們實在是太順利了,就好像一切都是別人計劃好了一樣。我總感覺這次去科爾卡峽谷會發生什麼似的”萊恩看着遠方的一座山峯說道,那裏就是通往尤里的最後地界科爾卡峽谷。

“你要不說我還真沒發覺,這條路按理說已經處於科爾卡峽谷的範圍之內了。咱們已經走了幾個時辰的路程,竟然一隻魔獸一個人類都沒有!**靜了”安娜塔西亞將王權拿出看着四周對萊恩說道。

“萊恩!你看那是什麼”安娜塔西亞突然指着遠處峽谷對着萊恩說道,隨着安娜塔西亞所指的方向望去!一陣巨大爆炸聲隨後傳來。強烈的爆炸餘波令萊恩腳下都開始震動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萊恩……啊”安娜塔西亞被強烈的餘波震的摔倒在地。

萊恩卻緊張的看着遠處的爆炸處!這種感覺、這股氣息?不會有錯!亡靈自爆、萊恩立刻朝爆炸處跑去。

“安娜塔西亞!我們要快點趕過去。有大事發生了”萊恩拼命的朝科爾卡峽谷跑去。

“可惡!難道你就是傳說中的魔武雙修嗎?跑的這麼快!”安娜塔西亞從地上站了起來,腳下白光掠過,朝萊恩跑去的方向追去。 就在萊恩與安娜塔西亞趕去的時候,兩名祭祀找到了昏倒的哈德羅特。其中一名祭祀開是吟唱,爲哈德羅特緩解傷勢。隨着一團由光元素組成的能量體依附在哈德羅特身上,令哈德羅特恢復一絲意識……。

兩名祭祀看到哈德羅特慢慢睜開了眼睛,立刻緊張的詢問起來……

“回去……再說”哈德羅特緩慢的站了起來吃力的說道。 哈德羅特吃力的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個像石頭一樣的東西,慢慢捏碎……隨後一道由純光元素體組成的魔法陣出現在三人不遠處。

“呦!這不是哈德羅特嗎、沒想到你也有用到它的時候”一個帶有嘲諷口氣的男音從傳送陣裏傳來。

哈德羅特露出一絲鄙夷之色,緩慢的朝魔法陣走去。

“見過亞特蘭特大人”兩名祭祀立刻朝魔法陣施了一個標準的教廷禮儀說道。

“呵!前段時間有人來報說科爾卡峽谷發現有亡靈氣息出沒,碰巧你又在梅林執行任務離科爾卡峽谷也不算太遠所以派你前去查看!沒想到竟然這麼狼狽,看來這科爾卡峽谷有不少祕密啊。連我們教廷公認的第一騎士也碰了一鼻子灰,呵呵。”亞特蘭特似乎很喜歡這樣挑釁哈德羅特的感覺。

“哼!亞特蘭特有時間嘲笑我,不如用點時間!想想神殿的問題吧。”哈德羅特慢慢的走進了傳送陣,聲音卻還在空中迴盪着,兩名祭祀也緊隨其後進入了魔法陣。

當三人消失在魔法陣中之後,地上的魔法陣也漸漸的消失。只留下峽谷中爆炸後留下的碎石和那些屍體……

半個時辰後,萊恩和安娜塔西亞終於趕到。

“來晚了嗎?”萊恩看着荒涼的峽谷淡淡的說道。

“萊恩……快看那邊,有好多的屍體。”安娜塔西亞朝遠處指去對着萊恩說道。

萊恩在夜間的視力絲毫不受太大的影響,只是一望就看到了那些沒有靈魂的屍體、還有一具被炸得粉碎只剩下上半身的黑袍屍體,果然是亡靈法師還有不死生物,看這破壞程度和額頭還沒消散的契約六芒星。應該纔剛剛發生不久,是誰?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竟然可以將亡靈的靈魂抹殺。

………………

“額……啊!”正在查看死去亡靈法師的萊恩突然發出一陣慘叫,捂着頭跪倒在地。一斷圖像和對話慢慢出現在萊恩的腦海神識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萊恩喘着粗氣疼痛的在地上打滾喊道。此時萊恩處於一個異常的狀態,神識中出現了一段不屬於他自己的記憶。那是一個叫班克羅福特的男人, 他……就是那個死去的亡靈法師。

從他十歲開始修習魔法師到後來與……斯隆簽訂契約!奉獻了一隻胳膊和一隻腿爲代價獲得了強大的力量、一直到剛纔死亡之前與哈德洛特的戰鬥,全部出現在萊恩的神識之中。就好像這些本來就是萊恩的記憶一樣。

………

“喂!萊恩你怎麼了?你說話啊,你動一下啊”安娜塔西亞此時抓着萊恩的雙肩拼命的晃動,想要將兩眼呆滯的萊恩搖醒。

不過此時的萊恩絲毫感覺不到外界的感知,依舊沉浸在這段不屬於自己的記憶之中。

“ 如果我能將失去的腿和手重新煉化出來就好了” 班克羅福特站在萊恩面前自言自語。而此時萊恩只是一個外界的旁觀者,只能觀看。

終於在有一天,他從一個黑暗墮落的鍊金術師口中得到了一個方法……“煉成”。

用人的的身體做媒介,然後用亡靈魔法與鍊金術的結合有可能會成功。

從那以後班克羅福特就棲息在這個科爾卡峽谷之中,依靠亡靈之術殺死了曾經盤踞在這裏的一羣山賊,將他們變成亡靈生物。替自己到外界搶取試驗材料……人、還有一些魔法材料。

不過就在班克羅福特殺死那些強盜的那天,帝國派來了一羣強大的魔法師來峽谷平亂,班克羅福特依靠冥界之門,將這些亡靈生物送回冥界,而自己則悄悄的躲開了那些來自帝國的魔法師們。等之走後,才重新返回峽谷繼續自己的研究。

可惜人體煉成,失敗率實在太高了。 班克羅福特煉了好幾十年,最終也沒有煉成。直到哈德羅特的到來,終於攪碎了他的煉成夢。

“煉成、 班克羅福特……哈德洛特”萊恩兩眼發直的盯着那殘碎的亡靈法師身軀,低喃着。

“萊恩!你到底怎麼了,回答我!”安娜塔西亞真是有些着急了聲音都有些歇斯底里。

…………

半個時辰後,萊恩才從恍惚的記憶之中回過神來。

“唔!……我的眼睛”萊恩用手捂着左眼痛苦的**着。

安娜塔西亞從二十分鐘前從對萊恩的一頓搖晃,到對萊恩的一頓暴打。到最後用王權在萊恩身上輕輕的紮了一下……都沒有喚醒他之後。就放棄了,此時只是緊張的握着王權、守在萊恩的身邊做着警戒工作,此時看到萊恩捂着眼睛大喊疼……就知道了萊恩已經甦醒過來。放鬆的呼了口氣。


慢慢從疼痛的中緩過來的萊恩,看着守在身邊的安娜塔西亞。虛弱的問道,“我無意識多久了。”

“半個時辰!”安娜塔西亞盯着萊恩的臉回答道。

“只有半個時辰嗎?我怎麼感覺我像度過了一生似的,這種感覺是在太糟糕了”萊恩拍了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更加從記憶中恢復過來一邊說道。

“你不想問問我剛纔怎麼回事嗎?”萊恩看着安娜塔西亞問道。

“作爲一個刺客要懂得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安娜塔西亞輕輕地回答道。

“謝謝!”沒有什麼好說的,一句謝謝就將萊恩索要表的一切都表達了出來。

“走吧!這裏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先走出這個峽谷吧”安娜塔西亞將王權反握在手,率先朝前走去。

“真是個奇怪的女人!”萊恩搖着頭滴喃了一句順着安娜塔西亞走去。

“ 嘿嘿!沒想到斯隆那傢伙竟然給了他一個這麼好的東西,竟然能看到剛死亡的人的一生,真是有趣、還有那把誓約勝利之劍?真是一把可怕的武器,連亡靈那號稱不死的靈魂都可以摧毀的教廷聖物,不知道能否摧毀我這純暗黑元素體!萊恩內心的一個黑影充滿虐味的說道。” 教廷神殿內部。

“哈德羅特!說吧科爾卡峽谷發什麼了什麼,竟然連你都不得不使用光石傳送回來”一名身穿紅衣法袍面帶紗巾的男人揹着手對站立在不遠處的哈德洛特問道。

“亡靈自爆”哈德羅特簡簡單單的四個字頓時讓對面的那個男人皺起眉目。

“算了!既然你能活着回來。就證明那個亡靈一定消散了,好好養傷最近黑暗勢力那面好像又不太平靜似乎又有什麼動作,等你傷好之後、去尤里看看!總感覺有什麼大事發生”紅衣男子和藹的對哈德羅特說道。

“屬下告退”哈德洛特捂着胸口施了一個教廷禮儀便退出了神殿。

“希望你不要背叛我!雖然我親手將你撫養長大…………”紅衣男子看着哈德羅特離開的背影,小聲的滴喃。

………………

“這個峽谷怎麼這麼陰森”安娜塔西亞對着萊恩抱怨道。

“不要跟我說你是一個小女生怕黑怕鬼這種胡話!”萊恩白了眼安娜塔西亞嘲笑的道。

“切!本小姐纔不會害怕那種東西,它敢出現在我面前。你要是肯付給我錢,我一樣幹掉它”安娜塔西亞晃動着手中的匕首,向萊恩展示自己的實力。

“白癡!這次運氣好,要是碰到亡靈法師看你怎麼辦。把你抓去煉成小骷髏!哈哈。”萊恩開始調侃起安娜塔西亞。

“哼!您不要忘記我這可是附魔武器,就算是亡靈捱了我一刀就算不死也夠他喝一壺的了。”安娜塔西亞對於萊恩的調侃一點也不感冒而且還能很完美的反駁……

想起那把王權!萊恩就想起自己左手的劃痕,之前安娜塔西亞爲了喚回自己。用藍色的王權給了自己一下。現在仍然還很疼,這種靈魂的傷害遠比肉體的損傷要疼的多的多。

“喂!萊恩,你離我那麼遠幹什麼?”安娜塔西亞看着萊恩突然放慢腳步朝走在自己身後很遠距離的萊恩問道。

萊恩…………

當夜色徹底吞噬掉整個峽谷的時候,萊恩和安娜塔西亞也停下了趕路的行程。峽谷雖然沒有了亡靈法師這種生物,但是這個峽谷依然存在太多的危險。本來不太寬闊的峽谷因爲之前那場亡靈自爆已經變得不是那麼牢固了。不少碎石開始滑落,黑天趕路到底還是不太方便。

依舊由萊恩的火系魔法,凝聚了一個巨大的火球。用來取暖……峽谷之中,缺乏樹木,所以萊恩就充當起了“燃燒物”、反正維持一個火球也耗不了多少魔法。一直持續到天亮、

萊恩看着地上的安娜塔西亞搖着頭,不得不說這個女人實力確實不錯,對危險的感知也不錯。不過這嗜睡毛病…………

當安娜塔西亞聽到萊恩說要一直維持這個小火球到天亮的時候。立刻將王權收回,躺在地上……不到五分鐘,萊恩就聽到了這個女人打鼾的聲音。讓萊恩簡直不敢相信她的睡姿,女人真是可怕!

萊恩想起了班克羅福特生前的那些記憶,有些同情這個男人。前面爲了獲得力量而犧牲了自己的手腳。後面又爲了煉成自己的手腳而殘害了那麼多人……他獲得的力量他用了幾分那?

還有教廷的實力真是不死生物的死敵!但是班克羅福特對那把誓約之劍的恐懼就足以讓萊恩重視它了。

亡靈對於其他幾系來說號稱不死也不爲過,身體消散靈魂卻可以保持不滅。可惟獨光系比較特殊,一個簡簡單單的初級治癒術,就有可能會讓一個普通亡靈的靈魂痛苦好久。

…………

不去想這些煩心的事!哈森大叔的詛咒應該已經解除了吧。真好!萊恩想起了那名熱情的賞金獵人來,又無奈低下頭想起了自己的契約。

“我的道路還很長那?我怎麼會甘心受斯隆的左右!萊恩握緊拳頭咬着嘴恨恨的道。”

“想擺脫斯隆的控制也不是沒有辦法!”一句毫無徵兆的聲音出現在萊恩腦中。

“是你?有什麼辦法!”萊恩在內心問道。

“我可以完全的告訴你!和你所想的雖然有幾分偏差但也差不多了。當你解開三神殿封印的時候,就是你真正死亡的時候,當然那時候我也會隨着你一同滅亡。”黑暗體萊恩的聲音從腦海內部傳來。

“此話當真”萊恩雙手顫抖的在內心問道。


當三神殿封印破除的那刻,斯隆那廝會通過死神筆記強行收回那三個身體部件,隨後就會利用神力霸佔你的身體。雖然實力沒有本身的強悍,但因爲有本身的三個部件緣故,實力依然是……無敵的!”

“你是怎麼知道的!爲什麼告訴我?”萊恩雖然懷疑這個邪惡的萊恩是否在誆自己!當還是不甘心的問道。

我本來就是斯隆靈魂的一小部分,只不過後來進入你身體後發生變化逐漸變成了一個新的靈魂。知道他的陰謀自然不稀奇,至於告訴你?無非就是我不想爲他人做嫁衣,雖然我也是他!但我已經有自己的意識,不想毀滅。就是這麼簡單”邪惡萊恩竟然難得一次正經的與萊恩談話,讓萊恩不得不仔細琢磨起之後的打算。

“既然你說你不想死應該以是有了應對方案?”萊恩想起邪惡萊恩之前所說的話問道。。

“不錯!我的解除方案很簡單,而且你也會受益匪淺。嘿嘿、不過斯隆那傢伙如果知道的話,不得氣生吞了你!哈哈哈,方法!到時你便會知……還有死神之眸妙用無窮,可攝取剛剛死亡不久人的記憶。不過這也是斯隆那傢伙安置你身上監視你的一件器物。那傢伙因爲上次,強行打開兩界通道,現已陷入沉睡沒個一年半載恐怕難以甦醒。所以我纔會現在告訴你。有朝一日一定要摧毀那個死神之眸、不然你就要永遠生活在他的掌控之下……永遠!永遠……嘿嘿!嘿嘿”令人不爽的笑聲在萊恩腦海中擴散隨後漸漸消散。

……………………

“陰謀!棋子!原來自己只是一個棋子嗎?說什麼人滿足我的願望!哼,斯隆!想要我的身體,我一定會讓你後悔……”萊恩內心恨恨的想到。 平復內心對斯隆利用自己的憤恨之情之後……萊恩輕輕轉過身背對安娜塔西亞,將死神之眸小心的摘下。

往常那濃厚的死靈之氣佈滿全身的現象並沒有出現。“也許是他有意識能夠自由控制那股氣息了嗎?”萊恩皺着眉仔細端詳起那透明的死神之眸來。在外人看來,此時的萊恩與平常人無異……如果他的左眼不是那妖異的深紅色的話。

看不出任何結果的萊恩,無奈的將死神之眸重新放回左眼中。隨後坐在了安娜塔西亞的身邊,由火球擬化成的元素狼靜 靜地趴在萊恩身旁充當警戒,萊恩慢慢閉上雙眼開始了冥想。(PS:冥想和睡覺不一樣,冥想中可以繼續維持魔法。睡覺不解釋……)


………………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