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遮天大掌很快就要落在向東的身上,此時向東已經被這大掌壓迫的意識逐漸消散,然而腦海中的鼎天術寶典不知道為何突然開始閃爍。

這寶典不停的翻滾,書頁晃動,原本模模糊糊的氣旋境界的文字變得格外清楚。向東的修為也被動的提升到了氣旋一重,不過並沒有凝聚氣旋。身上一股恐怖而古老的氣息緩緩流露出來,一瞬間那大掌所帶來的壓迫感消失,身體也能夠移動起來。已經半昏迷的向東見狀,手下連忙閃動。一道道古老複雜的符文禁制出現在身邊。陳老鬼見狀

這寶典不停的翻滾,書頁晃動,原本模模糊糊的氣旋境界的文字變得格外清楚。向東的修為也被動的提升到了氣旋一重,不過並沒有凝聚氣旋。

身上一股恐怖而古老的氣息緩緩流露出來,一瞬間那大掌所帶來的壓迫感消失,身體也能夠移動起來。已經半昏迷的向東見狀,手下連忙閃動。

一道道古老複雜的符文禁制出現在身邊。

陳老鬼見狀,大驚失色,在虛空中所匯聚的大掌快速落下,他感覺向東可能要逃脫了,但靈覺卻搜尋不到向東的氣息無法鎖定。

砰砰砰!!黑色大掌很快就朝著向東所站立的地面上拍了下去,整個地面都凹陷,大地在震動,虛空也劇烈的波動起來。可是陳老鬼的面色卻分外凝重。

孫家大漢見狀,丟棄了被自己打得毫無反手之力的封王強者,轉身來到了孫士身邊。而執法長老蒼老的面容滿是怒氣,如今陳家可以說吧晏城青山書院得罪的死死的了。

「死了嗎?」有人暗自喃語

「應該死了吧,不過真可惜這小傢伙,看樣子不過六歲的模樣,卻如此英年早逝。」有人回應,不過語氣有些惋惜

「向東?向東?你怎麼能死,怎麼能死呢?」孟菲菲見狀,整個身子一陣陣漣漪,還好身邊孟易見扶助,不然恐怕就跌倒在了地上。

孟菲菲的雙眸已經通紅一片,眼淚如珍珠,不停的滾落在面頰上,絕美的面容哭的萬分傷心,梨花帶雨的模樣惹人心疼。

「啊!陳老鬼我不會放過你,以後我一定會滅了你陳家!!!一定會!!」萬江彷彿發狂,身體不斷顫抖,粗曠的面容也是淚流滿面,不過模樣十分的兇狠。

看向陳老鬼的雙眼如厲鬼,聶人心玄,萬江想起與向東所經歷的一切,心如刀割。

「你也是個威脅,既然還敢出言不遜,死吧。」陳老鬼面色沒有殺死向東的那種喜悅和輕鬆,反而格外的黑沉,直接揮手在空中凝聚一雙拳頭飛快的砸向萬江。

很明顯萬江的話語威脅到了陳老鬼,欲除而後快。可就在這個時候,虛空中一陣炸響。

陳老鬼所匯聚的雙拳在空中破碎,整個身子如遭雷擊,劇烈抖動,並且口吐鮮血,面色蒼白。

眾人見狀無不大吃一驚,這是誰人還未至僅憑一聲大喝就將一個封王境強者重傷?這些封王強者腦海中不禁浮想聯翩。

「院長?」這個時候執法長老忽然開口,朝著遠方的虛空中望去,眾人遙望,只見晏城青山書院的院長與一位年輕男子踏破虛空而來。

他們驚訝,知道這年輕男子實力不俗,畢竟封王境強者並不能御空如此行走,這種如履平地的模樣只有拜帝境強者才能如此。

很快兩人落到了這裡,青山書院院長對身邊的年輕人十分恭敬,一邊指著萬江一邊朝著這裡走來。

「院長,這位是??」執法長老見此,連忙走向前來,對著青山書院院長說到,近距離觀察著年輕人非常穩重,衣著也不華麗,可身上那極度血腥的氣味讓執法長老清楚這人不是善頭。

「奧!這位是向族族人,向海。」青山書院院長對執法長老微微低喃,隨後就不再多言,直接把萬江引到了那人身前。

「向族?」一開始執法長老還沒有回過神來,可突然間,他雙眼一突,面色劇變,他想到了一種可能,幾個月前震動大荒的一個事件。

「你就是萬江?」這年輕人面對萬江十分和氣,輕聲問道。


「沒錯,你是誰?」萬江此時還沉浸在向東死亡的氣氛中,所以根本沒有察覺到在他身前這位強者的恐怖,直愣愣的開口說道。

青山書院和執法長老一聽身體一顫,心想。『小祖宗哎,你可別衝撞了眼前這位,不然主院都保不了你。』

這青年也是一怔,不過隨後釋然沒有多想。「你可認識向東?」這青年微微一笑,從青山書院院長那裡他已經了解到了這萬江和向東的關係。但是也不得不問清楚。

「沒錯,他是我好兄弟,如果你現在想找他的話,恐怕已經晚了。」萬江一聽,瞳孔一縮,忍不住的繼續留下淚水。面上滿是仇恨。

這男子見狀,心中不由得一突,一種很不好的預感浮現在心間。「小東……向東它怎麼了?」這年輕男子急忙開口,面色慌張。

「被那個死老頭殺了。」萬江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這個男子應該也認識向東,所以右手直接朝著陳老鬼一指,厲聲戾氣的吼道。

「什麼??」這青年那字一聽,面色劇變,拜帝境強者的氣息鋪散開來,將身邊的執法長老和青山書院院長壓制的大氣都喘不上來,其餘人也如此。

「這,這……你別聽這小傢伙胡說,那個雜種他沒死!!」陳老鬼急了,這年輕男子的實力超乎想象的強大,並且對向東十分的關係,他終於清醒過來,也知道為何向東從不畏懼。連忙開口解釋。

嗖!!男子的身形在原地一閃,直接出現在陳老鬼的神前,一隻手一把將陳老鬼的脖子掐住拖到半空中開口道。

「一五一十的全部說出來。」這男子面色十分難看,要不是想要了解向東的情況,早就殺了陳老鬼。

「你趕緊把我們長老放下,不然陳家不會放過你。」就在這個時候,陳老鬼帶來的另外兩位封王境強者走上前來,呵斥這年輕男子。雖然他們清楚這男子的厲害,可是仗著陳家在身後並沒有畏懼。

「呵呵!陳家?就是未央洲的陳族也不敢如此和我說話。」這年輕男子語氣冰冷,淡淡一笑,左手一揮,一道青色的風刃直接刮向二人,速度飛快。

這二人沒想到男子會出手,不過也反映過來,急忙閃身躲避,可是無用,這風刃彷彿鎖定了他們一般,直接穿胸而過,根本阻擋不了,兩個封王境強者就這麼跌落在地,隕落了。

「哈哈哈哈!!我知道你不會放過我,我也無心存活,不過那個小雜種的消息你也別想知道。哈哈哈哈1」陳老鬼,雙目幾乎崩裂,此刻他們這一脈算是真正的玩了,只剩下他一人,活著回到陳家也沒什麼用。

所以十分硬氣,開口說完后,就將身上的氣旋外放,準備拉上這男子同歸於盡。但青年男子一點也不懼怕,雙手在虛空中劃開了一道空間,將陳老鬼的身子拋到了裡面。

轟隆隆!!陳老鬼兵解所產生的能量泯滅了那處空間可是這裡卻絲毫感受不到,只能聽見劇烈的聲響。

「院長,這些日子多謝你對向東的照顧,我已經告知族裡!」這年輕男子走到青山書院院長的身邊緩緩開口。


「向海賢弟,不用見外,這都是應該的。」青山書院院長聽聞面色一喜,不過依舊謙虛的說道,而這男子正是向族的後輩,向海,也就是當初向東和向南被魔剎追殺的時候,保護二人小隊中唯一存活下來的人。(詳情請見第五章)

「院長不必多說,我已經知曉小東的消息,想必他已經逃脫,但是不知道跑去哪裡,我得去尋找。就不多耽誤了」向海一開始聽清楚陳老鬼所說,向東沒死,並且也從懷裡拿出一塊玉簡,正是向東的靈魂玉簡,這東西沒有龜裂,說明向東還並無大礙。

「這人是誰?陳老鬼就這麼被他處置,那兩個封王強者就這麼隕落了?」周圍有人驚懼。

「怕是和他向東的小傢伙有關!」有人猜測,畢竟向東意思這男子就隨著晏城青山書院的院長而來。

「那賢弟你現在是要去哪裡?」院長開口詢問。

「吳郡,陳家!,陳家敢欺我向族子弟,該上門討罪。」向海輕聲說道,但院長卻感受到那撲面而來的戾氣。此行怕又少不了一段腥風血雨。

(ps:這章後半段沒怎麼發揮好,寫的很快,主要就描述向海的出場和手段了,所以可能跨越有些大,一些細節描寫還不到位,不過下章會慢慢補充的。各位書友見諒。) 這幾日在晏城和吳郡之間發生了幾件大事。

首先晏城帝窟傳承被晏城青山書院的內院弟子獲得,其次另一個內院弟子被吳郡陳家所殺,一神秘男子出現斬殺了陳家的三位封王境強者。

而過了一日,吳郡陳家家主於一人在虛空大戰,最終被那神秘男子斬殺,吳郡其餘家族不知何原因皆沒有出現,而陳家也自此在吳郡消失。

強大一時的陳家就這麼煙消雲散,讓身處吳郡的人們心中膽寒!陳家到底惹到了什麼樣的存在?

晏城,孟菲菲和孟易見以及萬江在內院萬江的庭院中,此時他們眉頭輕皺,雖然已經從院長那裡得只向東並沒有身死,可是並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你們說那個神秘男子是向東族人嗎?」孟菲菲心情較之幾日前好多許多,向東並沒有身死讓她安心不少,於是想起那日出現的神秘男子,開口說道。

「不清楚,不過別在議論了,那種強者不是我們能夠談論的。」孟易見有些責怪的看了一眼孟菲菲,緩緩開口,向東的身份本來就很神秘出現這樣一個神秘男子也不奇怪。

「哼!向東這個傢伙竟然什麼都不說,騙了我們這麼久,等下次見到他看我不撕爛他的耳朵。」孟菲菲直接無視孟易見的叮囑,俏臉嚴肅,明眸微張,潔白的玉齒咬住下唇,惡狠狠的說道。

「我們和向東一定會再見面的!」萬江沉穩的開口,經過這一系列的事情,對萬江來說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家族的傳承,和向東拚死的相助。這一切一切都讓他感激和激動。

「這男子到底是誰?」在吳郡的大街上,陳家突然的滅族讓一些人還有些反應不過來,驚異的問道。

「不清楚,不過我們也得注意點,別象陳家一般惹了不該惹的人。」有人回應,不過語氣謹慎,注意。

就在此時,離吳郡一萬里的另一個郡城昌郡城中,一座武道館里,向東正昏迷的躺在房屋裡,一個身材矮小,不過面容紅潤,大眼明眸的小姑娘在幫向東擦汗。

這姑娘的年歲與向東相仿,五六歲的樣子,此時正細心的照顧著向東,小大人的模樣讓人忍俊不禁。

向東為什麼來到了這裡?說來也話長,當時在陳老鬼的全力一擊下,向東自知沒有其他的辦法,只好強行運用向族的保命神訣,大挪移!


可是這種神訣最起碼也需要周天境界凝聚了神魂后才可以運用,不懼怕空間的撕裂,和壓力。但是當時的向東毫無辦法,只能憑此一波,再加上鼎天術關鍵時刻突破,向東也突破到了氣旋境界。

隨機的在空間挪移起來,不過在這種時空亂流中,向東很快就迷失了,時間風暴每次都驚險的和向東擦肩而過,但運氣不可能每次都這般。

很快一股空間風暴直接朝著向東刮來,此時的向東已經處於毫無意識的狀態,就在空間風暴快要接觸向東身體的時刻,一聲驚恐以及怒罵聲傳出。

「該死的小東西,老夫我才蘇醒你就整這麼一個危險的地方來了,存心整我是吧?」正是恰巧不巧蘇醒的龜仙人,當然這次蘇醒也不管靠龜仙人身處空間亂流中也影響了他,使得提前蘇醒。

「還好你小子拿到了這東西,雖然是殘片,不過也夠了。」隨後龜仙人從向東的懷中拿出一塊鐵片,正是從哪茅草屋中得到的,一塊殘破的鐵片,當時向東並沒有研究出來什麼。

可是,這一鐵片在龜仙人的手中卻變了模樣,原本暗淡無光的表面,散發出玄妙而絢麗的符文,一道道如同鐵鎖般的符印將向東纏繞起來。最後嗖的一聲消失在了這空間亂流之中。

「臭小子,這下可把我的力量用的差不多了,老夫這才好不容易回復一點點啊!!」在最後時刻,龜仙人還是忍不住抱怨說道,但聲音萎靡,氣虛浮動,很名顯從這空間亂流中逃脫費了不少心力。

逃脫出空間亂流后,向東的身子十分幸運的落到了這武道館的道場中,被這武館的館主發現,渾身滿是傷痕,雖然沒有被空間風暴刮上,僅憑那一絲絲的力量就讓向東強大如此的肉身滿是傷痕,可以想象這空間風暴的恐怖。

然後在接下來的幾天中,向東就被安置在了這武道館之中,道館的小女兒武小茜非常熱心,主動負責照顧起了向東,雖然眉眼間閃爍著一絲絲的光芒,但是嘴中館主挨不住武小茜的軟磨硬泡點頭同意。

就在武小茜照顧向東的這些日子,可以說玩心大起,不時的將向東面容畫上東西,烏龜,虎子,或者其他,可是過去了將近有七天的時間,還是不見向東的蘇醒,這個時候武小茜也沒有了心思玩耍。

「可惡,這個死傢伙,明明心跳有力,渾身除了一點刮傷就沒有其他的損傷為什麼還沒醒過來?難道是在故意的整我?」武小茜十分無聊,她又點後悔當初為什麼這麼積極主動了。也是假裝以為向東是在裝昏迷,於是瞪著大眼朝著向東的面容看去。

「想不到這傢伙長的還挺不錯的。」誰知,看了一會兒,武小茜突然面色通紅,圓乎乎的小臉蛋浮上一抹殷紅,有些羞澀,但是如皓月一般的雙目卻清澈透亮,毫無瑕疵。不過是簡單的欣賞罷了。

「嗯!你是誰??」可就在這個時候,已經昏迷近七天的向東突然睜開了雙眼,一楊明亮如星辰的雙目與武小茜彷彿皓月般的雙眸相對。大眼瞪小眼起來。

「啊!!**。」突然武小茜小手直接朝著向東的臉上就是一巴掌,十分的狠,饒是以向東的肉身也感覺到了面頰上傳來刺刺疼痛。

跳下床來的武小茜摸著胸口,一副被嚇到了的模樣,可是見到向東傻乎乎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開心的大笑起來。

「哈哈!我說你這個小屁孩,是不是傻掉了??」 霍少的閃婚暖妻 ,語氣十分的擔憂,可是滿面笑容的樣子和其語氣相差頗大。

剛剛蘇醒過來的向東還有些悶,雖然空間風暴沒有對他造成什麼致命的影響,但是大腦還是輕微的損傷,不過有鼎天寶典的保護,減輕到了最小。只不過睡了這麼久腦袋有些反應不過來。

不過武小茜的那一巴掌打得十分有效,一瞬間就將向東打得清醒過來,到現在面頰上的疼痛還隱隱約約。


「你是誰?」向東沒有在意眼前這與自己年齡相仿少女對自己的動作,一如開始般的問道,在向東的心中已經知曉

,一定是這女子的家人救了自己,更何況那一巴掌也把自己打醒了,所以向東並不介懷。

「你這傢伙怎麼這麼無聊?翻來覆去就這一句話?」武小茜十分頭疼,生來活潑好動的她根本沒想到眼前這少年如此沉穩,一點都好玩。

嘎吱。!!也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人推開,一副身材高大,腰板挺直面色堅毅的中年大漢走了進來,見到向東清醒十分意外,開口道。

「小傢伙,你終於醒了?身體沒什麼大礙了吧」這中年男子很和藹,語氣十分和善,見到向東蘇醒首先問的就是身體還有沒有異樣,這樣向東心頭一暖。

「多謝大叔,救命之恩,我現在感覺身體好得很,能夠打死一頭蠻牛了。」向東清秀神駿的面容微微一笑,對著中年大漢開口說道。

「吹牛,還打死蠻牛,我看是蠻牛打死你吧。」武小茜在一旁不屑,蠻牛那可是神魔一脈,被向東說的好像如一般的兇手一樣。於是唇齒輕啟對嗆道。

「哈哈!小茜,不要無禮!」中年大漢見狀厲聲喝道,然而武小茜十分不買賬,直接破門而出,理都不理中年大漢。隨後中年大漢也十分無奈,轉身對向東開口道。

「這是我女兒,武小茜,從小嬌慣壞了,沒大沒小的,小兄弟別見怪。」向東一聽,連忙擺手,說道。

「大叔,你這麼說就折剎我了,你們是我的救命恩人無所謂這些。」向東現在還不清楚外界的情況,所以並沒有說出自己的性命。十分謹慎。

而中年大漢在這昌郡中混跡了這麼久,開了一個武館,眼光十分犀利,他能感覺出來向東的出生非凡,身上的那抹氣韻很難隱藏。所以才對向東如此客氣。

「小兄弟,你在休息一會兒吧。我就不打擾了。」沒一會兒時間中年大漢就開口說道,畢竟向東才剛剛蘇醒,還需要時間來修養。

「好,前輩,慢走。」最後一刻,向東改變了稱呼,雖然只不過一個小小的舉動,卻讓中年大漢心頭一怔,不過隨即消失,關門離去。

「我這是挪移到了哪來了?」向東心中疑惑!可是沒辦法,現在無法詢問,只能等明日身體完全恢復好后,在了解情況。 一夜無眠,向東滿腦子都在想自己來到了哪裡,昏迷了多久,大挪移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不該只有這點皮外傷。

可是任憑向東絞盡腦汁也才不個所以然出來,但向東心中感覺也許是龜仙人相助,不過現在龜仙人還在沉睡,也可能是脖子上的項鏈,玉清龍鱗佩。

就這一晚上的時間這麼的過去了,向東已經昏迷了許久,所以根本就沒有感到瞌睡,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打開了房門。

向東現在只感覺渾身無力,一點靈氣都凝聚不上來,向東清楚這是大挪移的後遺症,恢復一陣子就沒事兒了,不過丹田中的玄冰神水此刻不知道為什麼不停的旋轉。


反應十分激烈。好在並沒有對向東產生什麼不良的影響,隨後向東也沒有在理會。

向東出門,發現自己所住的房屋處在一個單獨的閣樓中,外面是一處小庭院,安靜舒適。也就在這個時候,向東發現,一個小小的身影蹦蹦跳跳的闖進閣樓。

正是昨天的小姑娘,武小茜。

「起床啦,起床啦。」人還沒有上來,如鶯啼的聲音就傳到了向東的耳朵里,沒一會兒武小茜也沖了上來,莽莽撞撞的樣子像個小男孩。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