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道兵那麼容易得到的?不過師兄我雖然還沒有道兵,但是再過幾年的功夫積攢些寶貝,就可以煉製一件了。」鍾魁傲然說道。

他不清楚這小子為什麼問這個不著調的問題,在他看來只要這小子恭敬的行個禮,喊一聲師兄,讓他覺得面子上過得去也就算了。他很喜歡看那些自認為是天才的傢伙們在自己面前低頭。「沒有道兵?」葉楓笑了。鍾魁不明就裡,一旁的東極辰卻是睜大了眼睛,看到葉楓五指捏成了拳頭,直接朝著鍾魁轟了過去。「混賬!」鍾魁大怒,渾

他不清楚這小子為什麼問這個不著調的問題,在他看來只要這小子恭敬的行個禮,喊一聲師兄,讓他覺得面子上過得去也就算了。

他很喜歡看那些自認為是天才的傢伙們在自己面前低頭。

「沒有道兵?」葉楓笑了。

鍾魁不明就裡,一旁的東極辰卻是睜大了眼睛,看到葉楓五指捏成了拳頭,直接朝著鍾魁轟了過去。

「混賬!」

鍾魁大怒,渾然沒想到這個小傢伙居然敢對自己動手。

「不知所謂的小傢伙,師兄今天就好好教教你做人的道理!」

冷哼一聲,鍾魁也同樣打出一拳,因為葉楓的只是動用了肉身的力量,所以鍾魁的這一拳也沒有凝聚罡氣。

「嘭!」

一大一小兩隻拳頭碰撞在一起,呼嘯的氣浪便猛然間如狂風暴雨般席捲開來,樓梯劇烈的震蕩搖晃,一道道符文顯現,綻放光輝。

神宗以陣法聞名於天下,這座登天閣中自然也布設有陣法,所以不至於在兩人交手的餘波中受到損傷。

一個如炮彈般的身影從樓梯口處直接飛向了二層,使得二層中的諸多外門弟子驚呼連連。

鍾魁嘴角溢血,整條手臂都被強橫的蠻力打的骨骼斷裂,失去了知覺。

「竟然是鍾魁師兄?」

「是什麼人居然把他從一層直接給轟飛了上來?」

二層的諸多外門弟子俱是低聲的議論,唯恐被那鍾魁聽到而將怒火撒到自己的身上。

一層通往二層的階梯上,葉楓的身形巍然不動,只是以肉身而論的話,他有著極其強大的自信,最起碼超越自身修為幾個層次的強者,在肉身方面都很難與自己相比。

「傻大個竟然不用罡氣。」葉楓嘀咕道。

武帝初期的修為,若是動用罡氣和道力,根本不可能被他一拳轟飛出去,只能說這個驕傲自負的鐘魁太輕敵了。

東極辰瞪大了眼睛,像是看怪物一般望著葉楓。

「武王修為轟飛武帝,你還是人嗎?」東極辰實在是找不出其他的言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不管那鍾魁有沒有輕敵,但被人轟飛卻是擺在眼前的事實。

葉楓也沒解釋,擺了擺手便徑直走下了樓。

「敢在登天閣中動手的人還真不多。」守在一層到二層之間的老者看到葉楓下樓,嘴角抽搐著說道。

「我是被逼出手的。」葉楓笑著解釋了一句。

尊者令在手,這老者自是不敢責怪,翻了翻白眼,權當做什麼都沒看見。

登天閣的二層,鍾魁本就有些黑的臉龐漲得通紅,四周那些師弟們竊竊私語的聲音讓他感覺似乎是在嘲笑他的無能。

他快速從二層沖了下去,但葉楓和東極辰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傻大個別找了,那小子你招惹不起。」一層與二層之間的守閣老人看到鍾魁眼睛都紅了,便不禁開口說了一句。

「神宗之中強者為尊,我才不管他有什麼來歷!」鍾魁哼哧道。

「那小子手上有一塊尊者令,你確定你惹得起?」守閣老人吹鬍子瞪眼道:「老夫是看你雖然天賦一般,但勝在勤奮刻苦而且悟性不錯,否則才懶得搭理你。」

除了存放功法神通的登天閣,東極辰帶著葉楓又來到了一座高聳而起,直入雲端的高樓面前。

「這裡是通天塔,共有十六層,對應從武皇初期到武尊巔峰十六個小境界,整個通天塔裡面布設了無數的陣法聚集天地元氣以及行屬之力,層數越高,天地元氣和行屬之力就越是濃郁。」

「通天塔的每一層空間都很廣闊,越是靠近中間的位置,修鍊效果就越好,所以爭鬥和廝殺在所難免,如果擁有跨境界挑戰的能力,自然也可以前往更高的層數。」

「據說咱們神宗的掌教就常年在第十六層閉關。」

東極辰介紹著通天塔,讓葉楓也大概的對於這裡有了一定的了解。


「進去看看?」

「不去了。」葉楓搖了搖頭,他今天剛來神宗,打算先了解一下,暫時不去招惹是非。

登天閣,通天塔這兩處整個神宗共享的修鍊資源外,還有煉丹閣,煉器閣,陣法樓。

此外葉楓還了解到,神宗的陣法雖然舉世聞名,卻並不是任何人都能夠有資格得到這方面傳承的,所以說在神宗中重於鍊氣,煉體,以及煉神的武者也都不在少數。

據東極辰所說,達到武帝境界的陣法師,一般都會開始培養一些扈從,因為有些陣法需要人力配合才能夠發揮出來。

從神宗便可看出,聖地的傳承都很全面,只是相對而言在某個方面更要突出一些,並不代表著其他的方面就弱。


神宗的陣法聞名天下,卻也同樣有在其他方面突出的強者。

武聖山的肉身神通天下無雙,也同樣有陣法方面的頂尖大師。

佛門的元神法門最是奧妙,也有名揚天下的羅漢金身。

道門的煉丹天下第一,自身若是沒有強大的實力,又如何能夠在九陽大陸立足並且被尊稱為聖地?

相比起這四大聖地來說,中土玄門反倒是最不出彩的,卻是以修行法著稱於世,著重於鍊氣與煉神並修。 在東極辰的陪同下參觀了神宗的外圍區域,相對於廣袤的宗土來說,這僅僅只是冰山一角,卻也可以窺出聖地底蘊之雄厚。

除了在登天閣一拳轟飛了武帝初期的鐘魁之外,葉楓在其他的地方倒是沒有再生事端,這讓東極辰暗自鬆了一口氣。

遙想當初,在亂古塔中的時候,他擁有操縱空間之力的天賦,再加上在陣法方面的造詣,正面抗衡即便不是葉楓的對手,起碼也能夠自保,立於不敗之地。

從亂古塔出來后,這段時間葉楓在修行中不斷的提升,他東極辰也沒閑著,從武皇初期突破到了武皇後期,晉級速度不可謂不快。

但是與葉楓相比起來,卻似乎仍然不夠看。

鍾魁好歹也是武帝初期,雖然被葉楓一拳轟飛,是因為沒有道兵在手,也沒有催動罡氣演化道力,但東極辰卻很清楚,這個鐘魁走的是煉體的路子。

「他到底是如何將肉身修鍊到這般境地的?」東極辰的心中充滿了好奇,但卻很懂規矩的沒有多問。

打探他人的修鍊隱私,乃是武者之間的禁忌。

將葉楓送回了庭院后,東極辰便告辭離去,這從陪同葉楓參觀神宗,其實是奉了長老之命,回去之後便將今日所見所聞一五一十的描述了出來。

對於這個聖女親自帶入神宗的少年,聖域的高層還是頗為關注的,只是知曉葉楓真正來歷的人並不多。

這天夜裡,月明星稀,葉楓負手站在庭院中。

如今身在東州的聖地,對於他來說無異於是羊入虎口,就算是他的實力在年輕一代中罕逢敵手,但是在神宗這樣的龐然大物面前,卻仍舊是顯得太過於渺小卑微。

白衣聖女的庇護並不能讓他完全的心安,因為那畢竟不是屬於他自己的實力,他不可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一個外人的身上。


「我必須要儘快的提升實力。」葉楓的心中盤算著自己接下來的修鍊之路。

造化篇中,可用之術除了雙修術,便只剩下煉丹,煉器,以及陣法三條路可以參悟,能夠看破萬法神通的造化之眼,必須要修為達到武帝境界之後才能夠修鍊。

煉丹需要一隻丹爐,煉器需要精通陣法,陣法則需要無數的材料來煉製陣旗,刻印陣紋。

這三條在武道修鍊體系中相對特殊的道路,在葉楓看來就是無比燒錢的貔貅,可謂是只進不出。

無上道的修鍊,尤其是混沌肉身的錘鍊,對於天地精氣的消耗堪稱無底洞,以他現在的修為境界,一旦運轉功法吐納,便會將方圓千里範圍內的天地精氣瘋狂席捲一空。

這種最直接的修鍊方式,動靜太大不說,幾個呼吸間將方圓千里的天地精氣吸納一空后,便無法繼續修行。

此外便是吸納元石和靈玉中的能量,這種東西本身就是消耗品,按照他修鍊所需的資源數量,他手頭上的這點元石甚至於都不夠他修鍊三天的。

所以說,吞服丹藥來修鍊是最好的選擇,事半功倍,並且越是高等級的丹藥,蘊含的精氣就越是龐大,遠勝過元石和靈玉。

這也就意味著,煉丹這條路子,葉楓必須要下點功夫,否則隨著他的修為境界越來越高,資源損耗也越來越大,早晚要坐吃山空。

與煉丹一樣,煉器對於葉楓也無比的重要,因為他要修復造化爐,鑄造奪天鼎,如果不懂煉器的話,總不可能請一位煉器大師跑到紫府識海裡面幫忙吧?

最後剩下的陣法自然更不用多說,因為不論是煉丹還是煉器,都需要陣法來配合輔助。


「那從未謀面的母親到底給我留了什麼?」

每次想起這個問題,葉楓便只能苦笑,若不是這個問題如鯁在喉,他何至於如此小心翼翼,連自己的修為都不敢快速提升?

這段期間以來,他將自身修為一直都壓制在武王後期,因為他很清楚,一旦他突破到了武王巔峰境界,那些心懷叵測之輩,便會一個個的將目光死死的鎖定在他的身上。

父親葉秦當初說過,母親給他留下了一場大造化,當他的修為突破到武皇境界時,一切便會水落石出。

「寶物,還是功法?」葉楓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如果真的是這兩種東西的話,那麼未免會讓他太過於失望,因為他對於這兩樣東西都不怎麼在意。

若是為了不在意的東西而如履薄冰,戰戰兢兢了這麼長時間,葉楓還真是有苦沒地方訴說去。

武聖,武尊那種層次的存在,就像是一座座大山壓迫在葉楓的頭頂,總是會讓他生出一些無力感。

但是造化之靈的存在,以及造化篇的出現,卻讓他不至於完全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

只是在一切真相大白之前,他需要準備一些東西,以此來作為自保的籌碼。

翌日清晨,葉楓從庭院走出,前往九宮樓。

神宗的九宮樓,乃是陣法的傳承之地,葉楓所修的造化篇中可以讓他參悟出獨屬於自己的陣法路子,但畢竟沒有現成的陣法樣本讓他來練手,所以九宮樓是一個不錯的去處。

神宗聖地傳承了三千多萬年,一代又一代的陣法大師集思廣益,開創出種種奇思妙想的陣型。

在神宗,陣法是最核心的傳承,唯有天賦和資質上等的弟子才有資格修習,並且還必須是東極氏族的後人。

當然,神宗的規矩也並非完全是死的,當葉楓來到九宮樓亮出他手上的那塊尊者令后,負責看守九宮樓的長老便揮手放行。

「九宮樓中的陣法秘術只可觀摩,不能帶走,且不可外傳!」看了一眼葉楓手中的尊者令,年邁的長老沉聲說道。

葉楓點了點頭,旋即邁出走入了九層樓中。

陣法分三等九級,依次是人階陣法,地階陣法,天階陣法,此為三等。

一至三級為人階陣法範疇,四至六級為地階陣法範疇,七至九級則是天階陣法。

能夠布設人階陣法,為陣法師,可布設地階陣法為大師,駕馭天階陣法則是宗師。

跳脫出天階陣法與宗師範疇之外,便是仙級陣法,即為仙陣師。

神宗聖地中,武仙級強者有,但仙陣師不常有,概因陣法之道浩瀚莫測,在提升自身修為的同時又要鑽研參悟陣法奧妙,很難有人能夠並駕齊驅,皆達到極高的造詣。

對於這一點,葉楓也很無奈,因為整個天下修鍊無上道的唯有他自己,所以他只能在提升自身修為的同時,又要身兼煉丹,煉器,陣法。

若是讓外人知曉,定會嗤之以鼻,道一聲貪心不足蛇吞象。

陣法之道,若無名師引領,斷然是幾乎無法上路的,從一開始葉楓的修鍊就沒有人知音,所以出現過一些紕漏,所幸他的修為並不高,及時彌補之下並不會對自身的根基造成影響。

如今功法之靈已經覺醒了一個造化,作為功法應運而生的靈物,在造化之靈的輔助之下,葉楓自然不會在修鍊上出現很大的偏差。

九宮樓共有九層,對應九級陣法。

葉楓並未貪心,他初涉陣法所以只是在一層晃蕩,挑選了一些最基礎的陣法來研究。

陣法大致劃分為攻伐的殺陣,封禁的困陣,以及堅固的防禦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