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開到北城市之後,林雪目光憂愁的望向了沈義。

沈義笑着點了點頭,“不來,我幹嘛跟你一起來北城啊?”“你放心回家見他們,等訂婚宴,我一定到!”“好!”林雪的心情一下子變得開朗了許多,把沈義丟在了一家賓館之後,然後便是驅車離去。。。。。。。。。。林雪回到家。林山河和梅秋分二人直接迎了上來。二人態度直接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相較之前的兇惡,她

沈義笑着點了點頭,“不來,我幹嘛跟你一起來北城啊?”

“你放心回家見他們,等訂婚宴,我一定到!”

“好!”

林雪的心情一下子變得開朗了許多,把沈義丟在了一家賓館之後,然後便是驅車離去。

。。。。。。。。。

林雪回到家。

林山河和梅秋分二人直接迎了上來。

二人態度直接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相較之前的兇惡,她們的樣子好似和藹了許多。

林雪笑笑,她知道,這一切都源自於她答應了參加周家大少爺的訂婚宴了。

這場政治婚姻,自己若是答應下來。

那麼林家必定藉着周家這根大樹攀爬到江南頂峯,成爲能與陳家和吳家並肩而立的超級豪門。

“林雪,你大伯來了!他有話要跟你談談。” 婚天暗地,總裁橫行霸道!

林雪眉頭一皺,道:“大伯?他來幹什麼?”

梅秋分笑笑說道:“可能是傳達一些你爺爺的意思吧。”

“好吧!那我去見見他。”

說着林雪便是下樓,見林遠山已經在客廳喝茶了。

林雪下樓道:“大伯,你有事兒嗎?”

林雪話語說的很是冷漠,甚至有些無情。


畢竟林家對林雪一直以來都是無情的,從這場婚姻就能看得出來林家對待林雪的態度。

所以林雪對林遠山也沒必要擺出一副見到親人的模樣。

林遠山見到林雪卻是呵呵一笑,道:“小雪啊,你能回來大伯很開心啊!來,快坐。”

林雪白了林遠山一眼,以她的城府足以看得出來林遠山並沒有什麼好心思。

林雪入座後便是自顧自的喝起了茶水。

林遠山則是在一旁呵呵笑道:“林雪啊,這次你能回來,你爺爺那邊很是高興!他說了,只要能讓訂婚宴順利進行下去,只要你到時候成了周家的媳婦!爺爺那邊保證,你會獲得自由!”

“你什麼意思?!”

林雪頓時眉頭一皺,她發現了林遠山言語中的異常。

既然已經嫁入周家了,又怎麼會獲得自由?

林遠山呵呵一笑,道:“你也知道的,周家只是我們林家進入一流豪門的一個跳板罷了!你嫁過去之後,在我們把事情辦完了以後,你隨時可以離開周家!我們絕對不阻攔你!”

說道這裏,林遠山眉目中閃過了一抹陰險,道:“不過呢,周少傑是個財色薰心的人,你的身體上可能要付出一點點代價了!”

“你!”

林雪頓時氣的個面紅耳赤,於是狂罵:“大伯!你們把我林雪當成什麼人了!我是一個人,不是你們隨便利用的工具!”

“你也有女兒!若是把你女兒就這樣交易出去!你會開心嗎?你會不會去想你女兒會不會難過?!”


林雪大吼着,心中萬念俱灰。

她本想着回到家,家裏人會對她有哪怕半點親情存在。

結果,這剛一進門,她就失望了。

何來親情!

甚至連一個路人都不如!

他們甚至把她當成了一個隨便遺棄給人的一個人肉工具!

交給周家大少爺任意蹂躪之後,然後他們達成了某種目的,就可以放她而去。

這是多麼荒誕的一個想法。

任世間哪一個父母親人,但凡是沾染着半點親情關係,也不會做出如此的事情來!

然而,林遠山聞聲,卻是冷冷一笑,道:“我當然有女兒!而且我還有兩個!”

“但是!你跟她們能比嗎?你是從哪來的,你自己心裏沒有一點數嗎?”

說着,林遠山的情緒逐漸激動了起來。

“林家養育了你十幾年,你難道不應該給林家做出點貢獻來?”

“嫁人算什麼?又沒有讓你去死!你有什麼怨言!”


“若不是我林家,你在小時候就死在馬路上了!” 聽到這話,林雪頓感心寒。

有時候,她也曾心想過,若是當年林山河沒有把她撿回家那該多好!

若是一切都沒有發生那該多好。

這樣也不會讓她有多年的地下黑暗生活。

也不會讓她本應在青春少年時代,就見慣了血腥氣味。

對她而言,她沒有童年。

有的只是無邊無際的黑暗。

對她來說,這十幾年的養育,就是一場人間煉獄。

百重劫難,練就了當下一個不死的她。

“呵呵,大伯!你可真是好樣的!”

林雪怒不可遏的殘忍笑着點了點頭。

對方這話,幾乎已經不是人類能說出來的了。

滅絕人性!

毫無親情!

林雪之所以可以被隨便送給周家大少爺來糟蹋。

只因爲她是一個養女!


養女不配擁有幸福,只能淪爲工具。

林雪徹底的心寒了。

她心中暗暗做下決定。

若是今天沈義帶他離開,她會毫不猶豫的退出林家!

就算讓她交出眼下所擁有的一切,她也不會有半點猶豫。

這個家根本不配讓她稱之爲親人。

“好了!距離中午的訂婚宴還有三個小時,地點在帝豪大酒店,你好好準備一下吧!到時候提前一個小時到場,會有專門的化妝師給你化妝!畢竟要嫁入周家,首先得讓周家人對你心動!”

林遠山最終瞅了林雪一眼,然後便是起身而去。

林雪只是呵呵一笑。

說來說去,她和只是一個工具人咯。

林遠山說這些話的時候居然一點都不避諱。

好似根本不怕得罪她。

總裁難喂飽:獵人老婆拐回家 ,早已經憤怒。

“林雪,你今天回來不會有什麼貓膩吧?”

林山河看出了林雪心中的不滿,於是便問道。

梅秋分更是目光死死地盯着林雪,就好像在審訊犯人一般,目光一刻不離。

林雪呵呵一笑,道:“我能有什麼貓膩?我都已經回來了不是嗎?”

林山河冷冷一笑,道:“但願你別再訂婚宴上給我出什麼幺蛾子!”

。。。。。。

林家。

林建國端坐上堂,喝着茶水,舉手投足間都透露着十分的威嚴。

“爸,我回來了。”


林遠山進門,便是彙報。

林建國深邃的眸光在他身上一掃,道:“林雪那個丫頭什麼態度?”

林遠山聞聲,道:“她很牴觸!一直在罵我們沒有良心,罵我們滅絕人性把她送人!”

“噢?”

這話一出旁邊的林書行頓時笑了,“看來她的確是有問題啊!敢回林家,還敢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說明她留有了後手!”

說完,林書行看向了林建國,道:“爸!看來我們猜測的沒錯!那個進了北城之後,被丟下的那個小子,應該就是林雪的後手!”

林建國喝了一口茶,道:“你是說,那個小子會在訂婚宴上鬧上一鬧?”

林書行道:“我覺得極有可能!不然林雪不會那麼說話!更不會回來!”

聽到這話,林建國一拍桌子憤然而起。

“媽的!派人,把那小子給我弄死!我倒要看看,那小子死了以後,林雪還能跟我玩出什麼花樣來!”

林建國說完,指向了下方一人,道:“小六,這件事就讓你去辦!應該沒問題吧?”

林家老六“林樹林”聞聲,連忙起立,朝着林建國恭敬道:“放心吧,爹!一個毛頭小子而已,我隨便帶倆人就能把他沉到江裏!”

聽到這話,林建國眉頭一皺,道:“還是多帶幾個人的好!到時候動手利落些,別留下任何證據!若是被警察和林雪知道了,後果你應該明白!”

林樹林聞聲汗顏,道:“好!我知道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