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眼前的這一座傳送陣,卻是藉助了龍文的變化組合之能,衍生出了一座可以來回使用的雙重傳送陣。

看到這個陣法,李浩然心頭大為震動,他仔細的研究了起來,一時間忘掉了周圍的一切。轟!在霸吼體外,兩隻霸吼紛紛展開了攻擊,存留的武士被殺的僅剩下了百人。可這百人一個個的猶如蚊蟲一般,讓笨重行動遲緩的霸吼一時間難以徹底的滅絕。尹洛等人久不見李浩然成功,已經分開全力的轟殺著霸吼的腦袋。碧落帶著夏雨露躲在沙

看到這個陣法,李浩然心頭大為震動,他仔細的研究了起來,一時間忘掉了周圍的一切。

轟!

在霸吼體外,兩隻霸吼紛紛展開了攻擊,存留的武士被殺的僅剩下了百人。

可這百人一個個的猶如蚊蟲一般,讓笨重行動遲緩的霸吼一時間難以徹底的滅絕。

尹洛等人久不見李浩然成功,已經分開全力的轟殺著霸吼的腦袋。

碧落帶著夏雨露躲在沙漠的一個角落裡面,兩人震驚慌張的看著周圍的一切,心裏面猶如身死一般,提不起半點的抵抗之力。

「尹洛,我為先前的話道歉!這一次我是真的要和你合作,你也看到這,這兩個大傢伙太厲害了,無論咱們轟殺多殺腦袋,它都會自己生長出來,也唯有咱們陰陽殿的玄術才能夠扼制這種再生之力了!」

陽九渾身是血的從空中落下,他三兩步來到了尹洛身前,認真的看著尹洛說道。

尹洛眉頭緊皺,看著周圍正不斷移動的眾人,長長一嘆:「好吧!我信你一次!」


話音落下,陽九心頭大喜,趕忙和尹洛朝著一邊退去。

「陰陽逆轉,乾坤無極,陰陽相合,混沌相生……」

接著,在退後之中,兩人紛紛掐訣,齊齊念動起了一種極為玄奧的經文,這個經文人人可以聽到,好似天音一般,竟在兩人開口的時候響徹整片天地。

這一刻,這片天地的風雲停止了捲動,風沙也停了下來,周圍的一切恍若是定格了一般,唯獨在沙灘上不斷逃亡的眾多修士,仍舊在自由的保持著他們的行動。

「快!陰陽二殿的陰陽逆轉秘術實戰出來了,咱們五行聖皇宮的雷、火雙劍也該出來了,趁著這個機會,一舉滅殺此獠!」


在沙灘另外一邊,正站在霸吼膝蓋上的五行聖皇宮的兩位弟子,在聽到聲音之後,齊齊咬破了各自的手指,口中也跟著念念有詞。

緊接著兩團恐怖的波動,在他們兩人的身上傳遞出來,而後一道雷鳴和火焰呼嘯之聲響徹天空,周圍的眾人但見在兩人體內,有兩道劍光衝天而出,化作了雷電和火焰直衝九霄,將從空中落下的兩隻大手徹底絞碎。

此乃五行聖皇宮給予他們的護身手段,若非兩人身份非同一般,恐怕還得不到如此神劍的保護。


不過,若要催動這兩柄神劍,卻並非是兩人現在這個階段可以催動的,故而他們動用了秘術,以生命為代價將兩劍喚出。

給讀者的話:

求收藏,請沒有收藏刀神的兄弟,收藏蓋世刀神!現在急缺收藏!另外,沒有入群的兄弟,請加蓋世刀神群!想要馬甲的兄弟,來群裡面找我! 第一百四十七章手段齊出,又見齊妙音

在四處飛馳的眾武者,在感受到陰陽殿秘術之音和五行聖皇宮的雷火雙劍之後,紛紛大喜,其中更有一些宗門的弟子,也將自己的壓箱手段施展開來。

「哈哈!今日能夠各大門派的天才一同作戰,可真是爽快啊!我在加上一把火!……九霄真龍幻滅迷魂……」

正一斧斬斷了霸吼一隻巨手的霍達,站在墜落的大手的之上,高聲喝道。

他的聲音才剛剛落下,緊接著從他的嘴中響起了一聲嘹亮的龍吟,龍吟清明嘹亮,和陰陽殿的秘術之音混雜在了一起,聽起來並不煩躁,反倒是有一種吟詩禮樂的感覺。

龍吟響起,變得遲鈍的霸吼忽然停止了攻擊,傻了吧唧的站在原地,兩千多顆腦袋紛紛四顧,好似被什麼東西吸引了一般。

「殺!」

其他的一些散修,沒有什麼底牌的弟子,紛紛施展出了自己最強的力量,借著這個機會,飛上了霸吼的腦袋之上。

「哈哈!我霸天社稷殿的至寶,也不必你們的差!」

接著,在一個角落裡面,又一個狂放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又有一人喚出了一方大印,此印的出現,帶來了空間的震動,被這披頭散髮,穿著短衣短褲的少年拋上了天空。

山河社稷印!

此乃霸天社稷殿的山河社稷之寶,其主要的公用並非是殺,而是鎮封。

此印一處,不管是陰陽殿,亦或是五行聖皇宮的人,還是其他宗門的人,心頭一喜,齊齊露出了輕鬆的表情。

「山河社稷印啊!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怎麼能夠將這個東西帶到這裡來?」

陽九帶著一抹貪婪的看著空中的大印,手印正在不斷的變化,在他和尹洛的身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陰陽之光,這片光芒正在慢慢的散落,在兩人手訣指引之下,朝著那兩隻霸吼飄動過去。

一旁的尹洛嘆了口氣,凝重的說道:「他叫顏山河……倘若泣血神行門和萬里飛鵬堡的那兩位,肯將宗門給他們的保命之物拿出,這一次咱們足可以徹底滅殺這兩隻霸吼!」

尹洛的話音落下,陽九心神震動,不可思議的看了眼尹洛,沉重的說道:「顏山河,難道他是那一位的後代……我的師弟,告訴我你的陰羅之眼到底看到了什麼?」

「這一次,倘若沒有李浩然的話,咱們所有人都必須要死!所以,無論你們拿出多麼厲害的寶物,仍舊是無法擺脫現在的危機!……這天、這地已經不是天地了……」

尹洛的回答頗為玄妙,讓陽九一時間根本沒有聽明白。

轟!

這個時候,雷火雙劍化作的雷火之力,猶如九霄之上的劫難一般,不斷的在霸吼身上瘋狂的肆虐著。

受到強大氣息感染的眾人,也都紛紛的發動攻擊。

轟!

又是一聲巨響,從幽冥降臨下來的霸吼,被破開了一道巨大的孔洞,體內的黃泉水猶如瀑布一般瘋狂的落下。

孔洞的邊緣,更有絲絲火光點燃,儘管霸吼的血肉正在慢慢的蠕動,可在陰陽殿秘術的抑制,在霸天社稷殿的山河社稷印的鎮壓之下,這讓霸吼的修復能力減弱到了極點。

失去了強大的修復能力,霸吼在眾人面前也不過是巨大的豬一般,殺起來簡單無比。

這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輕鬆。

躲在遠處的碧落咬著嘴唇,仍舊是無力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喃喃低語道:「為什麼?為什麼他們現在才拿出最強的力量……」

「這就是人性!」

夏雨露反倒是並不詫異,而是輕鬆的說著。她身為九鼎天朝的公主,雖然最受天朝大帝的喜愛,可也受到了許多的威脅,更見過無數的醜惡的嘴臉,一顆心比同齡人早熟許多。

這讓早就見慣了人性狡詐的她,對此頗為並不在意,反倒是認為理所當然。

倘若這些人看到了一絲生的希望,恐怕也不會拿出宗門至寶,畢竟這東西天下少有,一旦拿出來之後,就是殺身之禍。

人無害虎之心,可虎有吞人之意。

碧落聽后微微一愣,似乎若有所思,扭頭看著夏雨露說道:「可人為什麼就不能坦誠相待?我覺得大家做朋友很好,為什麼非要貪婪覬覦別人的東西?」

「你這丫頭倒也單純,知不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活到了現在!……你要知道,人性貪婪並非是一句空話,凡人貪慕錢財美色權利江山,咱們武者也同樣貪戀,不過武者比凡人更貪,慾望更勝!」

夏雨露詫異的看了眼碧落,長長嘆了口氣說道。

碧落似乎聽明白了一些,她扭頭認真的看著夏雨露說道:「我是依靠父親給我的這枚寶貝,才能夠活到現在的!你說的這些我都懂,可我還是希望人人都能夠和平相處!」

聽著碧落的話,夏雨露搖頭嘲諷的一笑,對於甘願陷入美夢的人,她覺得這種人不僅傻,且還愚弄。

……

「明白了!明白了!原來這樣……」

李浩然從黃泉水中爬到了傳送陣上,在一番觀察推演之後,他終於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這讓他興奮不已。

「主人,不要墨跡了!快看看這傳送陣到底傳送到什麼地方吧?你要是還沒有作為的話,外面的人可就要死絕了!」

這個時候,紅毛懶懶的聲音在李浩然的腦中響起,讓李浩然恍然一動,趕忙站了起來。

「也對!」

說著,李浩然觸發陣法,方台之上一片黃色光芒泛起,下一秒光芒閃爍,李浩然消失在了陣法之內。

啪嗒!

一眨眼之間,李浩然好似回到了霸吼體外,聽到了一聲聲的轟鳴,感受到了一股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他不由抬頭望去,這一看讓他險些從雲團之中掉落下去。

此刻他正站在一團黑漆漆的雲團之上,他的腳下有一條白骨鋪成的道路,道路在雲團之中折轉數個彎道,一直延伸到了黑雲深處。

在他所在的位置,也有一個傳送陣,傳送陣的周圍是一片黑色的霧氣,霧氣之下,他清晰的看到了正在和兩隻霸吼瘋狂戰鬥的眾人。

轟!

又是一聲巨響,沙漠中央的那隻霸吼晃動了起來,身上也燃起了一團熊熊烈火。

「好厲害的劍啊……」

李浩然看著雷火雙劍,心神震動,扭頭又看向了懸浮在天空之上的那一方大印,眼中不由泛起一抹精光:「印……這世界上還真有這樣的武器……」

在他被下方的戰鬥震撼的時候,一個清幽的聲音,忽然從不遠處道路盡頭中傳遞出來。

「九幽的使者,忘川河中的霸王,您的下屬在血指內被人族屠戮,還請您睜開眼睛看一看吧!還請您,聽從我的召喚,降臨分身,滅殺這一界的所有人生命吧!」

輕靈動聽的聲音響起,這讓李浩然心神一震,不敢在去看下方的戰場,徑直朝著前方通道的盡頭走去。

很快,他來到了通道的盡頭,看到了一個類似祭壇般的三層白骨法壇。

在法壇之上,齊妙音正站在上面,她的手中拿著一面令牌,口中正默默的念著咒語。

在她的身後,一個黑衣少年冷酷的站在那裡,在少年的身後有兩個熟悉的身影侍立在他的身後。

這兩人正是當日李浩然來到山谷時,遇到的藍笑笑和仇九九兩人。

這兩人如今眼睛孔洞無比,天池穴上插著一根玉簪,且兩人的胸前分別印著一面寫著:「傀」字的黃色符紙。

「嗯?是你?」

黑衣少年在李浩然走來時,忽地睜開了眼睛,他詫異的看著李浩然,慢慢將腰間的一個銅鈴取下。

「讓開!」

李浩然看著少年,手中正氣刀上刀意翁鳴,更有一道墨色光芒吞吐而出。

這一刻,李浩然將他的氣勢徹底的釋放出來,欲要以此震懾少年,來制服齊妙音,停止這一場滅絕的殺戮。

少年搖了搖頭,將手中的鈴鐺慢慢的抬起,露出了一抹譏諷笑容:「先過了這第一關,你在來說這些話吧!」

叮鈴!

說著,少年搖動了銅鈴。

銅鈴搖動的剎那,站在他身後的藍笑笑和仇九九忽地一動,紛紛拿出了兩人的武器,二話不說的朝著李浩然這邊攻擊而來。

「主人,這是傀儡秘術!和他們一戰,簡直就是浪費你的力量,你快寫實戰刀網那一招,直接從他們身邊過去,滅殺那少年才是正是!」

紅毛驚訝的聲音響起,即刻提醒著說道。

李浩然遲疑了,他不由退後,雖然他和藍笑笑和仇久久只有一面之緣,可他並不想殺掉兩人。

刀網那一招太霸道了,一旦施展出來,這兩人也就死了。

「不要遲疑,你殺不死他們的!他們身上有傀儡黃符,此乃他們不死之源,你只要不讓刀網切斷黃符,他們死不了的!」

紅毛見李浩然退後,頓時知道李浩然心中所想,當下又快速的喊叫了起來。

嗡!

前方的藍笑笑和仇久久出招了,兩人的攻擊直來直去,並不似先前那樣算計來算計去,讓人不知不覺落入兩人的陷阱之中。

不過這直來直去的攻擊,力量更加的強大,赫然已經超過了兩人的境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