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層塔還好一點,可是這座跨海大橋的投資,恐怕省裏面負擔不起啊!”葉雲風擔憂的說道,雖然楚羽寒只是簡單的畫了個圖紙,但是葉雲風知道,想要建成這樣的一座大橋,至少也要投資上千億;這麼巨大的投資不是粵東省所能承擔的起的,就連國家也會慎重的考慮的!

楚羽寒也知道葉雲風在想些什麼,於是說道:“你可以讓省委立項,至於資金嘛,可以從民間合資!”他的一句話點醒了葉雲風,只要省委立項通過,到時候象徵性的出點資金,其它的都可以以私人性質集資的!其實楚羽寒這麼說,也是有着自己的考慮的;賺錢的東西誰都想插一腳,就看你能不能差的進去了;到時候只要這個跨海大橋的

楚羽寒也知道葉雲風在想些什麼,於是說道:“你可以讓省委立項,至於資金嘛,可以從民間合資!”他的一句話點醒了葉雲風,只要省委立項通過,到時候象徵性的出點資金,其它的都可以以私人性質集資的!

其實楚羽寒這麼說,也是有着自己的考慮的;賺錢的東西誰都想插一腳,就看你能不能差的進去了;到時候只要這個跨海大橋的工程一啓動,那麼以他和葉雲風的關係韓氏集團也可以參與進來了!


自從滬城中心完工以後,韓氏集團的整體實力又提高了不少;而且還得到了滬城**的極大讚譽,這讓集團在商界的地位急劇增加,當然這一切都是楚羽寒的功勞了! 一大早九爺就帶着軍師和兩大戰將開着車來到了環湖酒店,今天他們是來賠罪的;如果得不到原諒他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環湖酒店也有九爺的股份,所以他已經打聽清楚了;那位大少叫葉雲風,那位將阿龍打倒的年輕人叫楚羽寒,至於那位被調戲的女人,叫楊惠美,是一名空姐!而且他還查到楚羽寒是玄學大師,在金陵名望十分的高。

“九爺,要不要我們直接上去給他們道歉?”三大戰將之一的高虎走到九爺身前問道!


九爺搖搖頭說道:“就在這裏等,等他們下來!”因爲在酒店的大廳等着,這才能顯出九爺道歉的誠意啊;要是貿然去打擾他們,惹得人家不高興不是更加的麻煩嘛!

休息了一夜,楚羽寒早早的就起來了;在他走出房間的時候,正好看到楊惠美也開門走了出來;看到他笑着說道:“早啊!”一想起昨夜他將自己擋在身後的樣子,她一整個晚上都高興的睡不着!

“一起出去吃早餐吧!”楚羽寒對她說道!

“要不要叫葉哥一起!”楊惠美問道,而楚羽寒已經開始敲葉雲風的門了;看到葉雲風睡眼朦朧的樣子,問道:“你昨晚做賊去了!”

昨晚回到房間之後,葉雲風就打電話告訴自己父親,楚羽寒說的這些東西;雖然這兩件事情看上去簡單,但是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還是很多的;當然最主要的就是跨海大橋的事情了!就是因爲和自己的父親談了很久,所以葉雲風纔沒有睡好!

等葉雲風洗漱完之後,三個朝着酒店外面走去;雖然酒店裏面也有免費的早餐提供的,但是楚羽寒還是比較喜歡去外面吃的;這是他自己的習慣,或許外面小地方的東西更加適合他的口味吧!

等三個人走到酒店大廳的時候,九爺他們四個人突然從大廳的沙發上站了起來;九爺更是直接走到了楚羽寒他們面前,而其他三個人也跟着過去!

“請問兩位是不是葉公子和楚公子?”九爺開口問道,雖然他心裏面已經知道了兩個人的身份,但是還是要這麼問。

“你是?”楚羽寒看着他疑惑的問道!


“在下範久寶,是藍色妖姬的老闆?”九爺很是客氣的說道,已經很久他都沒有說過自己叫什麼名字了;似乎道上的人都已經習慣了稱呼他爲九爺,可是沒想到今天他居然在兩個年輕人面前這樣說;太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所以一時間,那些進出酒店的人都紛紛猜測,這兩位年輕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居然能夠讓九爺如此的放低姿態。葉雲風在聽到他是藍色妖姬的老闆的時候,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於是問道:“你要做什麼,提那個叫什麼龍的出頭嗎?”

“葉少誤會了,我是來道歉的!”九爺聽到葉雲風這麼說,急忙解釋道;他可不想讓葉雲風誤會自己是替阿龍出頭的,如果這是那樣的話,那麼就更加的麻煩了!

“道歉,道什麼歉?”葉雲風明知故問道!

九爺這時候滿懷歉意的說道:“我的手下人冒犯了這位小姐,希望兩位大少不要見怪;我替那些不懂事的傢伙向三位賠罪了,希望三位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們這樣的小人物一般見識?”他說這話的時候是看着楊惠美的,他也知道女人的心都是比較柔弱的,也許這個女人原諒了自己會替自己說好話也不一定呢?

楚羽寒當然知道這個九爺這麼做的原因了,他肯定是知道了葉雲風的背景,所以纔會這麼急着跑過來親自道歉的;如果換成是一般人,恐怕他也不會這樣了。當然了,如果是普通人也不敢再藍色妖姬裏面鬧事了。

其實這個時候就是這樣的弱肉強食,你是強者那麼被人都會怕你巴結你;可是如果你是弱者的話,那麼你只有被欺負的份了。現在在葉雲風面前,這個在羊城地下世界呼風喚雨的九爺顯然是一個弱者;那麼他就要有做弱者的覺悟!

楚羽寒看着葉雲風,意思是這件事情你看着處理吧;對於九爺這樣的黑道人物,葉雲風也是比較反感的;不過他也知道這就是這個社會的生存法則,有白就一定會有黑,有好人那麼肯定也會有壞人!

葉雲風看着九爺,臉上露出一絲冷笑,說道:“你那些兄弟真是好手段啊,連我朋友也敢調戲;如果不是我還有點背景的話,恐怕還真的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裏面嚥了!”聽了葉雲風這麼說,九爺心裏那個冤啊;那晚的事情他也清楚了,他的那些手下都被楚羽寒給撂倒了,包括最能打的阿龍也是一樣!

如果說葉雲風這樣的只能說有點背景,那麼這世界上就沒有那種有背景的人了,雖然他心裏誹謗着,可是卻不敢表現在臉上,在一旁陪着笑說道:“葉少見諒,都是我管教不嚴;以後再也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了!”說完他拿出一張卡遞給葉雲風說道:“這是一點心意,就當給葉少和朋友們壓驚了!”

看到九爺手中的卡,葉雲風的臉色故意變的很不好看,說道:“你覺得我沒有見過錢嗎?”說完就準備離開。

九爺身後的軍師急忙說道:“葉少誤會了,那晚在我們的酒吧讓三位受了委屈,這時我們的一點心意;至於那些調戲這位小姐的人,我們一定會家法處置;希望能得到三位的諒解!”

“算了吧,我們還有正事呢?”楚羽寒在一旁說道!葉雲風接過九爺手中的卡,說道:“你們走吧,那個什麼龍的等下我會讓你放了的!”

“謝謝葉少,您真是大人大量啊!”九爺感激涕零的說道,他知道對方既然這麼說了,那麼肯定就不打算找自己的麻煩了;看來這一千萬花的值啊。葉雲風可是不知道,那張卡里面有一千萬呢,所以隨手就丟給了楚羽寒;當然楚羽寒也不客氣,裝進了自己的口袋!


就在楚羽寒他們正準備走的時候,九爺急忙說道:“葉少、楚少;我想請三位吃頓便飯,當是賠罪;希望三位能一定不要拒絕!”

葉雲風看着楚羽寒,等他拿主意;楚羽寒無所謂的聳聳肩,說道:“既然九爺這麼有心,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楚少您叫我老九就好了!”九爺很是謙卑的說着!

粵東人會吃那是全國出了名的,尤其是粵東的海鮮更是一絕;所以在羊城最大的酒樓宴福樓的豪華包廂裏面,九爺點了一桌子的山珍海味!

看着這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就連一貫見慣了大排場的葉雲風也是愣了一下;看來這個九爺還真是出手不凡啊。而楊惠美這時候已經看着那一桌子的菜有些發呆了,只有楚羽寒一點反應都沒有;不管是什麼樣的菜,在他的眼中都是一樣的!

九爺給他們兩位一人倒了一杯酒,然後也給自己倒了一杯,站起來端着酒杯說道:“謝謝兩位大少高擡貴手,我在這裏謝過了!”雖然九爺這麼說完全是因爲對方的背景強大,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是混子但是不是傻子,該低頭的時候就低頭;這也是他能夠混成這個樣子的原因!

葉雲風和楚羽寒也端着酒杯和他幹了,這時候楚羽寒笑着問道:“九哥在羊城好像非同一般啊,這一桌子山珍海味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消費的起的啊!”他也就是隨口一說,不過卻讓九爺心裏面一跳,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楚少見笑了,其實不瞞二位,我也是黑道起家;不過混到現在也已經做起了正當生意,什麼餐飲娛樂、房地產什麼的都做!”九爺看着他們兩位說道。

楚羽寒一聽他也做房地產,於是問道:“九爺手底下有沒有工程隊,正好最近我們要啓動一項工程!”他已經打算將九層塔就給九爺來做了,畢竟他人頭熟啊!

聽楚羽寒這麼說,九爺忙笑着說道:“有、有;我手底下三個工程隊幾百號人現在都閒着呢,如果兩位需要,我即刻就可以讓他們開工!”

楚羽寒看了一眼葉雲風,葉雲風說道:“這樣吧,過幾天我讓市城建局的人來找你;到時候你聽他們的吧!”

“好的,好的!”九爺連忙點頭說道!在楚羽寒看來,現在這九爺是被葉雲風的身份震懾的不輕,所以如果他接下這個工程,那麼肯定會用心完成的;所以楚羽寒也就順水推舟的說了出來!

而且他知道,就算是他和城建局的人去談,特也會認爲這工程是葉雲風和楚羽寒兩個人的,所以在資金方面肯定會省下很多的;這也是楚羽寒打的小算盤之一,反正這個九爺的錢來的也不乾淨,不坑白不坑!

一時之間整個羊城的地下世界風起雲涌,都在打探這兩位年輕人的身份;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居然能夠讓九爺擺出這樣的態度,但是不管他們怎麼查,都查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最後只能不了了之了!

不過在楚羽寒和葉雲風離開羊城之後,再九爺的有心安排之下;葉雲風的身份還是被‘不小心’的泄露出去了,而且還有他們和九爺在宴福樓吃飯的消息;所以在這之後,九爺在羊城混的更加的風生水起了!

當然了,這一切他們是不會知道的;因爲這時候的楚羽寒和葉雲風已經離開了羊城! “粵東省委已經準備向國家立項了,一旦得到國家的批准;到時候就可以對外招標了,我覺得你可以準備一下讓韓氏集團參與!”葉雲風對楚羽寒說道!

“難道粵東的本土企業能夠允許外來企業進入嗎?”楚羽寒對於這個還是有些疑問的,畢竟每個地方都有地方保護法的;外來企業很難與本土企業競爭的!

“有我在你怕什麼,再說了自從滬城中心完工之後,韓氏集團也已經得到了上層領導的重視;再說了那麼大的投資,不是本土的一些企業可以吞的下的!”葉雲風笑着解釋道!

飛機停在金陵機場,楚羽寒和葉雲風也飛開了,葉雲風要回京城去做一些事情,而楚羽寒則是要和韓芊瑜商量一下葉雲風的建議,畢竟這也是賺錢的事情啊!

等楚羽寒回到別墅的時候,所有人都已經在家裏等他了;而且還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不知道爲什麼,每一次從外地回來看到這麼溫馨的場面,楚羽寒都會有一種別樣幸福感,這種幸福是別人體會不到的!

“事情還順利嗎?”王穎接過楚羽寒的包,笑着問道;而其她人也向他投來關切的目光!

楚羽寒笑着回答道:“很順利,所以纔會這麼快就回來了!”

“那快點洗手吃飯吧!”韓芊瑜笑着擺着碗筷!

一家人吃飯的場面總是很溫馨,大家各自說着一天的經歷,每個人臉上都帶着笑容;也許這樣的生活對於她們每個人來說都是幸福的。

吃完飯,王妍給楚羽寒泡了一杯茶,然後都圍着楚羽寒坐在沙發上;蘇小小整個人都躺在沙發上,頭枕着楚羽寒的腿;這已經是她習慣了的事情了。

“芊瑜,這一次粵東要建一座跨海大橋;我和葉雲風說了一下,打算讓韓氏集團參與;你覺得怎麼樣?”楚羽寒看着韓芊瑜問道,對於商業上的事情,他們之中沒有誰比韓芊瑜更加的精通。

隨後楚羽寒簡單的和韓芊瑜說了一下,當聽到那跨海大橋要投資上千億的時候,韓芊瑜也是十分的震驚的;當想到這樣浩大的工程是出自自己心愛的男人之手的時候,她的臉上洋溢着驕傲的神色!

“這麼大的工程,恐怕參與的人很多吧;以現在韓氏集團的實力只能拿下十分之一的工程!”韓芊瑜略微想了一下說道。雖然韓氏集團在S省屬於首屈一指的集團,可是放眼全國那也不算什麼。

雖然之前有四大集團的注資以及滬城中心的收益,可是即使這樣韓氏集團的綜合實力也只有百億;這些還包括許多韓氏集團正在開發的項目,所以韓芊瑜說能夠拿下十分之一已經是保守估計了!

王妍坐在邊上聽到韓芊瑜和楚羽寒的對話,這時候她突然說道:“要不然將我的公司併入韓氏集團吧!”王妍這話說出來,所有人都看着她;就連韓芊瑜也一臉的錯愕!

只不過王妍卻笑着說道:“都看着我做什麼啊,在做生意上我可不如芊瑜;再說了大家都是姐妹,是一家人;所以這也沒什麼嘛!”

這時候王穎也說道:“其實我覺得,將所有的資源整合在一起也是應該的,畢竟我們是一家人嘛;分什麼你我呢?”她的話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既然這樣,那麼我們就這麼做吧;整合所有的資源,然後投入到跨海大橋的項目中去!”楚羽寒說道!

“小姨,我的股份可以併入嗎?”蘇小小看着韓芊瑜弱弱的問道!

楚羽寒看着蘇小小,他知道蘇小小說的是她自己手中掌握的蘇氏集團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可是蘇氏集團現在名義上還是蘇永泰做主,如果蘇小小將股份併入韓氏集團,那麼韓氏集團就會成爲蘇氏集團的股東。

“這個我看就不必了,畢竟蘇氏集團是你爸爸的心血啊!”韓芊瑜笑着說道。不過當蘇小小聽到她這麼說的時候,臉上多少有些落寞!

而第二天一早,楚羽寒竟然接到了蘇永泰的電話;他不知道蘇永泰這麼早給他打電話是爲什麼,不過還是急忙趕到蘇氏集團,不管怎麼說他都是自己的實際意義上的岳父嘛!

“伯父,不知道您找我有什麼是啊?”楚羽寒走進蘇永泰的辦公室,笑着問道!

蘇永泰沒有說話,只是從辦公桌上拿起一份文件遞給楚羽寒;當看到這文件的時候,楚羽寒就是一愣。因爲這是一份股權轉上書,蘇永泰將自己手裏面蘇氏集團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全部轉讓給自己的女兒;也就是說現在蘇小小手中已經握着蘇氏集團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了!


如果蘇小小真的決心將蘇氏集團併入韓氏集團的話,那麼韓氏集團的實力將會得到空前的增長;因爲蘇氏集團也是S省數一數二的大集團!

楚羽寒看着蘇永泰,不解的問道:“伯父,你這是?”

“蘇氏集團早晚都會交給小小的,現在交給她也是一樣的;更何況是芊瑜掌管我很放心,希望你好好的對她們!”對於楚羽寒、蘇小小以及韓芊瑜三個人的關係,蘇永泰是心知肚明的;但是他並沒有說什麼,這是女兒和小姨子的選擇;她們已經長大了!

從蘇氏集團回到別墅,蘇小小似乎早就知道了楚羽寒去做什麼了;見他回來了急忙問道:“拿到了嗎?”楚羽寒點了點頭,看着她笑着說:“你怎麼這麼做呢?”

“其實我也是希望我爸爸早些休息,不要整日忙着集團的事情;現在交給小姨他也可以放心了!”蘇小小笑着回答道!

而此時的韓芊瑜,正在自己的辦公室裏面寫着計劃書;她所寫的就是將三家公司合併的計劃書。因爲王妍的公司是獨資的,所以沒有絲毫的問題;但是韓氏集團她掌握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而現在蘇氏集團蘇小小掌握百分之八十的股份;還有就是楚羽寒投入的一億五千萬的資金。

此時韓芊瑜的手中已經掌握着五百六十億的資產,而韓芊瑜現在的計劃就是重組集團,接着就是讓集團上市!韓芊瑜在那份計劃書的最前面寫上了‘楚氏集團’;她決定讓楚羽寒來做這個新集團的董事長,而她們手中所持有的集團百分之八十五的股份將會全部歸入楚羽寒的名下!

他們是楚羽寒的女人,所以她們的一切都是楚羽寒的;自然這個新集團也將是楚羽寒的。當然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姐妹們商量好的,楚羽寒並不知道;因爲她們知道如果楚羽寒要是知道的話,肯定不會同意的!

等韓芊瑜將計劃書寫好之後,立刻召集集團內部的高層開會;那些集團的高層管理都不知道,冷豔的總裁又有什麼新的計劃了!不過對於韓芊瑜,集團裏面的每一個人都十分的敬佩;不單單只是她的外表,更敬佩的是她的能力!

韓芊瑜走到中間的位置坐了下來,然後環視了一下集團的那些管理人員;最後開口說道:“我現在要宣佈一項重要的決定,那就是韓氏集團、蘇氏集團以及王氏地產公司;這三家集團將合併,然後進行重組!”

當韓芊瑜把這個決定說出來的時候,集團所有的高層管理都愣住了;他們都覺得這太不可思議的,他們怎麼也想不通這樣的三家公司怎麼會合並呢,難道這中間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嗎?

“韓總,改組後公司怎麼管理?”韓氏集團的副總看着韓芊瑜問道,這也是那些管理人員最關心的問題。因爲一旦重組新的集團,那麼公司的管理層肯定是要調整的;因爲三家公司肯定會有很多重疊的地方,尤其是管理人員,他們在乎的還是自己的位置能不能保得住!

韓芊瑜也知道這些人在想些什麼,於是說道:“到時候自然會調整的,凡是有能力的肯定會有適合的位置留給他!還有就是,在新集團重組之後;新集團會上市!”

當聽到新集團會上市的時候,那些管理人員心裏面十分的震驚;因爲上市公司與不是上市公司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而這些差距也關係着他們這些打工人的福利問題;其實說白了,出來打工不都是爲了錢嘛!

韓芊瑜的會議並沒有開多久;而同樣的在蘇氏集團以及王氏地產公司之中,蘇永泰和王妍也在開着同樣的會議;其內容都是差不多的;一時之間這三家公司內部的員工心理都開始鼓動起來,因爲這對於那些有能力而又被埋沒的人才來說也是一個機會!

三日之後,三家公司都對外召開了記者發佈會;當那些記者將三家公司要合併的消息播出之後,立刻在S省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因爲其他公司或者是集團根本不知道這三家公司怎麼突然只見要合併了!

王氏地產還好一點,只不過是一箇中型的公司;可是韓氏集團和蘇氏集團這兩大集團在S省那可都是首屈一指的大集團,如果這兩大集團合併的話,那麼這個新集團無疑成爲了S省的第一集團,就算是在國內那也是能排的上號的!

其實這也是韓芊瑜所希望看到的,她是一個女人不錯;但是她更是一個有着超強能力的女強人,她也希望自己的能力得到認可,得到充分的發揮;而這個新的集團就是她發揮自己能力最好的地方!

當然這一切她都要感謝自己的男人,如果不是他,恐怕韓芊瑜根本就沒有機會,去運營這麼大的以集團;是她的愛人讓她有了證明自己實力的機會! “你們爲什麼這麼做呢?”楚羽寒拿着手裏的文件,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衆女;這七個都是他心中愛的女人,也是和他有過肌膚之親的女人,更是他這輩子都放不下的女人!

而楚羽寒手中拿着的,就是韓芊瑜寫出來的集團重組方案;當他看到‘楚氏集團’四個大字的時候,也有些驚訝,他沒有想到她們居然將所有的股份都轉到了他的名下;而他則成爲了楚氏集團的董事長!

韓芊瑜似乎已經知道了楚羽寒要這麼問,於是她坐到楚羽寒身邊,挽着他的手臂說道:“你是我們姐妹的男人,更是一家之主;所以由你來當家做主這很正常啊。古時候不都是出嫁從夫的嘛,既然我們跟了你那麼我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難道你還是大男子主義嗎?”

“可是這些都是你們辛辛苦苦打拼出來的,怎麼可以全都給我呢;再說了我根本就一點都不懂商業上的事情嘛!”楚羽寒看着韓芊瑜說道!

這時候,王妍接過他的話說道:“如果沒有你,我的公司早就不在了;所以把股份放在你的名下也是應該的,更何況你是男人,我們是女人嘛;你當然要多分擔一點啊!”

“妍姐說得對,如果不是你韓氏集團可能早就被李家打垮了;所以我們一致決定將三家公司合併成爲楚氏集團,而你就是楚氏集團的董事長!”韓芊瑜笑着說道!

“對於商業上的事情,我什麼都不懂啊?”

“放心吧,我們已經決定了;芊瑜作爲楚氏集團的總裁,集團所有的運轉都由她決定!”王妍笑着說!

楚羽寒知道她們肯定是商量好了的,而自己是不能拒絕的;因爲這是她們對自己的愛,如果自己拒絕的話,會傷她們心的!更何況錢對於楚羽寒來說已經無所謂了,那只是一個數字而已;楚羽寒在乎的是能和她們永遠的在一起!

“既然你們都商量好了,那麼我就做這個甩手掌櫃的吧!”楚羽寒笑着說道!

三日之後,三家公司正是合併重組;而新的楚氏集團正式成立,並且在滬城上市。那些其它公司的老闆或者是管理着都在想着這個新成立的楚氏集團到底是什麼背景,不過那些熟悉韓芊瑜她們的人,都知道這個所謂的楚氏集團只不過是楚羽寒和他的女人們整合資源的手段!

當然了,知道這內情的人並不多;不過楚羽寒的一些朋友都很羨慕他,羨慕他不僅僅有美人在懷,而且還擁有這麼龐大的資產!只不過他們也只能是羨慕了,因爲不是什麼人都能有楚羽寒那種逆天的本事的;也不是什麼人都會長成楚羽寒那樣的!

楚氏集團正式成立,而作爲集團總裁的韓芊瑜則在第一時間召開了新聞發佈會;面對那些記者的提問,韓芊瑜回答得從容不迫,讓人不得不歎服這個商界女神的美麗!

“請問韓總,韓氏集團和蘇氏集團爲什麼要合併呢;是不是被楚氏集團收購了!”一個記者站起來問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