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奇怪的氛圍,再加上天空突然變得朦朧起來,就更平添了一絲壓抑。

明明承載著數千名船客,然而卻是鴉雀無聲。就好像,這是一艘死船,上面沒有任何的生氣。「起霧了?」抬頭望著天,東方修哲的眉頭皺了一下。隨著巨船的不斷前行,頭頂上空的霧氣就變得更濃,不過奇怪的是,四周水面上的視野沒有多大影響。這感覺,就好像頭頂上空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大傘。「真是奇怪,這霧氣竟然連綿如此廣,

明明承載著數千名船客,然而卻是鴉雀無聲。

就好像,這是一艘死船,上面沒有任何的生氣。

「起霧了?」抬頭望著天,東方修哲的眉頭皺了一下。

隨著巨船的不斷前行,頭頂上空的霧氣就變得更濃,不過奇怪的是,四周水面上的視野沒有多大影響。




這感覺,就好像頭頂上空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大傘。

「真是奇怪,這霧氣竟然連綿如此廣,到底是怎麼形成的?」

腦中閃過的這個疑問,東方修哲很快便找到了答案。

海面之上,不斷向上蒸發著水氣,這些水氣在上升一定的高度便匯聚成了霧!

「難怪要承船才可以抵達!」

嘴角彎起一抹弧度,東方修哲終於明白要乘坐這艘巨船的原因了。

在這麼深厚的霧氣覆蓋下,恐怕只有貼著海面前進,才可以看到通往「死亡之島」的航路。

他的這個猜想,只對了一半。

而另一半的答案,很快便要揭曉了。

巨船行駛得越來越慢了,伴隨著,還有頭頂上空傳來的陣陣鳥獸叫聲。

起初,這種叫聲還只是此起彼伏,可是隨著巨船的前行,這種叫聲變得越來越頻繁,而且也越來越響。

那種感覺,就好像在眾人的頭頂上空,正盤旋著一群覓食者。

雖然由於霧氣的關係,無法看清那叫聲到底是什麼樣的鳥獸,但卻可以從聲音判斷出,絕對是兇狠的角色,而且數量驚人。

對於所有人來說,死亡之旅才算剛剛開始。

這一刻,就連守候在東方修哲身旁不遠處的四位賞金獵人,也都屏住了呼吸,並且一雙犀利的眼睛不住地上下巡視。

四人雖然盡量收斂著氣息,不過東方修哲依舊能夠感覺的出,這四人已經進入到了戰鬥狀態。

「嘎~~~~」

突然,一聲凄厲的鳴叫聲由天空中傳來。

緊接著,便是越來越多的凄厲叫聲響起。

「嘎~~~」

「嘎~~~~~~」

「嘎~~~~~~~~~~~」

隨著叫聲,甲板上的所有人都清楚地感受到了,在他們的頭頂上空,正在上演著什麼廝殺。

所有人都如臨大敵地抬著頭,緊張的氣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碰!」

由天空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掉落到了甲板之上。

當眾人把目光投過去時,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竟然是一隻天階魔獸的屍體,死狀非常的慘,整個腦袋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硬生生咬斷,鮮血正一股一股地不斷湧出。

所有人都驚呆了,誰能夠想到,連天階魔獸都落得如此下場,如果有誰敢在天空中飛行,真不敢想象後果。

然而,震驚並沒有至此結束,而只是開始。

「碰!」

「碰!」

「碰!」

時間不大,由天空之中,不斷落下巨鳥的屍體,等級最低的也都達到地階!

頃刻之間,就像是下了一場死屍之雨。(未完待續。) 東方修哲終於能夠明白,這趟旅行為什麼稱之為「死亡之旅」了。.

沒有想到,這麼快眾人又要經歷一場生死考驗了。

一具具龐然大物的屍體,由高空中墜下,所帶來的強大撞擊力,就像是大型土系魔法「隕石雨」的威力。

而這還不算什麼,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濃濃的霧氣,像是受到了某股力量的驅使,開始翻滾起來。

眾人抬著頭,看著這個難得一見的壯觀,無不震驚色變。

一股股無以言表的不安,開始逐漸爬上這些人的眉頭。

此時的東方修哲,眉頭皺得非常明顯,他不同於其他人,由於陰陽眼的透視能力,他已然看清了那霧氣之外的成群生物。

那種糾纏的數量,那種血腥的廝殺,深深地震撼到了他。

「快……快看,那……」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是誰用顫抖的聲音喊了一嗓子。

一瞬間,所有人的視線全都被那些破開霧氣數量驚人的鳥獸給驚呆了。

面對這樣的一幕,就算是東方修哲這樣的高手,也無法再保持平靜的心態。

天空之上,一隻又一隻的黑點衝天霧氣,在眾人的視野里不斷變大。

雖然具體數量無法統計,但卻可以有一個大體的猜測:這些衝下來的鳥獸,絕對多達數千。

這麼驚人的數量,就算那些曾經多次往返「死亡之島」的冒險者,也是第一次見到。

隨著距離的逐漸接受,可以清晰地看到,這些鳥獸多是屬於同一種類,血紅的眼睛散發著殺戮和暴躁的光芒,頭頂之上,一團猶如火焰突出的毛髮,犀利的爪子就像是經過打磨過,巨大的翅膀隨著第一次扇動,都能夠使得周身彙集的霧氣紛紛散開……

風起霧涌,駭勢濤天!

「啾~~~」

尖銳的鳴叫,刺激著每一個人的隔膜,讓人覺得極不舒服。

而偏偏這種鳴叫此起彼伏,更是一聲高過一聲。

「這……這怎麼可能,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雲火瓴』,我的老天,這一下我們絕對完了!」

「這太不正常了,『雲火瓴』怎麼會穿過霧層,它們應該是最討厭濕氣才對,這太不正常了。」

「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當務之急,還是趕快想想應付的辦法。」

「看來這一次,大家只有拼了,它姥姥的,這個驚人的數量,可不是一兩個人能夠對付的!」

「……」

短暫的搔亂之後,巨船之上的所有人,為了共同渡過這次的危機,不約而同地釋放出各自的能量來,剎那間,全都進入到了戰鬥狀態。

東方修哲也不例外地暗自做了準備,只不過,讓人覺得奇怪的是,他的目光並沒有停留在那些「雲火瓴」身上,反而依舊凝視著那遮星擋曰的霧氣。

那種凝重的眼神,就好像在霧氣之後還有著更為可怕的存在。

體形巨大的「雲火瓴」,越飛越低,最後開始在巨船的上空盤旋起來。

熟知「雲火瓴」這種魔獸的人都清楚,這是「雲火瓴」準備發動攻擊的前兆。

終於,人與鳥獸的廝殺在一聲刺耳的鳴叫聲后,拉開了序幕。

「啾~~~」


一隻看起來非常兇猛的「雲火瓴」,突然向下急速俯衝而來,快得就像是從天空中墜落的隕石。

在這隻「雲火瓴」的帶領下,其他的同類也都行動起來。

如果隔著老遠看去,就像是下了一場流星雨。

「來了!」

「跟它們拼了!」

「嗖——」

同一時刻,巨船上的人類,並沒有坐以待斃,在「雲火瓴」下沖的同時,竟然有很多人躍身而起,靠著強勁的鬥氣防護,準備來一次空中碰撞。

「轟~~!」


數聲巨響,好似悶雷一般響起,重疊在一起,猶如波浪一般向著下方的巨船襲卷而來。

伴隨著巨響,強大的氣流在能量的碰撞下,形成了一股不小的風力,向著八方四散而去。

剎那間,海水翻湧,巨船搖擺。

緊接著,剛剛能量碰撞的結果揭開了勝負,隨著一些「雲火瓴」被轟飛下來,更是有著不少的人類猶如斷了線的風箏,落了下來。

這首次的碰撞,竟是互有勝負。

不過,「雲火瓴」要更佔上風一些,不但是因為它們居高而下,更是因為它們有著驚人的防護力。

就算是被轟飛下來,也只是受了一些輕傷,並不能影響它們的殺戮。

更要命的是,隨著剛剛的碰撞,似乎是激怒了這些「雲火瓴」,它們竟然張著嘴巴,發動了火系魔法。

剎那間,無數火球鋪天蓋地一般傾盆而下,一道道紅色的火焰,猶如毒蟒飛速副近。

可以想象,如果被如此多的火系魔法擊中船身,很有可能這艘巨船就要葬送於此。

在這生死存亡的危機關頭,那些退居到後方準備靜觀其變的魔法師,終於不能再沉默了。

要是這艘船毀了,魔法師絕對會是最先奔赴黃泉的人。

「天地間的風精靈啊,聽人我的呼喚,請凝聚你們的力量,協助我……」

「……以我之命,發動『水濤漫天』,葬送眼前的死人!」

「出來吧,土層鍍甲!」

隨著魔法咒語的快速念誦,一個緊接一個的魔法憑空出現,只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便是與兇猛的「雲火瓴」糾纏在了一起。

有了魔法師的協助,那些沖在第一線的斗師們,頓時壓力大減。

此時的東方修哲,終於收回了凝視天空的視線,轉而投向身旁不遠處兩個奇怪的生物身上。

這兩個奇怪的生物,是由藏龍海這個召喚師召喚出來的,比之先前召喚出來的「惡魔噴毒蜂」還要詭異不知多少。

只見其中一隻,四足像馬,卻偏偏有著類似人類的上半身,一雙強有力的雙手,更攥著一根由土元素凝聚成形的長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