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洛悠斜了一眼,項凱趕緊收回自己那蒲扇大手,不好意思的衝傅雲咧嘴笑笑。那意思好像在說,我真的沒使勁,只是隨便拍拍。

“來來,一起喝酒。”項凱拿起酒罈,就往一個空碗裏倒滿了酒。“謝謝項師兄了,不過我晚上還有事兒,不能喝酒。”傅雲想到還有半件馬褂的符文沒印完,連忙婉言謝絕。“誒,喝這點兒酒又不會耽誤事兒。來來來,我先乾爲敬。”說着項凱端起大碗一飲而盡,喝完還砸吧砸吧嘴,回味酒的香甜。這下把傅雲看的眼都直了。這麼大一

“來來,一起喝酒。”項凱拿起酒罈,就往一個空碗裏倒滿了酒。

“謝謝項師兄了,不過我晚上還有事兒,不能喝酒。”

傅雲想到還有半件馬褂的符文沒印完,連忙婉言謝絕。

“誒,喝這點兒酒又不會耽誤事兒。來來來,我先乾爲敬。”

說着項凱端起大碗一飲而盡,喝完還砸吧砸吧嘴,回味酒的香甜。

這下把傅雲看的眼都直了。


這麼大一碗得有大半壺了,這喝着簡直太過癮了。



項凱師兄敬酒已經全乾了,作爲師弟的一點兒不喝真有點不好意思,傅雲頓時有些進退兩難。

“別爲難傅師兄了,他還得準備闖關的事兒,我替他喝了。”

洛悠見狀,連忙上前幫傅雲解圍。

“我相信以傅兄弟的實力,闖關這點兒小事沒問題的,再說闖關不是後天嘛,耽誤不了。”

項凱攔住了洛悠伸過來的手。

有師妹給擋酒,傅雲感到一陣小幸福。但是看到項凱那信任的眼神,再看看那滿滿一碗酒。

不管了,先喝了再說,不就是個闖關嘛。


當即端起大碗,咕咚咕咚一口氣給幹了下去。

說起來傅雲還從來沒有這麼痛快的喝酒,大碗和小杯果然不是一種感覺。

太爽了!

“好!夠爽快!”說着項凱拎起酒罈子,一人又給倒了一碗。

“幹!”

這回,兩人同時舉碗互相一碰,然後一飲而盡。

“再來!”

越喝越爽,傅雲頓時控制不住自己了,主動邀起酒來。

“好!”

項凱自是來者不拒。

兩人一碗又一碗,喝了個昏天黑地。

把旁邊不少吃飯的外門弟子,看的一愣一愣的。

項凱是新來的,那些外門弟子根本就不認識他;而傅雲是雜役弟子,外門弟子基本也沒在意過他。不過這會兒兩人這一頓拼酒,卻給衆外門弟子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一罈子酒怕是有二十斤吧,就這麼被兩人你一碗我一碗給喝沒了。

這可是稻米香靈酒啊,靈酒不是普通酒,是無法用靈氣化解酒力的。

不管你的修爲多高,只要酒量不夠高,靈酒下肚照樣會醉的五迷三倒。

這麼多碗酒下肚,項凱臉上也泛起了紅色,而傅雲更是不堪,這會兒搖搖晃晃地都有些站不穩了。

“兩位,我就先告辭了,咱們下月初一見。”

傅雲舌頭有點兒打結,暈乎乎的跟項凱和洛悠告辭。

“傅兄弟走好,等後天闖關過了以後,咱再坐下好好喝。”

看樣子項凱還沒過癮,還想約傅雲再喝。

“先祝傅師兄闖關成功。”洛悠還是頭一次見到傅雲這麼猛,不禁有些愣神。

在她印象中這位師兄一直是小心謹慎,做起事情來穩重的很。

傅雲一步三晃,沒直接回他的屋子,而是來到了雞棚。

可能是多年養雞養成了習慣,不知不覺的就走過來了。一邊晃着還能一邊給雞們撒飼料,這門技術還真是不簡單。

搞定了雞棚的事兒,傅雲繼續晃悠着回到了屋子。

照明珠的投射下,就見一個高瘦的身影,原地晃悠走着交叉步,手裏拿着一顆印章,舉得高高的,然後狠狠的往下砸。

伴隨着“砰砰砰”的聲音,一陣陣刺眼的光泛起,很快便又歸於沉寂。

過了好一陣子,這敲章的聲音終於消失了。

屋子裏只剩下了均勻而粗重的呼呼鼾聲。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

傅雲醒來,伸了伸懶腰。

昨晚稀裏糊塗的就睡了,此時發現自己連衣服都忘了換。

“啊呀!喝酒誤事啊!”

傅雲一拍腦袋,想起還剩下一半土盾符文還有印。

一擡頭,便看到到桌上擺着的馬褂。

咦!啥時候符文印滿了?

傅雲揉着還有些發脹的太陽穴,仔細回想。

想了好一會兒,終於依稀記起,昨晚回來以後自己似乎做了些什麼。

難道自己在喝醉的狀態下把活兒給幹完了?

傅雲大驚,立即撲到桌前拿起馬褂仔細看了起來。

“還真是……”看着馬褂上印滿了的符文,傅雲不由自言自語道,“難道我就是傳說中的天才?”

他突然一眼瞥見旁邊擺着幾張奇形怪狀的符,不由拿起來仔細看了看。

看形狀,這應該是裁剪馬褂的時候,裁剪下來的中級符紙的邊角料。

待看清楚上面印着的符文之後,傅雲猛的清醒過來。

其中一張符紙上,赫然印有三個猛火符。

而且三個符文緊緊的挨着,差一點點就擠不開了。

看來是昨晚醉酒之後自己還想着印符的事,於是回來後一頓狂印。印完了馬褂上的土盾符文,又看到了剩下的邊角料,於是順手又印了幾張猛火符。

最猛的是,自己居然還在一張不規則的符紙上,緊挨着印下了三個猛火符。

這三個符文哪怕再挨近一點距離,便可能會直接連環爆炸開來。

萬一爆開了,這桌子還在不在,這屋子還在不在,自己的小命還在不在……真的很難說。

傅雲越想越後怕,直覺得後背嗖嗖發涼。

趕緊脫下後背有些潮溼的衣服,換了一套寬鬆乾爽的。

將馬褂收了起來,其他東西都處理乾淨,傅雲便出了門,先去雞棚看看。

這一次白靈巖雞們沒有撞欄杆,看來昨晚喝醉酒雞後給它們投了不少飼料。

傅雲看了看棚裏飼料的餘量,又給加了一些。

忙完之後,傅雲突然發現,自己今天似乎無事可做了。 昨晚趁着醉酒,已經把防禦用的馬褂和攻擊用的猛火符都給弄好了。

而要說提高修爲的話,這一天時間再怎麼修煉似乎也頂不了什麼用。

修爲這種東西,是依靠平時的不斷磨練積累起來的。

即便那些在關鍵時候突破的,也是因爲平時積累夠了的緣故。

傅雲自問,自己平時忙於生計,爲了賺靈石就忙的不可開交了,根本就沒有刻苦修煉。

一個資質平平、又沒什麼背景的雜役弟子,想要通過閉關勤奮修煉成爲外門弟子那純粹是扯淡。

先不說那樣肯定完成不了門派佈置的養殖任務,就算吃飯都成問題。

再說沒有好的法訣,沒有丹藥支持,想快速提高修爲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對於那些異想天開的偶然事件,傅雲從來也不指望。

既然閒來無事,那不如去交易市場逛逛,說不定能碰上啥有意思的事情。

然而去市場逛遊,那是需要花錢的。

想到這裏,傅雲先回屋,乒乓乓乓一陣狂蓋,又製造了一堆猛火符和土盾符。

昨晚喝的那些酒到現在還有些餘力,這頓忙活愣是沒怎麼休息,靈酒的餘勁兒一直給供給着靈氣,很快就幹完了。

喝酒的效果這麼好,闖關的時候要不要也喝上點兒?

這個念頭在傅雲的腦袋裏一閃而過。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因爲闖關不光是靠靈氣充足就能搞定的,到時候還得靠着頭腦反應、眼疾手快才行,而喝酒之後反應速度肯定會大幅下降,顯然不利於闖關。

臨出門前,傅雲數了數馬褂上的土盾符文,整整印了八十一枚。

七爲陽數,九爲成數,這九九八十一枚土盾符文,看數字就很吉利。

既然已經做好了,那乾脆就穿上吧。

傅雲將馬褂套在了裏面,外面套上件衣服,就全然看不出來了。

乘着蒲扇一路下行,路上傅雲暗自琢磨,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靈符是個好東西,但是符紙卻有個致命的弱點,就是在激發之前是怕水的。

雖然說靈符激發後威力驚人,但是不用的時候放在那裏還是怕被水溼了。

平時靈符都是放在包囊裏自然不用擔心,可是這件馬褂穿在身上。如果在使用之前,被淋了一身水的話,那就失去作用了。

看來,自己還得去買一件防水的外套穿着才行。

棄婦再嫁:情撩冷面將軍 ,傅雲催動蒲扇加快了速度。

到了市場,傅雲首先去了書店。

和陳老闆一提擺攤的事,本沒抱太大指望,沒想到陳老闆卻是一口答應了。

無敵萌妻限量版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