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唐淺覺得自己的耳根清淨了……望了望牆上的鐘錶,兩個鐘頭就這麼過去了。唐淺伸伸懶腰。

這會兒,秦獸神清氣爽的從臥室裏走出來,再一次毫無避免的對上了唐淺,咳咳…這丫頭的定力怎麼就這麼強呢?他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看這丫頭臉不紅心不跳的!是不是那賤人喜歡這女孩也是因爲這點?臉皮和他一樣厚?秦獸覺得自己的想法非常的靠譜!是的!能讓秦御風在意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而眼前的這女孩也是他見過爲

這會兒,秦獸神清氣爽的從臥室裏走出來,再一次毫無避免的對上了唐淺,咳咳…這丫頭的定力怎麼就這麼強呢?他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看這丫頭臉不紅心不跳的



是不是那賤人喜歡這女孩也是因爲這點?

臉皮和他一樣厚?

秦獸覺得自己的想法非常的靠譜!是的!能讓秦御風在意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而眼前的這女孩也是他見過爲數不多的極品!不得不說,老哥的眼光真是犀利。

“諾!”唐淺將剛剛煉製好的藥水遞過去,一個青花小瓷瓶,看起來非常的漂亮,秦獸看着楞了楞,隨即一臉防備的看向唐淺。

“什麼東西?”該不是這女孩送他的禮物吧!雖然說他這張臉比較吸引女孩子的注意力,但是啊…老哥看上的女孩子還是算了吧!他可不想讓老哥那個賤人對他使陰的!以往那是老哥不在意,對他的放縱,如果真把他惹急了,他絕對把你咬的面目全非。

小秦獸以前可是有非常深刻的體悟。

“化瘀美膚,塗抹三次,還你雪白肌膚!”唐淺想想,恩恩,應該就是這個功效沒錯了!剛纔也是無聊,就蒐羅出這些小玩意兒來練練手,之前也有過不少次的嘗試,也沒有成功過,意外的是,這次竟然練成了。不知道是自己的內息強勁了,還是因爲有了實用性他就自動冒了出來!

秦獸雙眼一瞪,咦?真的嗎?連忙拿起桌子上的瓷瓶,左瞧瞧,右摸摸,就像武俠小說裏面描寫的那神奇靈藥嗎?不會吧!這丫頭不會是騙人的吧!“真的嗎?”

唐淺挑眉,“你不信?”

唐淺這樣的神色最是令人信服,所以秦獸頓時試着去信唐淺,畢竟擁有這麼大產業的女孩子,應該不會騙人的吧!

“不信,拿來?”唐淺伸手便去搶,只是秦獸手一下子縮了回來,嘿嘿。不要白不要…

“信信信,怎麼不信?” 那些年被我們浪費的時光 秦獸立馬將小藥瓶裝在自己的衣兜裏,手緊緊地放在上面,謹防着唐淺就要搶回去,畢竟連唐淺都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拿回去的東西,肯定也是極寶貝的!說個玩笑話,這女孩的身家…富可敵國啊!恩恩,小點的國家還是可以的…

唐淺滿意的笑了笑,手放在褲兜裏。其實她哪是想要拿回去,她只是缺少一個試驗品而已,雖然對於把小寧楠當做試驗品有些小小的過意不去,但是…唐淺也只是知道這藥品不會產生什麼副作用

。只是想知道這藥究竟有什麼其他的效果,那麼她可就不知道了。

秦獸的手輕輕的拿出來,也放鬆了警惕,“回頭給他抹上。”

咳咳。秦獸頓時面色一整,有些受不住唐淺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刻意的咳了聲,“剛纔怎麼不拿出來?”

說不定小寧楠現在都可以活蹦亂跳了,真是…這女孩,雖然神祕,但是也太不夠意思了吧!哼哼…

因爲唐淺不會告訴這藥是當即才發明出來的,所以,唐淺那不經意的眼神再次飄到了那留有門縫的房門,呵呵…

奇怪的聲音帶着深深的疑惑。

“我以爲你想多伺候一次他呢?”

秦獸的臉華麗麗的給紅了,於是唐淺也發現那條門縫慢慢的關緊了…哈哈,唐淺這可是有了新的發現啊。

沒有想到臉皮厚到一定程度的秦御風,竟然有兩個這麼可愛的弟弟。一個一個都這麼可愛啊…

咳咳。

“具體事情我會再次跟你約時間談,現在寧楠需要我陪他…”秦獸這是非常客氣的下着逐客令。

其實心中則想的是,這女孩怎麼這麼不長眼色,沒有看見他們倆需要一個獨處的空間?咳咳…真是,雖然她是自己請來的!也是爲了他們倆的未來着想,但是秦獸現在可是一刻都等不及了,畢竟**一刻值千金,畢竟人生得意須盡歡…

“哦!讓我也見見他吧!畢竟你們倆都是我的當事人。”可是唐淺就是一個長眼色的小姑娘,對於秦獸那點小心思那是忽略忽略再忽略…

秦獸嘴角一歪,有些不知道唐淺在說什麼的狀況。

“其實我也很閒的,我也可以陪他,我最喜歡美少年了…”唐淺再次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這下,秦獸的嘴更抽了。這女孩知道她在說什麼嗎?啊!

“我們——”秦獸氣急,突然有種在家的感覺,那賤人老哥也是每次故意插在他們中間,時不時的用話來挑釁挑釁他,那時候的他啊年少輕狂,做出了不少的事啊



正要說拒絕的話時,臥室的房門卻突然被打開了…

只見一臉蒼白的寧楠站在門口,而他的嘴角也有着淡淡的青紫色,在他那柔嫩的皮膚上,看起來格格不入。

秦獸皺皺眉,不是說了他不許出來嗎?

不滿大家說,秦獸可是一個百分百的完美主義者,他喜歡寧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寧楠美人美啊!脾氣好啊!各個方面都很好啊!雖然寧楠現在受了點傷,但是…在他的心裏,寧楠美人依舊是最美的,所以最美的東西,秦獸同學有着非常強烈的佔有慾,不想要別人看見他寶貝的美。

可是,這個時候的秦獸怎麼沒有發現,這將近一年的時間裏,寧楠美人爲什麼會做服務生呢?這還不是他幹的把戲!那時候怎麼就不唸叨着寧楠美人的美呢?

“你是?”

其實,坐在屋子裏的寧楠也是坐不住,從剛剛開始的洗手間的那一刻,看見這個女孩,寧楠就有些疑惑,秦獸身邊怎麼會有一個芳齡女孩呢?秦獸的事他比誰都清楚,這樣的事他可從來都不知道。況且那女孩看起來對他也很和善的,兩人之間的相處模式,看着讓他都有些羨慕,從來都不會像他們這樣磕磕絆絆。

雖然以前他總是把秦獸當做一個普通的鄰居看待,也一直對他一副漠不關心的態度,但是…這次的事情之後,他才發現他心中最在意的。男人毆打他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他本就不在意。是的,肉體上任何的傷害,又怎麼會他在意呢?只是,當男人有了那層心思之後,寧楠才覺得害怕,不是害怕自己被侮辱,還想得是,小秦獸那麼一個喜歡美好的事物的人,那麼一個愛恨分明的人,肯定是受不了他有這樣的瑕疵。

如果秦獸不要他了!如果秦獸嫌棄他了!如果秦獸不再愛他了!

想到這裏,寧楠心便是一陣一陣的抽痛,那個時候他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就算有家人疼惜!就算有秦大哥的愛護!這也不能讓自己的心回暖…看來,秦獸之於他,已經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他不能失去他!

雖然寧楠對於唐淺的存在有着淡淡的不舒服,但是他從來都不會壞脾氣的將不舒服加之與別人。

呵呵,看見這個模樣的寧楠,唐淺再一次覺得寧楠非常可愛,哎!你說,這寧楠這麼好的男人,怎麼就沒有讓她給遇到了呢?反而讓一隻秦獸給催殘了!瞬間,唐淺望向寧楠的目光充滿了友愛。

這讓寧楠有些不解,這也讓秦獸頓時警鈴大響。

“喂喂喂…”秦獸警告性的擋在唐淺的身前,阻擋兩人的視線交匯,但是說了半天依舊找不到來威脅唐淺的東西…

男人?貌似這女孩還沒被開竅。

金錢?貌似這女孩富可敵國?

權利?貌似他們秦家在國內沒有什麼勢力?

家人?貌似自己也幹不出這樣缺德的事!

女人?貌似這女孩喜歡的是男人吧!

秦獸的態度更是讓寧楠一頭霧水,這兩人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這時候,寧楠對着秦獸開口,“她是誰?”

聽見寧楠的聲音,秦獸頓時轉過身,上前連忙扶住寧楠孱弱的身子,嘴上一個勁的埋怨,“你不舒服,就別管這麼多了。”

只見寧楠皺皺眉頭,沒有波瀾的聲音現在聽起來倒是有種冰冰冷冷的感覺,唐淺挑挑眉。呵!有趣。

“這是我的家,沒權利知道客人是誰嗎?”

這樣的聲音,秦獸是沒有聽見過的,所以也是楞了楞之後,才反應過來。他家小傻蛋是不是誤會什麼呢?

“當然可以!你想知道什麼,你問吧,我一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秦獸豎起雙指對天發誓。

寧楠沒有理會秦獸的裝模做樣,呵!他敢說他沒有把自己當做寵物養?敢說對自己沒有瞞很多事情?呵!真以爲他只是只小白兔嗎?一無所知嗎?

他非常不喜歡這種感覺,他想,沒有一個人會喜歡這種被束縛的感覺,被圈養的感覺,他雖然不強大,但是他也是個男人

。寧家唯一一個能頂起未來的男人!這樣的男人要被馴服在他的腳底下…。

其實,寧楠也是個矛盾體,之前一直硬着一口氣,除了對自己的不屈服,還有就是對秦獸這些行爲的抗議;秦獸對於他,不僅是最親密的人,還是他們的鄰居。他不忍心他受到傷害,也不忍心秦獸爲了一些事掉頭發。但是…一方面他又眷戀着秦獸偶爾給他的小甜蜜,也非常的喜歡秦獸對他小心翼翼的態度!

“呃…”看着寧楠沒有說話,秦獸自覺的開始介紹起兩人,指着唐淺,“唐淺,十六歲,瀚城人士。曾在瀚城第六中學上初中,現在第一中學上高中。唐玉齋幕後老闆,錦江集團的掌舵人,江山公司的老大。呃…還想知道什麼?”

唐淺似笑非笑的看着秦獸,沒想到這傢伙工作做得這麼足?呵呵!把她扒得這麼乾淨!秦獸可是給唐淺提了個醒,這麼說世界上沒有密不透風的牆,她所幹的事在一些人的眼裏就是透明的!如果是敵人,那後果簡直不可想象!而現在秦獸的出現,和她的合作是不是又被一些人看在眼裏,看來…她今後的路更加的不平靜!同時,她也想出了兩個對策,一是更加的低調,避免那些人的眼線;二是超乎想象的高調,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寧楠也沒有想到秦獸會一股腦的全面都告訴他,這個樣子的秦獸也還是讓他有些驚訝,秦獸很少這麼關注一個人!就連秦大哥現在的工作到底是什麼?他也許都不會清楚,而他怎麼就對這個小姑娘這麼知根知底?果然關係匪淺…

寧楠眉頭輕輕蹙了蹙,隨即展開,聲音淡淡,“和你有什麼關係?”是的,這些介紹和他有什麼關係?他要的是這兩人的關係。

“啊?”秦獸有些不知道寧楠的意思,和他什麼關係?和他什麼關係?不知道是問唐淺和他什麼關係?還是問唐淺的事業和他有什麼關係?可是不管怎麼樣,秦獸都可以拍拍腦袋,嘿!關係可大着呢!

於是乎,當寧楠看着秦獸一臉興致勃勃的顏色,倒是詫異的看了他兩眼,嘖嘖,說起這女孩就興奮成這樣?呵!寧楠嘴角繃緊…等待着秦獸的解釋。哼!

“咱們的關係可大着呢!”秦獸對着寧楠說道。

話音一落,寧楠嘴巴更是繃成一條線



唐淺目光一挑,大嗎?她怎麼不覺得?

“我不是告訴過你嗎?她在瀚城第六中學上過課!”秦獸一臉興致盎然,整個人就像被打了雞血一般,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寧楠分享這一個‘驚人’的消息!

“那又怎樣?”

“嘿嘿!老大不是在那玩過嗎?”秦獸賊笑一聲,有多久沒有抓到老大的把柄了呢?

寧楠瞬間瞪大眼睛,秦大哥?這會兒又望了望面前的小女孩,長的倒是非常的順眼,是很討人喜歡的那種。只是…聲音控制不住的驚訝,“師生戀嗎?”

秦獸,嘴角一僵。

唐淺,非常無語。

這時只見秦獸咂咂嘴,指頭輕輕彈了彈寧楠的腦門,鹹鹹的道,“嘿!就這麼對你的秦大哥有信心啊?事實上就是…你的秦大哥暗戀這姑娘!這姑娘眼光賊高,看不上老大!”


說完,秦獸覺得這話說出來非常的解氣,嘿!所以說,一開始他就非常的喜歡這個女孩!這就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寧楠微微張開了嘴巴,有些不敢置信,秦大哥那般好的人,怎麼可能有女孩不喜歡?寧楠也想到了之前,爲什麼秦獸會專門在星月等着這女孩的出現!當時他以爲她得罪了他,故意找這女孩的麻煩,所以也就沒有留住這女孩。但是,他那時卻是忘記了,秦獸根本是就是個誓不罷休的人,想要做什麼都必須要做的人!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原本還是一對陌生人,轉眼間就變得這麼熟悉了?原來是因爲這層關係啊…

突然間有些理解這抽風的秦獸了。呵!只要秦大哥受半點的打擊,他就會像個白癡一樣高興一天!這次,秦大哥可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吧!這個小秦獸恐怕是高興壞了吧。只是…從來都沒有有過挫折的秦大哥會不會很難過?

“就因爲這個?”寧楠才慢慢的找回自己的聲音,呵!其實他也有些想看看秦大哥現在的臉色,怪不得上次來見面的時候,一臉的惆悵,一臉的悲催…當時,還以爲秦大哥是裝的,現在看來竟是真的。哎,果然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秦獸有些不懂寧楠的思維,難道不值得他高興嗎?嘿

!也對,這兩小家夥或者是情敵呢!怪不得這小傻蛋不喜歡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原來是個原因,嘿!秦獸不樂意了,頓時板着一張臉,“告訴你,老大喜歡的可是她!你想也別想了…”

唐淺,“…”覺得自己非常的多餘,她能插嘴嗎?這兩人有沒有考慮過她的感受?

“還有哦!老大就算和她在不了一起,但他還是有個未婚妻的!再怎麼也輪不上你的…”秦獸鼓起腮幫子,胸中的那團火啊,燒的旺。

寧楠嘴巴張得從來都沒有這麼大過,原來如此啊,原來每次他和秦大哥在一起的時候,他都會那麼反常,原來…竟是這樣,只是寧楠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小眼神真摯的盯着唐淺,“你可千萬別聽秦獸胡說,秦大哥那個未婚妻根本不作數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唐淺默默的摸上了額頭,面前這兩個男生…要不要這麼搞?

“哦!”她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啊~

似乎感覺到唐淺低落的心情,寧楠感覺到有些語塞,現在的他有些厭惡自己的不善言辭,怎麼就沒有替秦大哥好好的安慰這個女孩!秦大哥好不容易能喜歡上一個人,可不能因爲這小小的插曲給破壞了去…

秦獸瞪大眼睛,什麼叫做不作數?呵!這小傻蛋簡直是睜着眼睛說瞎話呢!“喂喂喂…什麼叫做不作數?雖然那是家族裏安排的,但那也是老大親口承認的未婚妻啊!老大要是不願意,誰會敢給他安個未婚妻?”

寧楠連忙捂住這口無遮攔的秦獸,真是…

“喂?”唐淺接起了電話,眉頭突然挑了挑…轉過身。於是乎,寧楠悄悄的鬆了口氣,不知道她有沒有聽見?

對方是許久未見的秦御風!

呵!這也是讓唐淺非常詫異的地方,什麼時候不打?偏偏這麼湊巧的在這個時間打過來?

“阿淺~哥哥想死你了!”秦御風含着笑意的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於是…站在門口的兩人同時警惕起來,對望一眼,而後將耳朵靠近了唐淺這個方向…

唐淺手上把玩着剛剛從桌上拿來的小玩意兒,眉梢都不挑一下,“說人話

。”

“見個面吧!”秦御風這會兒爽快的正了正聲音。

“你回來了?”唐淺挑眉,當時走的時候不是說一兩年之類出不來的嗎?這會兒怎麼有空了?

秦御風嘿嘿一笑,“小寶貝,你可以過來找我啊~”

呸!

唐淺暗暗癟嘴,果然是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我很閒?”

“啊啊啊,小寶貝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這麼閒都不知道來找找我?知不知道我想你想的都肝腸寸斷了?”秦御風在電話那頭叫苦連天…

唐淺將手機拿遠了點,“嘿!長話短說…長途電話費傷不起。”

呃…門口的兩人給噎住了。

電話那頭的人也咽了咽口水,最終有氣無力的說道,“哎~過來趟吧,我快撐不住了…”

沒來由的唐淺的眉心跳了跳。秦御風剛纔開玩笑是開玩笑,但是她仍舊能聽見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而這下沒有了掩飾的聲音更是讓她心頭一緊,捏着手機的手緊了緊。

“發生了什麼事?”

唐淺是知道秦御風去哪裏了!但是對那地方根本就不瞭解,也不知道秦御風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究竟是什麼,竟然讓強大的秦御風也扛不住了?

“呵呵,還是見面說吧。”秦御風的聲音不顯疲憊,整個人似乎也沒有了生氣,唐淺的心突地一緊。

想了想唐淺對着電話道,“等我。”

秦御風聽見這話,微微勾起了脣角,掛掉了電話,腦海裏依舊迴盪着那句聲音。

等我…等我…

小家夥,我一直在等你不是嗎?呵呵…

就算不知道你會不會過來,就算不知道你何年何月才會回來?我一直會等下去不是嗎?

等我,嗯,等你…呵



突然間挺起了脊樑,緩慢又吃力的站起身來,一步又一步的邁開腳步,走向外面的世界,走向外面的人們…

陽光刺進來,強烈的光照讓秦御風微微眯起了眼睛…。

我曾路過你心上 砰——

唔,感覺到膝蓋劇痛襲來,右腿不受控制的彎曲,秦御風忍下了這聲悶哼,慢慢的再次站直了身子,擡頭看向了站在外面的衆人,爲首的人是那麼的熟悉又那麼的陌生,呵!戰友?發小?還是敵人?

“背叛黑幕林!你該當何罪?”那人言辭義正又頗爲不忍的吼道,充血的雙眼似乎彰顯出他的不忍與痛心…

“呵…”嘴角溢出笑容,接着溢出了鮮血,秦御風若無其事的擦掉,呵。叛徒?他如何不知?他如何不曉?他這次的災難不就是因爲尋找叛徒惹出來的事嗎?

“覬覦黑幕之位?”那男人似乎在猜想着秦御風爲什麼能做出這種欺師滅祖的事,難道就是衆人都心心念的地位?世界上有大大小小的國家,國家裏有大大小小的官員,世界上有大大小小的組織,不管是金融,不管是政治,不管是軍事?呵!不管怎樣,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都不會輕易的招惹黑墓林裏的人,在世界的頂級地位的人,都會忌憚黑幕林。

好在黑幕林是非常有原則,非常有組織信仰的組織。不會輕易的破壞世界規則,這也是黑幕林存在了這麼多年依舊能屹立於世界的一端的原因。否則,這麼一個衆矢之的的組織,早就是被人攻擊的對象。

所以,黑幕林裏的每個成員,都以能坐上黑幕之位爲最終目標,那裏就是他們一聲奮鬥的目標。只是位置只有一個,而要坐的人卻是非常的多!所以每年黑幕林之間的奪位就會坑害了多少無辜的性命?畢竟這裏的每位成員都是分佈於世界的各個角落,有着不同的工作,有着不同的交際圈子,這裏的人智商都是一等一的高!不會就是簡單的陷害,謀殺而已。一個系列一個系列的明爭暗鬥…想要得到位置,那麼就得將前面的敵人全面殲滅,而自己也必須得一步步的走過來…

只是在黑幕林裏衆多組織人員中,秦御風卻是不同的!行事不拘一格,我行我素,對於黑幕林的諸多規矩也是帶理不理

。對於黑林首腦也不見得有多麼尊敬,經常口出狂言,對他不敬。這放在其他人眼裏,顯得多少的格格不入。而這樣子的秦御風卻是最受黑林的器重,什麼時候都會將他放在最前面,也是最親近於他。

而最近,他們組織卻頻頻受挫,組織裏的人員他們也時時遭到了不少的暗算,這讓他們整個組織都緊張起來了。而就在衆人緊張的時候,卻突然傳來了黑林老頭去世的消息,消息一經傳來,外界更是鬧騰了起來。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對準了現在的黑幕林,呵!誰不想趁火打劫?呵!誰不想落井下石?呵呵!誰不想得到漁翁之利?!世界上這樣的人還少了去了嗎?

這時候,他們便意識到是組織裏出了內鬼了!呵!否則一向精密的黑幕林怎麼會讓外人鑽了空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