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絲絲的銀色能量帶從還未卷至的銀色風暴之中被拉扯而出,注入了張小邪手中誅邪在空中劃出的太極之中。

不行!心底暗叫,張小邪手中的誅邪逐漸減緩了速度。想不到這個自稱惡魔的傢伙發出的魔法之力已經超過了張小邪的靈力!雖然太極之形可以讓張小邪承受大於自己靈力的攻擊,但是很顯然不斷增加着銀色風暴力量的惡魔已經知道張小邪所施展的奇怪戰技已經達到了它的極限。“哈哈,是不是已經達到了極限?”怪笑着,惡魔手中的法

不行!

心底暗叫,張小邪手中的誅邪逐漸減緩了速度。

想不到這個自稱惡魔的傢伙發出的魔法之力已經超過了張小邪的靈力!

雖然太極之形可以讓張小邪承受大於自己靈力的攻擊,但是很顯然不斷增加着銀色風暴力量的惡魔已經知道張小邪所施展的奇怪戰技已經達到了它的極限。

“哈哈,是不是已經達到了極限?”怪笑着,惡魔手中的法杖繼續的加大着能量輸出:“讓我慢慢的撕碎你的屍體,恩,不知道是從中間分開還是腰斬呢?算了,還是絞成肉末吧,血之雨,哈哈,是最美的啊!”

一直在一旁掠陣的小龍女瞳孔逐漸變爲了純白之色,一團巨大的死靈吐息從小龍女的小嘴之中噴出,朝着惡魔疾衝而去。

看出張小邪已經無法再支持下去,小龍女終於忍不住出手了。

咦?輕呼一聲,眼露詫異的惡魔手中法杖揮動,不斷涌向張小邪的銀色風暴分出了一條銀色的光帶直刺入了死靈吐息之中。

無往不利的死靈吐息在光帶直刺之下竟然被硬生生的一分爲二,在空中一劃而過。

但是卻給張小邪了一個機會。

咬牙將手中已經過於沉重的誅邪抖動,半空之中充滿了銀芒的太極圖形在發出了一聲不堪重負的“滋”聲後搖搖晃晃的朝着惡魔反撲而去。

纔將太極之圖脫手,張小邪的手中就接着幻出了白符。

很顯然太極之圖是無法解決這個惡魔的。

果然,在惡魔一陣“嘎嘎”的笑聲中,承載了大量銀色能量的太極圖形被毫無懸念的閃過:“果然是厲害的戰技,可惜,你和我的實力相差的太多了!”

“官人,我來拖着他,你先走!”攔在張小邪身前,小龍女手中幻出了兩把死靈之劍。

彷彿又回到了魔界,那個捨身救了自己的小龍女又再次的出現在張小邪的面前。

“不用,這種程度我還應付的來!”將小龍女拉到了自己身後,張小邪的手中出現了滿滿一把紫金幣。


“喲。果然是情深意切啊!”怪笑着望着張小邪與小龍女,惡魔手中的法杖輕抖,將仍然附在其上的幾點銀色光斑抖落:“既然這樣,那麼我就讓你們兩個死在一起好了!”

“想讓我死,是不是還早了一點”望了一眼因爲打鬥聲而驚醒紛紛推開窗戶望過來的村民,張小邪重新凝視惡魔:“惡魔谷裏都是你這樣的惡魔 ?”

“如果你能打贏我,我就告訴你”大笑着,惡魔手中的法杖橫伸,一道弧形的月牙狀銀帶在惡魔身前形成:“讓我給你們最美麗的死法!”

一把摟住了小龍女,張小邪附在了小龍女的耳邊:“十個紫金幣。”

“二十!”

“十二!”


“十八!”

“十五!”張小邪惡狠狠的說道。

“十七!”小龍女笑眯眯的說道。

“十六!”


“成交!”

轟然一聲,變身爲骨龍的小龍女載着張小邪直飛而起,躲過了惡魔發出的圓月銀帶。

水龍符!

中級符籙術!

由高壓水流凝成的巨大龍形水柱在空中發出了一聲似模似樣的龍吟之聲,低頭直衝向了惡魔,兩隻粗壯的龍形水爪朝着惡魔的身體直抓而去。

高級符籙之術加上紫金的增幅與這個世界充足的元素之力讓整條水龍閃爍着蔚藍的光澤:接近元素實體化的光澤。 原本對張小邪手中的符籙沒有太大在意的惡魔色變。

凌駕於高級魔法的超階魔法本就是任何高手的噩夢。

猛然大漲的銀芒還來不及從法杖上彈出,巨大的水龍已經一把抓住了惡魔,巨大的龍嘴一口將惡魔吞了進去。

蔚藍的水龍軀體之內是極強的高壓,被吸入了其中的惡魔身體在水龍之內隱約的逐漸縮小…縮小着。

疲憊的坐到在骨龍脊背之上,張小邪用僅剩的靈氣控制着水龍開始放鬆體內的壓力:畢竟這個惡魔關係着惡魔谷的祕密,張小邪還不想直接的結束他的生命。

“呵…呵呵”水龍之中晦澀的能量波動着,惡魔被壓縮了至少一半的身體在其中劇烈的抖動着:“實在是低估了你們,看來能夠不動聲色的擊殺代言人,果然不是普通人呢?”

“還沒死嗎?”張小邪控制着水龍本已散去一半的壓力重新的彙集在了惡魔身周:“只要你把惡魔谷的情況說出來,我可以饒你一死。”

“饒我一死?”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水龍之中的惡魔哈哈大笑着,同時晦澀的能量波動猛然的幾何級數高漲:“是嗎?!”

轟!

水龍碎裂!

從水龍之中掙脫而出,全身冒着劇烈的銀色光芒的惡魔雖然變爲了不到一米的矮子,但是在一圈圈爆裂的銀色能量帶映襯之下卻顯的無比威猛。

四射的能量散流轟擊在村莊之中爆開了一團團可以比擬**直接轟擊的爆炸,哀聲遍野!

本來被巨大的響聲吵醒的村民民紛紛的從居所之中逃出,朝着村外狂奔。

在密集的能量亂流之中一個個村民不斷的倒下,發出慘叫。

眨眼之間還是一片祥和的村莊變爲了死亡的地獄!

“老大!”從張小邪下方的樓頂躍起,花間風與小骨望着張小邪身前整個身體都呈現詭異扭曲的惡魔驚聲叫道。

“逃!”簡單的一個字裏卻包含了太多的沉重。

本已到了極限的惡魔竟然會突然爆發出不可思議的力量,這已經超出了張小邪的預料。

看到不對勁,花間風與小骨立刻跳上了骨龍脊背,在骨龍勁扇之下,帶着張小邪三人直飛而起,朝着天空飛去。

“想逃嗎?”低沉的怒叫聲從全身扭曲的惡魔口中發出,轉而化爲了大笑:“把我逼到了這個地步想這樣就逃走?!”

惡魔轉眼消失在了原地,小龍女變身的骨龍雙眼一花,如同鬼魅一般的惡魔已經出現在了小龍女的身前。

“吼!”巨大的龍吟之聲伴隨着兩個籃球大小的死靈吐息正中了惡魔!

啪!

無數的血肉隨着四裂的死靈吐息從空中飄落。

“很爽!非常爽!”怪叫聲從半空中只剩一副骨架的惡魔口中發出,全身劇烈的抖動,骨骼之上立刻的鍍上了一層如同水銀的鍍層。

“這個傢伙不會變態了吧”看着空中亂叫的惡魔,花間風驚疑的叫道。

“小心!”勉強的用手中的白符彈出了水牢之術,張小邪對着小龍女發出了警告的喊聲。

點點的水花四射,水牢之術還沒有合攏就被一顆銀色光球炸裂,同時一道巨大的圓月形銀帶正面擊中了小龍女大張的骨嘴。

“吼!”嘴中的死靈吐息還沒有完成聚集就被這道銀帶擊中,四散的骨屑中小龍女的痛苦悲鳴在夜空之中響起。

“小龍女!”死死的抓住骨龍的脊背骨刺,張小邪與小龍女的精神聯繫讓張小邪立刻的知道了小龍女受到的打擊已經對小龍女造成了很嚴重的創傷,如果不是防禦之符增加了小龍女的魔法抵禦,恐怕這一擊已經要了小龍女一條性命。

“官人,你小心!”從高空重重的落下,小龍女的精神波動讓張小邪從骨龍脊背之上高高跳起,避免了與骨龍一起摔落在地的命運。

“死亡樂章!”直接使出了最後的殺招,花間風躍起之時手中的豎琴就彈爲了五刺之劍,將巨大的藍風朝着空中大笑的惡魔揮去,同時伴隨着小骨擲出的火焰鐮刀。

轟!

空中炸落的點點電花彷彿最燦爛的煙火,但是在這煙火之中卻是一個仿若死神的存在。

用力的將鑲在了臂骨之間的火焰鐮刀拔出,惡魔整個身體唯一完整的頭骨之中兩團銀色的火焰瘋狂的搖曳:“嗚,骨鐮?”

“你是骷髏?”望着狼狽落地的小骨,惡魔低沉的吼聲在小骨的耳邊炸響:“魔族?”

“小龍女!”看着骨龍眼眶中暗淡的火焰,張小邪大聲的叫喊着,用力的將小龍女被埋在泥土中的下顎擡起。

“我沒事,官人”小龍女巨大的頭顱費力的擡起,靠在了一邊的凸起山包之上:“不用管我。”

一陣悠揚的琴聲響起,喘息不已的花間風費力的用不多的音力彈起了治癒之曲。

“我是骷髏將軍”望着空中的惡魔,小骨手中重新的生成了一把火焰鐮刀,只不過這把火焰鐮刀上的火焰已經暗淡了許多。

“魔族啊”惡魔沉吟着慢慢從空中落下。

一手將小骨力劈而來的火焰鐮刀抓住,惡魔歪着頭盯着小骨:“骷髏一族什麼時候變得和人類一樣了?”

“撲哧”惡魔扭曲的掌骨直接的插入了小骨的心臟。

“咦?”手中並沒有感覺到溫熱的心臟,惡魔插入了小骨胸腔的手掌橫抓,頓時小骨整個的左胸被硬生生的拉裂而斷。

放開了緊握火焰鐮刀的雙手,小骨一把抓住了惡魔的兩隻臂骨,用力的扳動。 “果然是骷髏一族”看到小骨並沒有因爲整個左胸的失去有什麼不適,惡魔嘎嘎的怪笑着,鬆開了手中沾滿了內臟與血肉的骨渣,雙手一抖,將握住自己扭曲骨臂的小骨抖的直飛而起。

“黑暗魔法?”將張小邪奮力射來的一朵黒焰凌空抓滅,惡魔整個人直飛而起,眨眼來到了張小邪的身前。

手指暗釦,張小邪直視着距離自己不到一米的惡魔:“是又怎樣?”

“這麼說你也是魔族了?哈哈,巫妖?還是高階骨龍?”惡魔怪笑着問道。

從惡魔只是震飛小骨而沒有立即的殺掉小骨看來,張小邪隱約猜想到了什麼。

“巫妖。”

“哼,哼,這麼說你不是符籙師了,沒得玩了”惡魔骨骼之上的銀芒慢慢的淡弱,竟然遠離張小邪朝着村莊的另外一頭飛去。

“喂!你究竟是不是惡魔谷的?”對着惡魔遠去的背影大叫道,張小邪搞不明白爲什麼這個眼看就可以幹掉他們的惡魔爲什麼又突然放過了他們:難道這個自稱惡魔的傢伙真的是魔族的惡魔?但是據知識印記中的記載,魔族的惡魔可都是頭有雙角,全身自然覆蓋火焰的生物啊。

“自然會有人來找你”惡魔的聲音遠遠傳來,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呼…”放鬆之後,張小邪整個人癱倒在地,沒了力氣。

“老大,他爲什麼沒殺我們?”一邊彈奏着治癒樂章,花間風一邊靠近了張小邪。

“我看是因爲我們魔族的身份”張小邪猜想道:“除此之外我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原因。”

“好險”花間風一想到剛纔盡所有人之力還無法戰勝這個惡魔,反倒被全部打倒就不寒而慄。

“老大!”拖着殘缺的身體,小骨可憐兮兮的蹣跚走到了張小邪身邊,一屁股坐了下來。

“怎麼樣?小龍女?”對着倒在山包之上的骨龍發過了一股精神波動,張小邪關切的問道。

“沒…沒事”歪歪扭扭的從地上站立了起來,小龍女重新的變身爲了人形。

晶瑩的四翼包裹着**的身體,小龍女的精神波動傳到了張小邪的腦中:“記住,二十個紫金幣!”

“好吧,好吧,僅此一次啊,這可是看在你受傷的份上”張小邪無奈的擺手道:“坐下好好的聽音樂吧。”

中級吟遊詩人彈奏的治癒樂章對於傷勢無疑是有着很好的治癒效果的。

樂章對於魔族或者人類都是有着激發自身免疫潛力達到自愈效果的。

“那個惡魔說的會有人來找我們是什麼意思?”在一曲治癒之曲完畢後,小骨疲憊的放下了豎琴,對着閉目躺在山包上的張小邪問道。

шшш ⊙Tтkan ⊙Сo

“不知道,我想我們呆在這裏就知道了”張小邪全力的運轉着體內逐漸增多的靈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