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蟲而已……」

修羅門弟子冷冷一笑,臉上充滿不屑,目視著毛小方走進結界,臉上的嘲諷之色更加的濃烈起來,冷冷道:「中級天道境界也敢參加強者之戰,無量山的人都死光了嗎?」「看你這種病怏怏的樣子就讓我惱火,看樣子無量山的人都死光了,哈哈……」毛小方臉色微變,沒有說話,靜靜的走向結界中央,身上的金龍猛然攀升起來,猙獰的彷

修羅門弟子冷冷一笑,臉上充滿不屑,目視著毛小方走進結界,臉上的嘲諷之色更加的濃烈起來,冷冷道:「中級天道境界也敢參加強者之戰,無量山的人都死光了嗎?」

「看你這種病怏怏的樣子就讓我惱火,看樣子無量山的人都死光了,哈哈……」

毛小方臉色微變,沒有說話,靜靜的走向結界中央,身上的金龍猛然攀升起來,猙獰的彷如活物,不斷的挪動,天道神力四方彙集,全身上下達到巔峰狀態。

對方是天道至尊強者,他必須全力以赴,一點都不能保留!

裁判見狀,輕輕咳了一聲,道:「比賽開始!」

「轟隆隆!」

裁判話音一落,羅想眼神一變,兩眼變成暗紅色的血瞳,隨即體內激蕩出洶湧無比的紅色殺氣。


他和毛小方一樣,同樣是全力施展出來。

無量山是修羅門的死對頭,有生無死,見面一定要殺!

濃烈的殺氣彌散開來。

厚重無比。

毛小方心頭一震,怒喝一聲,一張符打出。

毛小方猛地一喝,眉頭暗鎖,符紙凝鍊而成的八條金龍體型粗了一倍,變得更加的猙獰起來,面對天道至尊的羅想他必選全力以赴,不留餘力。

於此同時。

毛小方的體內磅礴的天道一點點被激發出來,身上的氣息更加的渾厚起來,逐漸抵抗住羅想釋放出來的精神威壓,識海一松,毛小方步偌奔雷,全力攻擊上去。

實力只有中級天道境界的毛小方竟然抵抗住羅想的精神威壓,讓人震驚。

境界的差距就像一道無法逾越的溝壑。

相比中級天道境界,天道至尊境界強的不止是一丁半點。

看見毛小方瞬間即止,羅想嘴角輕輕一動,冷冷一笑,道:「找死!」

神之女or對錯之女 轟!」

暗紅色的殺氣從他體內釋放出來,陰寒,冰冷。

「出!」

「轟隆隆……」

暗紅色的殺氣越來越濃,整個結界都變成暗紅色,外界根本看不清楚。就連一些初級天道至尊強者都無法看清,結界阻擋一切精神感應。為此想要知道裡面的情況根本不可能。

戒掉無情總裁 隊長,小方不會有事吧?」

「那暗紅色的氣到底是什麼東西?」

「看不見了,連金龍都看不見了,隊長毛小方不會真出事?」

……

眾人都暗自焦急,結界內發生的事情他們看不到就更加的焦急,都為毛小方擔心起來,只有逍遙皓天兩眼眯起眉頭微皺。若有所思起來,暗紅色的霧氣是修羅門專門修鍊的煞氣。

廣場上吵雜聲四起。全都因為看不清結界內而暴怒,特別是那些下賭注的人更加是心急如焚,有些甚至大聲罵了起來。

「搞什麼鬼啊。」

「還讓不讓人看了。」

「裁判,我可是下了重金啊。」

……

「嘭!」

……

重重的撞擊聲響起,擦出陣陣火光,火光在暗紅色的殺氣之中閃耀。結界內的一切變的更加詭異起來,強悍的氣息不斷的衝擊著四周,靠近一點的人臉色蒼白不停的後退。

「轟隆!」

「嗷……」

金龍發出怒吼般的呻吟聲,於此同時發出轟天雷鳴,暗紅色的殺氣逐漸消退,結界慢慢變的透明起來,毛小方全身是血,兩眼暗沉。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羅想,嘴角輕輕的動了動。冷冷道:「你輸了。」

重生學霸小甜妻

羅想身上毫無傷痕,甚至臉色都沒有改變一點。只是雙眼變的黯淡渙散,沒有精神一樣,在聽到毛小方說出『你輸了』三個字時身體猛然發抖,站立不穩,連續後退數步,差點跌倒在擂台上,眉頭皺如山,嘴唇哆嗦起來,「不會,,不可能,,你,,你不可能贏我的,,」

本書源自看書王 第330章輸了就要死!!

一切都不敢相信。

廣場周圍的人都聽見毛小方的話,全都是兩眼睜大,不敢相信似的,中級天道境界的毛小方贏下天道至尊的羅想?怎麼可能?天道至尊的力量是中級天道根本無法比的。

裁判沒有宣判。

裁判沒有宣判就意味著戰鬥還沒有結束,旋即,羅想兩眼猛然一睜,瞳孔變成暗紅色,仰天怒吼一聲,近乎咆哮道:「我不相信,我要殺了你……」

「啊!」

怒吼之下,暗紅色的殺氣凝鍊成一柄不斷翻騰的長槍,襲向毛小方。

「哼!」

毛小方冷冷一哼,兩眼眯起,淡淡道:「這是你自找的。」

頃刻間。

毛小方雙拳一握,金龍衝天而起,直接脫離身體,直接沖入羅想的體內,咆哮一般的力量轟然爆炸起來,隨即雙腳如電衝擊上去。

「嘭。」

在兩人相撞的剎那,突然有股強大的力量衝出。

力量幻化成強烈的勁風,在毛小方與羅想直接彈開,兩人瞬間被這股力量衝擊出去,但是全身感覺不到疼痛,只是他們的身體止不住的後退,心頭巨驚。

裁判出手了!

毛小方臉色暗變,沒想到裁判的力量竟然有如此強大,剛剛那一剎那眨眼時間不到竟然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裁判身上的長袍輕輕鼓動,隨即停了下來,淡淡道:「無量山毛小方勝,進入下一輪……」

聲音在廣場各個角落迅速傳播開來。

整個廣場完全沸騰了。

不是因為毛小方的勝利,而是因為裁判的實力,從強者之戰開始到現在沒有一個裁判出過手,當大家都以為裁判不過是擺設時今天卻突然出手,強悍無匹的存在。

「不……」

「我沒輸。」

「我還要戰。」

……

羅想兩眼突出,暴走一般,歇斯底里的咆哮起來,在裁判宣布的瞬間他的心猛然顫抖起來,一股寒意不由自主的升上心頭。對他來說輸了等於地獄。

只要他從結界走出的瞬間羅天佑就會一招將他秒殺。

修羅門絕對不會容下一個失敗者。

想到羅天佑的手段,羅想直接暴走。根本不管裁判,兩眼一沉猛烈如雷,身影如電閃一般衝擊上去,大聲吶喊道:「老子是不會輸的,給我去死……」

「呃?」

毛小方兩眼一愣,微微看了一眼裁判。

見裁判沒有動,心中突然一沉。冷冷道:「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九龍嘯天……」

「熬,,」

毛小方丹田內的武氣全部外放出來,臉色立即蒼白起來,武氣外放。金龍出體。無形之中身上修鍊十年的天道之力全部噴發出來,體內轟隆巨響,不斷的撞擊著心神。

裁判果然沒有動!

在羅想衝上來的瞬間,他身體一閃退到一邊,眉頭皺了下,有點怒。

「咧,。咧,,」

「噗嗤……」

羅想倒飛出去,心如死寂,怎麼都想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輸,為何會輸給一個修為只有中級天道境界的人身上,而且還是無量山的人,心頭萬分的沉重。

「嘭!」

身體如山。砸在結界上,滑落下來動彈不得。

「呼。,呼。,」

毛小方也是喘氣如牛,再也支撐不下去,看著遠處的羅想確定他再無戰鬥力時,心頭才猛然一松,雙腳輕輕的顫抖起來,朝裁判施了一禮,隨即向結界出口走去。

於此同時。

廣場上空黑影一閃,落在結界出口處,逍遙皓天臉帶笑容,對生剛剛的一戰非常的滿意,能擊殺天道至尊強者就有資格跟他進入界王爭霸戰。

無疑,毛小方已經有資格了。

「隊長……」

「咳,,咳,,」毛小方重重的咳了幾聲,隨即嘴角掛著絲絲鮮血,臉色更加的蒼白起來,剛剛的一戰他近乎在透支生命在戰鬥,要不是將所有的天道之力激發出來的話,躺在地上的人就是他了。

「別說話。」

逍遙皓天輕輕一聲,隨即氣療術施展出來,輕吟的聲音響起,籠罩在毛小方的全身,不多說毛小方體內,體外的傷口迅速的癒合,幾個呼吸間完好如初,只是丹田內的武氣還是枯竭狀態,整個人看上去稍顯疲憊。

「謝謝隊長。」毛小方感激著道。

也在這時。

羅想從昏迷中醒過來,努力的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向出口處,對他來說,他在走向地獄。

「嗖!」


在羅想走出結界的瞬間,一道身影傲立空中。

頓時,彌天殺氣迅速的擴散開來,空氣立刻變的壓抑起來,廣場上所有人心臟彷如停止跳動一般,臉色全都微微蒼白起來,修羅地獄中的殺氣讓他們大氣都不敢喘。

逍遙皓天眉頭一皺,兩眼微抬。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