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林慶氣若游絲,已經連痛苦的叫聲都發不出的時候,終於……

“哈哈!我就說嘛,我的技術是毋庸置疑的。好了,現在接上了,過兩天就沒事了。”孫傲雲終於從林慶身上站了起來,拍了拍手笑道。也在此刻,她纔在意到兩人之前的接觸是多麼的曖昧,臉色微微一紅,小腳對着林慶大腿踢了一下,“你這傢伙,讓你佔大便宜去了。”林慶翻了翻白眼,心底對孫傲雲已經不是一般的恨了,恨不得將對

“哈哈!我就說嘛,我的技術是毋庸置疑的。好了,現在接上了,過兩天就沒事了。”

孫傲雲終於從林慶身上站了起來,拍了拍手笑道。也在此刻,她纔在意到兩人之前的接觸是多麼的曖昧,臉色微微一紅,小腳對着林慶大腿踢了一下,

“你這傢伙,讓你佔大便宜去了。”

林慶翻了翻白眼,心底對孫傲雲已經不是一般的恨了,恨不得將對方直接從窗戶扔下去。

“對了,記住我之前和你講的話,沒事的話,千萬不要出去。”

孫傲雲順手關門的同時,並不忘記叮囑一聲。

“還出去,出去你妹啊!”

林慶輕聲咒罵一聲,現在的自己恨不得趴在這裏不起來,還出去?開什麼玩笑!話雖然如此,心底卻感到一絲疑惑,爲什麼這個孫傲雲要把這個事情再三交代自己?難道說,天黑之後,會有什麼事情要發生嗎?

就在林慶猜測的同時,樓下傳來一道輕微的關門聲卻讓林慶條件反射的站了從牀上站了起來,並快速的走到窗臺下往外看去,外邊的天空,此時月光黯淡,一道纖細的身影避開公路,專門挑揀那些不會出現閒人的地方馳去,而那個方向林慶依稀記的是西湖的方向,最重要的是那道人影還給林慶一絲熟悉的感覺?

不過,令林慶驚異的是,那道身影竟然快的出奇,彷彿每一個縱躍的距離都在十丈開外!僅僅數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消失在林慶的視野中,這種現象絕對是遠遠現在人們的常識。

“記住我之前和你講的話,沒事的話,完全千萬不要出去。”

林慶的腦海裏又不斷的回想起孫傲雲離開的時候說的那些話。

“有古怪,絕對有古怪!”

林慶暗道,同時心底涌起一股濃烈的好奇心來。心念一動,緩步走向門口,將房門拉開之後,衝着孫傲雲房間的位置輕聲喊道:“孫小姐??在房間裏嗎?”

話落,過了半晌無人迴應,林慶再次開口喊了數聲,見沒有迴應,心底更加肯定剛纔自己心底的想法。想要出去跟過去看看到底會出現什麼事情,可是右臂傳來的劇痛卻在時刻提醒着林慶,同時又想到那道人影所過的地方都很是崎嶇,很少會有人走過。思慮半晌,也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

懷着一顆充滿好奇的心,林慶只好轉身回房,打開筆記本找了個喜劇電影,一邊躺在牀上,一邊不斷的思考着最近到處廣播的怪事。也因爲忙碌了一天,悄然間,一襲睏意捲上心頭…… 蓬!

哼!

就在林慶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一連數聲猛烈的撞擊聲自樓下響了起來,甚至都能感覺到連整棟樓都顫抖了一下。

“怎麼回事?”

林慶揉了揉腦袋從牀上坐了起來,筆記本此時還在放着電影,而樓下不斷傳來的撞擊聲也越來越清晰。

噝!

林慶倒吸一口涼氣,撐在牀上的右臂傳來一陣疼痛提醒着自己入睡前發生的事情。這一會兒的時間裏,樓下又傳來類似獸吼的聲音,同時一股難聞的腥氣自門縫處傳了進來。

“靠,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林慶皺了皺眉頭,心底想到肯定是孫傲雲回來了,這才第一天都這麼鬧騰,那以後還怎麼常住下去?想了想,林慶從牀上下來,順手將筆記本關上,然後打開房門向下一看,只見下邊黑漆漆一片,並不斷有着一道紫色的電光不斷的閃爍着,同時還有兩隻類似是碧綠色的眼睛在不斷的晃動着。

“孫小姐,是不是你在下邊,真是的,搞什麼鬼啊。”

林慶不滿的嘟囔幾句,左手緊按着右臂順着樓梯扶手走了下去,在樓梯口處摸索着找到大廳吊燈的開關按鈕。

啪!

客廳中間的西式吊燈將整個客廳照射的宛如白晝,可在這一瞬間,林慶整個人卻瞪大了眼睛看着客廳的中心位置。

一身粉紅色緊身衣的孫傲雲身上早已經是血跡斑斑,半蹲在地的她右手緊握着一把紫色的匕首,神色冰冷的看向另外一個方向。而那個方向卻有着一個完全超出林慶所認知的一個怪物!

說是怪物,毫不爲過。

那是一隻有着蛇一般身軀的怪物,體長在六丈開外、粗如水桶一般,而其面部竟然和人一般有着五官!嘴裏還不斷的有着一條猩紅的長信吞吐着,隨着每一次的吞吐都會有着一些粘稠的液體滴落下來,而當這些液體滴落在地板上的時候,粉紅色的地板竟然被快速的腐蝕着。

怪物的頭顱一會看向孫傲雲,一會又看向林慶,對於這陡然間出現的燈光讓它明顯感覺到很不適應。

林慶在這一刻整個人都被震的呆住了,只覺的大腦轟地一聲響,彷彿有着什麼東西在自己的腦海裏炸了開來,一時間,整個大腦一片空白,表情呆滯的站在那裏。

“噝!”

人面蛇身的怪物身軀一擺,張開大口快速的向林慶當頭咬去。

半蹲在地面的孫傲雲在這一刻,身形一躍而起,紫色的匕首上綻放出一道尺長的紫色電光直直的刺向人面蛇身怪獸的頭頂。

怪物雙眸中閃過一絲人性化的嘲弄,就在孫傲雲快要接近的時候,頭顱猛地收了回來,轉頭對着孫傲雲噴出一口綠色的霧氣,同時巨尾自孫傲雲的身後快速的揚起,尾端繃的直直的刺向孫傲雲的厚背。

“好個狡猾的畜生。”

感覺到背後傳來的破風聲,孫傲雲眉頭緊皺,嬌軀在空中以不可思議的角度一個反轉避開前方的綠色霧氣的覆蓋,整個人正面迎向了後方蛇尾的攻擊。

只是那蛇尾來的又快又急,又是這怪物算計好的全力一擊,倉促間,孫傲雲又如何敵得過?

當孫傲雲雙手剛碰觸到蛇尾的瞬間,整個人就被這股巨力直接撞飛,重重的砸在林慶身邊的牆壁上。鮮血將粉紅色的牆壁都抹上了一抹豔紅,竟是那麼的醒目。

林慶渾身一個激靈,雙目逐漸恢復神色,只是眼中卻被各種複雜的情緒所充斥着,不解、疑惑、驚奇、喜悅等等各種神色。

噝!

怪物低吼一聲,碧綠色的雙眸閃過嗜血的光芒,再次撲向林慶與孫傲雲所站的位置。

孫傲雲勉強靠在牆壁上,俏臉一陣煞白,眼見兩人就要被這不知名的怪獸吞入腹中,卻沒有一絲辦法的時候。

林慶忽地神色平靜的將右手平舉,掌心向着怪物的方向迎去,同時口中低吟道:“視覺錯覺。”

砰!

就在怪物的頭要碰到林慶的時候,頭顱竟然莫名的撞向了旁邊的牆壁。堅硬的牆壁更是被直接撞破了一個大窟窿,而怪物的大半個身軀也因爲這一撞而撞了出去。

林慶神色忽地一陣委靡,平伸的右掌忽地重重的攥在一起,“神經錯覺!”

噝!

怪物探出牆壁外的頭顱猛地高昂並悲呼一聲,彷彿受到了巨大的痛苦一樣,蛇尾一陣扭動,快速的向着遠方奔去,眨眼便在五六丈開外。

“想逃?”

他靠臉上位 ,緊攥的右手忽地向上揚起,淡淡的道:“感知錯覺。”話音剛落,怪物忽地停下了奔跑,身軀快速的盤在了一起,並在第一時間龐大的身軀向着上空竄去。身軀雖然龐大,可是因爲巨大的力量還是竄起數丈高,只是力竭之後,身軀卻重重的砸在地面上。一次緊接着一次,隨着每一次的落下都會將地面砸的下陷……

林慶眼中閃過一絲猶豫,最後變的堅毅,雙眸也在這一刻盡呈灰色!右手在收回的同時,左手緊握成拳,快速的撞向了右手的掌心。同時低喝一聲,“死亡錯覺!”

陡然間,人面蛇身的怪物停止了向上竄動,蛇尾如劍一般的直立,巨口忽地張開撞向自己的尾巴。

噗哧!

一聲輕響,蛇尾直接貫穿了怪物的頭顱,身軀在挺立了不到兩個呼吸的時間便重重的砸在地面上,連一絲掙扎都沒。

“呼!”

林慶長舒一口氣,背靠在後方的牆壁上。剛纔因爲緊張倒是沒怎麼感覺到,現在心情放鬆下來,右臂因爲之前的脫臼而造成的傷勢現在又開始劇烈疼痛起來。

“說,你到底是什麼人?!”

一把冰冷的匕首帶着濃郁的血腥氣息死死的卡在林慶的脖子上,一絲淺淺的血痕悄然的自林慶脖頸處蔓延開來,並不斷有着血珠順着匕首流了下去。

孫傲雲俏臉煞白,嬌軀因爲之前的戰鬥而輕微的顫抖個不停,只是美眸中的冰冷卻讓人不寒而慄。

“什麼……什麼人?”

林慶一怔,用力的將頭顱向後揚,只是後邊就是牆壁,又哪裏有什麼空間?

“別給本小姐裝蒜了,想不到,你竟然是一名能力者,連我都被你瞞住了。”

孫傲雲俏臉冰冷,停了一下又道:“是不是老頭子讓你來的?”

林慶眉頭一皺,不解的道:“你到底在說什麼,我根本就聽不懂,什麼能力者,什麼老頭子我都聽不明白。”

“哼!”

孫傲雲冷哼一聲,手中的匕首再次向前遞了一下,沉聲道:“事實都擺在眼前了,你還給我裝糊塗?能夠解決掉那個怪物的能力者,最起碼也是三玄的水平。想不到,你一個三玄層次的能力者高手竟然能夠僞裝的和一個普通人一摸一樣。”

縱然林慶現在心情極其的不爽,可就算他再無知也能夠想到對方的話題是牽扯到一個自己從來不曾知曉的羣體,而且對方手中的匕首絕對可以輕而易舉的劃破自己的喉嚨,所以,眼見反抗不得,只好耐住性子的沉聲道:“孫小姐,我再說一次,你說的事情我統統都不明白。至於爲什麼能夠將那個怪物殺掉,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

頓了一頓,見孫傲雲神色滿是懷疑,微微沉吟,神色有些尷尬的道:“剛纔我打開燈看到那個怪物之後,我整個人都被嚇傻了,就感覺到腦袋裏好像有什麼東西爆炸開來。然後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信息進入了我的腦海裏,對了,那些信息就是我剛纔對那個怪物用的那些招數。緊接下來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不過,我能向你保證,在剛纔之前,我絕對不會這些莫名其妙的招數。也更不知道你口中的能力者是什麼意思。”

孫傲雲雙眸微凝,仔細的將林慶打量了一番,見對方不似說假,倒也信了一些,畢竟從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早就將對方仔細的查探過,包括昨天林慶胳膊脫臼的事件,也都是她精心策劃,就是想看住進來的房客有沒有其他能耐。然而,現在再一看林慶,卻發現一股隱晦的能量在其體內悄然運行着。

難道是……

孫傲雲心底一突,想到了另外一個可能性,而這個可能性也只有同樣屬於他們這一特殊羣體的人才明白,那就是能力的自我覺醒!心底不由暗忖:“不會那麼巧吧!這種能夠自我覺醒的能力者,縱然是在能力者這個圈子裏也近乎爲零吧?我竟然會碰到一個?而且,實力看起來還非常不錯?!”

思緒快速的閃過,孫傲雲也下意識的拿開了放在林慶脖頸處的匕首,沉聲道:“好吧,我就信你一次。若是讓我知道你是騙我,我一定饒不了你。”

咳咳!


林慶咳嗽一聲,扶牆站穩,心底卻有着無數的疑問,看了看孫傲雲,見對方一會看自己一眼,一會轉過頭思考,當下猶豫不定,不知道該如何去詢問。

“你有問題?”

孫傲雲瞥了林慶一眼,轉身坐在旁邊的樓梯上,並順手將紫色的匕首插在長筒靴子裏。

“那個……”

林慶左手撓了一下腦袋,輕聲問道:“什麼是能力者?那個怪物是怎麼回事?你說的那什麼三玄層次又是什麼意思?還有你口中說的‘老頭子’又是指誰?”

孫傲雲注視了林慶好一會,這才道:“能力者,其實就像你看到的那些電影一樣,有着統一的名字,叫作‘異能者’,意思很簡單,就是意喻爲‘有着奇異能力的人’。”

“異能者?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異能者?!”

聞言,林慶不由瞪大了雙眼,驚異的問道。

孫傲雲挑了挑眉頭,不耐煩的道:“廢話,你自己不就是個例子嗎?”

林慶一愣,不由乾笑一聲,若是親眼所見都不能夠確認的話,那麼自己的親身體驗總不會還需要質疑吧?

不等林慶發問,孫傲雲繼續道:“在異能者中,根據實力的強弱,又細分爲一玄到九玄九個層次,一爲小,九爲大。而剛纔的那個怪物,則是一隻與異能者一樣,有着奇特能力的蛇類。”轉頭看了一眼滿臉疑惑的林慶,淡淡的道:“是不是想問爲什麼世面上一直都沒有這種東西的存在?”

見林慶點頭,孫傲雲眉頭微挑,繼續道:“那是因爲凡是這一類的東西都被‘異能者’們暗地裏解決了,而且,很多時候新聞上的‘不明事件’也有着很大一部分都是這些傢伙搗的鬼,爲了不引起人們的恐慌,所以諸如此類的事情,絕對是不容公開的。”

忽地,孫傲雲嘆了口氣,有些悵然的道:“可又有誰知道,這看起來平靜的世界,背地裏卻是暗流激涌,根本就不平靜呢?或許,這就是政治吧。”


林慶張了張嘴,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忽地想起一事問道:“那你口中的那個‘老頭子’又是……”

孫傲雲臉色微變,霍地一下站了起來,沉聲道:“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好的多。” 聞言,林慶知趣的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雖然他對這些還是非常的好奇。

休息了一會之後,孫傲雲站起身來,美眸中閃過一絲狡黠,看向林慶笑道:“來,讓你看個好玩的東西。”話落,便自旁邊破了一個大窟窿的牆壁中鑽了出去。

“好玩的東西?”

林慶微微一愣,也站起身來緊跟着孫傲雲出去。

孫傲雲腳步極輕,快速的走到之前那只有着人面蛇身的怪物旁邊,當仔細看到蛇尾自怪物的口中進去,將其頭顱刺了個對穿,眼中不由閃過一絲詫異,歪頭看了看林慶,卻並沒有說什麼,反倒是從靴子裏掏出了一個精緻的約有拇指大小的瓶子。


“這是?”

林慶禁不住的開口問道,孫傲雲手中的瓶子竟然給他一種心悸的感覺。

“嘿!你看着就是了。”

孫傲雲莫名的一笑,小心翼翼的將瓶塞拿掉,對着怪物頭顱的傷口倒了下去。一縷閃爍着碧綠色熒光的液體緩緩自瓶口處緩緩滴下,並落入到傷口之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