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可與留下什麼口迅?”

王琦:“大人殷明!來人說:不必找人了!已安全!這封信立即送往祁王府你主子手上!”扶柳聽完,臉色便也舒展了許多,連忙辭別了掌櫃,帶着信快馬加鞭的往京城而去……暗衛們也陸續撤出了石頭鎮,沿路找尋主子的蹤跡,想要找到人好隨行保護!京城風無臣很快收到了風無袂的信件,拆開看見內容,瞬間臉色變得難看了許多!什

王琦:“大人殷明!來人說:不必找人了!已安全!這封信立即送往祁王府你主子手上!”

扶柳聽完,臉色便也舒展了許多,連忙辭別了掌櫃,帶着信快馬加鞭的往京城而去……

暗衛們也陸續撤出了石頭鎮,沿路找尋主子的蹤跡,想要找到人好隨行保護!

京城風無臣很快收到了風無袂的信件,拆開看見內容,瞬間臉色變得難看了許多!什麼叫和他一起的心兒姑娘失憶了?忘記了這2-3年的事情,只記得幾年以前的事情?不行,自己的快速的去見他們!剛起身出了御書房,只見王安便迎面來到面前!

王安:“皇上,可是累了?怎麼叫老奴呢”

風無臣:“……無事!只是想去御花園看看,再過來看摺子!”

王安點點頭便開始吩咐人準備帶路,自己跟着風無臣身邊,見主子心情不佳也不敢開口,只得默默陪着!

風無臣剛纔一時激動本想直接去找心兒他們的,只是剛出御書房看見王安的一瞬間這纔想起,自己如今還頂着無袂的臉呢!只得改口說去御花園,吹吹冷風讓自己冷靜片刻罷!

另一邊,風無袂和糖心 低調的趕着馬車合着王家的商隊一起慢悠悠的往京城而來……

兩人在馬車無聊,糖心便拿出了一副玻璃珠子似得跳棋,拿出的來的一瞬間糖心都驚呆了,自己明明就是想有什麼能打發時間就好了,免得兩人坐着尷尬,哪知腦子裏突然蹦出了“跳棋”二字,手兒還不聽話的往馬車後面儲物箱伸了進去……

哪知真的突然出現了一副棋盒在手上,只得拿出來說是着馬車上的,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玩兒。打開看見這樣的玻璃珠子也不覺得奇怪,只覺得理所當然,!

無袂倒是很詫異這樣的棋子自己還未見過了,圓碌碌的像夜明珠似得!又見糖心好像見過似得,還會玩!瞬間驚奇的問道:

“心兒見過此物?還知道怎麼玩?”

糖心:“呃!小時候見過……有邊關的商人帶過來的罷!有幸得了機會摸過一回!”

風無袂:“哦!那倒是有趣!”

糖心:“嗯嗯!來我教你!規則很簡單呢!”

風無袂:“好!”


兩人便開始了你教我學的模式,下了兩遍,風無袂便學會了。兩人便開始了你來我往的較量之中!

糖心: “無袂,怎麼樣,還是我贏了吧!哈哈!”

風無袂:“是!是是!心兒可是最聰明的姑娘了!”

大約路上走了半日的時間,約申時三刻,馬車便順利的進了城,兩人便被祁王府的馬車接走了!

兩人進了祁王府便分開了,糖心被管家帶到了內院交給了書悅照顧,風無袂則直接悄悄地回了皇宮,準備去見代替自己的皇兄交換回身份! 糖心一進內院,一個長得可愛的姑娘便撲了過來,在自己身上一邊查看着,一邊哭哭啼啼的喊道:

“姑娘!你終於回來了!你終於回來!謝天謝地!”

糖心:“這……,管家爺爺,這是……”

管家:“呃!姑娘?你不認識了?這是你的貼身丫鬟!”


糖心:“呃!那個,管家,還有這位姑娘!我可能有些記憶缺失,最近幾年的記憶好似沒有了……”說完糖心小心翼翼的擡頭盯着兩人,看這兩人如何反應!

管家:“什麼?”

書悅:“什麼?小姐你看說什麼?”

糖心見二人還有些懵逼的樣子,只得再次開口說道:

“那個!我失憶了,很多人不記得了!”

書悅:“……”姑娘不記得我了,怎麼辦

管家:“……”沈姑娘不記得王爺了怎麼辦,東西都準備好了,就等着大婚了呢!

糖心見兩人一臉不相信的表情頓時惆悵了,難道以後自己見着一個以前的熟人都得面對這樣的場景嗎?

哎!心累!

還好自己沒有全忘光,好歹還記得“便宜”弟弟,和蕭嬤嬤他們!對了,自己爲什麼要叫糖宇“便宜”弟弟?

哎!不管了!估計自己這腦子真的是進水了,壞了!!

兩人終於平復聽到這一消息的心情,書悅帶着糖心進房間,開始絮絮叨叨的講這幾個月自己知道的事情,也提到了剛剛死去的書情……

書悅說起書情的時候眼淚便又流了下來,糖心心裏也有種空落傷心的感覺,頓時兩人都沉默了起來!

糖心沉默了一會,見書悅還在小聲哭泣,頓時也心疼的一邊安慰着書悅一邊給她擦着淚滴!

“姑娘!嗚嗚……”

書悅一把抱住糖心,哭的更加傷心了!糖心只得抱住她,細細的安慰着,同時也責怪自己當時沒有保住書情!雖然不記得當時情節,但這些日子自己明顯感覺自己的武功內力明顯是一流水平,一般情況很難遇到對手,卻沒想到自己的小丫鬟都沒保護好!

書悅見自己哭哭啼啼倒是讓剛回來的姑娘更加擔心了,頓時便也抽噎着收住了哭聲,開始說些別的事兒轉移注意力,這才讓兩人又恢復了些好性情

糖心聽着書悅說着這幾個月跟着還沒失憶前的自己的點點滴滴,倒也輕鬆自在,彷彿自己確實做過似得,雖然現在想不起來,但是能感覺到那確實是自己以前的生活!

另一邊,自從聽見糖心姑娘說失憶了的管家,一路嘆氣一路小聲的嘀咕了起來:

“這可怎麼辦!王爺又得從新來過,看來自己得多出點力,保證把糖心姑娘的記憶趕緊恢復!”

扶雨見管家一臉愁容的在花園裏轉來轉去,頓時好奇的走過去詢問道:

“祁伯,你在這裏幹什麼呢,神不思蜀的!”

管家:“額!是扶雨啊!哎!糖心姑娘失憶了!你說如何是好!”

扶雨:“什麼?沈姑娘失憶了?”

扶雨的一聲大叫頓時讓四周的暗衛都聽見了,頓時暗衛們也驚歎了起來,這下子王府的喜事估計只怕的退後了吧!王爺和沈姑娘,看來有的磨了!

糖心也沒想到,依着一會兒的功夫,祁王府全服上下的丫鬟暗衛護衛們都知道自己失憶了,一出門便看見這些人怪異的眼神,看着自己還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自己只得假裝沒看見,然後快速的回了屋子,關了門和書悅商量到:

“書悅!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家吧,蕭嬤嬤和弟弟還等着我們呢,且看就幾日要過年呢!”

書悅:“好啊!姑娘!我早想回去了,只是你沒回來,不敢回去,免得嬤嬤他們擔心呢!如今是該回去了!”

糖心:“嗯,去吧,你去給管家說一聲,我們待會便走!”

“好的!姑娘!你先坐會兒,我去取就來收拾!”書悅歡快的出了屋子,向着外院而來!

皇宮

風無臣風無袂兩人換回身份後,風無臣便問道:

“無袂,你說心兒失憶了!是怎麼回事?”

風無袂聽見風無臣這麼快的詢問糖心的消息,有些詫異,因爲皇兄並未與自己說過心兒姑娘的事,自己自然也是裝作不知道兩人認識,便訝異的問道:“心兒?皇兄,你與心兒姑娘認識?”

風無臣:“嗯!你快說她怎麼樣了?”

風無袂:“無事,只是忘了近三年的一些事!”

風無臣:“……好!我知曉了,如今你回來了,我該走了!”說完便轉身快速的離開了皇宮……

風無袂:“誒……皇兄……”自己本來還想在問些今日發生的事的呢,沒想到人到跑的快!於是只得招了王安來問話……

祁王府

管家:“姑娘,不等王爺回來了?”

糖心:“呃……”

書悅見糖心還沒反應過來,便對着管家祁伯拜了一拜,然後對着祁伯說道:“管家爺爺,姑娘離家好幾日了,家裏嬤嬤定然擔心了,我們今日先回去,改日再來拜見祁王。”

管家:“好,那書悅姑娘別忘了,改日帶着沈姑娘來府裏見見王爺!”

糖心書悅點了點頭表示一定會來的,便放下馬車簾子吩咐馬車掉頭離開了祁王府……

另一邊,風無臣快速的趕回祁王府,才得知糖心已經回了雲上小築,這時纔想起,莫不是自己剛纔遇到的從祁王府這邊出去的馬車上的人是心兒?自己騎馬太快當時倒是沒有多想,沒想的這倒是錯過了……

風無臣立即又出了王府,準備去找糖心的時候,管家祁伯便一把拉住風無臣說道:

“王爺,眼見天兒快要黑了,不如明日再去吧!沈姑娘剛好也該休息休息,今日老奴也有些事兒給您說說!”

祁伯見風無臣蹙眉以爲自己不讓他去找糖心不高興了,便再次說到:“是關於沈姑娘的事兒,王爺還是先聽聽再做決定吧!”

風無臣看天確實晚了,實在不宜在出門了,也便隨了祁伯的心願,兩人便回了院裏!

祁伯今日在糖心和書悅哪裏套的話兒原原本本的分析給了聽:“王爺,如今姑娘是完全不記得你了,不如我們一邊找神醫,您也打理打理,明日再去沈府拜見姑娘,重新認識一下,也能給姑娘一個好印象呢!”

風無臣聽完心裏更加難受了,嘆了一口氣又覺得只能這樣了!萬事不可強求,但自己也不能就此胡亂糾纏以避免壞了心兒對自己印象 這邊糖心回到了雲上小築,便被蕭嬤嬤一把摟在了懷裏檢查,一邊還鬧鬧叨叨的說道:

“小姐怎麼出去好幾日也不知回家了,還好祁王府知道送信來,不然我們可得擔心呢!”

糖心回抱了抱蕭嬤嬤,安慰的說道:“嬤嬤,別擔心,我不過是去外邊轉了幾日罷了,這不是回來了嘛!”說完轉身揉了揉這個已經到了自己肩部的弟弟的小臉說道:“哎!今日不見,糖宇你又長高了不少呢!”

糖心翻了翻白眼,這才嘟着嘴半開玩笑的說道:“姐你怕都不知道我來了京城吧?不然怎麼離開幾日便覺得我又高了”

糖心心裏一詫異,可不是嘛!自己可是忘了好些事兒呢,這會兒嬤嬤和糖宇還不知道吧!只得打着哈哈,半真半假的打趣道:

“可不是嘛!都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來京城了呢!”

書悅:“……”

糖宇:“……”

蕭嬤嬤:“好了,別再玩笑了,快,進來說話罷!小姐可用了晚膳?”

書悅:“蕭嬤嬤,還未呢,小姐急着回來罷!”

蕭嬤嬤:“好!好!我剛纔還唸叨着你們呢,今日做的多了些,還熱着呢,待會我帶進裏屋裏來,你們兩一道兒用膳罷!”

糖心書悅都表示可以

書悅便帶着糖心進了屋裏,沐浴收拾一番,出來房間裏,蕭嬤嬤便已將擺好了晚膳,兩人又簡單用了一點過後,糖心便休息去了,書悅收拾完便拉着還沒睡的蕭嬤嬤說說話兒……


翌日,糖心一直見蕭嬤嬤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甚至帶着些憐憫,一問書悅,便知道自己失憶的事情,該知道的人兒都已經知道了,也便不再擔心自己說錯話弄得大家還以爲自己怎麼回事呢!

不一會兒,門房李叔便說有貴人到訪,蕭嬤嬤便拉着糖心出門迎接,哪知上門的是祁王風無臣!

其實蕭嬤嬤心裏正擔心呢,自己小姐失憶了,估計也不記得祁王這個人了,從前可是兩情相悅人兒,如今不知如何……

風無臣早早的便等在雲上小築,等到裏面有了動靜這才敲門登門拜訪!這會見糖心看見自己陌生又平淡的表情,心裏甚是難過,臉色也黑了許多!

蕭嬤嬤連忙在旁邊提醒道:“小姐,這是祁王,從前你們最是熟悉的!”

糖心見到風無臣的時候,心裏有些莫名的親近感,聽着蕭嬤嬤的提醒,頓時便也明瞭了,難怪感覺此人如此熟悉,便也點頭示意知道了,對着祁王準備行禮

風無臣:“心兒,不必客氣!我知曉你忘了些事兒,如今權當從新認識罷!不必講那些虛禮!還和從前一樣 叫我無臣罷”

糖心覺得甚是有禮,自己也不喜歡拘泥於這些繁文縟節,便也放鬆了些許,幾人便移步到了暖閣裏說話!

風無臣:“心兒如今可有哪裏不適?”

糖心:“無臣大哥,沒事兒,差不多都好了,就是有些記憶實在想不起來了罷了!”

風無臣:“那就好!記憶的事日後慢慢的總會想起來的!別擔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