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們怎麼搞的,我旭哥哥什麼時候毆打人了?你哪隻眼睛看見的!”楚婷雅叉着腰朝警察質問道。

警察沒有理會溫旭,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那一箱子錢上面,眼裏快速閃過一絲貪婪的神色,轉頭朝溫旭問道:“這是你的錢嗎?”溫旭沒有回答,反倒是楚婷雅搶先答道:“廢話!不是我旭哥哥的錢,難道還是你們爛警察的錢啊!”爲首的警察聽到楚婷雅的話,朝旁邊的手下打了一個眼色,只聽對方說道:“如果這筆錢歸你所有,那我們認

警察沒有理會溫旭,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那一箱子錢上面,眼裏快速閃過一絲貪婪的神色,轉頭朝溫旭問道:“這是你的錢嗎?”

溫旭沒有回答,反倒是楚婷雅搶先答道:“廢話!不是我旭哥哥的錢,難道還是你們爛警察的錢啊!”

爲首的警察聽到楚婷雅的話,朝旁邊的手下打了一個眼色,只聽對方說道:“如果這筆錢歸你所有,那我們認定涉嫌洗錢,因爲你一個普通的大學生,不可能有這麼多現金。”

溫旭冷笑道:“我有說過這筆錢是我的嗎?這筆錢是我一個朋友的。”

韓詩軒從門口走了進來,摘下臉上的墨鏡,對爲首的那個警察說道:“警察先生,這筆錢是我拿來準備入股天府地產的,不知道你們爲什麼要誣陷我朋友?”

爲首的那個警察本以爲錢在那裏,抓溫旭進去應該是人贓俱獲,但沒料到半路殺去韓詩軒這樣一個大明星來。

老實說,按照韓詩軒的收入能力,這幾十萬絕對只是一個小克斯,而且韓詩軒又是著名的公衆人物,他自然不敢把韓詩軒抓進去。

不過,如果就這麼收隊回去,他這個所長也不用做了。因爲這件事是上級交代下來,他必須辦好的。

“你說這一百萬是你的就是你的嗎?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所以我們要把溫旭帶回去進行調查。如果誰敢阻撓警察辦案,都以襲警的罪名論處。”他見自己不佔優勢,索性直接拋開僞裝,耍起了無賴。

只是,他沒有想到天底下還有不怕他們警察的。

他的話剛說完,準備去抓溫旭的胳膊,卻見韓詩軒旁邊的漂亮女孩兒朝她伸出了修長的美腿,然後……他就順勢摔在了地上,嘴巴朝下,屁股在上,真是一個十足的狗刨式動作,狼狽相頓時惹得在場的民工哈哈大笑。

赫連幽夢讓他失了面子,他自然不會輕易放過這些人,只見他肥大的身體緩緩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拔出腰上撇着的手槍,把槍口對準了赫連幽夢和溫旭。

“你們再動一下試試,看我敢不敢向你們開槍。”警察繼續朝兩人威脅道。

赫連幽夢的眼裏閃過一絲鄙視的冷笑,剛準備動手,卻聽溫旭喊道:“你的子彈都沒有上膛。”

對方下意識地看了一下握着手槍,而溫旭則趁着這簡短的時間飛快地出手,把槍從警察的手裏搶了過來,然後反過來用槍指着他。

“你要幹什麼?萬一老子死了,你也別想跑掉。”警察惡狠狠地朝溫旭罵道,藉以轉移心中的恐懼。

不過,溫旭卻從他已經溼了的背心中看了出來,心裏不禁冷笑道:“明明怕得要死,卻裝作不怕死的樣子,當官的人還真是不要臉。”


韓詩軒見溫旭拿槍指着派出所所長,其他警察跟着拔出槍,把槍口對準溫旭,着實嚇得花容失色。

赫連幽夢拍了拍韓詩軒的肩膀,若無其事地安慰道:“放心吧,那個傢伙不會蠢得開槍,最多是嚇唬那個臭警察而已。”

“可是……”韓詩軒皺着眉頭,似乎在做着某種選擇。

“你們還有沒有王法,居然拿槍闖進我的公司,然後用槍指着我的員工。如果你們再不收手,後果一切自負。”楚婷玉鐵青着臉冷冷地對爲首的警察喊道。


對方不愧是官場老鳥,聽到楚婷玉的話,立刻向她施壓道:“你先勸你員工把槍放下,真要是走了火,別說你員工完了,就算是你們公司裏的其他員工也脫不了干係,你們公司也到頭了。”

不過,楚婷玉也不是三歲小孩,聽了對方的話,堅定地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要把槍放下也是你們先放下。如果你們真的打算魚死網破,我也沒什麼。”

對方沒料到楚婷玉居然是這種態度,不禁愣了愣,但要他在一個學生面前先服軟,那絕對不幹。更何況,溫旭是上面指定要辦的人。如果讓上面的人知道自己連一個學生都拿不住,那自己就真的完了。所以,就算被槍指着腦門,自己也堅決不能退縮。

“不行,必須要他先放下槍,這個沒得商量!”警察堅決地說道。

就這樣,雙方不禁處於僵持當中,都等着對方先放下槍,但誰也不肯先放下槍。

韓詩軒見狀,不免有些焦急,考慮了一下,終於下定決心,從兜裏拿出了手機。

“軒軒,你要向家裏打電話?”赫連幽夢看到韓詩軒的舉動,不禁朝她問道。

韓詩軒輕輕地點了點頭,沒有否認:“現在這個時候最危險了。如果那個警察的槍走火,肯定會傷到溫大哥,我不能眼睜睜地看着溫大哥受傷。”

“可是,你不是跟你家裏鬧翻了嗎?”赫連幽夢問道。

“這只是小矛盾而已,比起溫大哥的安危算不了什麼。”韓詩軒一邊向赫連幽夢說道,一邊拿着手機走到了一個安靜的角落,撥通了家裏的電話,“爸,是我!我有件事要求你……”

“哼!還說我在乎那個傢伙,我現在倒看看誰更在乎那個傢伙。”赫連幽夢看着韓詩軒的背影冷哼了一聲,然後從兜裏摸出了手機,“大師兄,我是幽夢,有件事要請你幫忙……”

另一方面,被溫旭用槍指着的所長實在堅持不下去了,主動開口對溫旭說道:“我只是給別人跑腿的,你把我打死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反而還給那些想弄你的人留下口實,所以我認爲我們和解。我數到三,我們一起放下槍怎麼樣?”

雖然溫旭根本不信對方說的話,但還是點頭答應道:“好!”

“一!”

“二!”

“三!”

數到三的時候,其他的人並沒有把槍放下,而溫旭自然也不會蠢得把對方的話信以爲真,主動把槍放下來。

“你說話好像在放屁。”溫旭冷冷地諷刺道。

對方的臉有些紅,但很快便恢復了平靜,朝溫旭喊道:“剛纔只是一時失誤,不算,我們再來一次。這次誰不遵守誰是王八蛋。”

“那我就再信你一次。”溫旭冷冷地說道。

“一!”

“二!”

“三!”

這次,對方倒還算守承諾,立馬命令手下把槍放下。

手下看了所長一眼,見他點頭,在猶豫之下才慢慢地把槍放了下來。

對方做到了,溫旭自然要遵守承諾,把槍口從他的腦邊放了下來,但沒有把槍還給他。

所長看了一下溫旭手裏的槍,向溫旭說道:“你現在是不是該把槍還給我了?”

“然後再跟你去派出所?”溫旭冷冷地說道。

“你……”面對溫旭桀驁不馴的態度,所長的心裏不知道有多麼憋火,但理智告訴他,現在絕不是發火的時候,必須保持足夠的冷靜和剋制。

“那你說怎麼樣才肯把槍還給我?”所長有些妥協地問道。

溫旭的嘴角勾起一絲絲冷笑,一邊把玩手裏的槍,一邊對所長說道:“等我玩膩了,你再過來取吧!”

“你……”對方平靜了一下,壓低聲音冷冷地說道,“我沒有和你開玩笑,公民在沒有佩槍證的前提下,私藏槍支是一項重罪。”

溫旭冷笑道:“現在開始跟老子講法律了,那剛纔誰一進來,連看都沒看,就嚷嚷着要把我帶回派出所審問?”

溫旭一席話問得對方答不上來,但對方執意要溫旭把槍還給她,去派出所接受調查。

“你覺得有可能嗎?”溫旭鄙視地笑道,老子可不是那些蠢貨。

“你……”所長剛準備大罵,卻聽身邊的手下提醒道:“所長,你的電話,局長找你。”

所長一聽是局長找自己,急忙接過電話,恭敬地問道:“局長,你好!我正在辦案,不知道你有什麼指示。”

“我知道你在辦案。現在,我命令你立即收隊,給我滾回來。”局長在打電話大聲吼道,顯然心情也因爲這件事而弄壞了。

“可是,局長……”所長還要說些什麼,局長卻果斷地打斷道:“不管你有什麼理由,只管依着我的意思就行了。我在辦公室裏等你,如果你十分鐘之後沒有出現在我的眼前,那你這個派出所所長就不要當了。”

聽到局長這麼說,自己哪敢反駁啊,連忙點頭哈腰應承道:“局長,你放心,我馬上就收隊回來。” 第二百七十四章 股份問題

“解決了?”赫連幽夢見派出所所長帶着他的人馬走了,不禁朝韓詩軒問道。

“嗯!”韓詩軒輕輕地點了點頭,對赫連幽夢說道,“我讓我爸打了一個電話。”

赫連幽夢是知道韓詩軒的背景的,所以並沒有感到什麼奇怪,只是笑着陶侃道:“你還說我,也不知道誰對他的上心,本來不肯動用的關係也動用了。”

韓詩軒俏臉一紅,打了赫連幽夢一記粉拳,狡辯道:“亂嚼什麼舌頭根子!溫大哥救過我的命,我感謝他,自然要報答他了,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這當然不奇怪,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準備以身相許啊?”赫連幽夢打趣道。

韓詩軒紅着臉瞪了赫連幽夢一眼,追上去就要撓她,卻看見楚婷玉走了過來。

“你好,韓小姐,多謝你鼎力相助!”楚婷玉以前只是在電視上見過韓詩軒,如今近距離與韓詩軒接觸,心裏竟然有些緊張。

韓詩軒衝楚婷玉嫣然一笑,伸出手與楚婷玉握在了一起:“楚總,叫我軒軒就好。”

“那你也別叫我楚總了,叫我小玉或者婷玉。”楚婷玉一邊說道,一邊招呼韓詩軒往辦公室走去,“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韓……軒軒,你還是去我辦公室。”

走進辦公室,五個人分賓客坐下,祕書把茶泡好之後就走了出去。

“軒軒,這是小雅,玉姐的妹妹。”溫旭向韓詩軒介紹道,“這個小丫頭往日裏囂張得很,可能是今天看到你這個傳說中的大明星,有些害羞吧!”

“旭哥哥,人家哪裏囂張啦!”楚婷雅不滿地白了溫旭一眼,但眼神中處處透着溫柔,說話的語氣也輕。若是不認識楚婷雅的人看到這般景象,還真當楚婷雅是一個乖乖女了。

韓詩軒掩嘴笑道:“溫大哥,你怎麼這麼說小雅呢?我看小雅不僅長得漂亮,舉止也優雅,若是去娛樂圈發展,分明就是以後的影后歌后,成就肯定比我大。”

或許每個女生都有一個明星夢,楚婷雅聽到韓詩軒的這番誇獎,大眼睛裏頓時充滿了激動的神色,情不自禁地追問道:“軒軒姐,你說得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你要知道,軒軒姐可不像你溫大哥,說話總是不靠譜。”韓詩軒笑着看了溫旭一眼,對楚婷雅說道。

哎!什麼叫躺着也中槍,老子現在就是,溫旭頓時鬱悶無比。

“嗯!我也是這麼認爲的。”其他三個女孩兒在這個問題上彷彿達成了共識,紛紛深以爲然地點頭表示贊同。

“好了,我們還是討論一下注入資金的事吧!”溫旭趕緊阻止了她們這個話題,若是再讓她們討論下去,自己或許比陳世美還要陳世美吧。

說到注入資金的問題,辦公室裏的氣氛一下子就凝固了,三個女孩兒不約而同地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嚴肅樣子。只有事不關己的赫連幽夢依然談笑風生,反正這件事跟她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她只是來打醬油的。

楚婷玉見韓詩軒不發言,主動開口說道:“軒軒,不知道你手裏現在有多少資金?”

這個問題在來之前,韓詩軒就和溫旭討論過了。溫旭總共打了五千萬到韓詩軒的賬戶,準備拿三千萬來拯救天府地產,剩餘的兩千萬用於普洱茶飲料的生產。

所以,韓詩軒聽到楚婷玉問起,看了溫旭一眼,緩緩地說道:“玉姐,我總共可以拿出三千萬。”

楚婷玉之前做了一下簡單的預算,初步估計,急需資金爲一千五百萬,而要在各個戰場上形成反攻之勢,那就得要二千三百萬了。若是要做到從容應對各種突發情況,三千萬是一個不錯的數字。

這樣看來,韓詩軒的資金倒是很充足,楚婷玉心中的一大塊大石算是解決了。接下來就該是股份分配的問題了。

楚婷玉要控股,掌握這家公司的經營權,這是沒話說,但給韓詩軒多少股份合適呢?這家公司的總資產在十億左右,韓詩軒投資三千萬,分得的股權就應該在3%左右。不過,考慮到韓詩軒雪中送炭的特殊,楚婷玉覺得3%的股權有些低。


楚婷玉想了一會兒,決定先聽聽韓詩軒的意見,所以朝她問道:“軒軒,你投資三千萬,預期回報是多少?”

韓詩軒雖然長年在娛樂圈滾打,但由於家庭原因,韓詩軒對商業這塊還是有很深的瞭解,所以知道楚婷玉說的“預期回報”實際上就是股權。

如果跟韓詩軒談判的是一個陌生人,兩者之間純屬合作關係的話,韓詩軒開口肯定會獅子大張口,一來就是百分之十。但現在考慮到溫旭和楚婷玉的關係、這筆錢屬於溫旭的財產等特殊原因,所以韓詩軒一時倒不知道怎麼辦了。

韓詩軒想了想,決定先把皮球踢給楚婷玉,讓她先把價錢定下來,然後自己再根據實際情況和溫旭的反應,再象徵性地還一口價,這事情便這麼過了。等將來有機會,自己再把股份還給溫旭。


“玉姐,我對金融這塊不是很熟悉,一時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來。”韓詩軒故作謙虛地說道,“玉姐,不知道你準備給多少股份?”

楚婷玉一眼便看出韓詩軒懂這方面的知識,知道她這麼說,只是不願意開價而已所以也不去點破,輕輕地敲了一下桌子,擡頭對韓詩軒說道:“你投資三千萬,我給你百分之六好了。”

“啊!”聽到楚婷玉的話,韓詩軒不禁失態地發出一聲尖叫。

衆人聽到韓詩軒的尖叫,紛紛把奇怪的目光投向韓詩軒。

楚婷玉皺了皺眉頭,朝韓詩軒說道:“軒軒,是不是少了?要不,我再讓百分之二給你。說句老實話,這已經是我能忍受的極限了。”

“不,不,不!”韓詩軒連忙搖頭道,“玉姐,你誤會了,我只是覺得三千萬換這家公司百分之六實在太多了,百分之三就可以了。”

“百分之三?你太吃虧了,還是百分之六吧!”楚婷玉搖了搖頭對韓詩軒說道。

“百分之六真的是太多了。如果我收了,心裏肯定會感到不安。”韓詩軒瞟了一眼溫旭,見對方聽到自己的話之後並沒有露出不高興的樣子,不禁微微鬆了一口氣。

“這怎麼行,那百分之五好了。”楚婷玉淡淡地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