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家老者陰狠地說道。

還未見他祭出法寶,空中陣陣狂風乍現,朝著楊恆鋪天蓋地的圍了過去,像是一把把鋒利的兵刃。狂風「呼呼」作響,威勢驚人,將周圍的空間全部禁錮。疾風大道和空間大道!楊恆立即看出了對方這一招融合的兩種大道的力量,他祭出貫虹劍,一劍砍了出去。劇烈的狂風被白色的刀芒從中間砍成兩半,大道的力量撞擊在一起,發出一陣

還未見他祭出法寶,空中陣陣狂風乍現,朝著楊恆鋪天蓋地的圍了過去,像是一把把鋒利的兵刃。

狂風「呼呼」作響,威勢驚人,將周圍的空間全部禁錮。

疾風大道和空間大道!

楊恆立即看出了對方這一招融合的兩種大道的力量,他祭出貫虹劍,一劍砍了出去。

劇烈的狂風被白色的刀芒從中間砍成兩半,大道的力量撞擊在一起,發出一陣悶響,劍芒和狂風同時消散。

楊恆被震得蹭蹭往後退去,一招落了下風。

皮家的老者此時也是一臉的驚恐,他原本以他的修為,要殺楊恆只是手到擒來的事。

現在他發現自己錯的很離譜,楊恆不僅同樣的掌握了兩種大道,而且絲毫不比他弱。

不過他很快就冷靜下來,即使對方同樣領悟了兩種大道的力量,但是修為畢竟比他低了這麼多,他還是有很大的優勢。

就在楊恆身體剛剛停穩的時候,他的雙手在空中拍出幾個結印,周圍的光線頓時變得黯淡下來,一道百丈高的颶風彷彿動天際吹下,捲起無數沙石,朝著楊恆卷了過去。

楊恆知道對方這一招,比剛剛那一招厲害不少,他立即將黑炎燈盞祭出,迅速將神元注入到裡面。

燈盞上的黑色火焰一躍一躍,好像在熊熊燃燒,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空氣炸響聲,整片空間立即被灼燒的曲扭起來。

緊接著,黑炎的體積瞬間變大,也變成了百丈大小。通身漆黑無比,散發出一股毀滅性的氣息。

颶風出來,氣流翻湧,黑炎隨風擺動,體形再次一變,化成一條黑色火龍,張開傾盆大嘴,將整道颶風給吞了下去。

「轟…」

一陣陣悶響聲響起,颶風在黑色火龍的體內炸裂開來,黑龍的體積也瞬間變的只有幾十丈大小。

皮家老者看到楊恆手中的黑炎燈盞,臉上的表情直接就僵住。

那可是一件尊級中品法寶,他們皮家都沒有,一個神人境中期的小子卻拿了出來。

他一想到將楊恆斬殺之後,還能得到一件尊級中品法寶,馬上就變得激動不已。

不過他的激動只持續了一小會馬上就消退,再次變得驚恐起來。

體積變小后的火龍噴出一條黑色的火線朝著他飛來,隨之而來的恐怖高溫讓他感覺心悸,立即用神元將身體全部護住。


楊恆看到黑色火線就要攻擊到皮家老者,瞬間發出一道神識攻擊,讓對方直接失去了意識。

黑色火線在空中一變,像是一條繩索,開始一圈一圈卷向皮家老者的身體。

還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皮家老者就回過神來,直接祭出一個青色葫蘆。


「呼…」

青色葫蘆中,一道罡風呼嘯而出,將身邊的黑色火焰全部吞噬的一乾二淨。

楊恆隨即將黑炎燈盞收了起來,催動體內的雷種,空中雷聲大作,三道紫色雷電「滋滋」作響,朝著皮家老者劈了過去。

皮家老者也已經渡過一次雷劫,他看到朝著他劈來的三道雷電,心中已經驚駭萬分。

這三道雷電雖然還比不上真正的劫雷,但是要秒殺他卻是足夠了。

他也來不及多想,立即祭出一塊黑色的盾牌擋在頭頂。

「咔嚓!」

這件神級上品法寶的黑色盾牌直接碎裂開來,變成一塊塊掉到了地面。

皮家老者似乎早就料到了是這個結果,再次祭出青色葫蘆,一股強勁的罡風將威勢被削弱了一大半的三道雷電給蠶食掉。

「他也太強了吧?神人境中期居然和神人境後期拼的不相上下,太誇張了。」

「實力確實很強,難怪敢這麼囂張,連整個穆家都被他們滅了。」

……

楊恆看到對方手裡的青色葫蘆,是一件尊級下品法寶。兩人的修為相差的太大,即使他用尊級中品法寶也占不到什麼便宜。

他估計不用風靈珠的話,可能會被對方耗死在這裡。

此時三隻化形凶獸都變回了本體,他們同時正被好幾個神人境的修士圍攻,情況很不樂觀。

銘禎等人的對手全部是神人境後期,雖然佔了上風,但一時根本就解決不了對手。

楊恆心裡正焦急的時候,空中傳來陣陣破空聲,他轉頭一看,海家和風家的修士全部朝著這邊飛了過來。

「四個家族的人欺負一個小輩,你們還真不怕丟人。」海家和風家修士迅速加入了戰鬥,場上的形式直接發生驚天逆轉。

「連海家和風家的人都來了,這次皮家他們四個家族估計也要完蛋了!」

「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身份啊,居然會有兩個家族主動出來幫他。」

楊恆看到幫手來了,一下有了底氣,嘴裡一聲大喝:「猿神變!」

變身完成之後,他直接飛沖而起,手中的擎天棍帶著尖嘯的破空聲,朝著皮家的老者砸了過去。

皮家老者臉色變得沉重無比,立即將所有的神元都灌入到了青色葫蘆里,一道罡氣形成的旋窩扶搖直上,朝著擎天棍卷了過去。 楊倫隨即架起法器,年辰身化帝江後,不知何故,心中總有一股狂飆的衝動,不耐慢行。於是收了法相,還回本來面目,跨上楊倫法器。

二人自右徐徐而行,圍繞嶽山尋找甘華樹。

嶽山,在朔風大陸這片洪荒遺址中,只算得一個不大不小的山系。但比起木翼族境內的甘山,卻又大了許多!

楊倫驅使法器,將速度催動到了極致,然而在如今的年辰眼裏,這無疑也是慢的有些難以忍受!

二弟,這就是你最快的速度?

是啊!大哥你不是一直知道嗎?

呃,以前沒怎麼在意,感覺現在似乎慢得多了!

呵呵,大哥現在身具帝江血脈,對於空間速度的領悟肯定是以前無法比擬的!再加上體驗過身化帝江的那種極速後,我這法器的速度,自是再難入大哥的法眼了!

大哥可還記得御獸門的荒野一君?

嗯,記得!

若是這老傢伙現在出現在我等面前,絕不敢像上次去神機道場那樣,嫌我三兄弟速度慢了!哈哈!

那是自然!

楊倫這樣一提,年辰也想起了那日前去神機道場時,荒野一君將自己三兄弟納入他的遁光中一事:

哼,若是現在遇到,我要讓那老傢伙知道什麼纔是極速體驗!

正說着,年辰體內的帝江血脈猛然一陣異動,自身竟然有着想要變身的衝動!

咦,這是怎麼回事?

楊倫不知年辰體內的變化,聞言一怔:

怎麼了大哥,發現什麼情況了?

不是,方纔,我似乎感受到一陣極爲熟悉的微弱氣息,體內的帝江血脈竟然有些躁動,不過現在那氣息又消失了。似乎有些奇怪!

呵呵,不會是你體內的帝江精血嫌我們速度太慢吧!

被楊倫如此一說,年辰也放下了心中的疑慮。

嗯,不管他,我們只管尋找甘華樹。

真個好山,在這廣袤的大地間,似乎顯得不甚大,然而,年辰楊倫二人驅動法器,急速圍繞嶽山飛了一日,卻也只是繞山下飛了一圈!

除了發現一些奇異藥草,被年辰收入混沌空間外,那煉製九轉金丹所需的甘華樹,卻依然毫無蹤影!

望着漸漸暗下的天色,楊倫無奈地說道:

大哥,看來得等明日才能繼續尋找靈藥了,如此天色,不適合尋找呢!

不,此事迫在眉睫,小云曇的斷脈隨時會有發作的危險,我們必須儘快尋齊所需藥物,抓緊煉製出九轉金丹,遲恐生變!

可是如此黑夜,大哥法力靈識盡失,我靈識又不甚強大!如何尋找啊?

這個你無需擔心,只驅使法器繞嶽山而行即可!尋藥之事,就交給我吧!

哦,大哥你有辦法!

年辰點了點頭!

咻!

葉形法器再度圍着嶽山,急速而行。

年辰坐於法器之上,緩緩閉上了雙眼。吩咐楊倫道:

就以此速平穩飛行,無事不要打擾我!

說完便心神合一,漸漸進入了天人合一的境地!

那神奇的感知,隨即籠罩了方圓十里,將所有一切盡收眼底…

這一夜,楊倫驅使法器,繞行嶽山轉了兩圈,漸漸向山腰處漸行漸近!有好幾次,年辰又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氣息,讓他體內的巫脈躁動不已!

在年辰的強自平息下,當氣息消失後,體內巫脈就融入年辰體內,安穩下來!

天亮了,年辰收回感知,依然靜靜地盤坐於法器上。

這整夜強自進入天人合一的境界,釋放出感知,在場景不斷變化下,實施大範圍搜索,還真不是好差事!

比起煉製玉肌胭脂血那月餘不斷的以感知籠罩火焰小鼎來,這一夜卻要辛苦許多!

煉製丹藥時,只需將感知一直籠罩兩處——火焰和小鼎,對於靈魂消耗不算大,而這一夜,年辰要將感知覆蓋方圓十里,而且是不停地變化着場景,還要於這無數的物體中,尋找自己所需的靈藥,其耗費可想而知!

楊倫一見年辰的狀態,便已知曉自己大哥肯定是消耗太大。此時正在恢復,於是楊倫將自身目力運足,四下搜尋着年辰爲他描述過的靈藥甘華樹。

年辰這一恢復,就是大半日光景!

楊倫卻也不顧靈識耗費巨大,提起十二分精神,在腳下法器的極速穿梭中,細細尋找!

正處於冥想中的年辰,又猛然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氣息,而這一次,這道氣息竟然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清晰。而年辰體內的帝江血脈,也有了意欲沸騰之勢,渾身的紅色鱗片,不覺自行長出!


年辰艱難地壓制住體內躁動的巫脈。而此時,楊倫的話音也告響起:

大哥,你快看,甘華樹?

年辰隨即睜開眼,順着楊倫所指方向看去。

一個黑黝黝地巨大山洞口,生長着一株株大樹。黃色的葉片,紅色樹身,一顆顆如拇指大小的黑色果實掛滿了枝頭。

甘華樹!

年辰也看清了!正是自己二人苦苦尋覓的甘華樹。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