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人邊打邊退,十分狼狽,好在他們有一定的防守能力,不然還真要全軍覆沒,此刻誰也沒有注意或者說沒有多餘的精力關注,憐在哪裡在做些什麼。

「呼呼!」一陣陣大風迎面吹來,兩個男人無一例外的又被吊了起來,兩人已經習慣了,或者說認命了。在空中這麼晃悠著,再也沒有大喊大叫,憐依舊坐在一旁耐心等待,等待她的元氣丹自己送上門來。「刷刷!」又有響動自不遠處傳來,兩個男人在高空中看的清楚,又是一隻魔獸登門了。憐屏息等待,這隻探索而來的魔獸似乎十分謹

「呼呼!」一陣陣大風迎面吹來,兩個男人無一例外的又被吊了起來,兩人已經習慣了,或者說認命了。在空中這麼晃悠著,再也沒有大喊大叫,憐依舊坐在一旁耐心等待,等待她的元氣丹自己送上門來。

「刷刷!」又有響動自不遠處傳來,兩個男人在高空中看的清楚,又是一隻魔獸登門了。

憐屏息等待,這隻探索而來的魔獸似乎十分謹慎,氣息明明已經靠近卻又再度遠離,來來回回四五遍,憐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靜靜等待……

魔獸在反反覆復的退進之後,終於決定要一探究竟,氣息迅速靠近,兩個男人不禁嘆息一聲,替這隻魔獸悲哀,憐手握短刃,等待著出手的最佳時機,不斷的靠近、靠近、再靠近……就是現在!

身影衝出,短刃直接往額頭招呼而去!


「啪!」一條猩紅色的肉舌忽然自暗處襲來,瞬間卷上憐的手腕!黑眸沉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有些情況,今天先五千字,明天多更點…… 章節名:章119叫吧!

手腕狠狠一扯,紅色肉舌隨著憐的動作瞬間延長,沒有絲毫鬆開的跡象!憐看著肉舌延伸的長度,很長……難道是和蜥蜴類似的物種?

「真是難得,她也有吃癟的時候。」吊在上面的兩個男人不禁開口,這麼些天下來身為誘餌的他們在生死之間不斷徘徊,也看過了憐的手腕和能力,一旦魔獸朝他們兩個撲過來,無一例外的都會成為這小丫頭的刀下亡魂,沒一個例外。原本以為她會繼續長勝下去,卻想不到魔獸也有花花腸子。

「啪!」肉舌纏在憐的手腕上,狠狠收緊,一股力量自肉舌傳來似乎要將憐強行拉過去,憐冷冷一笑,手起刀落!

「啪!」肉舌被攔腰切斷,染著血跡被切掉的那段被憐甩到地上,一聲吼叫自不遠處傳來,被切斷的肉舌迅速收回,途中留下一片斑斑血跡。

「吼!」隨著咆哮,剛才那隻躲過憐的攻擊、體型強壯的豹子兇殘的看著憐,那雙豹眼兇悍無比,泛著很深的殺意,咆哮低低的自它喉管深處出發,四隻在原地來回踱步,卻不敢有半分靠前的意思。一股橙色氣體在豹子四爪包圍,豹子似乎有些煩躁,但還是不敢靠近。

黑眸迅速掃視四周,沒有發現除了豹子意外的第二隻魔獸身影,那隻魔獸被她割了舌頭,必定情緒暴躁,然等了一會兒,除了這隻暴躁不斷踱步的豹子外,沒有任何動作反映。

一人一豹就這麼對峙,小丑憐並不打算放出,小丑自身的傷還沒有好全,況且也不能碰上魔獸就要依賴小丑,前幾隻就很好的證明,沒有小丑也可以,只不過要耗費些時間和手段。

「第二隻魔獸你看到了沒有?」其中一個男人開口,另一個十分狐疑的問他,「你關心這些做什麼?難不成你還要幫這個丫頭?!」

「你還不清楚目前的狀況?她出事我們能活?若是她被打趴下,你我瞬間就會被魔獸吞個乾淨!」

另一個也馬上回過味兒來,憐再如何利用他們都會保全他們的性命,一旦這小丫頭被打敗,他們兩個的下場……除了進入魔獸胃中還有別的選擇?

現在他們都站在同一條船上,憐出事他們沒有好結果,所以兩人利用位置優勢,開始用眼神搜索,幫這小丫頭就是等於幫自己啊!

豹子來回踱步轉圈,很為煩躁的低吼,終於不再壓抑,直接朝憐撲了過來!

身形迅速移動,憐手握短刃沖了上去,距離不斷拉近,尖牙和利爪招呼而來!

「啪!」又是那道聲音!

憐十分警覺的迅速閃身,腳掌落地迅速改變方向!血紅色的肉舌自憐的身邊擦身而過,豹子的攻擊也完全落空!

「看到了沒有,那魔獸藏在哪裡!」兩個高空中的男人四下搜尋,肉舌的出擊速度飛快,收回的速度也不慢!在憐和豹子的幾次交戰之中,肉舌探出的方向皆不一樣!那隻魔獸也很聰明,知道打一槍要換一個地方。

「尼瑪的,它每次攻擊完都會移動,移動的速度怎麼這麼快!」兩個男人瞪大眼睛,卻只能捕捉到一些無關緊要的信息,憐和豹子的對戰由於這隻不知道會從哪裡探出的肉舌,讓憐十分頭疼。

若是對這條肉舌不管不顧,一旦被肉舌纏住手或者腳,這豹子一旦配合默契的撲過來,她連反應的時間速度都沒有!要想解決掉這隻豹子,先要將暗處的這隻解決掉!

「啪!」肉舌再度襲來,憐黑眸沉下,身子竟然朝著肉舌而去!手掌將肉舌血淋淋的一頭抓住,手腕狠狠一個用力!想要將暗中的這隻揪出來!

可誰知道,對面的力量竟然和憐不相上下,憐的力量完全被抵抗,肉舌也在瞬間發力,想要將憐的身子拖拽回去!掌中的短刃再度招呼,肉舌卻極為靈敏的送掉,迅速收了回去。

「吼!」濃郁的魔獸氣息自背後襲來,憐迅速閃身,落入一旁。這麼耗下去,根本無法突破僵局!

憐緊皺眉峰,高空中的兩個男人也不放鬆,尼瑪的,就不信了,他們四隻眼睛還找不出一隻魔獸!

「那邊的草叢動了!」其中一個興奮的低吼,「次奧,老子看到你了!小丫頭,它在你的右後方!」男人一聲低吼,憐沒有任何遲疑,腳步迅速移動,朝著右後方的草叢奔去!

「刷刷!」果不其然,一道黑色身影迅速自草叢中溜走,憐手腕輕轉,一枚通體黑色的魔杖出現在手中!

「我去!那黑了吧唧的玩意是魔杖?」兩個男人看的有些傻眼,尤其是對魔杖如此犀利的外形,還沒見過這麼丑的魔杖呢!

魔杖揮舞,一道紫色電芒瞬間擊出,一塊草叢瞬間燒焦,露出了地表!憐皺眉,不見了!

「雷系本源元素師,怪不得……」兩個男人喃喃低語,雷系本源可不多見,都說雷系本源日的元素師暴力的狠,眼前這丫頭也不例外啊。

「嗷唔!」豹子見到雷元素,有點瑟縮的意思,對著憐兇狠低吼忌憚了很多。憐冷冷看著眼前的豹子,嘴角的笑意帶了些肅殺味道,掌中魔杖再度揮舞,一陣雷鳴自天空響起!

「次奧!別放雷啊!我們還在上面呢!」兩個男人聽到這雷聲不由得大吼一聲,憐淡淡開口,「放心,就算劈到也是小傷。」

兩個男人瞪大眼睛,剛要開口說話瞬間群雷落下!

「滋滋滋!咔嚓!咔嚓!」

紫色的條條長蛇自空中落下,兩個男人忍不住閉上眼睛,能夠感覺到雷電貼著身體而下,地面出現無數焦黑,豹子低吼一聲,身軀有些慌亂的躲避,魔杖高舉,雷電繼續蔓延,憐的黑眸掃向其他區域,這雷還轟不出你么!

「啪!」

肉紅色的舌頭突然自某處襲來,以詭異的角度扭曲而行,直逼憐的腳跟!憐黑眸一冷,魔杖再度揮舞,雷電劈了過去!卻再度落空!

「吼!」漫天的落雷停止,豹子被徹底激怒,瘋狂的朝憐撲來,兩個男人也在此刻睜開雙眼,不禁大吼,「後面!後面!」

「刷!」短刃帶著勁風刺來,豹子的身體凌空飛躍躲過,腳掌落地再次迅速彈跳而起,利爪朝著憐的正面刺來,憐的腳跟移動,卻在這時,被一條肉舌牢牢纏住!憐一個踉蹌,被肉舌的力量一扯,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一邊栽去,好在憐很快的穩定住自己的身體,反手就是一刀,肉舌再度被割掉一部分,血淋淋的肉塊掉在地上!

「撕拉!」利爪將憐肩膀處的衣服撕破,直接在細白的肌膚上落下幾道血痕!


「我去!」兩個男人看的驚險,不由得發出驚呼,憐低吼一聲,「看清楚第二隻魔獸的位置!」

兩個男人下意識的聽從憐的指揮,視線迅速遍布開來,「我看到它了!在那!就在這隻豹子的後面!」

話音剛落,掌中的魔杖再一次毫不留情地舉起,這次憐的目標十分明確,也決不留情!

「轟轟轟!」急促的雷鳴自耳旁話劃過,連續四道驚雷自空中落下,沿著完美直線依次落下,瞬間!幾道哀嚎同時響起!

「吼!」

「嗷唔!」

「啊!」

豹子的身體被驚雷劈中,瞬間倒地!瞪著無比哀怨的獸眼不甘心的死去,渾身的皮毛冒著滾滾濃煙,一股肉被烤熟的味道撲面而來。

憐直接越過豹子往後方走去,撥開草叢便見到一隻蛤蟆和蜥蜴融合的生物渾身僵直的躺在那裡,一條已經成為紅黑的舌頭落在旁邊,舌頭的長度十分驚人。

憐將兩隻魔獸開膛破肚,取出兩枚元氣丹,出乎意料的是這隻有著紅色肉舌的魔獸實力等級要高於這隻豹子,憐看著手中這枚顏色異常濃厚的橙色元氣丹微微皺眉,這隻魔獸的實力甚至高過自己,但卻被自己擊殺。

魔獸界有著自己的規則,實力高低並不代表一切,魔獸的種類繁多,各自與生俱來的天賦不同,實力高低並不能決定所有,這點和人類有很大區別。

將兩枚元氣丹收好,憐抬起頭看著上面,上面那兩個吊在空中的男人都昏了過去,剛才的幾道驚雷殃及了他們,不過憐心中有數,只不過是昏過去而已。

將兩個男人自空中放下,抬到隱秘的位置,看著他們臉上的黑色還有雞窩一樣的頭髮,憐拿出兩瓶藥劑放在他們身邊,將兩人身上的繩索鬆開,憐轉身離去。

尋了一個地方,憐坐了下來,肩膀處的傷口很疼,雖然她的身軀強悍很多,但魔獸的這一爪卻依然撕破了她的防禦。翻找了一下,掏出藥膏憐小心翼翼的塗抹上傷口,做好這一切之後憐換了一身衣服,暫時靠在身後的樹榦上,吐出一口氣。

元氣丹已經收集了七八枚,還多虧了那兩個男人,憐不禁輕聲一笑,等她傷勢好一點可以再收集幾枚,只不過不知道和魔獸正面相對的那伙人,情況又是如何了。

「後退!」這邊的情況完全不樂觀,魔獸大軍的進攻犀利非常,逼得這些人節節後退,傷亡的人數不斷增加,雖然魔獸也有死亡,但死了一個還有更多的補上!

「我們出去吧!」有人喊了出來,李狠狠低吼,「出去的都是孬種!你們好不容易奮鬥到如今地步,就這麼放棄嗎!」

「與其在這裡捍衛所謂成就,倒不如出去活命要緊啊!」

「懦夫!」李罵了一句,苦修院和騎士團的負責人緊皺眉峰,現如今的情勢已經很危急,再這麼下去他們很可能全軍覆沒!「不好了!我們後退的方向也有魔獸衝上來了!」

所有人聽到這個消息,都是神情愣住,被包圍了!現在他們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了!

「從這邊走!」苦修院的領導者低吼一聲,全體人員立刻改變方向,「我們從薄弱的地方先突圍出去!」前後夾擊,無路可走,就算如此也不願意做困獸之鬥!

此時的憐已經稍作休息,肩膀上的疼痛已經稍微緩解,藥膏很見效果,一路往前行進,還沒等憐走出多遠,一陣嘈雜的聲音已經襲來,野獸的嘶吼,人群的尖叫。

「這邊走!」吼聲傳來,憐聽到這個聲音加快腳步,縱身躍上高高樹榦,就見到四五個人狼狽逃竄,為首指揮的正是伊芙琳和傑森!

「吼!」聲聲魔獸嘶吼聲傳來,震耳欲聾,憐細細看去,跑著的幾人都很狼狽,甚至身上還帶著斑斑血跡!

「後面追著的魔獸有六隻!我們根本打不過!它們眼看就要追上來了!」其他人往後看一眼,膽顫心驚,連逃跑的力氣都退下很多,傑森大吼一聲!「跑起來!不能停下!」

「嗷!」一道厲風襲來,一隻身影陡然自一旁躥出,巨大的肉掌朝著傑森的腦袋拍去!

「傑森!」伊芙琳尖叫,眼看著巨大肉掌就要狠狠迎頭拍下,傑森回頭,只看見一道陰影迎頭兜下,若是這麼拍下去,傑森的命就要交代在這兒!


傑森不由得閉上雙眼,咬緊牙根,迎接死亡的洗禮,四周一片寂靜,就連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消失不見!

「嗷唔!」慘叫聲擦身而過,那肉掌貼著臉頰劃下,傑森都能感覺到堅硬的皮毛刷的臉頰生疼,發生了什麼!

「憐!」伊芙琳的呼喚讓傑森猛然睜開雙眼,一頭耀眼的金髮映入眼帘,少女纖細的身體背對自己,一道紫色閃電在她的周身劈啪作響!

「傑森哥,沒事吧!」少女淡淡的一句問候,陡然讓傑森的恐懼消失全無!一股悠然的勇氣自心底揚起,傑森揚起笑容,「沒事!」

憐呵呵一笑,黑眸冷冷看著已經追上來的幾隻魔獸,「什麼事我們稍後再說,先解決掉這些麻煩的東西再說!」

手腕輕轉,迷迷糊糊正在睡覺的小丑被憐放了出來,小眼睛眨巴了幾下,當見到眼前的魔獸之後放出精光!

「小丑,叫吧!」

今天沒有完成約定,一言難盡……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這邊出了點狀況,我……不知道該如何說明,希望大家能夠原諒我 章節名:章120離開,啟程!

「小憐,你在說什麼,一隻蜥蜴怎麼可能會叫,現在我們……!」伊芙琳的話被一陣風打斷,她的頭髮都被吹起撲到臉上!震耳欲聾的咆哮似曾相識,伊芙琳機械一樣的睜大眼睛,愣愣的看著那條丑壞了的蜥蜴!

「嗷唔!」漸漸包圍打算突進的魔獸瞬間丟兵卸甲,抱頭鼠竄!瞬間崩盤扭轉的局面讓幾個人都愣住了!

「嗷唔!嗷唔!」魔獸們紛紛嚎叫,調頭開跑,周圍的草叢不斷發生響動持續了好一陣子,這才停歇下來,小丑打了一個哈欠,昏昏欲睡的甩了甩尾巴,憐將它重新放回去,其他人二愣子一樣看著空空如也的周圍,有些反應不過來,剛才他們還命懸一線,怎麼這一秒就平安大吉了!

「呼!」當得知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之後,三四個人就此癱坐了下來,摸了摸自己額頭上的汗水,心臟砰砰直跳,剛才也算是經歷過生死邊緣,若是沒有這小姑娘出現,他們難逃一死。

憐轉身,發現伊芙琳和傑森直愣的看著她,不禁開口道,「怎麼了?琳姐、傑森哥?」

伊芙琳猛然回神,張大嘴巴說道,「這麼說……第一次我們聽到的那聲吼叫,是、是那條蜥蜴發出來的?」

「看來應該如此了。」傑森拍了拍伊芙琳的肩膀,「小憐,你救了我們所有人。」

憐勾唇,「這沒什麼,只不過其他人呢?你們不都是在一起行動么?」

傑森搖搖頭,「在魔獸強勢的包圍攻擊下,都被衝散了,我們輸的一塌糊塗,也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

憐微微皺眉,被衝散的話情況不宜樂觀,「我去找尋一下其他人,你們先在這裡修整一下。」

「我們和你一起去。」伊芙琳開口道,憐卻搖頭,「我有小丑在,不會有事,你和傑森哥已經經歷了幾場戰鬥,好好休息吧。」憐說完迅速轉身離開,伊芙琳還想說什麼傑森開口道,「小憐不會有問題,我們跟上去或許會成為累贅。」

伊芙琳笑笑,「我真是為自己悲哀,這樣的事要一個比我們小這麼多的後輩承擔,真是……」

傑森哈哈一笑,「她可不是什麼簡單的後輩,說句不好聽的,伊芙琳,你和我已經落在小憐後面了。」

憐根據伊芙琳和傑森的提醒一路往回奔,魔獸暴動引發的這場暴亂雖然和憐沒有直接關係,但多少她在魔獸窩屠殺魔獸的行為激怒了這些魔獸,拔羽毛只不過是導火索而已,憐並不認為自己就這樣若無其事的離開,她多少也做些事情,減少不斷死亡的人數,能夠奮鬥到進入特等區域的人也不容易,活下來才能繼續自己的人生。

一路迴旋,憐遇到了幾隻落單魔獸,由於人類的分散魔獸群也分散開來,這倒讓憐一路撿了不少便宜,順手再度收下幾枚元氣丹。憐回到了當初集結的地點,這裡早已經人去樓空,倒在地上的有幾具早已慘不忍睹的殘屍,讓人不忍再看。

血腥的刺鼻氣味回蕩在空氣里,憐大致掃了眼地形,周圍的草叢都有被踩踏的痕迹,能過想象這裡的景象有多慌亂,也正由於這種慌亂讓憐根本辨不出逃走的方向。

「呼呼!」隱隱急促的喘息聲傳來,憐立刻尋著聲音而去,撥開草叢衝出去的瞬間,一個渾身是血的女人出現,一雙眼布滿驚恐,張嘴開始大叫,「不要!」

「是我!」憐低喝一聲,女人抖著身子眼珠有了聚焦,當看清楚面前衝出來的是人類並非魔獸的時候,女人滿腔恐懼終於抑制不住,眼淚刷的一下落了下來,「救救我……救救……我……」

憐皺眉,走過去遞給她一瓶水,「你很安全,是從哪裡逃出來的?和你在一起的其他人情況怎麼樣?」

女人喝了點水總算冷靜了下來,也許是憐平靜沉穩的聲音安撫住她,女人抖著聲音開口道,「我們被、被衝散了,好幾隻魔獸沖了過來,我們、我們打不過!有人被殺了!」女人情緒又開始激動起來,憐連忙問道,「是從哪個方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