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離”一聲悲切悽宛的呼叫讓兩個生死僵持的人同時看向門內樓梯口處。

“你放開我媽媽,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楚離是我願意走不關我媽媽的事,你可以不愛我,但不能傷害我媽媽”蘇美玦捂着捂着痛裂的心口說些違心的話告訴自己楚離不愛她。眼見心愛的女孩子出現在自己面前,楚離沒等美玦說完就以神的速度來到她面前,將美玦緊緊攬住懷抱。“我沒有傷害你媽媽,,我只是問她,你去了哪裏,美玦

“你放開我媽媽,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楚離是我願意走不關我媽媽的事,你可以不愛我,但不能傷害我媽媽”蘇美玦捂着捂着痛裂的心口說些違心的話告訴自己楚離不愛她。

眼見心愛的女孩子出現在自己面前,楚離沒等美玦說完就以神的速度來到她面前,將美玦緊緊攬住懷抱。

“我沒有傷害你媽媽,,我只是問她,你去了哪裏,美玦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來了這麼突然,跟我回去我不要你跟他們走。你是我的,沒有我說話,你那也不能去”楚離霸道的蹲下身體親吻美玦。無視衆人的情緒。

傭人的言談舉止間的透露,小妹無端對自己的仇恨。楚離突然支走自己與父親商談,媽媽突然出現。還有上次在東海,媽媽爲什麼突然對紫電姨畢恭畢敬將心愛的女兒吊入冰冷的深潭底,這一切都是媽媽做的事而今想起來一切的中心點都在楚離身上。

我不能害了家人,我不能這麼自私。蘇美玦狠狠的咬進楚離的肩膀,楚離疼的身體一振卻更緊的摟住了她。腥鹹的血讓美玦心裂片片。擡頭看着楚離深情的眼眸。

她輕輕柔柔一字一頓的說:“你 放 開 我。不 然 我 就 咬舌 自 盡。”蘇美玦真的咬自己的舌根。所有的人驚呼。楚離更是驚痛得雙臂鬆開倒退數步。鮮血從蘇美玦慘白的雙脣中溢流而出滴在血白的衣裙上面開出一朵朵迷醉赤紅的虞美人。身下的輪椅在劇烈情緒的影響下一點一點不爲人知的向後慢慢移動。

身後是十七層的高樓沒有人會想到,可是蘇美玦就是這樣在一陣大風的力作下仰面跟隨輪椅的速度。

“不”

“美玦”

灰紫煙霧劃過衆人眼簾。隨之而後的是幾道銀色光芒從伽蘭浸月的袖口拋出。

斜日的落輝,暖黃的光線萃取美玦眼中痛愛的星芒。半空中幾道銀色光芒在空中形成一個軟網織兜牢牢的固住那隻該死的輪椅。蘇美玦摟着楚離的脖子,被楚離攔腰如嬰兒般抱在懷裏站在康復中心園子裏最高的枇杷樹頂上。這兒沒有外人打擾,整個空間只有二人存在。

“玦,不明白是什麼原因使我們離散,斗轉星移物換空間我心裏的位置永遠有你的存在。我放你走”楚離輕舔美玦嘴角血花,任由淚水溼落蘇美玦的臉龐,脖頸,前胸。素白的纖手像綻開的花萼捧住楚離的臉龐久視無語。任由眼神交織成一張無形的網將楚離勾織在眼底,從此眼中再無別他。

瓊都的月亮,春夜裏總會瀰漫着一股甜芬的花香。戀愛的季節卻迎來愛情的痛別。喬河路147號小花園裏,楚離面色憔悴的躺在草地上面,這一躺就沒有再起來,兩眼無神的着着日頭西墜,玉兔升起。沒說話短短半天,密密的小胡扎扎長滿整個下頷。

一輛的士停在門外,穿一身青藍色休閒裝的清湛從車裏急忙下來,在車裏她就從玻璃前看見楚離呈大字型躺在園子裏的草地上面一動也不動,從未見過他這樣。今天下物在動物園裏觀察各種類型的動物的特性記着筆記時,就收到了苞米的電話,當時並不決着怎麼樣了,因爲苞米也沒有說清楚。回家吃飯時又收到黃霓的電話。黃霓的觀察點雖然不與衆相同,但大多數在重要時刻卻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重點。

清湛下車後沒有猛撲過來,只是輕輕的走過來。她的視力是頂好的。就是這頂好的視力敏銳的觀察力讓她肯定楚離受到極大的打擊。是什麼原因能夠打擊他?美玦沒有跟回來。

清湛輕輕的蹲下身來繼而跪爬在楚離的頭邊,將楚離的頭輕輕抱起放在自己挺撥溫暖的雙乳之間。 “離”清湛輕輕呼喚了楚離。聞着他孤獨的氣息,眼眸底的憂鬱傷情。整個人似乎蒼老了許多。清湛沒有說什麼話卻猜到美玦不會再回來。

“好冷,我好冷,清兒,我好冷。”楚離閉緊雙目似夢囈般喃喃自語伸出雙手摸索着抱緊清湛的嬌軀。頭更自埋的更深聽着清湛的心跳聲。

“清湛,抱着我,我好冷好冷”清湛明白楚離話的意思不是真正的身體發冷,而是來自內心被迫分離的孤寒。

“離,我們不要住在這裏,一起住到學校去好不好。”清湛撫摸着楚離的頭部,像抱嬰兒一樣懷裏摟着他,仔細摩擦楚離的鬢額。馨氣如蘭的呼吸讓他能足夠的感受到他還有溫暖可尋,還有感情可依賴。

下半夜的月亮灑下空盡的汀露。倆人的姿式沒有變化,只是夜風起始,寒露空降讓楚離感到絲絲寒浸神經末端使他慢慢清醒過來。從清湛的懷裏擡起頭來而後緊緊抱住清湛讓她坐在自己腿上。揉摩着她因久持同樣動作而僵硬的身體。

次日週日,楚離下午醒來丟下鑰匙給苞米和黃霓還留下一些錢。

“你們走的時候直接鎖上門,將鑰匙放在門外的牆旮旯裏,那兒有個小竹框”這個房子裏有美玦的氣息,楚離不想繼續住下去,時時刻刻會想到她,糾心的痛楚讓楚離不可消受,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接連的一個多月裏,楚離努力的讓自己從離別的痛苦中脫離出來。本來可以和清湛同住一個公寓的他,堅持搬進宿舍和同學們呆在一起,這樣嘈雜的氛圍會讓他時刻不至於將自己孤單的隔離起來。

夜裏,校園一片安靜,只聽見宿舍裏面輕息的呼嚕聲。楚離被一陣異常的氣流波動驚醒,這是普通人感覺不到的氣流。正一波一波成渏漣狀的向四周散開。楚離從牀上爬起來悄悄的走出宿舍。

今夜的月亮媚好,數十盞校燈各自照亮一域。就連黑黢黢不清的小樹林裏也被鋪在地表五顏六色的地燈照得尤如童話森林般美麗而神祕。這股氣流的中心點正是那所鐘樓。楚離躡手躡腳的走下樓,一個人遊走向鐘樓方向。奇怪的是明明這股氣流以鐘樓爲中心點向外擴散,爲什麼走近鐘樓,反而感覺不到這股氣流了呢。楚離想到那日自己本想不自討麻煩趁人不在,飛到法律系大樓,可是在空間被撞了回來。當時還聽見一陣鐘鳴磬音。因爲當時有暮雨龍若在一旁,所以就忽略了這件事情,現在想起來非常怪異。

楚離站在鐘樓前仔細觀察。樓高九米,地基很深,樓座差不多有一層樓方那麼高,二米多。楚離翻身飛到七樓。腳剛剛觸及到樓層,四面八方的都刷刷地閃出雪亮的燈光照亮鐘樓。同時樓聲內部拉起尖厲的長鳴警笛。

“瑪的,沒防備會有紅光線警報裝置”楚離在第一時間閃身飛向黑樹林。飛過的力量有多大,被撞的力量就有多猛烈。楚離又一次被撞擊落地。瑪勒隔壁哥這回栽了?劇亮的燈如同有感應般轉過頭亮如白晝的照着被撞擊在地,捂住頭臉的楚離無所遁形。遠處傳來急忙奔跑的腳步聲朝這個方向而來。

瑪的,老子絕對不能束手就擒。天上不能飛,老子走地下。楚離想到這兒朝着地面猛發一掌。巨響中土崩石裂灰沙捲起。一條深兩米的長坑道出現在楚離面前。楚離不容多想跳下去一路飛疾跑出鐘樓地屬範圍。向公寓跑去。此時很多學生都被突如而來的巨響及報警聲驚醒紛紛從室內走出來。清湛剛剛從臥室內走出就看見楚離逃荒一樣竄進房內並鎖好屋門。

清湛第一反應就是拉下窗簾,回過頭來看見地上落了一層土石沙灰。楚離更是成了灰娃娃。清湛趕緊幫他把衣服全脫下來扔進洗衣機。並掃掉地面上所有的灰沙。推楚離進洗手間。並給了他一劑針藥,讓他躺在牀上裝病。

清湛將一部分灰沙衝進馬桶。另一部分揣在身上和同學們一起去看熱鬧時趁人不備扔進附近花圃內。學校播音室讓學生們都回去睡覺。不要耽誤明天上課,清湛看看頭頂上月亮被這校園裏的轟鬧吵進烏雲裏。大風肆狂而起。謝謝天地馬上就要下一場大雨。

一道游龍般雪亮的閃電劈亮校內。很多本來指手劃腳嘰嘰喳喳稀奇的遊看於這條數十米大坑邊上的學生,擡頭看看烏雲密佈的天空紛紛撥腳向宿舍或公寓跑去。半夜狂雨雷電衝洗掉許多昨夜的痕跡。

清晨的校園空氣新鮮,陽光安好,鳥語花香就連泥土都散發着草根的氣息。告了一天假的楚離在牀上躺到下午,實在是睡夠了,爬起來去洗手間大放水籠頭好好的沖洗了睡得昏頭昏腦的腦袋。打開窗戶,身子飛探出去大口的呼吸着新鮮空氣。看着外面陽光新好,實在是按捺不住,馬上換了套衣服,原本不懂搭配現代衣服的楚離,自從蘇美玦跟着自己以後,又時常看了些衣飾尚品之類也逐漸的講究起搭配之潮流。美玦走了,以後穿衣服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他從衣櫃裏拿出一件深灰體恤對着鏡子比了半天,又取了件外套,跑到窗戶邊看了老半天,覺得沒有必要穿感覺熱,又脫下來。配條時尚牛仔就跑出去了。先在大樓下的小樹林裏轉悠了一會兒。然後不緊不慢的向鐘樓走去。

以爲此刻鐘樓旁會有很多制服拿着警棍來回走動的楚離,遠遠看過來並沒有見到一個人,甚至連學校的保安都沒有見到一個,楚離真是覺得奇怪。昨天老子折騰出那麼大的動靜,學校不會跟沒事人似的吧。難道他們是想讓我自投落網而設也的局。

楚離扭頭往回走經過跑道去圖書館想看看有沒有關於鐘樓的書籍可查。只是心裏並沒有報多大希望。

昨夜的一次撞擊讓他清楚的感覺自己撞到一個厚重的金屬物體上面,並即刻空中響起鐘鳴,爲什麼古鐘會在虛空中有無形質感體?還有…………楚離的腳踩到一塊石頭,扭到腳踝有些憤然的楚離擡起一腳將石子踢向鐘樓地域空中。出乎意料的是石頭並沒有向楚離預料的那樣落在地面。而是直接飛了過去。楚離站在跑道上面直直的看着愣住了。難道這種奇怪的現像只在晚上或是考驗學生們的時候纔出現,是受人控制?或者是某種古老咒語?

好奇心驅使楚離決定晚上再探一次鐘樓,他記得初次爬在窗閣往裏面看的時候並沒有觸到報警裝置。他看見有兩個學生往鐘樓方向走。

“嗨!”楚離上前去打了聲招呼。

“你們是這裏的保安嗎?”楚離明明知道不是還依然這麼問,目的在於誘使。

兩個學生其中一個矮個子,長得小巧靈瓏的男生,看其來更像一個初中生。擡頭看着楚離。“你老先生哪隻眼看我像保安,有我這麼身型的保安嗎?我們又沒惹你,憑什麼你一上來就挖苦人。”棕黑色的眼珠裏透是氣憤的火花,狠狠的翻了楚離一個大白眼,拉着另一個稍胖的學生就往前走,不再理會楚離。

楚離大走一步攔在他們面前,還末開口。另一個稍胖點個子差不多,皮膚較黑身穿一套藍黑色西裝的男生十分不友好的白眼斜看楚離:“讓開,好狗不擋道,別以爲你是美男子,可惜我們是爺們,對男人不感興趣了。”旁邊的男生用胳膊肘撞了那個男生一下,提醒他楚離並不好惹。

矮個男生看看楚離的臉色趕緊打圓場:“他這話沒你想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說我們也是新生,對學校裏的一切都不懂。再見”說完低着頭拉着同學就想離開。楚離一把拉住他袖子:“兩位同學,我更沒什麼意思,我的意思是剛聽見校長跟別的老師說有兩個很威猛的保安要來,可是個子有些矮,又見你們往鐘樓那塊去,想着你們倆膚色健康神氣活現,所以就多嘴問問。不想被你們誤會。真是對不起。”

倆個矮個新生互相對着看看對方,眼神裏覺得楚離不像外面說的那樣囂張霸道,看着似乎還可以。於是臉上的表情相對而言就變成好看多了。矮個子男生向上推推鼻樑上的眼鏡架:“我們也跟你一樣非常好奇昨夜發生的事情,可是今早學校也沒有說什麼。對於那條鐘樓旁邊突然出現的深溝校方也沒有采取什麼相應的措施和說法,當然我的意思是說校方沒有找人查看。我的班級正可以看見那個位置,一個上午溝邊連個人毛也沒有。”

“現在上自習課,我們無聊正想過去看看,你是法律系的吧?我是建築系我叫樊高,他叫任新”樊高主動伸出手來,這隻手看着像小孩子的手還不夠楚離一個巴掌握。 正中下懷,楚離假惺惺的勸說:“還是不要去吧,萬一學校追究起來?”

“追究什麼,上午好多人跳下深坑,摸來摸去,你要是不相信,現在跟我們去說不定就有人在深坑裏面跑來跑去。”樊高看着楚離有些膽小的樣子,不免目露鄙視上下打量着楚離好似他不配長這麼大個子。

“那古老文物,國家怎麼不要走呢。那麼大口鐘放在那兒也不讓人看看不是浪費嗎?”楚離誘引着他們的思路往自己的方向走。

“噓!不要說了,我聽見昨夜就是有人想偷走古老神鍾而警笛大作呢!”三人站成品字形的中間伸出一個頭來。說的話讓三人同時揮臂:“切!那麼大口笨鍾誰偷得走呢。說話不動大腦。”

“不是笨鍾是神鍾,你們不懂”說話的是個身型威猛健壯但面容象個孩子似的娃娃臉大個子學生表情神祕兮兮,看着這三個人不可相信自己的話,他有些急了,於是更加神祕兮兮的小聲說:“我在這個學校讀了四年書,本來我是法律系不能相信這些神啊,鬼啊的東西,可是事實就是事實,這真的是口神鍾。”

“神奇到什麼程度?”

楚離不動聲音兩眼酷似好玩的神情看着這個同系學兄。

“你信他的話?”樊高一臉的驚訝。

“你還信這個?”任新一臉的懷疑。瞄了娃娃面一眼向後方的楚離一陣猛擠巴眼。

高個子一把推開樊高和任新倆個,用力拉走楚離:“你過來,我跟你說。”

楚離求之不得無論真假,都願意聽聽。

倆人信步來到鐘樓前面。古色古香的雕樓畫壁,裝飾着古鐘樓久遠歷史文化:“九米的高度內有幾層樓不知道,只是從外面上面看有六層樓,卻是自古鐘之外又修建的樓宇。據說這個神祕的古鐘無人見過它的高度。”

“你是法律系滴?你當初是怎麼進去的?”楚離上下打量着這個學兄,V領深藍色印圖體恤將他原本健碩的身體顯得越發魁偉。看他的樣子怎麼也不是知道玄門陣法的人。甚至說話還有些神經兮兮。

“這就是它一小部分的神奇所在,你不要再說話了,聽我說。”他一臉的嚴肅彷彿眼前的楚離不聽他的話,他就會有權力仇恨楚離一樣的表情。

楚離回頭一看,旁邊有幾個學生都對他搖頭,擠眼不讓他跟這個大個子聊天。楚離沒有理會他們繼續和大個子聊天,聽他說。

“有很多人都在過這條路時被篩掉,也有很多替補學生因爲能順利通過這條路而被破格錄取,我就是其中之一”說到這兒大個子臉上充滿自豪的神彩。

“這是一個偶然,也是一個讓我窺見它神祕的偶然。你到底要不要聽?”大個子突然對楚離大聲吼叫起來。見楚離點點頭,這才高興的面色鬆馳。並肩和楚離走到不遠處的草坪上面坐好端正的身體。


楚離側目見他,黑色的瞳孔透出頂禮膜拜的光彩,恍如前面的鐘樓不是一座古老建築而是天神皇者一般。

“學校利用古老神鐘的神力能改變氣場,根據不同的人心動態而變換物景來考驗每個就讀法律系的學生是否有一顆理智聰慧的頭腦,遇到事情不卑不亢不驕不躁,能果斷處理以最快的速度達到終點。因爲法律系的學生出來之後都是要爲國家百姓做事,不能光以手捧聖賢書自顧正經就完事了,世間百態人心萬變沒有理智冷靜敏銳的思維能力是不可能真正爲百姓斷案,懲惡除奸。甚至還有可能被人利用。”

“當然,你可能會想到空有一顆睿智的頭腦懷有一個顆貪婪骯髒的心靈恐怕也不行,是吧!”他轉過頭微笑的看着楚離。

“難道這個氣場還能淨化人的心靈?”楚離奇怪的看着他。

“對,你說的太對了。”他非常高興的看着楚離。

“扯吧,我怎麼沒發現呢!”

“你肯定沒有發現只是聽我說了之後的猜測,其實當時我也沒有發現,只是有一次……”楚離見他低下頭來面目通紅,頭幾乎扎進土裏。半響,擡起頭來:“我,我相信你,更相信我自己,每個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我相信我會改正。很久以來我對女性都懷有一種即覺得神祕又……總之是骯髒的念頭,那天我又窺視當我剛低下頭時,就被一陣石磬鐘鳴之聲震得頭痛若裂。當場就在女廁所被逮住。可是她們沒有告發我。

我從小就喜歡偷東西,不是爲了貧窮而因爲刺激喜歡看別人丟了寶貴的東西,那副焦急哭泣頓足罵天罵地的樣子。從那以後我就知道這古老文物不是一般的鐘而是神 鍾。楚離,你相信我的話嗎?”

楚離毫不猶豫的點了個頭。

“你的名字?”楚離友好的伸出手。

他臉更紅了眼睛溼潤隱有霧星閃爍:“你相信我,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從小到大我都沒有朋友,你是唯一肯與我握手的人。我的名字,獵永德。”

“你還發現了什麼?”楚離追着問了一句。

“不是發現是思考而得。古鐘的氣場不是時時發生改變而是當遇到某種,(我說不上來。)的時候。所以平時別系學生進出這條通往法律系的路時,並不會受到其擾。說來你也許更加不相信,古鐘氣場遇強則強,遇弱則弱。我有幾次發現,猛禽經過時是過不去的,無論飛多高。但是小動物跑過去,當然我不是說貼着地面跑就沒事。”

“是嗎?你的意思是貓攆老鼠,老鼠能逃過去,貓子過不去是吧!”楚離不大信任的看着大個子。

“這樣跟你說吧,你現在去坑頭醞釀好壞心氣,狠狠的去踹一腳,保證你會被彈回來”

草坪那邊跑過一個穿粉灰條紋襯衫的同學來找楚離,聽見這話對着獵永德就一個鄙視:“放屁!楚離別聽他說,他總愛放屁,剛纔我還在坑裏跑了好幾個來回,不信我這就去踹來證明你在放屁”說完就跑去坑前。以做證明去了。

楚離對他這句話倒是八九份的信任。

“羅海,勁小點,別傷着自己”嘴裏這麼說的獵永德眼睛裏卻閃着等着看笑話的神彩盡收楚離眼底。

羅海嘴裏罵着獵永德,雙腿就勢凌空一腳:“啊!”原以爲會跳進坑裏的羅海只覺自己雙腿踹到什麼,耳裏充滿鐘鳴響。正如獵永德所說被彈回來一屁股坐在生硬的土地上疼的呲牙裂嘴一臉的“怎麼回事?”

楚離跑過去把羅海扶起來,並問他找自己什麼事?

“姚清湛找你,很急的樣子。”


“要是覺得很痛就去醫護室看看”楚離幫他拍打身上的灰的同時察看了他沒受什麼傷。回頭對獵永德招招手,就向公寓跑去,纔想起來出來時沒有拿手機。清湛擔心自己呢。 要是小寒在這裏該有多好。楚離在房間內踱着方步邊想邊來回走動。看着窗簾外的流雲,心裏想着若是小寒在肯定能夠完成任務,不說多的什麼,就算將青銅古鐘上面的古老符咒拓拓下來,就可以讓自己搞清楚關於古鐘的一半,以哥的聰明勁假以時日還怕搞不定關於青鐘的一切?。

“那個鐘樓果然真如此奇異,?”看着楚離好奇不耐的表情:“小寒不在也不是不是能進去,小果子不是還跟着我們嗎? ”

清湛的話提醒了楚離,楚離笑着說:“看,我都忘記她了”楚離敞開的襯衫腰部出現一個小人頭,慢慢擠出來,看着像是楚離腰上突然長出來的女孩頭。不但詭異還且還有些可怕。雖然很美麗的雖然露出天真的笑容,可是若讓外人家看見足以嚇暈過去。


“啪達”小女孩蹦到地上朝着楚離大聲喊叫:“你怎麼纔想起我來。我都在裏面呆得悶死了。沒有你們招喚醒又不敢出來。楚離哥哥你好想讓我幹嗎?” 想着媽媽臨走時的吩咐,小果子不敢在楚離面前太過放肆。看着楚離煩惱的表情很聰明的猜到楚離一定需要自己辦什麼事情。

小果子就是孤扇舞的女兒,跟着楚離三人來到瓊都市。從楚離腰部跳下的她**祼的沒有穿衣服。看着清湛的紅裙子。伸出小手虛晃晃對着清湛的紅裙一抓。火紅的色彩盡落小果子手裏,往自己身上一拍,就出現一條火紅色小裙子款式跟清湛一模一樣。在楚離面前轉了一圈:“好看嗎?楚離哥哥”

”好看,好看,小果 子你只要是完成了任務,哥哥給你買更漂亮的衣服還有食物。嗯“楚離大方的許願並教小果子如果拓下青銅古鐘上面的文字及符咒的方法。

“就是這個裏面嗎?我現在就進去吧”楚離帶着小果子從飯堂裏走出來,特意經過鐘樓,誰不想小果子說着話,人就像煙般倏而不見。楚離趕緊跟進過去。咪着眼睛低頭從窗櫺往裏面看:金色的星光從符咒中散發而出,鐘沒有被敲擊卻發出清磬鐘鳴之聲。楚離只顧着看鐘樓裏面,不料外面原本傍晚的天空絢麗多少姿彩雲忽而暗淡無光。夜晚就像被人突然拉下暮簾。一片漆黑讓所有的人以爲天氣突變。

沒有烏雲,沒有狂風,更沒有雷電,夜晚天空依然晴朗讓人摸不着頭腦。離夜晚還差兩個小時的時差怎麼突然來臨。這些都是楚離沒有顧及到,只看見青色古鐘從內到外旋起青紫黃兩色的咒文。楚離正瞪着眼睛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只覺得小果子挾着一股風迎頭撞來。右眼 巨痛。慘叫一聲整個身體倒退飛出十數米翻到在地。


“主人,我要去找媽媽”楚離根本來不及詢問事情更右眼痛疼得全身抽筋,眼前巨黑。什麼都來不及,什麼都在一瞬間。楚離只覺得身體巨痛到無以復加的程度,各個骨頭關節發出“格崩格崩的聲音”有股強大的引力量將他吸吸進鐘樓。心中的魔眼自動睜開炫麗的紫色眼波透析楚離毫不知覺的狀態下與青銅古鐘發出相互呼應,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楚離眼中劇疼及身體痛楚折磨得他一時間生死兩難。

“呯!巨響”整棟九米高的木質鐘樓發生爆炸,灰飛斷木震盪的一方區域如同發生地震一般。樹倒人滾。突然的爆炸令周圍毫無意料的多名師生身受重傷,雙耳多有流血,滾倒在地哀泣不住。楚離被拋出校外馬路邊不省人事。

不爲人見的鐘樓座底連根撥起,八方四面各座一位鬚髮雪白及膝衣衫縷爛的老人,隨着爆炸聲響如四粒雪白的炮彈直射天宇不見蹤跡。遙遠的天際傳來鳴鐘磬音。

漆黑的地面只有一口泛着青綠色寒光冷冽冽在月光下閃着金屬寒光的古老青銅鐘。聳立在一片狼藉的校園中心讓人看了觸目前驚心。

孤扇舞沒聽完了女兒的報告,就感覺事情非同小可,而此時小寒也感應到楚離劫難至時。二人家首次滑拌嘴的從東海來到瓊都。當倆人看見楚離躺在馬路邊人事不是知,肢體變形也至於沒有人,更沒有車輛願意停下來救護他的時候。扇舞首先泣不成聲的跪下來向楚離請問罪。“主人 主人 小果子滾過來都是你惹的禍”扇舞啪的一記耳光抽在女兒臉上。看着楚離臉色極其慘白毫無人色,扇舞覺得心哇涼哇涼的。真不應該讓這個冒失鬼跟着主人來瓊都。

小寒抱着楚離的頭部,看着楚離變形的肢體一時間竟呆住了。片刻之後進入楚離的思想主層意識,不禁狂喜的眼淚譁流:“不要吵了先先把主人抱進條件最好的賓館。快”。

楚離躺在牀上蓋着被褥,渾身流汗夢囈不醒。小寒拉着扇舞說:“你來看看小離吧。扇舞”小寒看着急得一塌糊塗 的孤扇舞。將自己意識進入楚離心脈思維的結果告訴了扇舞,聽着孤扇舞眼睛冒出火花來。:“是啊,是啊,我怎麼忘記了主人是魔尊子呢,好,小寒您好過來,讓我來”

“我真是沒有想到,地球上居然會有宇宙帝星位主鑫鍾,太不可思議了。爲什麼只是有主位鑫鐘的一座虛影呢?而且還被人附咒在這口青銅古鐘上面?主人真是因禍得福。換了別人…….”

“也就是他平日裏奇懶無比,我敢說自他來到瓊都可能都沒有練習《天魔錄》我不想離開他,我要督促他。我有一種感覺危險離我們越來越近。《天魔錄》要突破第九層,他纔剛剛第九層就不思進取。”小寒看着面目眼神複雜的孤扇舞

。“你怎麼了,是想到什麼事情了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