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主人,納蘭主母被符陰珠給吞了!」裂體弱弱的答道。

「被符陰珠吞了!怎麼會這樣?納蘭完了,那符陰珠太恐怖了,必死無疑啊,是我害了她,都怪我……!」江帆面色一僵,徹底的萎了,面色變得極為難看如死灰,目光獃滯口中喃喃自責起來。「主人,您別難過啊,納蘭主母應該沒死!」裂體急忙道。「應該沒死?怎麼說?」江帆頓時一楞,一把將裂體抓到面前迫切的問道。「納蘭主母

「被符陰珠吞了!怎麼會這樣?納蘭完了,那符陰珠太恐怖了,必死無疑啊,是我害了她,都怪我……!」江帆面色一僵,徹底的萎了,面色變得極為難看如死灰,目光獃滯口中喃喃自責起來。

「主人,您別難過啊,納蘭主母應該沒死!」裂體急忙道。

「應該沒死?怎麼說?」江帆頓時一楞,一把將裂體抓到面前迫切的問道。

「納蘭主母被吞入符陰珠,很快符陰珠閃動光芒,珠子變成透明狀了,小的看到納蘭主母了,她好像是昏迷了,懸浮在符陰珠中,周圍出現大量的霧氣樣東西滲入她的體內!」裂體答道。

「哦,這樣啊,那後來呢?」江帆頓時大大的鬆了口氣,又問道。

「呃,後來小的就不知道了!」裂體訕訕道。

「後來不知道?怎麼就不知道了?你不是看見了嗎?」江帆怔了怔,一時沒反應過來,有著責怪的質問道。

「您被金光擊中,小的接住您,很快宮殿中就出現之前那種恐怖的力量,將小的和您甩出宮殿,接著小的就暈過去了,等醒來就出現在這,自然看不到後面情況了!」裂體悻悻解釋道。

「主人,那個黑漆漆一團的東西又關閉了,進不去了!」裂體又道。

「呃,對,對,我們又被扔出來了,你不可能看到後面的情況了!」江帆頓時恍然,意識到自己太激動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鬆開裂體。

看來納蘭不會有危險,說明靠納蘭去獲得符陰珠的辦法還是正確的,雖然人被吸入符陰珠中,但符陰珠變成透明的,而且符陰珠中有霧氣滲入她的身體,應該是在吸取符陰珠。

只是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的,不是納蘭吸取符陰珠,而是符陰珠把納蘭吸進去了,呃,納蘭要多久才能出的來?江帆有些鬱悶,更是有些擔心。

估計人是不會有事,但要是來個一年半載,三年五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可就麻煩了,無法利用符陰珠也就罷了,但扣著人呢。

對了,算算時間進入無名宮殿的通道似乎是兩天左右的時間開通,等再次開通要去看看才好,江帆瞅了瞅一旁大石上那黑漆漆的東西,對裂體叮囑道:「你還守在這,通道開啟了立刻通知我!」

只是一個裂體留下沒關係,雙頭裂體獸在修鍊提升實力,等成功了裂體再歸位,可以進行傳功,效果是一樣的。

沒必要守在這裡,該幹什麼就幹什麼,江帆想了想使用風之眼遙視,心中愜意,風之眼的能力果然倍增了,視線看出了近五千里遠,掃視了下周圍,沒發現異常情況,可以使用神器閃星了。

江帆取出神器閃星進入,女僕閃星頓時驚訝道:「主人,您的實力好像又有不小的提升,您並沒有修鍊成第四種火元素啊,這是怎麼回事?」剛在在封印空間裡面受到極大限制,並沒察覺到。

江帆十分得意,將獲得新版五行元素法則和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法的經過簡單講述一遍,最後問道:「閃星,你可知道那個修改五行元素法則,研究出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法的人是誰嗎?」

「呃,難怪主人的實力強大了!五行元素法則竟然有缺陷啊,竟然還有五行元素相生相剋之法,這人修鍊成功了四種元素,那可是絕頂的高手!」女僕閃星聽的眼冒星星,十分震驚了。

「主人,真抱歉,在下的記憶中並無此類的記憶,不知道那人是誰!」好半晌女僕閃星才淡定下來,想了想訕訕答。

「那你知道五行繭房,五行爐,五行獸嗎?還有,我幫符天找到的那個五行靈火燈又是什麼回事?」江帆也沒介意,畢竟達菲亞才修鍊成功三種元素,不知道也正常,又期待的問道。

「五行繭房、五行爐、五行獸?五行靈火燈?呃,主人,這些在下也不知道!」女僕閃星怔了怔,死勁的想了想子想,歉意道。

「呃,不是吧,這些也不知道啊!」江帆愕然,迷糊了,達菲亞是那個世界的人,神器閃星是他製造的,怎麼會沒有一點那個世界的相關記憶呢?

「主人,在下的記憶中樞中有一塊記憶屏蔽區,或許您問的問題的答案在那裡面吧!」女僕閃星猶豫了會透露道。

「什麼,你的記憶中樞中有一塊區域被屏蔽了,這是怎麼回事?」江帆頓時驚愕了。

「主人,這是老主人故意屏蔽的!」女僕閃星爆料道。

「呃,達菲亞故意屏蔽的!為什麼要故意屏蔽?」江帆頓時感覺莫名其妙了。

「具體原因在下也不清楚,老主人有交代,在這裡很單純,許多事情您還是不需要知道的好,只有您把五行元素法則修鍊到四中元素的時候,便可以打開屏蔽記憶區了!」女僕閃星答道。

「哦,原來是這樣的,看來屏蔽記憶區中一定有什麼秘密了!」江帆釋然,猜測道。

「這就不清楚了,不過在下覺得老主人這麼做肯定是為您好!」女僕閃星笑道。

「嗯,也許,不管了,等修鍊成功四種元素的時候再說!」江帆也不在意道,告訴要去的位置,女僕閃星立刻啟動神器閃星,進入隱形狀態,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幾分鐘后神器閃星便到了符魔界圭城附近七八十里的山中,江帆出了神器閃星,接著將神器閃星收起,就趕往工廠,路程不遠,正好試試速度倍增的風無影技能。

忽然江帆停下,十分警惕的打量周圍情況,似乎感覺有一雙腳眼睛在監視著自己,好像沒什麼情況,正待施展風之眼查看,忽然大駭大呼不妙,因為猛然間被一股強大的意識鎖定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誰,是誰?」江帆大叫道,一邊四處張望,心中緊張起來,放棄了風之眼搜查,來人太強大了,不是符地就是符天。

忽然面前十餘米處出現一個三米高大的人,身後跟著黑皮仆獸,人形骷髏蟲,江帆頓時緊張起來,反應迅速不亢不卑道:「呃,原來是符天大神啊!」腦筋急轉思索符天露面的意圖。

「江帆,那珠子找到沒有?」符天一臉陰沉,撇撇嘴直接問道,語氣顯得不善。


「我正在找,你別這麼急啊,要知道符神界和符魔界這麼大,可不容易找的,再說立刻這才幾天時間?」江帆忙道。

「對了,正好我剛剛找到了五千塊符魔玉石,裡面還有二十餘個魔蟲屍體!」接著江帆取出一個符寶袋道,這是早就準備好的,要一直顯示自己在努力的工作,顯出自己的作用。

符天陰沉的面色略微緩和一些,擺擺手,黑皮仆獸上前接過符寶袋收起,符天道:「戰將老三是怎麼回事?」

「我靠,果然是因為戰將老三的事了!」江帆心中一緊,立刻露出一副痛心的神情嘆道:「符天大神,黑皮應該說了吧,實在是意外情況啊,沒想到都快得手了,空間獸去忽然冒出,導致悲劇啊!」

「這些情況黑皮已經說了,但是我懷疑你有陰謀,你為何要把抓異形蟲的地點放在魔沼附近?難道你不會知道空間獸在哪嗎?」符天皺皺眉質問道。

「哎呀呀,符天大神,你這可冤枉死我了,我幹嘛要陰謀?耍陰謀對我有什麼好處?不把地點放在魔沼附近,拿下異形蟲后,該死的符地那邊怎麼交代?」江帆頓時一副十分委屈的神態辯解道。

「符地不是你的對手,你比符地勢力強大很多,識時務為俊傑,我自然是站在你這邊了,再說了符地在我的元神中植入了腐符死咒,可見符地的陰險惡毒……!」江帆開始滔滔不絕的表明立場。

「好了,我時間不多,沒空聽你啰嗦,我們去現場看看!」符天不耐煩擺手打斷道,這次戰將老三失蹤,符天有些懷疑江帆搞鬼,故此親自出來看看。

符天說完,手劃出一個圓,頓時出現一道金光將江帆、黑皮仆獸、人形骷髏蟲框在其中,接著符天大手一揮,頓時消失不見,現場空蕩蕩的了。

江帆只覺得腦袋一暈乎,再看已是處在一片群山之中的一座山頭上,符天瞬間意識散出萬餘里,搜尋起來。

「呃,氣息很混亂了,亡靈,果真出現了亡靈,三隻空間獸,咦,怎麼一些氣息顯得怪怪的?」符天一邊感覺著一邊喃喃自語。

「符天大神,您真好來了,不如趁機狠狠的打擊一下空間獸吧,空間獸留著是禍害呢!」江帆忙建議道,雖然處理過了現場,但還是擔心符天察覺出什麼,只有故意干擾符天的注意力。

「空間獸暫時留著,再等兩天我會收拾它們的!」符天道。

「不對,這裡的現場被人動過了,有神獸出現的痕迹,江帆,是不是你動的?」符天忽然眼中閃動凶光厲聲問道。

「是我動的,不得不動,這是非常必要的,預防萬一符地來查看!」江帆知道隱瞞不過去,索性承認,並振振有詞道。

「不得不動?哼,那你釋一下,要是說不過去,你就是耍了陰謀,後果很嚴重的!」符天怔了怔,有些意外,沒想到江帆會這麼爽快的認下,拉著臉威脅道。

「是這樣的,異形蟲被空間獸殺了,符地自然也會追究,你與符地暫時講和了,自然不能讓符地懷疑到黑皮兄弟它們對異形蟲不利了,只有動現場了!」江帆說道。

「符地找過你了?符地還想沒來這裡吧!」符天想了想不置可否,問道。

「黑皮兄弟走後沒多久,符地就找來了,符地非常惱火,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解釋過去了!」江帆瞎掰道。


「哦,符地會相信你的解釋?符地到底來沒來現場查看?」符天皺皺眉追問道,覺得不信江帆說的,對符地是不是出現也沒把握,畢竟過去好幾個小時了,現場也被破壞。

「怎麼和符地解釋黑皮兄弟是知道的,按理符地會懷疑,也會來現場查看,不過符地並沒來,因為現在情況不同了,符地並不是十分看重異形蟲了,而且符地很慢沒有時間耽擱!」江帆笑道。

「符地沒來!符地怎麼就不看重異形蟲了,符地在忙什麼?說的詳細些!」符天先是驚訝,隨即被吸引住了,問道。

「異形蟲的實力太弱了,符地正在喚醒並提升他的手下三屍凶的實力,這才是符地真正倚重的力量!」江帆透露道。

「什麼,符地的三屍凶沒死!」符天頓時驚訝了。

「是的,三屍凶沒事,就這一兩天的時間會出來,另外符地很快會利用他的寶貝異形精元丹煉製出新的更為強大的手下,符地的實勢力進一步提升的!」江帆又道。

「呃,符地竟然把異形精元丹帶出來了,難怪那麼爽快的答應動用符佩中的腐符死咒了,原來另有後手!」符天又是一驚,面色變得陰性不定了。

「另外符地還說了你的壞話呢!」江帆眼珠一轉道。

「符地說我的壞話?什麼意思,說我什麼了?」符天一愣,頓時好奇的問道,已是放棄了對現場的勘察了,相信了江帆的解釋,三屍凶的實力比異形蟲強大不少,看不上異形蟲也很正常。

「呃,符天大神,不好說吧,說出來了你會生氣的!」江帆故意為難道。

「我不生氣,你快說!」符天不耐的催道。

「那就讓黑皮兄弟和蟲兄弟迴避一下吧,畢竟不是什麼好話的!」江帆提醒的要求道。

符天覺得有道理,手一揮,一道金色的光罩罩住了江帆和符天自己,說道:「現在你說吧,它們聽不見的!」

「說好了,你不能生氣的,符地說戰將老三死得好,還說你是個卑微的只會偷竊的書童,不該有這麼多手下,不該比他強大,不會有好下場!」江帆強調一句后忽悠道。

「混蛋,該死!我呸,符地是個什麼東西,一個掏糞工而已,垃圾都不如的傢伙,憑什麼笑話我?他才不會有好下場!」符天頓時大怒,面色變得十分的難看了,

我靠,不是吧,符地是掏糞工?江帆愕然,十分的驚訝了,但沒忘記安撫符天,這傢伙正在惱火,別殃及池魚才好。

「符天大神,我是不會相信符地說的,你英明神武強大無比,創造十界,哪裡是符地可以比擬的?怎麼可能是偷竊的書童?該死的符地這是嫉妒,故意詆毀你!」江帆急忙憤憤道,給符天找台階。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呃,對,對,你說的沒錯,我怎麼可能是偷竊的書童?你千萬不要相信符地的話,該死的符地就是在詆毀我,嫉妒我,他和我有仇,我們是死敵!」符天怔了怔,急忙順著江帆的話道。?頂?點?小說WwW.23wX.cOM

「我知道,我只當符地在放屁,當時我一聽心中就怒火萬丈,可惜我實力差太遠絲毫沒有機會,不然憑著兩敗俱傷也要殺了他不可!」江帆符合著說道。

「江帆,符地說我是偷竊的書童可別亂傳,對我名聲不好,很丟面子的,知道嗎?」符天點點頭,很是滿意江帆的表態,想了想鄭重的叮囑道。

「大神儘管放心,這種話我怎麼會亂傳?誰要敢說你壞話,我就殺了他,你可是我心中的偶像,我非常崇拜你的!」江帆笑道,大大的拍上一記馬屁。

「符天大神,你看我是不是把符地是個掏糞工傳一傳?讓符地丟丟臉?報復一下他詆毀你你是偷竊的書童!」江帆忽的賊賊的笑問道,試探一下,看看符天說的是不是真話。

「呃,算了,這話不要去亂說,我可不像符地那麼卑劣下作,我很正派的,不屑去做這種無聊的爛事!」符天猶豫了下,大義凜然的叮囑道。

我靠,你還正派,那天下沒正派的人了!江帆頓時覺得噁心作嘔,鄙夷之際,但面上還是恭敬的點頭應下,誇讚道:「哇,大神就是大神,氣度都是那麼的頂級啊,能為大神做事真是榮幸無比啊!」

「不過我還是咽不下這口惡氣,我來說,不是大神你指使的,與你無關,我要在符地當面說他,說他以前是大戶人家養的掏糞工!」接著江帆壞壞笑道。

「不可,你一說符地肯定知道是我告訴你的!」符天頓時皺皺眉道。

「我靠,符地果然是個掏糞工了,不可思議,這麼說符天還真是個偷竊的書童!江帆頓時恍然,確認了符天和符地原來的身份,異形蟲說了,符天和符地有約定,不透露出互相的原來身份的。」江帆暗自道。

「好吧,那要不要找機會繼續打擊符地那個掏糞工?」江帆悻悻作罷,轉而問道。

「繼續打擊符地?怎麼打擊?「符天一愣,來興趣的問道。

「符天大神,我是這麼想的,符地沒有你對符神界和符魔界熟悉,手下沒你多,過一兩天,一些事肯定還是要找我幫忙的,到時找個機會拿下三屍凶多好?」江帆提議道。

「呃,三屍凶可不容易對付,拿下不易!」符天想了想道,顯然心動了,沒有拒絕。

「沒關係,只要計劃得好就沒事,這次拿下異形蟲是因為空間獸橫插一杠子,不然絕對的成功了,下次我會充分考慮周全的,保證不出問題,要是出問題了你只管拿我是問!」江帆信誓旦旦道。

「嗯,那你看著安排,一定不能再出問題了,不然我真的要拿你是問了!」符天點點頭,嚴厲的警告道。

「對了,亡靈竟然出現了,你給我派人找找,看看能不能遇上,遇上了不要動手,盯住了,立刻召喚黑皮它們相助!」符天略一沉吟道。


「找亡靈?找亡靈做什麼?不好找吧,以前從未遇上過亡靈的,而且我能懷疑亡靈是不是被空間獸控制了呢,到時你抓住空間獸審問就能找到亡靈!」江帆一愣,腦筋急轉逮著機會試探道。

剛才符天說要過兩天收拾空間獸,心中有些擔心,要是符天拿住了空間獸,搞不好拿下異形蟲和戰將的事就暴露了。

「空間獸不好收拾,一時無法殺死它們,抓住更別談了,只能想辦法封住它們不在作怪,先從空間獸那裡得知亡靈在哪,基本不可能!」符天搖頭道。

「而且空間獸控制亡靈我很懷疑,空間獸沒這個頭腦去控制亡靈,頂多是逼迫亡靈做些事罷了,出現就奧達規模的亡靈,應該會有個頭的,我要找的是亡靈的頭,對我大用作用!「符天又道。

「呃,亡靈的頭能起作用?你不會想著控制亡靈的頭吧?」江帆驚訝道,心頭一松,呵呵,符天抓不住空間獸審問就好辦了。

「亡靈的頭實力雖然不咋樣,但要是控制住亡靈的頭,用來號召亡靈去對付海洋中的出現的無數蟲子怪物十分有效的!」符天也不隱瞞的解釋道。

呃,原來是要用亡靈對付蟲子怪物!江帆恍然,暗暗提醒自己,以後動用白骨亡靈千萬主意不能暴露了,不然符天這傢伙又要打主意了。

「好的,沒問題,我會發動手下全力的找!」江帆信誓旦旦拍著胸脯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