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飛,你不會是生我的氣,估計帶着我,讓我去送死吧?”蘇燦拍馬趕到雲飛車旁說道,雲飛坐在副駕駛位置,車窗開着的。

“蘇燦,我可以認爲你這是在質疑欽差麼?”雲飛看都不看蘇燦,雙眼盯着前方說道。“白雲飛,你少拿欽差壓我,你說你好好的做生意不行麼?幹嘛跑戰場上指手畫腳的?!”蘇燦問道。“白拓,把這小子給我弄進來。”雲飛說道,蘇燦還沒想明白雲飛說這句話的意思呢,自己就離開馬背進了車裏。“你想幹什麼?!”蘇燦嚇了一跳,

“蘇燦,我可以認爲你這是在質疑欽差麼?”雲飛看都不看蘇燦,雙眼盯着前方說道。

“白雲飛,你少拿欽差壓我,你說你好好的做生意不行麼?幹嘛跑戰場上指手畫腳的?!”蘇燦問道。

“白拓,把這小子給我弄進來。”雲飛說道,蘇燦還沒想明白雲飛說這句話的意思呢,自己就離開馬背進了車裏。

“你想幹什麼?!”蘇燦嚇了一跳,謹慎地問道,劍拔出一半被白拓按了回去。

“跟你好好聊聊天啊,怎麼說你也是我大舅哥,我能對你怎麼樣?!”雲飛嬉笑說道。

“誰是你大舅哥?不要跟我套近乎!”蘇燦不領情。

“尼瑪,是你要談感情的,現在又不認賬?感情不是你想認就認,想不認就不認的!已經是事實了,你撇不掉的。”雲飛說道。

“你把我妹妹怎麼了?你放開我!”蘇燦想起身抓住雲飛,不過又被白拓摁下去了。

“阿燦,淡定點,你這麼激動,容易衰老的,你以爲我想來戰場?因爲這戰爭鬧得我連銀子都賺不到了,要不是你們無能,需要我一個商人上戰場嗎?你還好意思問我?”雲飛想想就有氣,本來戰爭就不關自己的事,要不是風嵐國軍隊在這種大好形勢下,遲遲沒有進展,鬼才願意上戰場呢。

“我••••••”蘇燦啞口無言,現在老百姓都參加戰鬥了,如果不是軍隊無能,怎麼會讓老百姓去拼死拼活?那還要軍隊幹什麼用,蘇燦也無可辯解。

“看在小小和蘇伯父的面子上,我可以原諒你的無禮,但是請你服從我的指揮,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你也不想看到,大舅哥被妹夫扒褲子打屁股的場面吧?”雲飛威脅道。


蘇燦默然不語,雲飛示意白拓將他放回馬上,馬上就快到目的地了。

“開始吧。”到了預定地點後,雲飛下車向秦嶽等人命令道,秦嶽等人開始忙活起來,一部分人趕着馬車繼續往前走,一部分人在這裏開始組裝熱氣球。

“本來沒準備帶你們來的,只是楊將軍不放心我的安全,所以派你們來護衛我的,這份情我領了。”雲飛吩咐完秦嶽然後轉身對蘇燦帶領的一千騎兵說道,“我有幾個要求,第一,看熱鬧的時候不許說話。第二,沒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走動,否則死了活該。第三,如果需要你們追擊敵人的時候,必須服從指揮,令行禁止。好了,現在你們可以下馬休息了,看好你們的馬,不要鬧出太大動靜。”雲飛說完就上車閉目養神了。

雲飛等人停留的位置離埋伏圈有五里遠,既不耽誤看熱鬧,又不至於被敵人發現,還安全。


蘇燦帶領的一千士兵全部下馬,站在自己馬的旁邊,看着秦嶽等人忙活,秦嶽等人着裝根本就不像打仗的士兵,沒有盔甲,只有一把刀,後背揹着步槍,腰間一根皮腰帶上面插着彈匣,看得那羣騎兵直撓頭,不時地將目光瞟向雲飛,他們算是明白了,真的是來看熱鬧來了,只是看誰的熱鬧還不一定,這是打仗,這是戰爭啊,你們就不能敬業點?傳說中白掌櫃很有錢啊,怎麼連個盔甲都不給士兵裝備?

破軍小隊中練過熱氣球操作的人將熱氣球一字排開,各種裝置連接到一起,只待雲飛下令點火,這是在晚上,熱氣球是點火後很容易成爲“指路明燈”,所以雲飛要求熱氣球點火後要儘量飛高,這樣就不容易被人發現了,好在現在有望遠鏡,不影響觀察。籃筐裏已裝滿**包和彈匣,所有準備工作已經完畢,遠處負責埋放**的士兵也已經返回。

亥時已到,楊無敵那裏應該已經開戰了,但是雲飛沒有下令熱氣球點火,也沒有讓人在埋伏圈內澆油。

一刻鐘後,雲飛下令點火,並讓破軍小隊中的一半人上了熱氣球,不長時間後,熱氣球開始升空,往預定位置飛去••••••

蘇燦,以及那一千士兵都傻眼了,由於雲飛交待過不讓說話,他們憋的好辛苦,腦海裏被問號填滿了,卻無從所得,只能互相用眼神交流,可是別說眼神了,就是讓他們開口說話,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熱鬧是有的看了,可是心裏也憋的受不了,一個個在那裏吭哧吭哧地,蘇燦也不例外,他也想去找雲飛問問,可是剛剛的談話不太愉快,他也拉不下臉,只好一個人盯着熱氣球生着悶氣。 總共只有七個熱氣球,剛開始的時候,將地面照得很亮,但是升到一百多米高以後,火光就微乎其微了,由於被籃筐擋着,從正下方根本什麼都看不到,只有遠處可以發現一點亮光,不注意看,只以爲是星光呢,雲飛算是放心了。

又過了快半個時辰,最遠處的熱氣球上傳來有節奏的閃爍亮光。

“來了,距離有三十里。”秦嶽對雲飛說道。

“開始吧。”雲飛淡淡地說道,這次比闖皇宮那次平靜多了。

秦嶽向埋伏圈內的破軍小隊打出火光信號,那邊開始澆油,不一會功夫,四十來個人趕着馬車就回來了,車上只剩空桶。

半個時辰後,秦嶽等人上馬備戰,蘇燦等人看到秦嶽等人上馬了,自己卻沒得到命令,有些不知所措,所有人目光都投向蘇燦,蘇燦只能硬着頭皮來到雲粉身邊請示。

“你們也上馬吧,等下你們跟着我的車走就行,有事我會叫你。”雲飛說道。

雲飛沒有在山谷和山上佈置人手,甚至埋伏圈內一個人都沒有,省的打草驚蛇,而且還容易折損人手,有了熱氣球這個利器,既方便又安全,只是在埋伏圈外圍有幾個負責點火的士兵,地下鋪着陶管,引線放在陶管裏,敵人無法發現,而且引線很長,點火後有足夠的時間離開。

“將軍,前面山谷和山頂已經偵查過了,安全!”一個斥候回來回報。

“傳令,急速行軍,快速通過山谷!”馬其頓將軍下令道。


“老黃,你太謹慎了,咱們來過好幾次了,哪次他們也沒敢在這裏埋伏啊,這麼明顯他把咱們當傻子啊?哈哈哈”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將軍說笑道。

“小心無大錯,萬一他們頭腦發熱呢?不說了,快點趕路吧,胡洛城還等着咱們援救呢!”這個將軍說道。


先頭部隊已經進入山谷了,當然沒有異常,每個人都加急行軍,就算有異常他們也注意不到,而且他們只會服從命令。

“掌櫃的,總共來了三波人,已經會合一處了,只是隊伍有點長,大約兩萬多人。”秦嶽彙報道。

“那就放一部分人進來,那些慌亂的士兵你們能應付吧?”雲飛說道。

••••••

“喂,小三,你有沒有聞到一股油味?”一個士兵一邊跑一遍問旁邊的士兵。

“是有啊,別管了,你停下來保證會被將軍罵,趕緊跑吧?”那個士兵說道。

先頭部隊已經衝出山谷,中軍的將軍見到平安無事,也鬆了一口氣,中軍現在正在山谷內行軍,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衝出山谷了••••••

“點火!”雲飛下令道。

秦嶽打出燈火信號,雖然可能被敵人發現,但是現在等他們反應過來也晚了。

最先發動的是火!遍地的火,而且非常突然,幾個眨眼間火就起來了,火光映襯着衆人百態,幾個破軍小隊的士兵正往這個方向跑着,由於他們要放過一部分士兵,所以他們沒有直接往回跑,而是先往側面跑的,然後又轉向過來。馬其頓援兵的先頭部隊沒有遭遇大火,但是他們看到後面火起,顧不得震驚,連忙回身救援同伴,山谷內的軍隊看到外面起火了,立即停住腳步等候命令,可是後面的人不知道啊,被擠到火裏的人也不在少數,隊伍開始亂了••••••

“將外面的人清理乾淨後把守谷口,自由射擊,注意安全!”雲飛對秦嶽說道。

秦嶽等人剛出發,遠處就傳來沉悶的轟響,並且伴隨着地動山搖,山谷兩側的山體突然滑坡,後路堵死,有一部分人被活埋其中,這時候熱氣球已經下降到一二百米的高度,開始往山谷投**包,有兩個熱氣球在山谷西面投放,並且伴隨着槍聲,射殺沒有進入谷內卻集中在一起有些慌亂的馬其頓士兵。

雲飛給他們的任務是能殺多少算多少,人跑了就不必追了,山谷的正上方有五個熱氣球,包青冥和楊子浩就在其中一個熱氣球上,雲飛給他們的任務就是狙殺軍中將領,誰發號施令就殺誰。

山谷內只有隆隆轟響聲和喊叫聲,指揮的聲音被淹沒了,本來聲音就傳不出去,有些校尉剛說一句話就被狙殺了,這是他們第一次遭遇這種戰爭,連個敵人都看不到,身邊的人就莫名其妙地死了,恐懼在蔓延••••••

有人要往山上爬,有人要往火裏衝,可是等待他們都是無情的子彈,山谷內成了名副其實的煉獄,殘肢斷臂隨處可見,不到一刻鐘,山谷裏基本沒有能動彈的人了,山谷東面衝出火海的那批人一個不剩地被秦嶽帶人解決了。

山谷西面也是受損慘重,起初的時候,人都堵在谷口,一個**包下來就能炸死一片,熱氣球上還有十幾個人在端着步槍射擊呢,雖然由於熱氣球不會那麼穩定地聽着,可是架不住人多啊,根本不需要瞄準,眼見事不可爲,不用將軍下令,士兵們開始四散逃跑。

雲飛現在倒是想追擊了,奈何山谷已經被堵住,只能放他們離去,雲飛讓秦嶽給熱氣球打手勢,讓他們向胡洛城進發,配合楊無敵攻城,拉汽油的馬車隨行,快到胡洛城的時候熱氣球得下來加油。秦嶽等人開始打掃戰場,當然不是要清理屍體,只是看看有沒有活的而已,看了這場面,破軍小隊也不由得發麻,太慘了,也太快了,只有一刻鐘啊,要是平時,就算被埋伏了也不會這麼快就完事的。

沒死的就補上一刀,也算是人道行爲了,他們苟延饞喘還不如死了,太遭罪了。打掃完戰場,秦嶽回報雲飛。

“保守估計至少死了一萬多人,很多人肢體不全沒法統計,還有人埋在土裏面也無法查看。“秦嶽說道。

“嗯,人數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咱們的任務完成了,去胡洛城吧。”雲飛說道,然後全體向胡洛城進發。

蘇燦等人默然地跟在雲飛車後,士兵們也都不說話了,這不是戰爭,甚至連屠殺都不算,這他媽的是天災啊!要是都是這樣打仗的,誰還當兵啊,乾脆自己上吊算了,還能留個全屍!

蘇燦的臉在發燒,人家可能真的不會指揮軍隊,因爲好像根本就沒怎麼指揮,要是在這裏擺上茶桌,估計茶還沒喝完,戰鬥就結束了,有這麼一個妹夫真的好麼?這到底是什麼人啊,沒動一刀一箭,沒傷一人,沒死一人,轉眼就消滅了一萬多人,蘇燦的臉熱得厲害,心裏卻是拔涼拔涼的••••••

雲飛一行全是騎兵,馬車讓蘇燦派人照顧了,所以他們的速度比熱氣球快了很多,不到半個時辰就抵達胡洛城外。

“欽差大人,你怎麼回來了?援兵沒來麼?”楊無敵看到雲飛帶人來了,詫異地問道。

“來了,被我趕跑了,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城牆還沒攻下來?”雲飛問道。

“嗨,沒想到胡洛城裏足足有五萬多馬其頓士兵,現在還在僵持呢,死傷慘重啊。”楊無敵沮喪地說道。

“這樣啊,那先讓士兵撤下來吧,別做無謂的傷亡了,回來後好好休息,等下咱們再進攻。”雲飛說道。

“這••••••這不就前功盡棄了嗎?萬萬不可!”楊無敵不同意雲飛的提議,因爲退下來後,再攻擊,就相當於重頭來,損失更大,現在好歹可以在城牆上進行肉搏戰了。

“將軍,我覺得還是撤下來的好。”蘇燦在後面弱弱地說道。

“爲什麼?蘇燦,忘了我的教導了麼?這是兵家大忌,你知不知道?!”楊無敵怒視蘇燦,雲飛不懂就算了,人家本來就不是軍人,培養你多年的蘇燦也這麼說,你昏頭了麼?!

“不是,相信我吧,或許咱們的軍事理念在有的時候得做一下改變,如果你不信,可以去問問我帶的那一千騎兵。”蘇燦落寞地說道。

楊無敵沒有去問那些騎兵,只是看到那些騎兵的表情,他雖然疑惑,但是也相信了蘇燦說的話,然後就把目光轉向雲飛。

“真的要撤?”楊無敵有些不甘地問道。

“撤吧,就算無法再次攻城,咱們也可以退回風谷城,如果這次失敗了,責任我擔!”雲飛說道。

楊無敵無奈地下達了撤退的命令,士兵們拖着疲憊、受傷的身體回到營地,每個人都很鬱悶、很痛苦,軍人就是爲戰而生的,打不贏戰爭就是最大的恥辱,雖然很多人重傷在身,也沒人**。

雲飛挨個地方查看傷員,其實雲飛並不是在做做樣子,一是現在正在等熱氣球的到來,有些無聊,再就是看到這些熱血士兵就感到親切,雲飛就覺得軍人真的是最可愛的人,他們無怨無悔、無畏無懼地執行着命令,就算明知是死,也會義無反顧,所以趁着空閒,雲飛去找他們聊聊天,轉移下注意力,減輕他們的傷痛,也鼓舞士氣。看着他們疼的直咧嘴卻忍着不發出聲音,雲飛的心也很疼,後悔沒有把華安帶來。 蕭長風和小狐狸走了,說實話,蕭長風是實在放心不下妖界,現在在九界之中,妖界的實力最弱,妖界除了妖尊和老柳樹外,剩下的好像已經沒什麼高手了,不過小狐狸好像不以爲然,後來蕭長風才知道,妖界十大高手中的蝴蝶也是一位高手,對此,蕭長風很是不以爲然,但是見小狐狸說的如此認真,蕭長風也就上了心。  蕭長風在離開人界之前,將楚酒和聶平留在了人界,因爲現在魍魎已經受傷,就算魔界再派高手來,也不會有什麼厲害的人物了,因爲魍魎位列魔界四大護衛之列,在魔界之中,能勝過他們的也沒幾個人,連魍魎都敗在了楚酒和聶平的聯手之下,那蕭長風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蕭長風在離開之前還得到了王恆傳來的消息,王恆通過“千里傳音符”來告知蕭長風幾人,他暫時是沒法離開鬼界了,因爲鬼界現在是魔兵遍佈,王恆決定留在鬼界,幫助鬼界共同對抗魔界。

對於王恆作出的決定,蕭長風幾人都表示贊同,因爲就現在的形勢來看,在哪裏屠魔都是一樣,不過蕭長風從王恆的的語氣之中可以看出,這王恆的實力也一定在突飛猛進,蕭長風想了想後才知道,王恆一定是悟透了那玉佩的奧妙,所以,纔想留在鬼界一試身手的。

不過王恆也出來了兩個壞消息,一個就是現在除了神、仙兩界和混沌界外,每界之中都佈滿了魔兵,也就是王恆的這個消息,讓蕭長風決定早點去妖界的。

王恆帶來的另外一個消息竟是鬼界的修羅已經受傷,傷了他的竟是魔界的魔霸天,原因就是魔霸天到那鬼界之後想要帶走魔嬰,奈何魔嬰卻不肯離去,就在魔霸天準備強行帶走魔嬰之時,修羅出手了。

現在的修羅在主持着鬼界的一切,而他也是藉助魔嬰的身體纔出生的,雖然說這不是什麼很奇怪的事,但是魔嬰已經完全的將修羅視爲自己的孩子,同樣修羅也不想魔嬰受到一點點的委屈,所以,他就出手阻止魔霸天帶走魔嬰。

魔霸天向來是強橫的主,他如何受到了別人來說他的不是,更何況,他很氣憤修羅借他女兒身體轉世這件事,當修羅出手攔截的時候,魔霸天終於含憤出手了。

這魔霸天本是和魔尊一個級別的人物,其實力修爲豈可小視,但是修羅的修爲也不弱,不但可以完全的壓制住魔霸天,而且還隱隱的佔在上風,只是魔嬰擔心修羅會傷了魔霸天,所以,一再要求修羅出手不要太重。

就這樣,一個無法出全力相搏,而另一個卻是含憤出手,這結果當然是可想而知了,就在修羅重傷之後,魔霸天也感覺到了自己的過分之處,當時他是一句話都沒說就離開了鬼界,直接返回了魔界。

其實這魔霸天輸的也是有點冤枉的,他被困於“惡魔符咒”之中萬年,其修爲已經被壓制了好多,只要給以時日,他一定可以恢復巔峯時期的傲人修爲,到那時,現在的修羅恐怕也不一定會是他的對手。

就在修羅受傷以後,魔尊手下的魔兵就佈滿了鬼界,看他們的陣勢,這次是非要拿下鬼界不可了,面對這樣的情況,熱血的王恆豈會離開鬼界,更何況現在他的實力大增,正好拿這些魔兵來練練手。

此時,蕭長風帶着小狐狸,揹着晨兒,腳踏着神龍一路飛躍直達妖界,聽王恆的語氣,妖界好像也遭到了魔界的侵襲,如果王恆的推測是正確的話,那現在的妖界一定已經不堪想像了。

就在蕭長風和小狐狸趕到妖界的時候,立刻遭到了一羣像影子一樣的人的襲擊,一開始蕭長風以爲這些人都是影魔的手下,直到交手後蕭長風才發現,這些人和那影魔根本是不一樣的,影魔只是一個影子而已,他最厲害的地方就是操縱人的動作,而這些人卻是真正存在的實體。

望着這羣像影子一樣的人,小狐狸忍不住的道:“他們是什麼人?是魔界的嗎?”

蕭長風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不過,這些人的身體有着明顯的魔氣,只是他們怎麼會這樣?”

神龍突然插口道:“我得到魔龍腦中殘存的記憶,這些極像魔界的陰暗一族。”

蕭長風和小狐狸同時道:“陰暗一族?那是什麼?”

神龍道:“他們也是魔族,只是他們都是魔界用祕法訓練出來的殺手,他們是沒有感情的,只知道嗜殺。”

蕭長風道:“他們很厲害?”

神龍道:“是的,他們的實力比起一般的魔界高手還要強,我們這次遇到了這麼多,情況不妙啊。”

蕭長風道:“這樣說來的話,魔界已經大舉進攻妖界了,那我們可就有得忙了。”

神龍道:“是的,不過,我們還是先忙完自己的再說吧。”

在神龍和蕭長風的說話之間,那一羣陰暗一族已經慢慢的逼了過來,看他們的陣勢,的確是一羣難以對付的對手。

蕭長風不及多想,雙手快速的結印,在他的頭頂之上瞬間就出現了一張碩大無比的符咒來,看那符咒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就不難知道,蕭長風此時施法請出的真是那張三清符,現在的蕭長風由於功力大增,那三清符所散發出的威力他已經完全的控制了,而且聶平還教了他快速結印的方法,所以,就在蕭長風施展手訣之時,魔界的那些陰暗殺手基本上還沒什麼反應。

只見三清符一出現,這片空間頓時就充滿了奇異的神聖氣息,而且還有無數的符咒在飄動着,那些陰暗一族一碰到那些符咒就立刻消失不見了,神龍在一邊笑道:“這樣一來,我就不用出手了。”

他的話音剛落,就看到那些魔兵之中尚有好多魔兵在苦苦的支撐着,神龍奇道:“這些傢伙果然厲害,居然可以抵制住三清符的侵蝕,真是不簡單。”

蕭長風也發現了異常,只是他的三清符是有時間限制的,所以,對於那些三清符都消滅不了的魔兵時,他大喝道:“動手。”

神龍聽到了蕭長風的話後,在第一時間裏就衝了出去,他快,小狐狸比他更快,此時的小狐狸又恢復了她以往的裝束,樹葉束胸,樹葉短裙,手拿一把碩大無比的樹葉作爲兵器。

蕭長風大驚,他生怕小狐狸有什麼閃失,所以,他在第一時間裏就到了小狐狸的身邊,他人未到,發出了“八卦符咒”就已經到了小狐狸的身側,這次的八卦符咒並沒有攻擊任何一人,而是圍繞着小狐狸上下盤旋飛舞。

這次的符咒在蕭長風的功力的控制之下,保護着小狐狸完全不受傷害,蕭長風手執着鳳凰翎緊緊的護在小狐狸的身側,生怕她有什麼閃失。

小狐狸很是生氣,她所在的妖界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了魔界的侵擾,這讓她很是惱火,所以,當她聽到蕭長風說“動手”的時候,在第一時間裏就衝了出去。

蕭長風一邊和那些魔兵動手,一邊緊緊的護着小狐狸,其實他是多慮了,這些魔兵雖然剛剛躲過了三清符的侵蝕,但是他們的修爲也消耗了七七八八,現在哪裏還有什麼實力來擋住蕭長風等人的全力出手,不到盞茶的功夫,那些魔兵就被消滅的一乾二淨了。

神龍道:“好奇怪,這些陰暗一族怎麼會如此的不堪一擊,難道說魔龍留下的記憶有錯?”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