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子被徐正淳抱着,她並沒有拒絕。英子能感覺到徐正淳不會傷害她。

“我不管你殺了誰,我不管你做了什麼事。現在的你只是我的正淳。只是我愛的正淳。”英子被徐正淳抱着,她愛着徐正淳,所以她相信徐正淳以前做的那些只是他在執行任務。殺人不是他的真正目的。“英子,你記得我剛剛說的茉山族人嗎?我十八歲時帶着八大家臣屠了整個茉山族人九十八口人。燒了整個茉山雪嶺。”英子睜大眼睛看

“我不管你殺了誰,我不管你做了什麼事。現在的你只是我的正淳。只是我愛的正淳。”

英子被徐正淳抱着,她愛着徐正淳,所以她相信徐正淳以前做的那些只是他在執行任務。殺人不是他的真正目的。

“英子,你記得我剛剛說的茉山族人嗎?我十八歲時帶着八大家臣屠了整個茉山族人九十八口人。燒了整個茉山雪嶺。”

英子睜大眼睛看着全無視力的徐正淳。她不敢相信他和他手下那些人全部殺了人。

“你爲什麼要殺他們? 網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

“不是,英子我是外邦人,我和我的家臣本不屬於這個地方。一千年前東英王帶着八大家臣渡洋而來。經歷了很多城市都沒有找到一個合適他們族人生存的地方。直到到了現在Z城向東側的一座山上。他們找到了適合的他們生活的地方。”

徐正淳把他了解到的東英皇族的事情全部告訴了英子。這些全部記載在東英皇典的上捲上。而上卷的後面提示只要找到茉山族人是東英王滅國的真正原因。而那時他受命徐老爺子屠殺整個茉山族,火燒茉山雪嶺。

“那你爺爺呢?他也是王嗎?他是兵王耶。”

英子聽完徐正淳說出他身份的所有事情。就馬上想到徐老爺子。

“爺爺不是,爺爺只是守護者,他沒有資格稱王。他爲兵王,只是爲我培養八大家臣而籌劃的。這也是爲什麼不管是爺爺,爸爸還是平爺爺,對我都是恭恭敬敬的原因。”

徐正淳搖搖頭,說明他們都不是東英王的後人。

“其實東英王的血脈已經沉睡千年了,預言有提示我將在千年後誕生。所以他們只是每代守護好東英皇典,等着我誕生就好。”

英子聽到這時,心裏一驚。這不是真的吧。他怎麼能是沉睡千年的人呢?


“英子,你是不是怕我?”

徐正淳感覺得到英子的身體在顫抖。他的小女孩在怕他。

“有點怕了,我不知道原來你這麼神祕。原來我只是以爲你有錢。但我沒想到你根本不是人,是個妖怪。華仔總是說我是妖怪,搞了半天你纔是妖怪。”

徐正淳聽到這又有些好笑了。這個傻英子。自己都說了自己是人。怎麼她還能說自己不是人呢。

“不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徐正淳輕輕擡起英子的下巴,一隻手護着英子的後背,脣慢慢的靠近了。

“他們在旁邊呢。”

英子不好意思的推開徐正淳的手。

“他們都睡着了。”

徐正淳直接抄起英子轉身鑽進了帳篷,馬上拉上拉鍊。快速的爬進了被窩。

“傻瓜,你在我身邊,我怎麼能控制得住自己。”

徐正淳快速的褪去了身上所有的衣服,鑽進英子的睡袋裏。

“嘻嘻!癢癢。”

許久後,英子被徐正淳摸的有點癢癢了,終於笑出了聲。

“別動,我幫你處理乾淨。”

英子躺在徐正淳懷裏。喘着粗氣。

“小女孩,我愛你。”

徐正淳幫英子處理乾淨後,再次把英子抱在了懷裏。

“正淳,我想問你,你的耳朵痛嗎?那麼小的耳洞能放進去耳蝸和助聽器?”

英子奇怪的摸摸徐正淳的耳朵,問道。

“不痛,都聽不見怎麼會痛。這個每三年會換一次。到時讓小亭給你看好嗎?不過那時我會有一小段時間聽不見。你不要躲着我。我怕我找不到你。”

徐正淳的耳朵每三必須換新的耳蝸和調整助聽器的倍率。他耳蝸調整的倍率是越來越大了。小亭一直建議他只戴一邊耳朵換着戴。但是這些年他爲了能悄悄去南風聽英子的聲音,一直沒同意現在他雙耳的倍率已經很大了。

“你什麼時候換,我陪着你。”

英子看着徐正淳。

“大概今年四月吧,到時我有將近三天聽不見。而且我已經和小亭說了,以後我就兩隻耳朵換着戴,這樣助聽器的倍率就不會增加的那麼快。我現在耳朵幾乎要調整到三十五倍以上才能聽見了。”

徐正淳什麼都沒有瞞着英子。他也告訴了英子,他的耳朵聾得很厲害。

“正淳,你怎麼沒有一個地方是好的呢?你這身上還有什麼地方是假的?你是不是機器人?你這腦子有沒有假的呀,不然你怎麼能知道那麼多事情。”

英子從徐正淳懷裏爬了起來,扳着徐正淳的身體檢查。

“英子,沒有了,除了眼睛,耳朵以外,別的地方都好好的。特別是這裏。你都沒讓它吃飽過。”

徐正淳笑着指了指自己的下身,又吻上了英子的脣。 英子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身下,發現腳只離地面不足兩尺。而平亭和徐正淳兩邊都抓着她的保護繩才鬆了一口氣。

平亭敲了一下英子頭上的頭盔,笑着看着英子沒說話。

“英子,攀巖的時候身體自然放鬆,離巖壁一定的距離,不能離得太近了。”

徐正淳放開了拉着英子腰部的手,英子才發現徐正淳身上沒有帶保護繩。

“正淳,你怎麼不用保護繩,這麼高摔下去怎麼辦。”

英子話還沒說完,徐正淳卻已經站在了地上。

“你……這……這長得高了不起呀。”

也不知道英子是哪兒來的氣,看到徐正淳站在了地上,馬上生氣的衝着徐正淳吼道。


“哈哈哈!阿淳,你這又惹到她了,這長得高也成罪過了。”

平亭笑着看了一眼站在地上的徐正淳,放開了拉着英子保護繩的手。

“行了英子,不要鬧了,你們三個趕緊跟上,我們先上去了。”

旁邊的徐邦國,華仔和英子已經離地面差不多一丈高了。轉頭看着下面的三個人一個站在地上,一個呆在離地面一步遠的距離,一個趴在巖壁上。

“你們先上,我一會就能趕上你們。”

英子開始大言不慚的對着徐邦國叫到。

“你確定你這樣一會能趕上他們?我敢肯定,你這樣一個小時候我們離地面還是這個距離。”

平亭無奈的搖着頭看着英子。

“小亭,不要說了,下來。我們先教英子基本的技巧吧。”

徐正淳讓平亭也下來,不要在趴在上面。也順便把英子也從巖壁上抱了下來。

“英子,我們先教你一些簡單的技巧。你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做就好。不用擔心的。”

說着徐正淳解開了英子身上的安全扣。

“攀登時身體要自然放鬆,以兩手,兩腳爲支點穩住身體重心。身體的重心要隨着動作的移動而轉換重心位置。像這樣。”

徐正淳直接轉身攀爬上了巖壁,眨眼間人已經離地面五六米高了。然後快速的攀着石壁下來。

“看清楚了嗎?”

徐正淳笑着溫柔的問道英子。

“沒有,你怎麼能像個壁虎一樣爬上去了呢。”

英子完全沒有弄明白徐正淳說的話,只是覺得他像只壁虎幾下就上去了。

“像這樣,兩隻手指關節用力摳緊支點的同時,手腕要緊張,手掌要貼在巖壁上,小臂也要隨手掌緊貼巖壁而下垂,手指有下壓擡臂的動作。”

平亭見英子不明白徐正淳剛剛說的,就在巖壁上教英子怎麼用手發力。

英子學着平亭的樣子爬上了巖壁。

“兩腿外旋,大腳趾內側貼近巖面,雙腿微屈,以腳踩支點維持身體重心。記住膝蓋千萬不要接觸岩石面,或者回影響到腳的支撐和身體的平衡。”

平亭一邊講解一遍在巖壁上做動作給英子看。

“你現在主要用手指,手腕和手臂的力量爲主,在配合腳趾,腳腕和腿部的力量來進行協調移動。”

英子看着平亭的樣子,仔細記住平亭教她的口訣和要領。慢慢的已經離開地面差不多三米了。徐正淳跟在英子身邊。而平亭在離英子平行面不足一米遠的位置。

“英子不要往下看,看着上面。不怕。”

徐正淳伸出一隻手放在英子顫抖着的手臂上,幫她打氣。

“好,我不怕,你要接着我。不能讓我掉下去。”

英子深吸了一口氣,又往斜上方攀了一步。

跟着平亭的步子,和兩邊的隨時相扶,英子已經離開地面差不多十層樓高,汗已經浸溼了後背的衣服。身體和手臂的力量也在一點點的消耗掉。

徐正淳始終在英子的旁邊,離英子的距離不足半米,而平亭離英子的距離也只有一步遠。三個人像壁虎一樣爬在巖壁上,慢慢的往上爬。而前面的三個人也在一處比較方便休息的地方歇口氣補充一點能量。

“大哥,你看我快趕上你們了耶。”

英子雖然喘着粗氣,但是還不忘像前方不遠處的徐邦國三人叫到。



“英子厲害,體力還夠嗎?要不要歇一下。”

徐邦國低頭看着離他們不遠的英子三人,笑着說道,還給英子豎起了大拇指。

“英子,要不我們歇一歇,你的手臂顫抖得很厲害。小亭看看周圍什麼地方方便休息。”

徐正淳能聽到英子心跳得很快,他知道英子的體力消耗太大了,雖然有安全繩綁着,危險不算大。但是英子這樣消耗體力,她身體支撐不住。

“阿淳,你旁邊向上九點鐘方向兩米遠的距離,有一塊突出的岩石,可以夠三個人站立休息。”

平亭觀察周圍的巖壁快速判斷出什麼地方適合休息,馬上告知徐正淳方位。

“拉好英子,我先上去。”

說着徐正淳雙手一撐身體,雙腿一屈快速準確的跳上了平亭剛剛說的位置。確認安全後,拉過了一直系在他腰間的英子的保護繩。

平亭撐着英子的身體輕輕一送,英子被徐正淳拉上了岩石上。快速的把英子身體翻轉讓她面對着巖壁。平亭也跳上了岩石上站着。

“我得乖乖!那兩人是什麼人呀,我沒看見他們的保護繩,那姐夫身上系的是姐的保護繩,他們這是不要命了。”

梅子站上不遠處的巖壁上驚叫道。

“阿淳和平亭從來沒用過保護繩的好吧,英子那條系在腰間是爲了防止英子遇到危險,阿淳看不見不能及時拉住所以就係在了腰間,你沒看到小亭腰間也繫着一條嗎。這樣可以防止衝力過大傷着阿淳的腰。”

徐邦國看着不遠處的三個人,一條保護繩,下端卻系在兩個人身上,這是用他們自己腰間的力量去接着英子的身體,防止她遇到危險。

一個是情深,一個是忠心兩個都是兩個癡人。

“原來是這樣,那不是英子遇到危險,他們兩個也很危險。”

梅子馬上猜到了下面兩個男人打的什麼主意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