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娟手一停,若有所思的說:“這事還必須這樣做,爲了Wend,也爲了莉莎,更是爲了你”王娟好像對這事看的很透徹。

“爲什麼?有這麼大的關係,我怎麼沒有覺得“陸浩非常的不明白,也不理解。王娟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發酸的腰,笑着說道:“在這場愛情中,你就像是躺在浴池中一樣,只覺得舒服,根本不去想爲你搓背的人有多辛苦,只有你結束的這種美好的享受,愛你的人才能從中解脫,開始她新的生活,你不愛莉莎,但不能拖着她,讓她遍體

“爲什麼?有這麼大的關係,我怎麼沒有覺得“陸浩非常的不明白,也不理解。

王娟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發酸的腰,笑着說道:“在這場愛情中,你就像是躺在浴池中一樣,只覺得舒服,根本不去想爲你搓背的人有多辛苦,只有你結束的這種美好的享受,愛你的人才能從中解脫,開始她新的生活,你不愛莉莎,但不能拖着她,讓她遍體鱗傷才放手,這樣對誰都不好,你這是善意的謊言,相信莉莎知道了,她會原亮你的“

看來還是女人懂女人,陸浩被王娟這麼一說,釋然了不少,他快速的站了起來,王娟輕笑一聲說:“羞死人了“接着就把一件浴巾裹在了陸浩的身上。

陸浩壞笑着說:“你爲我搓背,我得好好感謝你“說着一把抱起了王娟,大步朝臥室裏走去,王娟躺在陸浩的懷裏,笑的十分開心,聰明的女人隱隱感到,這種好日子可能時間不長了。

第二天一上班,全班人馬終於到齊了,陸浩召開了全體會議,動號大家鼓足幹勁,做好衝刺的準備。王娟在會上也做了講話,她的話不多,但是句句有力,就是強調,公司渡過了一個休眠期,現在醒了,所以不得有人再拿過去的那種態度對待工作,一經發現,只能是走人。

王娟的貸款計劃遞了上來,又是四大銀行各五百萬,陸浩對這個計劃很是滿意,也信心實足,因爲他們又多了一份抵押的資本,就是剛轉過來的廠房。陸浩簽完字,讓王倩開車,送王娟直接到銀行,讓她親手辦這事。

看着又來生機的公司,陸浩彷彿就看到了公司原來繁榮的景象,這時他纔想起,南非的那塊地現在看來根本不用再賣了。

有些事還真有這麼巧,桌上的電話就在這個時候響了,陸浩一看區號,還真是南非打來的,他忙接起來問:“你好!是郭副總嗎?“

“對陸總,地現在有人要,不過要在我們購進的原價款上,再少兩百萬,你看這事我們還有必要再跟進嗎?“郭副總在電話裏說道。

陸浩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不用再賣了,就是在原價上再加兩百萬,我們也不賣,你們就好好堅持着,我們大概一個月之後,曾啓停頓項目“

“這是真的嗎?“郭副總好像有點兒不太相信,因爲這金融風暴,那個國家都有,南非波及的更爲厲害。

掛上電話,陸浩這纔想起,是該給莉莎打個電話了,她昨晚喝醉了,不知現在醒了沒有,陸浩便按昨晚她打過來的號碼打了過去,電話沒有人接,看來這人不在房間。

陸浩正準備打她手機時,樓道里一陣女人的笑聲,緊接着露絲走了進來,她的身後跟着莉莎,陸浩伸頭往後面看,他是在看Wend有沒有來。

莉莎笑着說:“別看了,我把她給甩了,我一個人過來的“

陸浩忙說:“你這丫頭有點太過分了吧!這種行爲是不可取的“

“關你什麼事,這是我們的家事“莉莎說着,把陸浩擠到一邊,她屁股一扭就坐到了陸浩的大轉椅上,而且還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圈,逗的辦公室幾個人都逗樂了。

就這時,陸浩桌上的電話就響了,陸浩一看上面的號碼,覺得有點兒眼熟,他慌忙把電話接起,聽筒裏就傳來Wend的焦急的聲音:“陸浩,莉莎是不是跑你哪兒去了,她今天早上和我吵了兩句,就不告而別了,真是急死人了“

陸浩忙說:“Wend小姐,你就別急了,莉莎剛剛到我的辦公室,我一會兒把她給你送過來就是了“

“別急着送過來,最好是讓她開心了,晚點沒關係,你告訴她,就說我通意了她的要求,剩下的就看她自己的了“Wend看來真是生氣極了,一句多餘的話都不想說,啪的一聲就掛上了電話。

陸浩正想說兩句莉莎,沒想到她先發制人,用手一拍桌子,大聲說:“什麼也別說,做你的事,明白嗎?“說完轉身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看來她還知道陸浩要辦公。

這時辦公室的人越來越多,露絲和王娟,還有王倩,她們三個看着這個刁蠻的大小姐,一點兒辦法都沒有,只能讓她在辦公室胡鬧。

陸浩朝她們三個揮了揮手,意思讓她們先出去,隨着這三個人的離開,莉莎才慢慢平靜了下來,她雙眼盯着陸浩,而陸浩正忙着看手頭的資料,這段時間,有些暫停的項目一停下來,這些東西也就沒有再去審了,現在又啓動了,一些子讓陸浩看這麼多,還真有點兒看不過來,所以他纔不管莉莎再胡鬧,他手頭的資料必須看完。

莉莎坐了一會兒,見沒人理她,她的任性又來了,她走到陸浩身邊,一看那些資料上密密麻麻的數字,頭就大了,怪不得陸浩這麼的忙,原來他都要一一審覈,並切還要簽字,莉莎這下老實了,她又坐了回去,一直看着陸浩桌子上的資料慢慢減少,她的臉上纔有了笑容。

莉莎觀察了一下辦公室內擺設情況,忽然又站了起來,拿起陸浩桌子上的茶杯,在飲不機哪裏找出茶葉,給陸浩泡了一杯茶,雙手遞到陸浩面前,小聲說:“休息一下,喝口水再看,已經看這麼多了,非常不錯了“陸浩聽了覺得好笑,這話感覺是大人說給小孩子聽的。

陸浩覺得差不多了,如果再強撐着,這莉莎真鬧起來,他也沒什麼辦法,與是伸手接住茶杯,輕聲的說:“謝謝你“

莉莎可是打蛇隨棍上,一見陸浩開始招惹她,好立馬笑着說:“陸浩你明天陪我到東江去玩,這可是你說的,千萬不能反悔,否則我會小看你“

這丫頭原來在這兒等着他,按理說這不是什麼事,答應就得了,可是這情況有變,陸浩他得先請示過Wend後纔可以做決定,如果他貿然答應,到時Wend找他麻煩,這可就沒什麼意思了。

陸浩怔了一下說:“這個問題不大,不過明天我還真有事,能不能脫身跟你去,我還得晚上看情況,你就在酒等我電話好了,去與不去,你得跟你媽媽商量,如果你媽媽不通意,或者她不知道這件事,那我也不會去的,這個是先決條件,你得好好考慮清楚了“

“你可真麻煩,說起話來像個老大娘,這是我媽媽通意了的事,今天早上我跟媽媽說,我要你帶我去玩,媽媽說只要我能請動你,就隨我的便了“小小說着瞪了一眼陸浩。

陸浩剛纔接電話時,Wend所說的我答應她的要求了,也許就是這個要求,那也不行,他一定要和Wend溝通好了他才能做決定,不能只聽莉莎的一面之詞。

陸浩忽然心生一計,她對莉莎說:“你去到露絲辦公室,讓她來見過“莉莎看了一眼陸浩,有點不情願的拉開門走了。

陸浩慌忙撥通了酒店電話,還好,Wend正好在房間,陸浩把剛纔的情簡單的說了一遍,沒想到Wend很大方,說讓陸浩陪着莉莎去就是了。

放下電話,陸浩心中不由得一喜,去就去了,反正是旅遊,看景色誰人不喜歡。 第二天,陸浩還在王娟的牀上,就接到了莉莎的電話,說是要出發了,看來這個小姑娘激動的一夜都沒有睡好。

睡在陸浩身邊的王娟,用手推了推陸浩說:“快起牀吧!去了找個合適的機會把這事給說清楚了,這樣大家以後相處就舒服點,不再如此的尷尬了”陸浩點了點頭,起牀穿衣服,看了一眼牀頭的表,才早上六點鐘,他心裏不由得暗暗罵着這個莉莎。

車快到西爾頓大酒店時,陸浩就給莉莎打了個電話,告訴她,他只有四五分鐘時間就會到。其實他哪裏知道,莉莎帶着她媽媽早都在酒店的樓下等了。

陸浩的車一駛進去,老遠就看到了她們娘們倆,遠遠望去,哪裏像母女,簡直是姐妹,可能是她們想好了今天要登山的原故,莉莎和她媽媽每人一身白色運動衫,白色球鞋,看起來真是英姿酒脫,說不出的一漂亮。


陸浩一停車,她們母女就上來了,莉莎當仁不讓的跑到了前排,Wend往後排一坐,感覺臉色有點兒冷,看來今天出去旅遊,並不是她的本意,好像有點被強迫的味道,陸浩爲了讓氣氛變得不再尷尬,回過頭笑着對Wend說:“你今天好漂亮啊!看起來像莉莎的姐姐”

那個女人都喜歡聽別人說自己長的漂亮,Wend也一樣,尤其是陸浩這樣誇她,她不由得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她客氣的說:“這麼忙,還讓你跟我們去,實在有點不好意思”

陸浩笑道:“陪兩位大美女去旅遊,是一件美差,我還求之不得呢?“

“哈哈哈哈,你小子也會耍嘴皮子,好吧!那咱們就出發“Wend的情緒終於調動起來了,莉莎坐在前排,偷偷的給陸浩豎了個大拇指。

寶馬車嗚的一聲輕叫,駛出了西爾頓大酒店,很快就朝郊外駛去,出去玩,自然心情就不一樣,陸浩和莉莎母女說笑着,享受着這難得的輕鬆。

東江旅遊區,兩個小時的車程就到了,當陸浩泊好車,領着莉莎母女朝景區走時,Wend就喜笑顏開了,她連連讚歎這裏的景色好,說句老實話,陸浩也被這裏的美景有點迷住了,一座雖然不是很高的大山,上面青松樹木茂盛,風吹過還有濤聲陣陣,這山只有一面着陸,其餘幾面都被海水環繞,真是有山有水有風光。

莉莎跟着陸浩,故意說:“有人還說不想來,嗨!來了比誰都高興“

“說誰呢,沒大沒小” Wend跟在陸浩的身後,大聲斥責道。

母女倆雖然說逗嘴,但是終於說上話了,要不陸浩加在中間,還真有點兒難受。三個人每人一幅墨鏡,每人只掛一個小小的包,一看就是專門來遊山玩水的。

幾個導遊模樣的人,跑過來問要不要導遊,陸浩都一一回絕,他心裏想自己就是個導遊。登山要的是耐力,別看都是一階一階的石臺階,但是走的多了,沒有鍛鍊過的人,就會跟不上。果不其然,Wend第一個就掉隊了,處尊養優慣了的她,何曾這樣運動過,她已經是氣喘吁吁,粉白的臉上,略帶了點細細的汗珠。

陸浩退後了一步,向Wend伸出了自己寬厚的大手,這個時候,累急了的Wend再也沒有了顧及,把她白嫩的玉手,交給了陸浩,這樣陸浩等於是拉着她走,這效果不錯,Wend的步伐又快了起來,莉莎一看自己的媽媽走不動了,她便跑到Wend的身後,雙手推着Wend朝前走,這場景確實有點兒搞笑。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陸浩終於把Wend弄上了山頂,幾個人往石凳上一坐,那感覺真是美的不可言語,閉上眼睛,聽着風從身邊掠過,帶動樹木的鳴叫,那聲勢只能用壯闊形容。

到了山頂,或上或下,蜿蜒着幾座涼亭,Wend對陸浩說:“你帶着莉莎去玩玩吧!我就在這裏不動了,一會兒你們回來,我們一起下山就可以了”


陸浩看了一下四圍,見人來人往,覺得這裏應該安全,這才帶着莉莎朝前面的一個亭子走去,哪裏感覺是這座山的最前端,可以看到海。

莉莎一躲開Wend的視線,就像一隻小鳥一樣,把陸浩的胳膊抱了起來,一臉的幸福,陸浩心裏還真有點兒不是滋味,眼看着這層窗戶紙就要捅破了,不知這姑娘的心裏承受能力。

“呵!好美啊!站在這裏看大海真的是不一樣啊!“莉莎用手指着大海,有點欣喜的對陸浩說。

確實也是,大自然真的是巧奪天工,從這裏看海,看的更遠,只見藍藍的海水,和天連成了一片,無比的壯闊,再看山腳下,海水退回時,擊打着岩石,衝起的浪花足足有好幾米高,真是美麗極了,不覺得莉莎就把頭靠在了陸浩的胸前,滿臉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時間在慢慢的流失着,誰也不願說話,怕打破了這美好的氣氛,陸浩畢竟是男人,他知道這次來的目的,不是陪着莉莎享受這美好一刻,而是讓愛他的人,傷心欲絕。

陸浩用手撫摸了一下莉莎的頭,輕輕的說:“我們在哪邊坐下來好嗎?“莉莎沒有吭聲,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很配合的跟着陸浩在樹林的一條石凳上坐了下來,看着周圍沒什麼人,莉莎把陸浩抱的就更緊了。

陸浩想幾次開口說話,但他確實不忍心,最後牙齒一咬,心一橫,對莉莎輕輕說道:“我跟你說一件事,你聽了千萬別生氣,也不能任性,其實你想明白了,什麼事也沒有,好不好“

莉莎擡起了頭,閃着兩隻明亮的大眼睛,輕輕的說:“你說吧!我不會生氣,也不會任性“陸浩見莉莎如些堅定,他不由得來了勇氣。

“莉莎,你是一個好女孩,人不但長的漂亮,更難能可貴的是你心底純潔,說老實話,任何一個男孩遇到你,是他天生的福氣,我也一樣,可是我無福享受你的美麗和純潔,更不能擁有你的福氣,因爲我早都有了女朋友,可能不久就要結婚“陸浩一閉眼,終於撒了個彌天大謊。


莉莎聽了陸浩的話,先是一鬆手,繼而怒聲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這一聲有點高,把路上行人的目光都給吸引了過來。

窗紙已破,再多捅兩次,已無大礙,陸浩點了點頭,他點頭時都有種被強迫的感覺。

“我要你親口說出來,再說一遍“莉莎猛的一轉身,雙手扳着陸浩的肩部,一臉的怒氣,看來她真的是火了,而且這火都快燒遍全身了。

陸浩把眼睛一閉說:“是的,我說的全是真的“

莉莎慢慢的放開了雙手,不覺得兩行淚水情不自禁的就流了下來,淚珠異常的晶瑩易透,陸浩看着心痛死了,自己這是做了一件什麼樣的事。

莉莎慢慢的站了起來,忽然轉身,朝前狂奔,她一邊跑,一邊大叫,好像滿腔的怒氣,要在這一瞬間,全部釋放出來,她的聲音在山峯間迴盪着,聽着讓人肝腸寸斷。

愛一個人,原來會傷自己這麼的重,陸浩忽然間感到,自己竟然是這麼的自私,因爲他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對任何一個女人,付出如些深的愛,所以他還未曾受傷,陸浩感覺自己有點可憐,因爲他連一個至愛的人都沒有。

莉莎邊跑邊叫,跑到護欄處時,她才停了下來,看着澎湃的海水,她死的心都要了,她不明白,爲什麼愛一個人這樣的難。就在她傷心欲絕,淚水快流成河時,一隻溫柔的手撫在了她的頭上:“孩子,愛是兩個人的事,要相互去愛,陸浩人家心裏早有別人了,你就別再傷心,也別讓陸浩傷心了好嗎?“

莉莎回過頭,一看是媽媽,她猛的一下撲進了媽媽的懷裏,滿腔的委屈化成淚水,奔泄而出,淚水都把Wend胸前的衣衫打溼了一大片。

站在遠處的陸浩,沒有過去,他知道,這場愛情應該拉上帷幕了,沒想到,這次謝幕的人,卻是他自己。 本來是高高興興而來,可是回去時,車上非常的寂靜,沒有一個人說話,莉莎再也沒有搶着坐在前排了,而是和自己的母親坐在一起,一個人在哪裏默默的流淚。

陸浩從反光鏡裏看到這一切,確實也有點難受。本來原計劃是,大家中午在外面吃一頓農家樂,下午接着去海邊玩,可是這層紙被陸浩捅破的有點早了,所以一切活動只能取消,陸浩只能把她們送回酒店了。

女兒傷心,Wend一句話也不說,就這樣,車從景區一直開到酒店,三個人總共沒有說上兩句話,陸浩心裏除了難受之外,就是憋屈,好像這事是他一手造成的一樣。


車在酒店門口停了下來,Wend率先下了車,可是莉莎坐在上面,動也不動,根本沒有下車的意思,Wend不敢多言,只是朝陸浩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讓陸浩幫她看着點,這事讓陸浩可爲難了,人家莉莎心裏,現在可能殺他的心都有了。

陸浩不敢吭聲,只能從反光鏡裏偷偷的看着,忽然莉莎拉開車門,衝了下去,陸浩以爲她要跑,正準備下車時,莉莎又從前門竄了上來,臉上還掛着兩顆晶瑩的淚珠,看着可愛極了。

就在陸浩正不知所措時,莉莎一把扳過他的頭,她薄薄溼熱的小脣就壓了上來,陸浩忽然被襲,不知如何是好,就在他正六神無主時,莉莎忽小嘴一閉,在他的嘴脣上輕輕的咬了一口,雖然說很輕,但足以讓陸浩發出了一聲輕叫。

莉莎放開他,狠狠的說:“我恨你!我要讓你受點懲罰”說完一摔車門,衝進了酒店。

滿臉驚愕的陸浩,他真的無奈極了,你恨我,那我恨誰去,這如果是個小孩的話,陸浩肯定都會哭了。他感覺嘴皮火辣辣的,陸浩用手一摸,天哪!都被咬出血來了。

陸浩一跨進辦公室,露絲就笑着走了過來,給陸浩衝了一杯咖啡,當她看到陸浩的嘴皮腫了老高時,不禁失聲問道:“老闆,你的嘴怎麼了?”

陸浩笑了笑說:“沒事,你讓王娟進來一下,我找她有點事”陸浩其實就是想支開露絲,不願讓她看到自己的醜態,找王娟只要一個電話,就可以搞定,露絲怔了一下,就走出了辦公室,她可能在想陸浩嘴皮上的傷是怎麼一回事。

王娟一進門,就看到了陸浩嘴上的異樣,她確實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人,立即順手把門關了起來,她輕輕走到陸浩身邊,小聲問道:“是不是出什麼事了?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早,還有你的嘴皮……”王娟說着,用手輕輕的把陸浩的臉扳了過來,一行清晰的牙印,印在陸浩的嘴皮上。

陸浩一看,瞞是瞞不住了,就只好老老實實把今天的事,全給王娟說了一遍,王娟聽後嘆了一口氣說:“這事總算有了個結果,也了決大家的一件心事,就是這莉莎有點太狠了,就算是再恨你,也不至於下此毒手吧!”

“這樣也好,她算是出了一口氣,如果憋着沒爆發出來,這女孩任起性來,什麼事都是可以做的出來的”陸浩無奈的搖了搖頭。

王娟看着陸浩嘴上的傷勢,心痛極了,她急速跑回自己的辦公室,一會兒時間,手上拿了藥棉和消毒水,還一瓶消炎的軟膏。

陸浩這個時候很老實,任由王娟給他消毒擦藥,王娟是邊擦邊搖頭,看着陸浩嘴上的傷勢,她是心痛極了,她都有點兒恨這個莉莎,同爲女人,下手確實有點狠了。

下午時分,王娟接到了銀行的電話,說是申請已經批好了,最遲月底就可以放款了,王娟馬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陸浩,當然陸浩也很高興,他立即對王娟做出了指示,讓她立馬和美國公司通話,他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想盡快恢復工廠的生產,王娟點頭答應,轉身就去辦理。

每二天一大早,陸浩就接到了Wend的電話,她說她們下午就回新加坡了,話裏非常感謝陸浩,說陸浩這次真是幫了她的大忙,讓陸浩有空到新加坡來玩。當然這些都是客套話,她可能再也不想陸浩和莉莎見面了。

出於禮節,陸浩還是找來了王娟,商量了一下,下午還是去送送Wend的她們,不管從哪一個角度出發,這都是必須的。陸浩的提議,王娟沒有太多的異議,不過她馬上讓總務機,送了一個白色的口罩上來,陸浩看了看笑道:“難道讓我戴這個,這大熱的天,人家看到會笑死的”

“管別人幹嗎!一來是外面空氣不太好,戴着這個有個防護作用,二來是你的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被別人咬的,你難道不覺好笑嗎?”王娟笑着問陸浩。


陸浩搖了搖頭,無奈的雙手一攤說:“那我只能戴了”

一點鐘剛到,陸浩開着車寶馬車就等在了西爾頓大酒店的門口,不一會兒時間Wend和莉莎走了下來,Wend看到陸浩,老遠就笑着說:“真不好意思,這次來玩,還讓你玩前玩後的”莉莎是一聲沒吭,看來她的氣還沒有消。這事能怪我嗎,陸浩也是一肚子的不高興。

走近了,Wend纔看到陸浩嘴上還戴了個大口罩,她有點不解的問陸浩:“你幹麼戴口罩,這天氣有點熱,戴着會很不舒服”

“沒事,不小心把嘴撞了一下,有點腫,不好看”陸浩說着把Wend手裏的行禮放在後備箱,Wend拉開後排車門就坐了上去。

莉莎站在哪裏,雙眼看着陸浩,一動也不動,她不動,陸浩不可能也不動吧,他走了過去,從莉莎手裏把行禮奪了過來,放進了後備箱,就在陸浩鎖好後備箱,一轉身時,莉莎站在了他的身後,就在陸浩還沒有反映過來時,莉莎一把扯下了陸浩嘴上的口罩,這下該她驚訝了,昨天可能是一時之氣,下口沒有輕重,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會把陸浩傷成這樣。

莉莎用手輕輕的撫着陸浩的嘴脣,輕輕的說:“對不起,都是我不好,還痛嗎?”

陸浩心裏想,我這是肉長的,能不痛嗎?但他還是強裝笑顏的說:“不痛,好多了”

莉莎悶悶不樂的把口罩給陸浩曾新帶上,兩個人這才朝車內走去,女人就是搞不懂,昨天莉莎都差點氣死了,今天她又跑到了前排和陸浩坐在了一起。

車一開動,莉莎把頭一偏,小聲的問陸浩:“你還來新加坡看我嗎?”這也有點太意外了,這話問的陸浩一愣,更何況Wend的坐在身後,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莉莎見陸浩沒有反映,氣就上來了,她大聲的喊道:“問你話,你聽到了沒有”

陸浩一急脫口而出:“會,怎麼不會,我們在生意上是合作伙伴,一在機會我會過去的,還要跟Wend學管理經驗呢”這話說的還算圓滑,等於是四不着邊。

坐在後排的Wend忙把話接了過去,她笑着說:“陸浩,你這個年青人很謙虛,現在不要跟我學,公司管理的已經不錯了,你的上升空間還很大,等下次我來時,肯定又是不同的景象”

三個人終於扯開了話題,莉莎臉上雖然很不高興,但是說話時,和昨天就扮若兩人了,陸浩從余光中,看到莉莎的臉上有了一點點的笑容,他的心裏也就坦然了一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