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後天早上八點,你來我辦公室。好好努力,爭取給咱們石城爭光!”勉勵兩句之後,劉良勉才放丁牧回去。

葉清凌又把頭扭過來盯着丁牧,丁牧嘆氣,“行了,以後別這麼盯着我了,有什麼是就說吧,別總打擾我就行了。”“這還差不多。”葉清凌笑了,“下個星期五是我爺爺生日,到時候爺爺會在富麗酒店舉辦壽宴,你也來吧。”“可以。”丁牧答應得很痛快,因爲現在他的思想已經有些轉變了,打算先收集妖丹或者通過其他方法把修爲提

葉清凌又把頭扭過來盯着丁牧,丁牧嘆氣,“行了,以後別這麼盯着我了,有什麼是就說吧,別總打擾我就行了。”

“這還差不多。”葉清凌笑了,“下個星期五是我爺爺生日,到時候爺爺會在富麗酒店舉辦壽宴,你也來吧。”

“可以。”丁牧答應得很痛快,因爲現在他的思想已經有些轉變了,打算先收集妖丹或者通過其他方法把修爲提升到煉體境一萬層,看看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效果,然後再決定要不要繼續混日子。

“好,就這麼說定了!”葉清凌顯得很開心,結果被丁牧又一次把頭扭了回去。

安靜下來之後,丁牧繼續睡覺,同時也在盤算在誰身上試驗一下巫人的氣血修煉之法。

普通人是肯定不行的,無冤無仇的,萬一出點意外把人搞死了多不好?要找就找那些犯過事的,或者不開眼找麻煩的,但是想想,好像這段時間敢找他麻煩的人都被他摁在地上摩擦了,別人也不敢輕易對他出手了,這就比較麻煩了。

第二節課課間,後門有人喊道:“丁牧,有人找。”

丁牧聞言,扭過頭去,就看到了林皖。

此時的林皖雙眼通紅,神色萎靡,和那天晚上的情況完全不一樣,就好像,好幾天都沒有睡覺了一樣。

而事實也是如此,林皖爲了參悟巫人的氣血修煉之法,已經連續三個晚上沒有閤眼了,奈何卻依舊沒有頭緒。

最開始,出於化境高手的尊嚴,他強忍着沒有去找丁牧,等着丁牧來找他,但是昨天下午,他是在扛不住了,就動用了一些人脈對丁牧展開了調查,找到了丁牧的學校,今天早上就找了過來。

爲了得到完整的巫人修煉之法,他已經徹底放下面子了。

丁牧看到林皖就知道了他的來意,帶着林皖來到操場,笑着問道:“林老先生,你幾天沒睡覺了?這麼熬下去,能行嗎?”

林皖苦笑,“丁牧小友,我倒是想睡覺,問題是這巫人的氣血修煉之法沒有頭緒,我也睡不着啊。我這次過來就是想看看你這邊有什麼進展沒有,缺失的部分,你補充多少了?”

“已經補充完了。”

“都補充完了?”林皖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你以前接觸過巫人的修煉之法?”

“算是,有一些瞭解吧。不過僅僅補全是不行的,巫人的體質和人類有很大不同,按照巫人的修煉方法來修煉,不僅沒有效果,反而會有害處,所以我現在考慮的是如何改進巫人修煉氣血的方法,能運用到人類身上。”丁牧說道。

林皖通紅的眼睛突然出現了神采,“那你成功了嗎?”

“目前只是猜想,還需要試驗才能驗證,但還沒有鎖定特定的試驗目標,畢竟這種試驗是有危險的。”

“我啊,你可以用我做試驗。”林皖自告奮勇。

丁牧打量林皖一眼,搖頭道:“不行,巫人主修氣血,而你歲數太大,氣血不足,強行修煉巫人功法,後果難以預料。”

“沒關係,我不怕這些,我都一把年紀了,沒多少年可活了,如果修煉巫人的功法有成,沒準還能延壽幾年。就算不成功,我也不會怪你的。我沒有多少日子了,就想找一個突破口。”林皖還在堅持。

丁牧想了想,“那好吧,還去你的古玩店,你修煉的時候我在旁邊看着點。” 丁牧把他修改過的巫人功法放到桌子上,林皖迫不及待地看起來,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就問,丁牧一一解答,兩個小時下來,林皖也不過是堪堪弄明白了這套功法的大體思路。

雖然還沒有完全理解,但是在丁牧的要求下,他還是開始了第一次修煉。

第一次修煉並不是林皖主動進行的,而是丁牧分出一絲靈氣進入林皖體內進行引導,讓林外體會巫人功法的特點,然後才讓他按照剛纔的路線修煉。

林皖是化境高手,雖然年紀大了,一身實力發揮不出來多少,但他的閱歷還是有的,經過丁牧的指點之後,他倒是很快就掌握了修煉之法,默默運轉內勁,一刻鐘後他睜開雙眼,臉上帶着幾分茫然。

“好像沒有什麼效果,就是覺得有點餓。”

丁牧說道:“那就先吃飯吧。”品緣古玩店旁邊就有飯店,丁牧兩人在飯店裏隨便將就一下,填飽肚子就繼續修煉。

林皖經過多次嘗試之後,終於找到了竅門,在某次內勁運轉完成一個周天之後,感覺到了身體上的疲憊消除了不少,精神狀態也好了一些,副作用就是餓,很餓。

於是丁牧和林皖再一次來到旁邊的飯店,大吃一頓。

吃飽之後,林皖繼續修煉,內勁運轉三個周天之後,他已經感覺不到疲憊了,取而代之的是飢餓。

林皖從來沒有感覺這麼餓過。

“丁牧小友,咱們這修煉是不是出問題了?我總是感覺餓,這是怎麼回事?”

丁牧笑了,“餓就對了,巫人以氣血旺盛、力大無窮著稱,就是因爲他們每天都有足夠的血肉供應,你能感受到飢餓,而且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態都很好,說明我們的修煉方向沒有出問題。”

還有一些話丁牧沒有說出來,那就是他和巫人部落接觸的時候,那些巫人的飯量驚人,尋常巫人一頓飯能吃二三十斤肉,修爲越高,飯量越大,而且必須要吃肉才能滿足需求,若是換成糧食,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這還是三千多年前妖獸橫行,妖獸肉中蘊含大量靈氣的原因,若是換成現在這個環境,普通巫人大概要每天進食一百斤左右的肉類才能保證正常的消耗。

林皖仔細想了想關於巫人的傳說,點頭道:“有道理,那麼就是說,你修改過的功法,沒有問題了?”

“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問題,你現在修煉時間尚短,看不出什麼,從現在開始你要抓緊時間修煉,我每天都會過來查看你的進度,你有什麼感受也要如實告訴我,我會根據你的反饋,對功法進行調整。”丁牧說道。

“好。那我先去吃點東西。”林皖發現他是真的忍受不了這種飢餓的感覺,這和普通的飢餓還不一樣,會極大的侵蝕人的意志力,滿腦子想的都是吃肉。

當天晚上,丁牧沒有回去,而是留在了品緣古玩店監督林皖的修煉進度,不是丁牧太過小心,而是他知道巫人修煉氣血的功法就是利用氣血增強體質,所以才需要大量進食肉食,但如果修煉出了問題,或者沒有及時進食,就會導致修煉者體內的氣血被吸收,導致受傷甚至死亡。

林皖氣血本就不怎麼旺盛,一旦出了差錯,或許就是分分鐘的事。

時間一晃就到了週二下午,期間接到過葉清凌和劉良勉打來的電話,前者是擔心他的安危,後者是問他怎麼沒來上課,是不是出什麼事了,都被丁牧打發回去。

林皖運功完畢,站起身,臉色頗爲紅潤,精神狀態也很好,絲毫看不出來好幾天沒有休息的樣子。

“丁牧小友,這功法真是太神奇了,比我預料中的要好得多,我感覺我繼續修煉的話,有很大可能在獲得突破!”

丁牧點頭,“今天晚上和明天上午我有事要辦,你一個人不要盲目修煉,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好,我等你回來。”林皖臉上帶着笑意,“好幾天沒有休息,今天晚上我也該好好睡一覺了。”

離開品緣古玩店,丁牧回家洗了個澡,換一身衣服,剛好看到曹彭的奧迪停在門口,便和曹彭一起前往定城了。

這一次就不是曹彭開車了,而是曹彭的司機。

因爲韓煙舉辦的懸賞會見不得光,所以地點懸在了韓家老宅,約莫三百平米的樣子,從外面看起來不怎麼起眼,但是內部的裝修還是很講究的,從這一點就能看出來韓家出事之前,在定城必然具有極強的威勢。

前來參加這次懸賞會也不是很多,大概就是四五十人的樣子,其中大部分都是來湊個熱鬧,順便看看有沒有便宜可以撿,畢竟能把韓家悄無聲息滅掉的人必然不簡單,犯不上爲了一點身外之物樹立一個強大的敵人。

少部分人是自恃底蘊深厚,打韓家這些收藏的主意,當然,也有丁牧和曹彭這種得到一些消息,有了某個特定的目標纔過來的。

韓煙爲了舉辦這次懸賞會也是煞費苦心,把老宅進行了一次徹底的改造,幾乎所有的房間都打通了,在客廳中間有三塊屏幕組合在一起,從各個角度都能看到屏幕上的內容,此時屏幕上正在滾動出現這些年韓家收藏的各種物品,包括了妖丹的圖片。

雖然韓煙還沒有現身,但是屏幕上顯露出來的信息就已經引起了衆人的議論。

“丁牧先生,這屏幕上顯示的妖丹,是芎騏妖丹嗎?”曹彭最關心的還是這個。

丁牧搖頭,“這裏只有一顆妖丹的圖像,但不是芎騏妖丹,不過不排除韓家的收藏裏還有別的妖丹,等等看吧。”

曹彭點頭,“希望如此吧。”

“曹總!”一個光頭男來到曹彭身邊,“我聽說張風那小子去找你的麻煩了,他沒把你打死啊?”

曹彭呵呵一笑,“看高老闆說的,張風那小子還能把我怎麼樣不成?倒是高老闆就這麼過來,不怕回不去嗎?”

“那也得看看誰有本事留住我了。”光頭男說話的時候眼神中帶着幾分戾氣,注意到丁牧的時候就問道:“這是你新收的跟班嗎?這歲數可有點小啊,曹總,別怪我沒提醒你,僱傭童工,可是違法的。”


曹彭一聽這話,臉色就冷下來,“高老闆,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這位是丁牧先生。”

光頭男摸了一把光頭,“丁牧先生,哦,你一說有點印象了,前兩天我看了一個短視頻,好像就是有一個叫丁牧在什麼纖雲飯店撞壁,是你嗎?丁牧……大廚?” 丁牧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冷意,如果對方是不經意間的冒犯,他可以不在乎,但面前這個光頭男明顯是在找茬,那他自然沒有給對方留面子的必要,右手擡起,帶起一道殘影,只聽啪的一聲,光頭男就飛了出去,一顆牙齒混合着血液飛了出來。

“不會說話,我可以教你。”丁牧表情極爲淡定。

懸賞會本來是極爲安靜,就算有人說話也都壓低了聲音,丁牧這一耳光發出的聲音就響徹了整個大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和光頭男一起進來的還有一個青年,一身黑色西裝,面容冷峻,從走路的姿勢就能看出來是一個練家子,有先天第九重的修爲。

青年看到光頭男被搧了耳光,也不去扶,腳下一動就朝着丁牧衝過來,右手成拳,左手握住了掛在腰間的匕首。

“丁牧先生,小心!”

曹彭只來得及喊出一聲,就看到一個身影以極快的速度衝過去,然後以更快的速度飛了回來,啪的一聲落到地上,正是那名青年。

丁牧拍拍手,不再搭理光頭男和青年。

光頭男從地上爬起來,看到青年也被丁牧打趴下,狠狠地瞪了丁牧一眼,走了。

曹彭這才小聲跟丁牧介紹光頭男的身份:高老二,十年前也在石城混,爲人囂張跋扈,後來被曹彭趕走,去了高城,在那裏發展得還不錯,有了一些家底。

丁牧掃了大廳裏其他人一眼,臉上露出幾分玩味,“能來這裏參加懸賞會的,都是灰色勢力啊。”

曹彭笑道:“其實都是跟我差不多的,真正上得了檯面的勢力不會輕易出現在這種場合,就算一定要來,也只是派一名代表前來,不可能親自過來的。要不是我不認識芎騏妖丹,也不會讓你來趟這趟渾水了。”

丁牧微微點頭,“來都來了,就當看熱鬧吧。”

丁牧和高老二之間的矛盾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因爲其他地方也發生了一些衝突,畢竟都是混社會的,而且都是定城附近的,有幾個互相不認識的?有幾個沒有鬧過矛盾的?

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就是這個道理,高老二噁心曹彭找錯了目標,被丁牧教訓了,其他有仇有怨的也不會閒着,不至於說大範圍火拼,讓手下跟班動手過幾招還是很正常的。

求你,愛我一次 ,韓煙終於現身了。

當她隻身一人出現在大廳裏的時候,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不是因爲韓煙氣場有多強,而是因爲韓煙穿了一身白色的婚紗!

這又不是婚禮,韓煙爲什麼要穿婚紗?

一身婚紗的韓煙瞬間成爲全場焦點,她慢慢走到大廳中央,停在屏幕旁邊,目光掃過在場所有人之後,高聲說道;“想必大家都知道我舉辦這場懸賞會的目的,客套話我就不多說了,誰能提供有效的消息,我必定會給予足夠的報答,若是在場有哪位能夠找到我們韓家的仇人,並且幫助我報仇的,我願意帶着韓家所有收藏,嫁給他!”

此言一出,大廳內又陷入了議論之中。

他們大多數人都是抱着佔便宜的心思來的,沒想到韓煙一上來就放了大招。

高老二此時已經恢復了神氣,臉上露出猥瑣的表情,“小妞,我不要你韓家的收藏,只要你?多少錢?”

韓煙對着高老二展顏一笑,美豔不可方物。


“不要錢。只要高老闆能給我韓家報仇,不光是我,我韓家所有收藏、產業,都是你的。”

“不如這樣,你先跟我回去,我想辦法給你韓家報仇,如何?”高老二開始胡攪蠻纏。

韓煙露出不悅之色,“高老闆說笑了,能給我韓家報仇的,絕對不是你。”


高老二發出一聲冷哼,“你看不起我高老二?”

“是否讓人看得起,要看自己的本事。高老闆在高城頗有能量,但是在整個華北來看,卻還差了一些。若是高老闆有關於我仇家的消息,還請拿出來,我必有回報。”韓煙不再理會高老二,看向大廳內其他人,“其他人也是一樣,也許你們沒有足夠的本事幫助我韓家報仇,但只要能提供有效的消息,我可以給予足夠的回報。”

“別扯這些沒用的,誰都知道滅了你韓家的勢力必然極爲龐大,我們怎麼可能爲了你韓家一點收藏就和他們作對?實話說了吧,來到這裏的人沒有幾個想給你韓家報仇,都是想着來分一杯羹的。小妞,你還是先想想怎麼保住自己吧。給我上,把她給我搶過來!”高老二突然翻臉,跟在他身後的先天第九重高手朝着韓煙衝過去。

面對一名先天第九重的高手,韓煙面色不變,甚至還帶着幾分不屑,當對方衝到她面前兩米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出現,一腳把先天第九重的高手踹了出去。

老高二面色變了幾下,他在高城經營多年,唯一拿得出手的高手就是這名先天第九重,結果先在丁牧那邊吃癟,又在韓煙這裏吃癟,他都覺得這先天第九重的高手變成沙包了。


周圍的人也被這突然的變化吸引,齊齊看向那個突然出現的身影,卻是一名中年男子,氣度不凡,將韓煙護在身後。

丁牧眉頭微皺,這個中年男人竟然也是半步宗師的實力,韓家已經被滅,按道理來說,在外留學的韓煙不可能接觸到半步宗師這種級別的高手,但這個人偏偏出現了,說明韓煙還有後手沒有拿出來,她舉辦的懸賞會,恐怕也是另有深意。

韓煙神色淡然,說道:“我雖是一介女流,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不管諸位今日來此到底是有什麼目的,我的說法不會改變,但凡誰能提供我韓家仇人的消息,我會給予足夠的回報;但誰若是覺得我韓家好欺負,那就別怪我下手無情!”

話音落處,那名中年男人又動了,先是衝到那名先天第九重的高手面前,出手扭斷對方的兩隻胳膊,又衝到高老二面前,一腳踹到高老二小腿上,傳來骨折的聲音。

慘叫聲響起,旁人無不面面相覷,不敢出聲。

韓煙瞥了高老二一眼,“扔出去,別在這礙眼了。”

中年男子又踹出兩腳,將高老二和先天第九重高手踹了出去,大廳裏安靜了。

韓煙又道:“我知道在場諸位大多數人無法提供我韓家仇人的消息,也沒有能力給我韓家報仇,而我韓家的仇人勢力極大,爲了避免給各位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還請只是湊熱鬧的人,離開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