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鳳霞臉色鐵青,九尾天狐看著白雲仙,美眸更是在噴火。

星空之王鬆了一口氣,他剛才也被至尊武帝那氣吞萬里如虎的氣勢給嚇到了,現在想想,白雲仙說的很在理,所有武者都有一個常識,那就是靈力恢復是依靠經脈來實現的,現在至尊武帝只剩下一個頭顱,靈力是消耗一分少一分,要恢復,必將是極為緩慢的,所以完全沒有必要怕他。祭天太上長老更是不過是被至尊武帝嚇到了,畢竟當年

星空之王鬆了一口氣,他剛才也被至尊武帝那氣吞萬里如虎的氣勢給嚇到了,現在想想,白雲仙說的很在理,所有武者都有一個常識,那就是靈力恢復是依靠經脈來實現的,現在至尊武帝只剩下一個頭顱,靈力是消耗一分少一分,要恢復,必將是極為緩慢的,所以完全沒有必要怕他。

祭天太上長老更是不過是被至尊武帝嚇到了,畢竟當年的至尊武帝實在是太強勢了,強勢的令人絕望,現在略一思考,也的確是這樣的道理,此時的至尊武帝幹掉神魂者初期的主很容易,就算是遇上神魂者中期的主,也沒有問題,但是要幹掉神魂者後期的人,可就要差一些了,除非他能再找到一塊身體,現在想一想,將其分封在聖武大陸不同的方向,還是很有道理的。

「媽的,這白雲仙和武帝有什麼仇恨?難道至尊武帝對其始亂終棄了?」武浩小聲地嘀咕,因為白雲仙等人的聽力都非常好,武浩不敢以老爹來稱呼至尊武帝,只能是稱呼其身份,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這白雲天和至尊武帝到底有多少仇恨?至於讓你二十年前的時候率人造反,二十年之後的今天還不屈不撓嗎?難道是有殺父之仇?還是把你的孩子仍井裡了?

「也許吧……」誰知道武鳳霞居然說出了也許吧三個字,這下子武浩徹底發矇了,什麼叫也許吧?難道當年的至尊武帝真的把人家白雲仙給始亂終棄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白雲仙無論做出什麼都是可以理解了。

有些事情,武浩還真的猜的多多少少有點靠譜,當年至尊武帝相貌堂堂,實力強大,身份又是人類的至尊,當然、自然以及必然會成為無數懷春少女的暗戀對象,這其中天後葉落雪是正牌,但是不能阻止其他女子追求幸福的權力不是?九尾妖狐是一個,而白雲仙自然也能是一個。

實際上在當年,天後葉落雪和白雲仙的感情開始的時候還不錯,畢竟兩人乃是師姐妹關係,只是後來隨著至尊武帝的出現,兩人才開始從姐妹變成了情敵。

白雲仙很優秀不假,不管是身份相貌,還是天賦實力,都是一等一的,但是人家天後葉落雪更優秀啊,從人類解封的很多史料記載來看,天後葉落雪簡直是完美的,面對這樣完美到極點的競爭對手,白雲仙也不夠看的,所以順理成章的,天後葉落雪和至尊武帝走到了最後。

葉落雪成為了天後,而白雲仙則成為了出雲宗的宗主,可以說這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果,可是後來既有權力爭奪的因素,也有因愛生恨的緣故,反正到最後白雲仙帶人造反了,所以剛才武浩問出白雲仙是否被至尊武帝始亂終棄的時候,武鳳霞冒出了也許吧三個字。

武浩的聲音不算低,他本來就是調侃白雲仙的,反正他就算是畢恭畢敬,這兩者之間也是矛盾體,武鳳霞回答的聲音也不低,所以白雲仙自然也聽到了,一時之間武鳳霞的臉色居然出現了一絲慚愧的神色,這讓一直注意武鳳霞的武浩這次傻眼了,不會吧,自己居然猜了一個**不離十?

「現在我們有三個王字型大小的人物,勝券在握了,還有什麼好擔心的?」星空之王開口說道,「白宗主,我們還是先將戰鬥結束,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星空之王對當年的事情也有所耳聞,自然是知道白雲仙在相當長的時間裡面對至尊武帝芳心暗許,一直渴望能成為一人一下,萬萬人之上的至尊天後,只是後來失敗而已,看到白雲仙的反應之後星空之王也有點撓頭,這個女人這一刻不會是後悔了吧?哎,這女人,說到底還是夠讓人費心的。

「不錯,星空之王說的對,我們現在有三個王字型大小的人物,勝券在握,還是先解決戰鬥再說吧。」白雲仙猶豫了一會兒,而後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堅定。

白雲仙這人渴望愛情,但是同樣渴求權力,這一點從她帶人背叛就能看出來,所以略一猶豫之後,還是很快做出了決定,事情發展到現在,實際上她也沒有任何餘地了。

「要比人多嗎?我看可是未必。」就在三人打算圍攻至尊武帝等人的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一聲大喝,聲音浩蕩,其實磅礴。(未完待續。。) 見徐明菲不信,白老先生不由大喊道:「我騙你幹什麼?我當時要是在京城,怎麼可能不去找你啊!」

徐明菲看了白老先生一眼,用沉默表示了自己的態度。

白老先生拿徐明菲沒辦法,也不想一直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便轉移話題道:「對了,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的?」

「就白爺爺您老這種愛特立獨行的性子,我真是想不知道都難。」徐明菲輕哼道。

「我哪有愛特立獨行……」白老先生不服,嘟囔道,「我在淮州城這邊呆了快一個月了,除了你之外可沒有其他的人認出我來。」

「那是因為時間太短了,你的名聲還沒來得及傳出去,要是再過一陣子,就會有人猜到是你,然後慕名而來了。到時候……」徐明菲沖著白老先生擠了擊眼睛,狹促道,「就算藥鋪門口那邊守了幾位壯漢,怕是也擋不住那些來找你求醫之人的熱情。」

「哈,老頭子我又不傻,還能等到旁人聞風前來堵我?」白老先生得意的揚了揚頭,道,「最多再過半個月我就會走了,要不是之前和人打賭輸了,我才不稀罕呆在這裡給人看診呢!」

徐明菲之前就覺得奇怪嗎,怎麼一向獨來獨往的白老先生會突然跑到藥鋪裡頭坐診。

這會兒聽到對方的話,她不禁好奇道:「白爺爺你和誰打賭了?怎麼會輸了呢?」


「也沒什麼……」白老先生不想提起這種丟臉的事情,支吾了幾句,含糊道,「一個以前的老朋友罷了,那個堵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就是我一時大意才輸掉了。」

「師父,您老那不叫一時大意,叫自個兒跳進了人家的坑裡。」站在一旁許久沒說話的少年終於逮著了一個機會,毫不猶地就將自己的師父給賣了。

「混小子說什麼呢你!」白老先生被徒弟揭了底,順手就抄起旁邊木桌上擺著的一個杯子朝著對方砸了過去。

少年顯然不是第一次遭受白老先生的這種攻擊了,身子靈活地往旁邊一躲,笑嘻嘻地道:「我就說的實話而已。」

「你個不尊師重道的小混蛋!」白老先生氣極,指著少年怒喝道。

少年見狀不但不怕,還衝著白老先生做了一個鬼臉。

這種類似的情景,當初在信陽府的時候,徐明菲就沒少見,瞧著師徒倆你來我往地開始追著跑了,她也就沒在意,乾脆觀察起了大木桌上的東西來。

原本她是想看看白老先生這邊有沒有什麼讓她感興趣的藥材,結果中意的藥材沒有看到,倒是桌上擺著的,還帶著一絲餘溫的兩隻茶杯引起了她的注意。

在她來之前後院這邊應該統共也就白老先生和少年兩個人而已,剛才白老先生扔了一隻,桌上還剩著兩隻,也就是說一共有三隻茶杯……

而這茶杯的樣式,是白老先生平日里最喜歡的,除非親近的人上門,不然絕對不會拿出來招呼旁人。

「白爺爺,我來之前你有客人來過嗎?」徐明菲抬頭對這白老先生道。 白老先生好不容易才追上來徒弟,這會兒正揪著徒弟的耳朵教對方什麼叫做尊師重道。

突然聽到徐明菲問話,脫口就道:「沒有啊!」

「那你們兩個人怎麼就用出三隻茶杯了?」徐明菲沖著桌上剩著的兩隻茶杯揚了揚下巴。

「呃……」白老先生愣了一下,眼珠子微微一轉,而後狠狠拍了一下少年的腦袋,沒好氣地道,「還不是我這個笨徒弟,先拿出來的茶杯破了個口子都沒看出來,差點割到了我的嘴。哎喲,我怎麼就收了這麼個蠢徒弟!」

「師父,怎麼又……」少年嘟嘴。

「什麼怎麼,那麼大條口子都沒看見,白瞎了一雙招子,你還敢跟我叨叨?」白老先生狠狠地瞪了少年一眼。

少年委屈地癟了癟嘴,

破了個口子……

真有這麼湊巧?

徐明菲瞄了一眼明顯完整無缺地兩隻茶杯,又看了一眼地上已經被白老先生摔碎了的另一隻杯子,總覺得這個理由有些牽強。

「好了好了,別說那些有的沒的了,明菲你來得正好,我新研究出了一種藥丸,就是靠著你送我的那套提純設備弄出來的,你給我參詳參詳,看看有沒有問題。」白老先生鬆開滿臉委屈的少年,帶著幾分殷勤地看著徐明菲道。

明知白老先生這是在故意岔開話題,徐明菲想了想,到底還是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順從地點了點頭,幫白老先生參考了起來。

同時,她也沒有忘記被撇到一邊的少年,讓紅柳將帶進來的瓦罐遞給對方。

少年對瓦罐里的秘制東坡肉垂涎已久,原本他看徐明菲找白老先生算賬的樣子,還以為要費一番周折才能吃進嘴。

哪想到徐明菲居然會這麼爽快!

看著已經擺在了自個兒面前的瓦罐,少年情不自禁地吸了吸口水,虔誠的雙手合十,只覺得幸福來得太突然,突然得他都不太敢相信了。

「我家小姐特意請來鳳樓的張大廚做的秘制東坡肉,趁著沒涼趕緊吃吧!」紅柳見少年一臉夢幻的模樣,忍不住抿嘴一笑,主動揭開了瓦罐的蓋子,將一雙筷子塞進了少年的手中。

「來鳳樓的秘制東坡肉……我想吃了好久了,可惜張大廚每天只坐三罐,害得一直沒能吃到!」少年不自覺地舔了舔嘴唇,到底沒能抵住美食的誘惑,筷子一伸,直接夾了一大塊肥瘦相宜的東坡肉塞進了嘴裡。

白老先生正纏著徐明菲研究新葯,眼角撇到自己徒弟那副沒出息的模樣,不由狠狠地翻了一個白眼。


不過是一道東坡肉罷了,活像是八百年沒有吃過東西一樣,真是丟人!

徐明菲注意到白老先生動作,嘴角微微一翹,狀似不經意地道:「我記得白爺爺喜歡吃我們徐家廚子特製的醬肘子,今兒出門的時候太著急,沒來得及準備,明天我就差人給白爺爺送來。」

「醬肘子?」白老先生聞言先是一喜,隨後頓了一下,輕咳一聲,故作不在意地道,「一道菜罷了,哪裡用得著那麼麻煩……」

「那……不送了?」徐明菲故意道。


「那怎麼行?」白老先生一聽,當即就道,「好歹是你的一片心意,說什麼我都不能推辭!」 一聲嘹亮的龍吟從遠方傳來,龍這種生物,對普通人來說是決定的武力,就算是對上天武者,只要是一頭成年的巨龍,也基本上沒有壓力,因為這種生物天生強大,不管是獠牙利爪還是翅膀,都是殺人的利器,但是對上神魂者,一般的巨龍就不夠看了,那必須對龍王級別的巨龍才行,而要對上白雲仙星空之王這種級數的王字型大小人物,就算是龍王嚴格算起來都不夠看的,能夠讓白雲仙和星空之王看到眼睛里,並且充滿忌憚的,龍族之中有且只有一個,那就是龍族的王者,黃金龍王。

白雲仙表情凝重,星空之王表情凝重,祭天太上長老表情凝重,而對應的,武鳳霞則是臉上一陣驚喜,而至尊武帝的表情則是激動和期待。

武浩所在的地方,本來是一片冰天雪地,白茫茫的一片,但是這一刻卻被染成了金黃色,金黃色的大地上面,龍威浩蕩,甚至是整個極地冰原都被染成了金色。

在天邊,很快出現了一條金光,隨著金光的靠近,龍威越發的澎湃,氣息越發的強大,這是一頭龍,一頭武浩從來沒有見過的龍。

龍軀的長度足足有三百丈,這是武浩見過的最大的生物了,僅僅一個龍頭的長度都差不多要一百米,龍頭之上的一對龍角枝枝蔓蔓,長度也有五六十米。

這是一頭類似於東方神龍的巨龍,沒有這個世界巨龍所有的龍翼,也沒有這個世界巨龍臃腫的身體,這是一頭長蛇龍,龍軀的長度足足超過一千米,身上的鱗片直徑在三米之上,四肢龍爪的直徑也在一百米之上,龍爪之上的寒光讓人看一眼就看到心驚膽顫。

駝頭、鹿角、鷹爪、蛇身。這是標準的東方神龍,身上蕩漾的龍威也是最純正的龍威,除了龍威本來應該有的強勢和霸道之外,甚至還有一絲別樣的溫和,溫和這個字和龍威很少用在一起,但是這一刻,龍威給人的感覺就是溫和,雖然很奇怪,但是卻的確存在。

黃金龍王,武浩雖然沒有見過這龍族的至尊龍王。但是從對方的氣息上卻判斷出這是龍族的黃金龍王,這隻有這一頭巨龍能有這樣的威勢了。

黃金龍王乃是龍族的無上王者,其本身還是至尊武帝當年的坐騎,其和至尊武帝之間的交情簡直和天後葉落雪有一拼了,甚至在眾人背叛至尊武帝之後,他也是堅定地站在了至尊武帝的一方。

「老夥計,你來了……」至尊武帝看著黃金龍王,眼睛之中明顯有興奮和激動。

「陛下,我知道您需要幫助。我豈能不來?」黃金龍王開口,給人一種別樣的威嚴,武浩感覺這聲音是響徹在靈魂深處的。


「黃金龍,我勸你還是不要趟這趟渾水!」星空之王第一個開口。作為聖武大陸公認的三大強者,星空之王,逍遙王,外加黃金龍王。他自然知道這頭龍的強大之處,所以極度不希望黃金龍王攙和進來,當然。他也知道這基本是不可能的,按照現在的話來說,黃金龍王和至尊武帝的關係簡直就是好基友啊,如果不是至尊武帝有天後葉落雪,說不定很多人都要懷疑至尊武帝的性取向是不是正常了。

「堂堂至尊武帝,居然要靠一條蛇來撐腰,當真可笑。」白雲仙開口說道,她希望可以用話語擠兌至尊武帝和黃金龍王,實現自己直面至尊武帝的伎倆。

「閉嘴,你個不知廉恥的瘋女人。」黃金龍王呵斥道,別人忌憚白雲仙出雲宗宗主的身份,但是黃金龍王對這個是沒有概念的,作為整個龍族的王者,他豈會在乎什麼出雲宗?真正聯合起來的龍族將不懼出雲宗,甚至是不懼任何人類的宗派。

白雲仙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被人當面諷刺為不知廉恥的瘋女人,這在她的一生之中是從來不曾出現的,但是她做的有些事情,別人不清楚,黃金龍王偏偏知道的比較多,所以對這個不知廉恥的瘋女人,她還真的沒有辦法反駁。

「黃金龍王,你來這裡不就是為了幫這個只剩頭顱的廢人嗎?難道我說的不對,他不就是要靠你這條蛇來撐腰嗎?」白雲仙臉色鐵青地反駁道。

「白雲仙,我必殺你!」黃金龍王還沒有反駁,九尾天狐第一個開口喝罵,在她眼中,自己的武帝哥哥是天神一樣的人,居然被白雲仙稱之為廢人,這樣的人,該死!

「呵呵,我說錯了,他不僅僅要靠一條蛇稱號,還要靠一個狐狸撐腰,呵呵當年那個欲與天公試比高的至尊武帝哪裡去了?只會躲在一個女人和一頭狐狸的身後。」白雲仙看著至尊武帝挪揄道。


「你這個不知廉恥的瘋女人,真的以為一切都在你的控制之中嗎?」黃金龍王看著白雲仙一聲冷笑,「你馬上就知道你的想法有多麼天真了!」

白雲仙一愣,黃金龍王的話真的讓他有點納悶,黃金龍王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真的有辦法讓至尊武帝翻盤?然後他就看到黃金龍王的龍爪在虛空之中一抓,一道金光出現,耀花人的眼睛,而後一股令人熟悉的氣息出現。

虛空碎裂,從裡面掉出一件東西,東西不大,不過是一米多長,通體金黃色,而就在這件東西出現之後,白雲仙、星空之王以及祭天太上長老同時色變,而對應的,至尊武帝、九尾天狐以及武鳳霞則是面露喜色。

這是一條胳膊,通體金黃色,看樣子像是一個人的左臂,能讓一眾人有如此反應的,那這條左臂的主人已經顯而易見了,這是至尊武帝的左臂!

至尊武帝的頭顱有多強大,眾人已經見識到了,僅僅是一枚頭顱,就已經可以媲美神魂者了,而且剛才一度讓祭天太上長老這種牛叉的人物束手無策,但是又多出了一條手臂,那會是怎麼一種效果?

「不知廉恥的瘋女人,你不是說我哥需要依靠別人的保護嗎?現在不需要別人的保護,要殺你也和捏死一條臭蟲一樣。」武鳳霞看到至尊武帝的手臂之後,開始揚眉吐氣起來,有了一個頭顱,外加一條手臂,想必至少會有自保之力了。

「陛下,這些年,我一直在找您的身軀,但是到今天為止,只找到您的一條手臂而已。」黃金龍王的眼睛之中有慚愧的神色,您其他的身軀,我不知道他們到底給封印到什麼地方了。

「一條手臂,足夠了。」至尊武帝的頭顱開口說道,而後就見那條手臂一陣放光,在一陣金色的光芒之中,這條手臂飛到了至尊武帝的頭顱一方,而後至尊武帝的頭上湧現出陣陣的金光,最終形成了一個金色的人影,金色人影其他的地方眾人看不清楚,感覺比較模糊,但是頭顱也右臂的地方清晰無比。

這個過程之中,白雲仙和祭天天上長老都出手阻攔,白雲仙打出了一陣掌影,而祭天太上長老則是斬出了自己的長劍,但是不管是掌影還是長劍,轟擊在至尊武帝的手掌之上的時候,都是帶出一陣火光,這條手臂雖然離開至尊武帝的身體已經很久,但是強度卻是沒有絲毫的下降。

當至尊武帝以頭顱和一條手臂組合成一個戰鬥單位之後,白雲仙和星空之王臉色立刻出現了恐懼的神色,手臂和腦袋還不一樣,腦袋很多時候雖然比手臂重要,但是要論戰鬥力,手臂很對時候更是不可或缺的。

「白雲仙,你不是嘲笑本帝只能依靠別人嗎?那現在進見識一下本帝的手段吧。」至尊武帝一聲冷笑,光質化的身影上前一步,而後對著白雲仙的心口一拳轟擊下去。

「哼,只有一個頭顱和一條手臂,真的以為本宗主會怕嗎?」白雲仙咬了咬牙,此時的至尊武帝距離自己的巔峰狀態必定是相差十萬八千里的,這個時候自己要是退縮了,恐怕以後就不好找機會了,毋庸置疑,隨著至尊武帝軀體的回歸,至尊武帝肯定會越來越強大。

金色的光芒蕩漾,澎湃的鼓點激昂,至尊武帝出手,赫然就是武帝三式的第一招碎體拳,至尊武帝的眸光還若有若無地掃視了一下武浩,武浩心神領會,至尊武帝這是在給他做師範呢,同樣是武帝三式,在不同人的手中施展起來,威力效果還是不一樣的。

而白雲仙則是在自己胸前打出一片的白光,這是掌影密集到一定程度之後才會出現的結果,掌影越是密集,白雲仙掌法的威力就越是強大,看的出來,白雲仙也將自己吃奶、便秘乃至洞房的力氣用出來了,如果她曾經洞房過的話。

「轟!」至尊武帝的拳頭和白雲仙的手掌轟擊在一起,在一陣金光和白光的蕩漾之中,白雲仙的身軀一陣不規則的顫抖,像是一條蛇一般,她居然用這種方式卸去了至尊武帝的力道。(未完待續。。) 最後,在白老先生堅決不肯浪費徐明菲心意的名頭下,徐明菲還是定下了明天就給白老先生送醬肘子的約定。

不過徐明菲也不是個肯吃虧的主兒,鑒於白老先生上次不辭而別順帶坑了她一把的舉動,臨到回范府的時候,徐明菲特意繞著後院走了一圈,打劫了不少品質上等的好藥材。

對此,白老先生自然是一臉肉疼。

只不過他自知理虧,為了讓徐明菲徹底消氣,就算覺得肉疼也咬咬牙關忍下了。

能被白老先生看入眼的藥材,當然都是難得的好東西,別的不說,其中有一味藥草尤其得徐明菲歡心,是她一直想要製作的一種養顏丸的主要配藥。

因此,待從藥鋪那邊回了范府,徐明菲就將那味藥草單獨取了出來,也不去跟范家小姐們玩耍,徑自關上院門投入了製藥大業中。

直到晚飯時分,范氏差人來喚她去上房吃飯,她才依依不捨地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這一整天的你在忙什麼呢?」范氏拿出錦帕擦了擦徐明菲鬢角,微微皺眉道,「瞧瞧,臉上出汗了也不擦擦,要讓你外婆見了,指不定還以為我一個勁兒地使喚你了。」

「娘哪裡捨得使喚我?」徐明菲沖著范氏討好地一笑,語氣輕快地道,「今天我去外面逛了一下,新得了一味好藥材做了養顏丸,待會兒回房了我就給娘送點去。」

「又做養顏丸?上次你做的我都還沒吃完呢!我說你都快及笄了,好好跟著我學管家理事才是正理,藥丸什麼的偶爾弄弄就行了。」范氏嗔了徐明菲一眼,嘴上這麼說,臉上的笑容卻不由自主地添上了幾分。

沒有什麼能比自個兒的女兒時時刻刻惦記自己這種事更讓人開心的了。

「管家理事我有學,藥丸也要跟著做。這幾天娘因為小外甥的滿月宴也累著了,臉色看著都有些憔悴,正是該好好養一養才是。這次我做的養顏丸效果比上次的要好,娘只要按照我說的方法服用,不出三天定然能夠重新容光煥發。」徐明菲笑著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