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桌上拿起和兩個傀儡配套的儲物戒指,葉南想按照夢中學到的方法把‘歸一’符文刻在戒指上,在動手的一剎那猛的發現,竟然刻不了! 一般來說,要在戒指這種小物件上銘刻符文幾乎可以用艱難來形容,這是因爲戒指本身是金屬,質地很硬,所以就需要特製的銘刻工具,別說葉南,即使是葉家也不一定有這種工具。葉家畢竟是做木器的,對於金屬的所知程度幾乎空白。

這種銘刻的東西沒準埃克蘇家族拍賣場裏有,即使沒有,也可以讓卡費斯給買一些回來,大不了多給錢好了。想到這裏,葉南邁步出門,不一會卻又退了回來。上次已經和埃克蘇家族發生了爭執,即使卡費斯不在意,但蒼狼傭兵團卻很難說了,畢竟死了一個人,還讓宰天給打的顏面盡失,說不生氣那是不可能的,要是冒冒失失的就過去,

這種銘刻的東西沒準埃克蘇家族拍賣場裏有,即使沒有,也可以讓卡費斯給買一些回來,大不了多給錢好了。

想到這裏,葉南邁步出門,不一會卻又退了回來。

上次已經和埃克蘇家族發生了爭執,即使卡費斯不在意,但蒼狼傭兵團卻很難說了,畢竟死了一個人,還讓宰天給打的顏面盡失,說不生氣那是不可能的,要是冒冒失失的就過去,沒準會給人打成肉包子。

搔着頭皮葉南很是爲難,去是肯定要去的,就是不能這樣去,最起碼也得準備一下才可以。

看到外面天已凌晨,葉南乾脆走了出來,在路過葉水房門的時候敲敲門走了進去,許久之後拿着一把大刀回到自己的房間。

這把大刀是大刀男所用的摺疊刀,刀長一米五,寬二十公分,在刀把上有一個按鈕,按下按鈕刀身就會伸出一截,再按就會收回來。

葉南很佩服這種刀的製造水平,那高廬國果然強悍,這種武器完全顛覆了葉南的想象。

把玩了一陣之後,葉南讓小黑把一段殘缺的手臂放在桌上,從牀下拿出工具開始拆卸小黑那具還沒有完全修復的手。

小黑的手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有了缺陷,這跟葉南製造的時候有着很大關係,因爲材料原因,小黑的身體所用的材料大都是非常低階的東西,木料下層不說,就連那種防腐爛的漆都沒有塗上,再經歷過幾次出生入死的戰鬥,此時已經破損到必須更換的程度了。

原本,葉南以爲可以從葉水這裏找到些材料,但是在葉水這裏的庫存只是部件而不是配件,部件就是完全做好的一隻手,只要更換就行了,這種方式雖然簡單,可是小黑卻用不上,因爲當初製造的時候葉南根本就沒有考慮過會有這一天,小黑的手臂根本就沒有設計接茬的地方,所以小黑必須要用配件一件一件的來拼,前段時間小黑一直昏迷,另外又忙着造酒,因爲種種原因,時間就這樣拖了下來。

拿着工具把小黑的手臂拆開,又找出一根手臂的配件同樣拆開,拿出裏面所必須要用到的材料一一轉接到小黑的身上,直到中午才整個做好。

小黑站起來甩甩手臂,給了葉南一個完好的手勢。

葉南這才放下心來,把大劍交給小黑,領着兩具新造的傀儡出門而去。

也許是因爲忙着小黑的事情而忘了新造的傀儡應該遮擋一下,反正葉南壓根就沒想到這些東西,離開基地剛一上街,人羣就開始對着葉南身後指指點點,彷彿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正在發生一樣。


葉南迴頭看了一眼,發現一切正常,小黑身後是阿二阿三,再後面什麼也沒有了。這沒什麼特殊的。

猛的一拍腦門,葉南突然醒悟,兩具傀儡毫無遮掩的走在身後,木質的身體和頭頂閃爍着黃芒的晶石彷彿是怪物一樣,這又如何讓人不驚。

逃一般的回到基地,找來兩具斗篷給阿二阿三套在身上,再次出門時人羣雖然沒有圍觀,但指指點點和小聲交談的動作還是不斷。

搖搖頭,葉南很無奈。

繞過人羣,葉南領着小黑和阿二阿三直接來到埃克蘇拍賣場。

拍賣場門前寂靜一片,好像這次獵捕食鷹獸行動讓拍賣場的人都很勞累,此時正抓緊時間休息一樣。

敲了敲拍賣場門前守衛的房門,葉南剛想讓守衛去通報一下,眼角一掃,發現紫蝴蝶領着鎖鏈男正從拍賣場裏往外走。心中猛的一驚。

紫蝴蝶也看到葉南,嘴角揚起一個長長的弧度,笑道:“想不到啊,我剛想去找你,你卻出現了。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葉南雖然不想見蒼狼傭兵團的人,可那是並不是害怕,而是覺得很麻煩,像大刀男那種人如果碰到會讓人很頭疼,處處偷襲的手段防不勝防,上次交手如果不是自己有瞬步的話,早就橫屍街頭了。如果蒼狼傭兵團裏都是這種人的話,葉南一點都不想跟他們起爭執,有句話說的好,惹君子不惹小人,否則總在你背後捅刀子,誰也受不了。

葉南冷哼了一聲沒有理她,在守衛出門之後讓守衛去通知一下卡費斯,守衛看到紫蝴蝶面色不善,答應一聲小跑着進了拍賣場。

此時,紫蝴蝶和鎖鏈男已經走到葉南面前,紫蝴蝶髮梢的飄帶迎風起舞,帶着笑意的臉蛋上怎麼看怎麼透着一股殺氣。

小黑早已站在葉南身前,就連身後的阿二阿三也擺出了防禦姿態。

葉南皺眉,對於一個透着殺意的女人完全沒有興趣,而且葉南很不喜歡和女孩子產生爭執,從小到大每次和女孩子吵架吃虧的總是自己,可是紫蝴蝶擺明了在找麻煩,只好問道:“你想怎麼樣?”

“怎麼樣?”紫蝴蝶嫣然一笑,說道:“我們蒼狼傭兵團的團員死在你手裏,連個渣都沒剩下,你怎麼也得給個說法吧?”

“什麼說法?”葉南問道。

紫蝴蝶說道:“要麼賠償,要麼接受我們傭兵團的挑戰。”

葉南冷哼一聲:“我沒錢。”自己現在還欠着葉家基地幾萬枚金幣,哪裏有錢,別說沒錢,就算有錢也不會賠償給一個只會偷襲的人。

紫蝴蝶再次笑了,身爲傭兵,她很喜歡這種方式,伸手扯下自己頭頂的絲帶說:“既然你不想賠償,那就只好接受我的挑戰了。”

葉南愣了愣,吐了口吐沫,罵道:“身爲一個傭兵,找我一個普通人下手,卑鄙。”

紫蝴蝶一愣,莞爾一笑,說:“既然你是個普通人,那怎麼會殺死一個傭兵呢?廢話少說,手底下見真章。”手一揚,紫色飄帶像鞭子一樣抽了過來。

葉南慌忙低頭,小黑早已跳起,半空中用大刀把飄帶擋了一下,可飄帶是軟的,小黑這一擋只是讓飄帶折了個彎而已,飄帶的尾端繞過大刀一下子打在阿二頭上,把斗篷給打飛了出去。

瞬間失去斗篷的阿二好像很慌亂,側着身子跑了兩步一下子撞在阿三身上,把阿三撞的差點跌倒。

看到這一幕,葉南張大了嘴巴,這阿二阿三和小黑不同,小黑是有靈魂的,所有事情都可以自主完成,但是阿二和阿三卻沒有靈魂,所做的事情必須得得到命令纔會行動,如果沒有命令只會憑本能行動,這是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一擊不中,紫蝴蝶飛快的收手後退,看到阿二的木質身體,調侃道:“吆喝!還是個木頭的。”

葉南沒理會紫蝴蝶的調侃,分出一縷神識想控制阿二阿三的行動。

紫蝴蝶再次撲上來,手中飄帶像有靈性的毒蛇一般繞過小黑直擊葉南,那飄帶畢竟是軟的,儘管小黑每次都能把飄帶的攻擊方向打偏一些,可還是次次都從葉南身邊不足幾釐米的地方帶着風響穿過,直讓葉南腦門上都出了冷汗。

平心而論,紫蝴蝶的攻勢並不緊張,那行動出奇的緩慢,但是彷彿算計好了一樣,每次被小黑擊中之後飄帶的頂端就會移位,依然直襲葉南。不得已,小黑只好再補上一刀。

葉南忙着控制阿二和阿三,這種事情若是沒人打擾當然容易,可事實上以現在的情況非常難辦,畢竟是在戰鬥時間,葉南生怕自己本體躲避不及,被飄帶一下刺死,可這一心三用葉南只是初次接觸,本體和傀儡都要照顧,不一會的時間全身都出汗了。

好在一段時間之後意識已經成功的進入傀儡,而且幾次躲避之後腳下的走位又熟悉了不少,察覺一切妥當,葉南突然停下腳步。

“火球術。”隨着葉南的喊聲,阿二阿三同時停下,木質手腕猛的翻轉,兩枚紅色火球出現在手中,此時葉南的手中早已飛出一枚灰色火球,三枚火球像脫弦的利箭對着紫蝴蝶砸了過去。

“爆。”

————-

今天第一章,一會還有第二章。

垃圾360,總是彈廣告。 “爆。”葉南一聲低喊,三枚火球突然爆裂,毫無防備的紫蝴蝶被這火球一下擊中,直炸的鬢角的髮絲都焦了一大片。

控制着絲帶回到身邊,小心的繞成一圈,剛剛不知道什麼原因,被葉南的灰色火球波及之後,渾身冰冷,連帶着動作都有些僵硬起來。

紫蝴蝶剛做好防禦姿態,猛的看到小黑對着自己伸出一隻木質手臂,在手臂的一側裝着一張弩弓,此時弩弦大開,一根弩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了過來。目標正是自己的咽喉。

紫蝴蝶心中冰涼一片,用盡全身力氣才讓整個脖頸橫移了兩釐米,嗖的一聲風響劃過耳邊,一側的頸子上熱辣辣的一陣刺痛,伸手一摸,粘乎乎的一團血跡。


葉南手中早已凝聚出了另一枚火球,就連阿二阿三的手上也同樣的出現了火球,只要葉南一聲令下,三枚火球完全可以把紫蝴蝶炸成粉碎。

紫蝴蝶的飄帶垂在身邊卻怎麼也提不起來,一種冰冷從皮膚直達全身,經歷過硝煙戰火的紫蝴蝶明白,這並不是恐懼,這種冰冷是因爲那枚灰火球,灰色的火球透着一股詭異的冰冷,而這種冰冷正在侵蝕身體,彷彿隨時都會將人凍成冰塊。

突然,葉南手指動了動,手中的火球帶着阿二阿三的火球飛一般的射了過來。

紫蝴蝶閉上眼睛,身體中早已被寒冷侵蝕了所有知覺,這個時候即便葉南不用魔法,用手指都可以掐死自己。

想象中的打擊許久之後還未到來。

紫蝴蝶睜開眼睛,看到一架寬闊的脊背擋在自己眼前,一個透明光罩把這人整個罩了進去。

葉南眯着眼睛打量這個突然出現在紫蝴蝶面前的高大男子,剛剛飛出的火球突然被這個突然憑空出現的人擋住,火球擊中此人體外的光罩彷彿打在牆壁上,連個響聲都沒有發出來就熄滅了。

“你是誰?”葉南一愣,皺着眉問道。

“我是魔法工會的泰爾。根據魔法師公約,你不可以用魔法殺一個不會魔法的人。這樣有失公平。”

葉南差點吐出血來,狗屁的魔法師公約?聽都沒聽說過!這泰爾一定是錯把自己當成魔法師了。

一擡頭,泰爾猛的發現在葉南身後的阿二阿三,腦中一想剛纔是三個火球,突然一愣,難道卡爾所說的是真的嗎?

“葉南。你沒事吧。”卡費斯從拍賣場裏小跑着出來,看到葉南沒事才喘了口氣,回頭對紫蝴蝶說:“剛剛不是跟你們談過了嗎,這次的損失由我來賠償。你們還找葉南幹什麼。”

紫蝴蝶閉着眼睛沒有說話,等身體恢復直覺之後帶着鎖鏈男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走的時候竟然連句謝謝都沒跟泰爾說。

泰爾早以顧不得這些繁文縟節,手指指着葉南問道:“你就是葉南?”

葉南點點頭,心中驚疑不定,此人是個魔法師,並且在接下三枚火球之後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這種造詣讓葉南感覺到很大壓力。

看到葉南點頭,泰爾瞬間興奮起來,嘴裏說道:“你等我,你等我啊,千萬別走。”空氣驟然一陣波動,整個人從原地消失不見。

葉南一愣,有些心魂不定起來,這泰爾離開時和藍衣人離開時極端相似,都是嗖一下子不見了,莫非兩人所學都是一個系列嗎?

搖搖頭,葉南否認了這個想法,那藍衣人離開時雖然同樣是一下子不見了,但卻沒有這種激烈的空氣波動,似乎可以排除。而且泰爾對自己的名字很驚訝,怎麼都不像是已經見過的。

卡費斯並沒有理會葉南身後的傀儡,甚至連一點驚訝都沒有表現出來,這種葉家傀儡島上的居民或許沒有見過,但卡費斯可見過不少了。

卡費斯走上來對葉南尷尬的笑笑,說:“這泰爾是魔法工會的名譽會長,此次是來送附魔器的。來,咱們進去看看附魔器吧。”

葉南點點頭,指揮阿二把斗篷穿好,小黑早已收回手臂上的神機弩,大刀也抗在肩上。

一行人走進拍賣場,卡費斯把葉南和傀儡領到一處客廳裏,這裏放着一架安裝妥當的附魔器,可能是不久前經過測試,在附魔器頂端還放着幾張簡單的草圖。

早有侍者端上茶果點心,葉南繞着附魔器轉了一圈,確定這跟在葉家看到的一模一樣,滿意的點點頭,問道:“這個花了不少錢吧。”

卡費斯笑道:“錢對我來說只是個數字而已,我們家族畢竟是商業家族,這點錢還不放在心上的,我比較在乎的是達爾焦木酒的產量,如果葉南你能夠給我保證產量的話,再多的錢我也不在乎。你也是家族子弟,應該明白,成績對於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葉南點點頭,對於卡費斯的說法非常認同,一個家族子弟想要得到族內長者的認可,就必須要拿出成績。這是不爭的事實。

確定附魔器沒有問題之後,葉南問起關於雕刻符文所要用到的工具。

卡費斯很神祕的點點頭,指揮侍者從後房內捧出一個白玉盒子,說道:“這回你算是來着了,上次我的導師真的送給我一套銘刻符文的東西,我拿着也沒用,這次依然借花獻佛吧。”

葉南也不客氣,接過玉盒打開一看,裏面是一套刀子錘子等等小工具,比較奇怪的是裏面竟然還有一塊放大鏡,因爲這是第一次見到符文工具,所以葉南也不知道這些東西哪個是哪個,怎麼用都不清楚。

卡費斯一一介紹,毫不隱瞞的把所要注意的地方講解給葉南聽,這讓葉南對卡費斯大生好感,心中琢磨着回去一定要把達爾焦木酒的產量再提一些上去。

等卡費斯把一切講解完畢,時間都已經快要傍晚了,那泰爾還沒有出現。

葉南有些不想等了,起身告辭。

卡費斯想要挽留卻又覺得沒有必要,反正葉南還在這島上,大不了泰爾回來之後再去找好了,以魔法工會跟葉家的關係,這也不是爲難的事。想罷也不做挽留,讓葉南收起玉盒,又安排幾個夥計把附魔器直接送到葉家基地。

回到基地之後,葉南拿出玉盒的工具,在兩個戒指和阿二阿三的身上分別上刻上了歸一符文,運轉凋零之氣,嗖的一聲,阿二阿三被收進戒指之內。

“原來這歸一符文是這樣用的。”葉南點點頭,確定自己這次還真的是撿到寶了。

莫非那個夢中出現的傢伙還真的是神?葉南揉揉腦門,有些捉摸不定。

————-

咱也不等了,碼出來幾個是幾個吧。


這是第二章,反正我覺得自己也撲定了,去他孃的啥存稿吧。

想看第三章的留言,俺接着碼。 附魔器擺在地上,稍一擺弄葉南才明白這玩意非常簡單,只要把描繪好的陣圖和需要附魔的東西一起放進去,按下幾個按鈕就可以附魔了。

也許是以爲這附魔器是卡費斯要的,竟然還隨機帶着一本操作手冊。這一發現可讓葉南十分興奮。

打開手冊仔細閱讀,這才發現原來這附魔器還是有很多注意事項的。

首先,附魔器的驅動要消耗能量,那些能量必須用魔力驅動,或者填充晶石,用晶石中的能量驅動。

還有很多林林總總的東西寫在手冊上,雖然不是很要緊,但卻都是些不得不注意的事。

繞着附魔器轉了一圈,葉南迴到桌前趁着時間尚早把達爾焦木酒的凋零之氣封印圖給畫了下來,把陣圖畫在附魔器頂端的水晶上,拿起酒罈裝進下方的盒子裏,一按按鈕,咔嚓一聲,一個被附上封印的酒罈滾了出來。

葉南仔細檢視一番,確定沒有任何瑕疵之後,把阿二從戒指中召喚出來,想要讓他看着附魔器,轉念一想卻又跑出去跟葉水重新要了個儲物戒指,回到房間拿起卡費斯送的符文工具,在附魔器上刻了個歸一符文,手指一抖,將其收了進去。

拍拍雙手,葉南滿意的掃視一眼房間,領着小黑來到大槐樹酒坊內。


剛一進門,葉南差點叫了出來,紫蝴蝶帶着鎖鏈男正坐在酒坊中心的酒桌上,大模大樣的喝着酒。而宰天竟然跟鎖鏈男勾肩搭背的坐在一起,彷彿久違的親哥們一樣。

看到葉南突然出現,紫蝴蝶好像也吃了一驚,沒想到剛剛和葉南交手,這麼快就又見面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