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尊石像彼此依偎,最明顯的不同之處就是一尊是光頭胖石像、另一尊是長髮小少女。

在石像的手掌,兩人共同託着冥主界印。同一時間,冥界天空的異彩幻化出新版石像的樣子,但是天空中的卻是彩色的,更加活靈活現,猶如本尊親至。這一次所有的冥界生靈都看的真切,他們默默記下,生怕未來得罪一界之主。“那是冥主的妻子吧,真小,真漂亮。”“冥主還是那麼胖啊,一點都沒變,還是那麼有男人味。”“不對啊

在石像的手掌,兩人共同託着冥主界印。

同一時間,冥界天空的異彩幻化出新版石像的樣子,但是天空中的卻是彩色的,更加活靈活現,猶如本尊親至。

這一次所有的冥界生靈都看的真切,他們默默記下,生怕未來得罪一界之主。

“那是冥主的妻子吧,真小,真漂亮。”

“冥主還是那麼胖啊,一點都沒變,還是那麼有男人味。”

“不對啊,映照諸天特權不是隻有界主纔有嗎?難道冥主將位置轉讓了?”

……

“我怎麼感覺那湛藍長髮的少女長的很像紅塵界極北雪域那位呢,該不是我眼花了?”

“冥主的女兒好漂亮,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個屁啊,冥主長得有待商榷,冥主女兒怎麼長得這麼傾國傾城,簡直太漂亮了。”

“僅是看她一眼,我就感覺自己熱血沸騰,未來我要爲她而戰。”

“我的信仰,我的女神。”

源塵身後在繼金紅源塵之後,又有一個白色源塵從無到有,並且正在迅猛變大,信仰的力量正在積聚,集一界之力的信仰,小白源塵直接竄到了源塵個頭高。

光頭胖子一臉灰白的認了命,也不跟源塵、大黑狗告別,收起九十九張亡靈卡牌,轉身便撕裂虛空而去。

不知怎麼源塵感覺他好生孤獨。

“汪,老冥這傢伙臨走也不跟我打聲招呼。”

“汪,小子,你怎麼看上去也一臉鬱悶呢,怎麼?不想做冥主?”

源塵摸了摸自己的眉心,突然揚天大吼道:“我是冥主!那我是不是以後就不會死了。”

黑尊:“!!!” “你想得到美。”

黑尊重新趴下,尾巴卻是擺來擺去:“世界是公平的,冥界已經換了九十八代界主,你是九十九代。”


源塵着急問道:“那些冥主都死掉了?”

“不僅都死掉了,他們晚年還都發生了不詳,只留下人皮。”大黑狗突然朝源塵露出一抹恐怖的微笑,源塵縮了縮天蠶絲白衣,突然感覺周圍更加冷了。

“先前發生在你身上的是不詳嗎?”

源塵想到不久之前黑尊身後的紅毛、鬼風,便有些不寒而慄:“那條長滿紅毛的手臂是誰的?”

大黑狗嚴肅開口:“有些事情,還不是現在的你該知道的,未來你會明白的。”

源塵自嘲,現在自己還是那個十二歲的雪村少年嗎?

有些事情,現在不知道,未來也一定會面對。

源塵握緊拳頭,心想:“還是自己太弱,被看輕了啊。”

源塵盤膝坐在大黑狗身邊,開始運轉萬靈源法修煉。

萬靈源法,第一重,萬道膜拜唯我尊。

觀萬種靈力,源塵幸有重生前的積累,不然也不可能觀盡不同種的靈力。

進入聚靈境, 重生之風雲再起 ,完美的達成聚靈條件,成功破壁。

再後來,他在突破到餐靈境的時候,成功在身後凝聚出兩尊自己,並且衝破了一道封印,放出源核。

如今, 最强軍工 ,想要就此踏入地靈境。

至於帝級天劫什麼的,離開不朽源地再說吧。

運轉千機道手,源塵手指如飛,幻化千手,刻畫帝級聚靈陣。

不一會兒功夫,帝級聚靈陣便已成功!

大黑狗只覺得眼花繚亂,它僅是一眼,便是察覺出源塵正在布聚靈陣,還不等它撇嘴,複雜繁奧的陣法便已形成。

“這是……帝級聚靈陣?”黑尊感覺自己的狗腦都不夠用的了,聚靈陣還有帝級的?

開玩笑吧?

但是眼前的感覺根本不會錯,正是帝級大陣的氣息。

大黑狗吐槽:“汪,誰閒的沒事弄帝級聚靈陣,真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

黑尊還欲說話,但是狗嘴剛剛張開,整個身體便飛了出去,撞破了源塵先前佈下的反偵察大陣,直接衝到別的包間去了,一個狗洞明晃晃的出現在牆壁上。

砰砰砰~

似乎去勢還沒止住,源塵耳邊牆壁破碎的聲音接連響起,一直不斷,只是這一切源塵都感受不到了。

他陷入了深層次的閉關狀態,想要突破地靈境,必須得到最純正的地靈氣輔助,但是他沒有準備。

楚琅悠悠醒轉,初見自己被太子抱住,少年錦衣衛的臉瞬間通紅,直接掙脫出魔掌,站定之後,緩了好久才發現原來太子已經沉沉睡去。

太子身後,金光所化的金甲男子一直盯着楚琅看,眼中似有不善,楚琅一驚,一種本能警兆讓它遠離太子。

退到源塵身邊,它才發現源塵已經進入修煉狀態。

它左右掃視,不見黑尊,它有些着急,不知怎麼,它覺得以後再也無法接近太子了,這讓它很傷心。

就在這時,一張紙條憑空出現,自然下落,楚琅也很是自然的接住白紙。

楚琅僅是看了一眼,便覺得眼神刺痛,有鮮血流出,它直接丟掉白紙,白紙在空中化作灰塵消散。

在楚琅的腦海中,有一段字跡出現:“拍下昏黃色珠子、龍陽草、短劍紅塵,事成之後,我助你化龍。”

字跡配上源塵的聲音響徹腦海,讓楚琅一下子便相信了。

舉手之勞,卻能換來夢寐以求的夢想,這個買賣,穩賺不賠。

“大家的素質很高,即便太子包間弄出如此大的動靜,都不影響拍賣會的進行,我在這裏先謝過各位了。”

藍依依捧起第六件拍品,笑道:“這是一顆充滿地靈力的珠子,因爲通體昏黃色,我們姑且稱它爲‘黃昏’珠,珠子的主人不便透露,起拍價一萬南靈幣,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南靈幣。”

“地靈氣?太好了,這可是突破餐靈境進入地靈境的寶物,一定要拿下,我出一萬南靈幣。”

“我出一萬一千南靈幣。”

“一萬兩千南靈幣。”

……

“兩萬南靈幣。”

“兩萬兩千南靈幣。”

一道聲音從大皇子包間隔壁傳來,聲震全場:“三萬南靈幣。”


楚琅微微皺眉,摸了把腰間的錦衣衛大刀,有些猶豫:“太子位被三皇子奪走,大皇子一定非常記恨,我若貿然拍賣,會得罪大皇子,恐怕會爲三皇子帶來危險。只是化龍對我實在太重要,我現在處於‘蛇妖婆’青年時期,若不化龍,未來妖氣外露,一定會被太子的功德之光殺死。”

WWW☢тт kán☢c○

“三萬南靈幣一次,三萬南靈幣兩次,三萬南靈幣……”

“三十萬南靈幣!”


楚琅手中緊緊握住送給源塵的指環,有些心痛,再怎麼說這也是她中邪之後多年積累所得。

大皇子包間中,大皇子氣的渾身顫抖,一掌拍在桌子上,桌子應聲化成齏粉,不久他便冷靜下來,只是眼神中多了一抹殺意。

他深吸一口氣,大笑道:“弟弟,當了太子就是不一樣啊,花錢都這麼闊綽了。”

楚琅平靜的迴應:“回大皇子的話,太子所花之錢全部是自己的,沒有私動過國庫一絲一毫。”

大皇子大怒:“你算什麼東西,竟敢頂撞我的話,不想活了嗎?”

楚琅原本還有些緊張,畢竟它不想給太子惹來不必要的麻煩,但是現在看來,大皇子是要主動掀起戰火。

楚琅鬆了鬆自己的錦衣衛制服,完全放鬆了下來,緩緩道:“回大皇子的話,我只是太子手下的一隻狗,您若想殺掉我,直接找太子要人便可。”

楚琅接着道:“哦,對了,太子已經睡下了。您若想現在殺我,也只能等一下了。”

“好,很好。你的狗頭我南靈緋要定了!”

大皇子轉身面向灰衣老者,面色鐵青道:“畫面都記錄下來了嗎?”

大皇子身邊,灰衣老者面色陰沉,聽到大皇子的問話直接便撲倒在大皇子的腳下,恐懼道:“老夫無能,竊聽大陣被破,老夫竟然都不知,請大皇子降我的罪。”

大皇子面色陰沉,氣的渾身痙攣。

二皇子包間,二皇子拜倒在南靈拍賣會幕後老闆腳下,兩人就以這樣的姿態,喃喃言語着。

離開二皇子包間後,二皇子深深呼了一口氣,眼中流露出一股無法壓抑的欣喜之色。

“傳我命令下去,太子倒行逆施,私動國庫庫存,與手下錦衣衛楚琅不清不楚,非我南靈王國太子人選。”

二皇子頓了頓,沉聲道:“國王南靈宮羽不顧祖先禁令,私通外界,引狼入室,更是殺戮不斷,殘害同胞,導致民不聊生,其罪當誅。”

“今我南靈雁齊將順應天道之神囑託,推翻舊朝,重建新國。” “是。”

二皇子手下侍衛齊齊低頭,而後退下。

南靈王國的天,要變了。

※※※

源塵清醒過來,用澄澈的泉水洗了一下臉,還是感覺有些迷糊,他記得自己好像在閉關,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裏?

陽光灑下,紅衣少年用五指遮住了眼睛,源塵背對陽光,打算離開這裏。

涓涓細流,嘩啦啦流淌,粉裙少女咯咯笑聲響遍深谷。

“哥,你會回來的,對嗎?”

紅衣少年的背影微微一頓,腳步停住,源塵有些驚訝,這聲音好熟悉,似乎從哪裏聽過,但一時又想不起來,粉裙少女的笑聲也戛然而止。

源塵很想問,誰是你哥哥,我們見過?

但是一開口,說出來的話卻變了味:“我們不可能在一起,你忘記我吧。”

明媚的陽光忽然消失,黑雲籠罩大地,深谷變得陰沉沉的,涓涓細流冰冷刺骨,原本清澈的泉水也變得渾濁不堪,流水聲叮叮咚咚,響在人的心間,異常恐怖。

源塵大叫糟糕,一定是剛纔自己的話得罪了身後粉裙少女,紅衣少年豁然轉身,看向粉裙少女。

шшш• ттκan• ¢ 〇

源塵看到粉裙少女的第一眼就只有一種感覺,我去,屏蔽掉了?

粉裙少女的整張臉都被屏蔽,看上去非常嚇人,源塵伸出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卻是發現有眼淚從眼角滑落,溫熱的氣息從眼角傳遞到手掌上,紅衣少年直接用靈力蒸乾了眼淚。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