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落大地上的咕嚕果林,果林上方仍然有能量光壁封擋。

恆毅佇立在咕嚕果林看著周圍的景象,心裡湧起股說不清道不明的輕鬆愜意情緒。一顆顆粗壯的樹木通體亮放著顏色各異的朦朧光芒,每一棵樹上都結滿了大大小小的咕嚕果,果子的顏色跟樹亮放的朦朧光芒顏色相同。小些的果子明顯還沒有成熟,咕嚕果臉上的眼睛閉著,縫隙似的嘴巴也閉,一副沉睡的模樣;那些成熟了的果子都睜著圓

恆毅佇立在咕嚕果林看著周圍的景象,心裡湧起股說不清道不明的輕鬆愜意情緒。

一顆顆粗壯的樹木通體亮放著顏色各異的朦朧光芒,每一棵樹上都結滿了大大小小的咕嚕果,果子的顏色跟樹亮放的朦朧光芒顏色相同。

小些的果子明顯還沒有成熟,咕嚕果臉上的眼睛閉著,縫隙似的嘴巴也閉,一副沉睡的模樣;那些成熟了的果子都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四面看著,每當看到有人過去,立即就興奮的叫喊起來。「快來吃我吧快來吃我吧!我是很可口的哈密瓜口味喔……」

「快來吃我吧快來吃我吧,我是很好吃的肉排咕嚕果,一口咬下去就有香辣的醬汁,讓你吃的停不了口喔!」

……

一顆紅通通的咕嚕果目光希冀的追著恆毅,不停的呼喊推銷自己。


恆毅喜歡它的顏色,走到樹下,跳起來把咕嚕果捧著摘下,托在掌心。「會疼嗎?」

「不會不會,你先吃我的頭頂呀,我就一點都不疼啦!」

恆毅端詳著手掌里的咕嚕果,旁邊一個男傭兵經過看到,笑道「第一次來神秘花園?」

恆毅微笑點頭。

「這果子沒完全長熟,剛會說話,會有澀味。」

「多謝指點。」

那傭兵笑笑,徑自過去。

恆毅再看手掌上的咕嚕果時,那果子可憐兮兮一副快哭來的模樣看著他,哀求道「對不起呀,我就是好想快點被你吃掉。」

「被吃……值得那麼期待?」

「咕嚕果就是為了當食物的呀!你吃了我,我為你提供生存需要的能量,這不是很有意義很偉大的奉獻嗎?我變成你身體的一部分,你走過的地方我也去過,你看到的景色我也看到了。如果沒有人吃,我就只能在泥土中紮根發芽,沒有機會看到外面的精彩了。」

會說話的果子,神奇的不可思議。

他們沒有智慧生物應有的腦部構造,偏偏能夠理解任何種族的語言,並且能夠回答。

可是他們的智慧又沒有讓它們對自身存在的意義產生變質的思考,宇宙中為什麼會存在如此神奇的咕嚕果?

「我有點澀,你會吃我嗎?」紅色的咕嚕果滿懷期待的望著恆毅,那模樣可憐的彷彿怕被遺棄的孩子。

「我第一次吃咕嚕果,需要點時間把你當成食物看待。」恆毅坦誠說出內心的想法,面對會說話的果子,儘管它明明是食物,第一次面對難免覺得難以下口,自然而然的會把咕嚕果當作某種活物看待,生吃活物的事情並不容易做。

咕嚕果眸子里流露出困惑之態,它眨巴著大眼睛注視了恆毅片刻。「你怎麼會沒吃過咕嚕果呢?你身上明明有咕嚕果的味道呀,很濃很濃,應該吃過很多很多。」

「味道?我想你聞錯了。」恆毅不由失笑,他記事起就在冰谷,至今為止別說吃,親眼見到咕嚕果今天都還是第一次。

「我沒有,不信你吃我,一定會讓你覺得味道非常熟悉。」紅色的果子肯定的、信誓旦旦的斷言。

恆毅曬然一笑,他沒想到果子為了讓別人吃自己,竟然能聰明的繞圈子下套。「看不出來你很有辦法,你放心,我摘了就一定會吃你,沒必要耍小聰明給我下套。」

「咕嚕咕嚕……咕嚕果不騙人!咕嚕果會隱瞞,但咕嚕果絕不騙人。」咕嚕果的神情異常認真,認真的如同聽話的孩子一樣。「騙人不好!如果咕嚕果騙人,那大家都不會相信我們對自己味道的介紹了,很多人就會不願意吃了呀。」

蝕骨婚寵:Hello,總裁大人 ,這是簡單的道理,也是理想化的道理。

「我該咬你頭頂?是這裡嗎?」

「嗯!我真不騙你,你吃了一定會有特別的感受,因為你身上有很濃很濃的咕嚕果味道!」紅色的果子滿懷期待的把頭頂對著恆毅,讓他方便下口。(未完待續。。) 望著紅色的咕嚕果,恆毅覺得頗難下口。

『咕嚕果就是食物,它需要的是被食用,如果我強行把它看作不該被吃的生物就是一廂情願的改變它的存在意義。』恆毅暗暗加強自己對咕嚕果的認知,然後深吸口氣,對著咕嚕果圓圓的的頭頂一口咬了下去。

這是一顆原味的咕嚕果……

『原味?』恆毅捧著咕嚕果,品嘗著吃在嘴裡的咕嚕果肉的味道,一時之間,怔在當場。

『我為什麼知道這是原味?』恆毅意識到下意識的反應中本不該存在這種熟悉的認識。

他是第一次吃咕嚕果,過去見都沒見過,可是在吃進去的時候第一反應卻很自然的判斷出,這是一顆原味的咕嚕果。

原味,那就是沒有經過栽培改變,純粹咕嚕果本色味道。

『我為什麼知道?』

恆毅困惑的思索著,眼前的景象突然變的模糊……

他下意識的甩了甩頭,模糊的視線突然又變的清晰起來。

恆毅剛鬆了口氣,卻又吃驚的發現,周圍的環境變了!

『這裡是?』恆毅四面張望,周圍變成了普通的山林,如種子星人類生活的山林那樣,沒有靈氣的朦朧光芒,也沒有萊茵特星球上的能量光壁。

周圍,就是一片普通的山林。

他在山林中,他周圍,還是一片咕嚕果林。

他手裡仍然捧著咕嚕果,也是紅色。

可是比剛才的那顆要大的多。

「我的手?」恆毅發現了。這顆咕嚕果更大,可是他的手卻變的很小!

黝黑厚實的手掌,皮膚粗糙。像極了種子星人類十來歲年齡,卻已經開始從事體力勞動長期鍛煉的男孩手掌。

變化的不僅是他的手,還有他的身體和雙腿,全都變成十來歲的男孩模樣,穿著破爛不堪的衣服,一副流浪兒的打扮。

離奇的變化讓恆毅意識到此刻所在的根本不是現實,而是意識被帶入如夢似真的幻境之中——

「我吃飽了。我要你那顆陪著說話。」

熟悉的聲音讓恆毅不由自主的回頭同時,下意識的把手裡捧著的紅色咕嚕果遞出去。

就在他回頭要看見背後那把聲音的人時,眼前的景象突然又變的模糊不清……

『她是……』恆毅甩了甩頭。試圖記起說話女孩的名字。

眼前的景象突然又變的清晰……

而馬上就該想起的名字卻隨著視線的清晰突然逃的沒了蹤影一般,無論如何費力的去思索,都抓不到一點線索,可是又明明認為自己知道她是誰。知道她的名字。偏偏無論如何想不起!

恆毅仍然捧著咕嚕果,還是在咕嚕林。

但已經不是在短暫出現的幻境,他在萊茵特星球的咕嚕林,手裡捧著的是那顆還沒完全成熟,帶著略微苦澀味道的紅色咕嚕果。

咕嚕果猶如陷入沉睡,縫隙的嘴角的弧度卻分明是帶著滿足幸福的笑。

恆毅無論如何都想不起幻境中說話的女孩的名字,可是他很清楚自己知道!

他知道!一定知道!

那麼熟悉的聲音,那麼熟悉的聲音——

恆毅大口大口的吃著咕嚕果。希望回到幻境,希望想起那呼之欲出卻偏偏無論如何想不起來的名字!

可是。直到手裡的咕嚕果全都吃完,卻再沒有出現剛才的幻境。

『我明明知道,明明知道!為什麼就是想不起來!』恆毅忙不迭又摘下顆歡喜叫喊「快來吃我!謝謝你願意吃我!」的咕嚕果,大口大口的吃了個乾淨。

可是,幻境仍然沒有出現,女孩的名字不僅沒有想起來,那種明晰的線索反而好像越逃越遠,讓他越來越沒頭緒,印象越來越模糊!

恆毅疾飛到另一棵樹上,摘下另一顆顏色不同的果子,忙不迭的吃進嘴裡。

這是一顆擁有芒果味道的咕嚕果……

恆毅的視線,再次變的模糊……

他在走,狹窄的山路,崎嶇不平,亂石扎的腳隱隱生疼。

他背著個人。

是個女孩,他知道,就是剛才幻境里說話的女孩。

女孩搭在他肩膀的兩條胳膊抱著顆黃色的咕嚕果,掰開一塊,往他嘴裡喂。


「我不餓,你多吃點。」


「我自己走,你也很累了。」

「我皮厚不怕山石扎,你走這路腳容易割破。」

重生極品皇帝 ?我體力老是跟不上還要你照顧,吃東西又總是讓我多吃你餓著。」

「路途辛苦,但是我們一定能熬過去。總是會遇到很多咕嚕果林,咕嚕果就是給我們生存希望和力量的最好朋友。」

「嗯!我最喜歡咕嚕果了!」

「我知道……」

崎嶇不平的山路,突然變的模糊。

『不!』恆毅不想出來,他馬上就能想起女孩的名字了,他不想離開幻境!

可是,由不得他控制。

他又回到了現實,手裡捧著的是一顆黃色的咕嚕果。

『我能想起來,一定能!』恆毅忙不迭吃完手裡的咕嚕果,又飛到棵綠色的果樹,摘下顆綠色的咕嚕果,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了下去。

這是一顆李子味道的咕嚕果。

炊煙裊裊的山村。

稀稀落落的沒有幾戶人家。

恆毅抱著位大媽給他的,吃剩的半隻雞,真摯道謝后忙不迭跑到村裡一間倒塌的只剩牆角上還能遮擋風雨陽光的破屋子。

一個小女孩靠躺在牆角,頭髮遮擋住了臉。手捂著肚子,身體極力倦縮著。

「有吃的了,快吃。你最喜歡吃的燒雞。」

女孩艱難的撐著地,在恆毅的攙扶下坐了起來,可是頭髮仍然遮擋著側面的臉龐,餓成這般模樣,她卻沒有立即接過恆毅帶回來的燒雞。「你先吃,你也餓。」

「你看,我吃過半隻了。這是給你留的半隻。」

「你騙人,你每次都這麼說,你根本不會吃完了再帶回來給我。我不要看你餓著肚子只顧著我!你不吃,我就餓死也不吃!」

「我吃一口就夠了,我問過了,再走五十里路能找到咕嚕果林。長在李子林里的咕嚕果哦!所以你要多吃點。我不需要吃太多,聽我的,別跟我犟。」

……

恆毅摘下一棵又一顆顏色不同的咕嚕果,可是他發現,只有純色的咕嚕果能夠把他帶入幻境,而且都只有一次。

當他吃完三十幾種顏色的咕嚕果時,發現肚子很撐,很撐。撐的再也吃不下。

從沒有吃不下喝不下東西時候的他,竟然會撐的吃不下了?

恆毅痛苦的抱著頭。一段又一段的幻境,全是他跟那個女孩在路上的。

可是,他始終想不起來女孩的名字,始終看不見女孩的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