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砸吧,愛怎麼砸就在怎麼砸吧,好在他就砸了二十來下就收手了……

沒給自己砸死就行。但是死不死的又有什麼區別呢?都落到江家的手裏了。現在能做的就是在心裏祈禱着,東海王,您可一定要捉住那江萬貫啊!他這倆兒子暫時還搞不死我!回頭我騙一騙他們沒準還有條活路!“快看!江萬貫來了!”臥槽!幽冥的耳邊突然傳來了這樣的一聲大喝!嚇得他猛地站了起來!“江萬貫!江萬貫在哪!江萬貫

沒給自己砸死就行。

但是死不死的又有什麼區別呢?都落到江家的手裏了。

現在能做的就是在心裏祈禱着,東海王,您可一定要捉住那江萬貫啊!

他這倆兒子暫時還搞不死我!回頭我騙一騙他們沒準還有條活路!

“快看!江萬貫來了!”

臥槽!

幽冥的耳邊突然傳來了這樣的一聲大喝!

嚇得他猛地站了起來!

“江萬貫!江萬貫在哪!江萬貫!我告訴你,我已經發現你了!別藏着了!我不怕你!”幽冥一連連的大喝,就是聲音有點顫抖甚至變形。

但是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差點哭出聲來。

眼前明顯還是在這小世界裏!哪來的什麼江萬貫!

而這剛剛砸自己牙的男子還一臉佩服的看着這說話的滅霸!

滅霸又來了,又是他!又是他在嚇唬自己!

“弟弟,你真厲害!”江南一臉認真的說道。

“一般般吧,就知道這傻逼怕老爹,一嚇唬就嚇唬起來了。”江北摳了摳鼻子,朝着幽冥隨手一彈,一臉嫌棄的看着他。

幽冥的一顆心狂跳,一肚子的苦水吐不出來。

被人家抓住了,還能怎麼辦?

當初他要是老老實實的回了萬魔宗哪還有這檔子破事!也不至於被人家這麼欺負!

在江北詫異的目光下,幽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嘴一咧,哭了……

好悽慘。

看得江北都不由得咧了咧嘴,氣氛一時間變得很悲傷,饒是江北都有點記恨不起來他了。

“哥,你老實說,你除了砸他牙還幹什麼了?”江北不由得問道。

肉眼可見,侯煙嵐的臉色頓時一片通紅。

江北不解的看了她一眼,隨後看向老哥。

江南有點尷尬的笑了笑,隨後再次點上一根菸,真的要說嗎?

“說啊!哥!你說了我才能知道該怎麼辦!”

江北撓了撓頭,沉聲答道:“其實,也沒做什麼,就踢了幾下他褲襠,放心,我沒砸……”

得,至於具體踢了幾下估計也沒必要問了。

這幽冥還真是有夠慘的,好在在這地方老哥沒實力,也算是讓幽冥留了一條命。

而與此同時,江萬貫也終於抵達了這裏!

撿起水元珠,就朝着海面上轉移!

衣服也沒了,之前打架的時候太過激動,導致了也沒個地方放着。

這種蘊含小世界的寶物他可不敢放在戒指裏,指不定會出什麼事,還是自己攥着比較踏實。

還有那敗家玩意,等回去了必須得好好治治他!

至於水元珠裏的人,則是沒注意這些,畢竟江萬貫的動作還是很輕的,也沒造成什麼磕碰。

“弟弟,我們現在是在哪?”江南主動轉移了話題。

畢竟剛剛他們談論的事兒可太尷尬了,就連他都忍不住了。

“在水下,具體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感覺應該已經跑出死神海峽了。”江北沉吟着答道。

江南眼珠子一轉,再次問道:“弟弟,那你這一路沒有什麼危險吧?”

“沒有……”

“一點都沒有?他是怎麼來的?他之前還說你是救了他?”

“是的……”

“弟弟,你怎麼救了咱們的仇人呢?”

“得救,不然老爹怎麼欺負他。”

江南很認真的點了點頭,這話沒毛病,欺負人的感覺可太好了。

以前怎麼就沒發現這世界還有比修煉更好玩的事呢!

要是讓江北知道了他哥現在在想什麼,絕對忍不住好好教育一下他。

作爲一個新時代的五好青年,怎麼能忍受這樣的哥哥!簡直是魔教中人!

良久,江北也終於無奈的嘆息了一下。

看着這明亮的天空,他也該出去了,等天亮了再跑肯定會有各種各樣的危險,他可不想冒險。

看着老哥這一臉沉重的表情,不由得安慰道:“老哥,你……你別再對他下死手了,等老爹也逃出來,咱們一起欺負他。”

聽前半句,幽冥還以爲是這滅霸是良心發現,不由得止住了淚水。

可是當他聽完……鼻子一酸,江家的人都是魔鬼!我還是繼續哭吧。 江北略帶無奈的嘆了口氣,滿臉嫌棄的看了一眼這樣的幽冥。

他奶奶的,堂堂的什麼幽冥族至尊,就這個鬼樣子!

動不動就哭,不就是被人砸了……二十幾下嗎!

不就踹了幾下褲襠嗎!至於的嗎!

“嘶~”

想到這,江北自己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好像還真是錯怪人家了。

不歸結到一起,真是不知道有多可怕。

也怪不得幽冥這麼強硬的猛男,竟然一點怒氣值都沒有,看來是被老哥弄的。

再看看老哥,已經是躺在地上了。

閉着眼睛一臉享受的抽着煙,這既視感,辣眼睛。

當然,江北不會怪老哥,畢竟這可是那個願意擋在他的身前,拿自己的命換他的命的男人。


如果這個世界有幾個人絕對不可辜負,老哥絕對會拍在最首的頂端的三個位置之一。

微微嘆了口氣,開口道:“哥,我先出去了,等到徹底安全了我再來接你們出去。”

卻只見江南突然站了起來,瞪大了雙眼。

“弟弟!你不是說已經逃出來了嗎!”

江北苦笑着答道:“還沒呢,不過你放心,很快就好了,你現在這待着,出去去了反而目標更大了。”

江南默不作聲的點了點頭,狠狠地吸了一口煙,並沒有再回答江北。

說實話,他的心有點悲涼,因爲這次遇到危險,還是隻有弟弟自己頂了上去。

如同上次在幽山那般。

弟弟的實力雖然已經恢復了,但是卻並沒有比他高多少,可是卻經歷了這麼艱難的逃亡。

那密密麻麻的海妖大軍,甚至都讓他的心裏矇蔽了一層陰影。

可現在……對弟弟的話表示默認可能纔是最好的選擇。

因爲他雖不願意承認,但他的心裏也明白,自己是拖累。

看着江北的背影,江南的雙手不自覺地攥緊了拳頭。

而江北呢?

現在心裏已經五味雜陳了,出去是能出去,也不是第一次來這水元珠了。


但是……特麼的要是出去了不還是在海里嗎!

出去了頂啥用,在海里繼續跑路!

而且這海面足足這裏有好幾千米!靠着魂掌一點點的往上推也不可能啊!

跑吧,接着往前跑,沒準就碰到點啥能往上爬的。

嘆了口氣,轉身和侯煙嵐對視一眼。

侯煙嵐點了點頭,隨後心念一動,一道白光劃過,江北就此消失在了這方小世界中。


耳旁還有幽冥的哭聲,心中還是侯煙嵐對自己堅信不疑的目光。

這一切都讓江北的心顫抖着,他必須得努力!

即使生活充滿了惡意,他也必須得努力跑出去!只有逃掉,才能好好地活下去,纔能有朝一日再回來……

誒?

他這是坐在哪呢?爲何會有微風拂過臉頰,感覺空氣都很清新。

海的味道我知道。

江北略帶疑惑的睜開了雙眼。

“龜兒子!你給我滾下去!”

耳旁傳來怒吼,江北感覺這一瞬間他的雙眼就溼潤了。

是他爹!竟然是他爹的聲音!

低下頭,他就騎在老爹的脖子上呢!老爹正帶着他飛呢!速度還很快!

已經在大海上了,而且這裏也沒有海妖了,什麼都沒有了。

只有一望無際的大海,空中還依舊繁星點點。

江北傻傻的笑了一下,感覺一切都好真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