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山旅遊項目前兩年我們就聽過,因爲交通不便,及缺乏特色風景的狀況,加上當地民風彪悍,這三大因素影響了諸多開發公司的熱情。現在青峯縣**欲將項目定位千萬投資,有些讓人費解。”

周朋電話裏談了下對土家山旅遊項目的一些看法,雖未表態,但從周朋的語氣裏能聽出來,江浩風曾經關注過該項目,似乎對那個項目並沒有什麼興趣。劉俊心裏有些涼,也就不好再強求周朋轉告江浩風的事,正想提下腰小青援藏要離開江南,周朋電話裏又說了句:“阿俊,江老闆叮囑過我,讓我多關心貴公司,這樣吧,你把土家山旅遊

周朋電話裏談了下對土家山旅遊項目的一些看法,雖未表態,但從周朋的語氣裏能聽出來,江浩風曾經關注過該項目,似乎對那個項目並沒有什麼興趣。

劉俊心裏有些涼,也就不好再強求周朋轉告江浩風的事,正想提下腰小青援藏要離開江南,周朋電話裏又說了句:“阿俊,江老闆叮囑過我,讓我多關心貴公司,這樣吧,你把土家山旅遊項目的一些情況形成一份翔實的材料發我電子郵箱,我會和江老闆說說,得江老闆裁定,過些日子回江南我們可以面談下。”

“那好,馬上我就讓祕書跟你聯繫。”劉俊心中又燃起了希望,隨後將腰小青要離開江南援藏一年的事提及了下,周朋說江老闆早知道了腰小青援藏之事,只是身在北京辦要事回不了江南,晚上十點半江老闆的司機會開車到青雲派出所接腰小青去機場。

“哦,江老闆全都知道啊?”劉俊有點鬱悶,有種風頭被江浩風搶去的失落感,對於腰小青的行蹤,遠在北京的江浩風瞭如直掌,人家的超級豪華賓利車接腰小青更有面子,而劉俊自以爲的路虎豪車還是江浩風贈送的呢。

“當然,沒有江老闆不知道的事。”周朋語氣中帶着自豪,電話的另一頭並非察覺劉俊心中不爽。

“那好吧,先這樣說,江老闆回江南,麻煩周祕告訴我一聲。”

劉俊掛了周朋的電話,心裏鬱悶的不行,誰都知道,江浩風乃道上人稱瘋子的土豪是誰也不敢漠視的,虛榮心極強的劉俊此刻感覺到了與土豪做朋友的巨大心理壓力。 想起網上流行語“土豪,我們做盆友吧!”劉俊一陣苦笑,真正有強勢土豪朋友的時候並不是一件多麼開心的事。

江南航空董事長江伯銘的大少江浩風是土豪吧,與劉俊也算是朋友吧,然而江浩風帶給劉俊無形的壓力卻是巨大的。

劉俊本想搞個大點的排場爲即將援藏的腰小青送行,結果遠在首都的江浩風卻安排了他的司機黃凱開賓利車接送,這讓劉俊覺得很失臉面。

還有就是劉俊曾在江大見過的那個長髮飄飄的天仙MM,也曾是江浩風豪華的賓利車接送的,那個令劉俊心動的MM卻與江浩風有瓜葛,每想及此事,劉俊心裏便不爽。

劉俊苦笑着搖搖頭,他是個明白人,既然江浩風出面派賓利車接送腰小青爲腰小青長臉,那劉俊就沒必要費盡心機搶江浩風的風頭了,否則弄不好,江浩風對他有意見就不妙了。

所以,與土豪做朋友,得有甘居寂寞的心態,所有的榮耀與風光都是土豪的,普通人別去爭,也搶不贏,劉俊也不會傻到與江浩風爭什麼。

劉俊回到辦公桌,按下內部電話,叫來祕書嶽晟,將江浩風派賓利豪車接送腰小青的事說了下,讓嶽晟告訴夢婷,力俊公司不必要搞排場,就夢婷、啞巴、陳爾林和黃毛、嶽晟幾個人同坐一輛別克商務車去,表達下與腰小青惺惺相惜的惜別之情就行。

嶽晟照劉俊的吩咐告訴夢婷去了,劉俊便再打個電話告訴青江派出所長高強,將腰小青援藏一年離開江南的事說了,高強接電話時正在廣州執行公務一時沒法趕回江南,並表示腰小青沒有告訴他要援藏的事。

劉俊就有點納悶了,腰小青將離開江南援藏之事告訴了江浩風,卻沒有告訴高強,這裏面是不是有問題?

“高強兄,你和小青姐不是北京一個四合院長大的嗎?小青姐離開江南這麼大的事也不告訴你?”

高強嘿嘿一笑:“阿俊,這沒什麼啊,小青來江南他也沒告訴我啊,不過,她走到天涯海角我都會追尋他的。”

劉俊聽出了高強話中的一些意味,呵呵道:“兄弟,你不會也要去西藏吧?”

高強很堅決:“會啊,小青去哪我就去哪。”

劉俊道:“那你的工作?”

高強哈哈一笑:“我的工作我作主,特種兵退役後我已經有很大的機動空間了。”

“你跟去西藏,小青姐肯定會陶醉的。”

“但願吧。”

“高強兄,你是個真漢子。”爲了女友不惜走天涯,想想自己對待白梅的感情都不定有高強那麼堅定,劉俊對高強的執着由衷讚歎。

“唉,阿俊過獎了,或許小青對我追去西藏的做法不待見的。”高強電話裏微微嘆息一聲,“我這一輩子沒做虧心事,也沒啥遺憾的,就是有件事虧對小青,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要求得小青的原諒,追回我的愛。”

電話裏高強坦露了愛的心跡,顯然高強把劉俊當成好兄弟不設防了,劉俊也不好問高強與腰小青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看來高強特種兵退役後選擇了爲愛而活着。

“高強兄如此執着,哪個女人見了都會動心的,小青姐一定會爲你開心得不得了。放心吧,西藏的天空很藍很純淨,祝福你們的愛情之花會在西藏盛開。”

劉俊文縐縐的來了句詩樣的對白,由高強的情感一下子聯想起接觸過的幾個女人來,白梅、夢婷、虞美人和江大的那個天仙美眉,雖然與白梅重歸於好,由於姚一帆的緣故,劉俊總覺得他與白梅的愛情總欠缺點什麼?到底欠缺點什麼呢?

就在劉俊瞬間浮想聯翩之際,高強低低地回了句:“阿俊,感謝你的祝福,兄弟拜託你幫個忙行不?”

劉俊收回思緒,忙道:“高強兄,別說幫忙,有事儘管吩咐。”


高強沉默了一會,低聲道:“阿俊,幫我代送束玫瑰給小青,就說我在廣州出差趕不過來送行,祝他一路順風。行嗎?”

“好的,沒問題。”劉俊欣然允諾,又道:“只是,我需要告訴小青姐你也會不久後去西藏嗎?”

“那不用講,就象我來江南也沒告訴小青一樣,我要給小青在人生地不熟的西藏高原製造驚喜,兄弟一定要保密哦。”

“那是肯定的,高強兄說什麼就什麼,你放心好了,晚上的玫瑰一定代大哥送到。”

“那太謝謝了,我這還有事,回江南咱們兄弟再好好聊。”高強滿意地掛了電話。

劉俊按了下內部電話叫嶽晟去花店預訂一束時鮮的玫瑰,晚上在青雲派出所前他要代高強送給腰小青。

由於有江浩風的參與,晚上接送腰小青去機場的事變得簡單了,劉俊也沒特別的安排,回想剛纔與高強的通話,心中一陣感慨,看着桌上白梅買給他的草果5手機,心潮翻滾。

劉俊與白梅之間,有着太多的故事,最艱難的時候,是白梅給了他無私的愛,而現在力俊公司紅紅火火之時,他卻忙於業務拓展,疏於與白梅的相處,淡了與白梅的親近,有些日子沒回白梅的租屋了,說不想白梅那是假的。

愛瘋5手機裏還保留有白梅曾每晚11點11分光棍時刻準點發“晚安”的短信,劉俊是個念舊的人,也是個感恩的人,但對感情卻是個不淡定的人,一個從農村走向城市迅速暴富的青年,融入繁華的都市,心理的成熟需要一個過程。

劉俊念想了一陣子白梅,也沒打電話問候白梅,在辦公室上網瀏覽了大半小時新聞,陸續在公司各部門送來的報表上簽字,就等着夜幕降臨同夢婷、啞巴幾人一行去青雲派出所爲腰小青送行。

時間過得很快,晚間十點,劉俊捧着嶽晟從花店買來的一束鮮豔欲滴的玫瑰花,和夢婷、啞巴、黃毛、陳爾林、嶽晟一起坐上一輛別克商務去青雲派出所。

二十幾分鍾車程,商務車準時開到青雲派出所門口,赫然一輛亮眼的金黃色的賓利慕尚暢開車門在派出所門口等待,賓利車棚上豎有一塊大幅腰小青颯爽英姿警服照的宣傳展板,展板上配有醒目標語:“歡送江南都市最美警官腰小青援藏!” 見到豪華賓利及車頂棚上的腰小青巨幅都市最美警官靚照,對於江浩風的別出心裁,劉俊自嘆弗如。

賓利車兩旁站着兩位倒背雙手身材高大戴着墨鏡的男子,夜晚戴墨鏡的男人很能給人震懾力,給人的印象很牛逼。

在賓利車的正前方三五米處,站着一個憨厚的中年男子,劉俊認識,正是江浩風的座駕司機黃凱。

黃毛航天笑開着商務車停在賓利車的旁邊,劉俊捧着一束鮮豔的玫瑰下車,夢婷、陳爾林、嶽晟緊跟其後。

提着強弩箱子的啞巴肖力下車見到賓利車旁的兩名戴墨鏡的高大男子,旋即從口袋裏也掏出墨鏡戴上,挺直胸膛站在劉俊的五步之距。

“黃師傅,你來了。”手捧玫瑰的劉俊向黃凱打招呼。

“劉總,你也來了。”黃凱朝劉俊笑笑,眼睛在派出所大院裏張望,等待腰小青的出現。


與黃凱和劉俊兩撥人的熱情迎候不同的是,夜間的青雲派出所大院冷冷清清,大院裏的路燈壞了好幾盞,顯然很陰暗,令人吃驚的是居然連門衛都沒有,這很不正常。


派出所出現的異常,劉俊猜測肯定是代所長唐星有意爲之,徹底地孤立冷落腰小青與胡亞男,想必在腰小青的強勢介入下升職代副所長的胡亞男以後在青雲派出所的處境會很不妙。

“小青姐。”黃毛喊了一句,朝派出所院裏走去。

就見穿着便裝的腰小青提着個小皮箱從派出所辦公樓裏出來,胡亞男則提了個大皮箱跟在腰小青的身邊,大小兩個皮箱估計就是腰小青赴藏的全部行李了。

黃毛和陳爾林兩人小跑過去幫腰小青和胡亞男提箱子,腰小青見到了賓利車的巨幅照,又見到了站在門口手捧鮮花的劉俊,不由一愣。

“小青姐,我說過阿俊喜歡你吧,瞧見了吧,阿俊手中捧着的是一束玫瑰,玫瑰代表什麼?這個不用我說吧,嘻嘻。”胡亞男見到了戴着墨鏡耍酷的啞巴,心情好起來,儘管腰小青要離開江南,離別的傷感在所難免。

“亞男,你居然開起姐的玩笑來了,阿俊是有女朋友的好不?再說了,我是她姐。”

經胡亞男那麼一說,腰小青雖然弄不明白劉俊爲什麼會突然捧着一束玫瑰花候在派出所門口,但心裏還是暖融融的,不管怎麼樣,也不管玫瑰代表什麼,劉俊能送花給她,就是令人高興和欣慰的,女孩子任何時候任何場合都喜歡有人捧的。

“嘿嘿,姐啊,姐弟戀現在好流行的哦。”胡亞男嘻嘻哈哈說笑着,通過說笑來緩解心中油然升起的憂傷,她不忍也不想與腰小青離別。

“是嘛,妹妹,你是說自己吧。”腰小青詭異一笑,“瞧見了沒,阿力可比瘋子的兩位保鏢還酷哦。”

“姐,你又說我,怕你了。”胡亞男低聲討饒。

“腰所長,江老闆讓我來接你。”黃凱中規中矩地朝腰小青作了個請上車的姿勢。

“好的,麻煩黃師傅了。”腰小青朝黃凱婉爾一笑,並未急着上車,望着劉俊手中的玫瑰欲言又止。

“小青姐,強子大哥在廣州執行公務,讓我代表他送束鮮花爲你送行,祝你一路順風。”劉俊怕有誤解,迫切地道明來意,將玫瑰花恭敬地捧給腰小青。

“哦,謝謝。”沒見到高強,腰小青略感遺憾,卻又頗感欣慰,高強的執着令腰小青的內心莫名升騰起一種願望,儘管她瞞了高強要去西藏,但此刻她是多麼想高強就在身邊,在去西藏前和高強說上幾句話。

“阿俊。”胡亞男朝劉俊打招呼,又和戴着墨鏡看不到表情的啞巴及夢婷幾人點頭致意,此時衆人送腰小青去機場,不是她與啞巴談情說愛的時候。

腰小青捧着鮮花,臨上賓利車時,回頭向劉俊說了聲:“阿俊,你們早點休息,有黃師傅和亞男送,你們就不用去機場了。”

劉俊道:“姐,沒關係,我們還是送送吧。”

“阿俊,真的不用送了,你們半夜兩點還要去批發市場,一定要休息好咯,姐得走了。”此時腰小青說話比平時溫柔了十倍。

“那好吧,姐保重。”既然腰小青執意不要劉俊送,劉俊也就不好再勉強,想想別克商務一路跟着賓利車送腰小青,去機場的路上會使腰小青徒增更多的傷感。

腰小青同胡亞男上了賓利車,江浩風的兩名保鏢也上了車,黃凱發動車子。

劉俊和同來的夢婷、陳爾林、黃毛等幾個人站在別克商務旁邊揮手告別。

腰小青降下車窗,朝劉俊招手:“阿俊,你過來,姐有句話要告訴你。”

劉俊小跑幾步,來到賓利車旁。

“阿俊,姐要離開江南了,也沒什麼送你,就送給你一句話吧。”腰小青的聲音很柔,望向劉俊的眼神充滿關愛與柔情。

“姐,你說。”劉俊鼻子酸酸的。

腰小青環視了下離劉俊不遠的夢婷、黃毛、陳爾林幾人,提高了嗓門,說道:“阿俊,記住了,生意容易,賺錢不易,且行且珍惜。”

“嗯,姐,我會記住的。”劉俊重重地點了點頭。


“再見。”腰小青朝衆人揮手,淚眼模糊,賓利車駛離青雲派出所駛向機場。

目送賓利車開走後,劉俊上了商務車回公司,啞巴肖力的手機收到一條短信,是胡亞男發來的:“傻瓜,阿俊都知道送花,你不會買不起一束玫瑰吧?”

……

腰小青飛重慶轉拉薩的第二天,江南市文化會堂舉行了一場隆重的江南都市十佳最美警官授獎儀式,該儀式由市公安局女副局長朗玉主持,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陳旭親自到會祝賀致辭,並在票選冠軍腰小青缺席的情況爲另九位大衆評選出的最美警官頒獎。

授獎儀式完畢的最後一刻,市公安局的郎玉副局長突然宣佈,因原票選冠軍腰小青缺席,經評委臨時綜合評定提名,由青雲派出所的所長唐星代表江南市參加下一階段全省的都市最美警官評選。

郎副局長一語既出,舉座皆驚。 江南市公安局在市文化會堂舉行的全市十佳最美都市警官授獎儀式,劉俊組織員工在力俊公司的會議室裏收看了電視現場直播,本該屬於腰小青的榮譽卻因腰小青援藏被唐星取代,力俊公司的員工們很憤怒,但又無可奈何。

“我艹,太氣人了,一個想靠刷票上位的女警居然代表江南市參加全省選美,那個唐星神馬來頭啊?”黃毛航天笑表達不滿。

嶽晟回答:“黃總,那個市公安局副局長郎玉是唐星的姑姑,任人唯親,他們一點也不避嫌。”

“擠掉小青姐,讓唐星參選省裏選美,這本身就是一個陰謀,我們應該把這事捅出去,讓他們不得好過。”陳爾林發表看法。

夢婷道:“小青姐已去西藏了,主角都不在,我們再搞出事情來,肯定會分心分神,目前應該集中精力搞好公司業務,都快元旦了,土家山的旅遊項目要跟進,到江潭地區去收購野生藜蒿的事也得抓緊了。”

劉俊點點頭,贊同夢婷的看法,說道:“婷婷說的是,我們要做的事還很多。我看唐星的事暫時還是算了吧,小青姐已經飛往西藏了,我們再鬧也沒用,就算鬧了也不可能再讓公安局爲小青姐重新頒一次獎的。都市警官選美雖然是民間票選,其實還是**行爲,**操作,老百姓說了不算,最美警官這事就擱這兒吧,等小青姐來了後再說。我們還是想法做大做強力俊公司,兄弟姐妹們多多賺錢的好。”


畢竟唐星不比腰小青,不是劉俊需要關注的人,既然腰小青已經援藏去了,對於唐星代腰小青成爲代表江南市參加下一步全省最美警官票選,劉俊再關注的話也沒什麼意義,便讓員工們不再提曾鬧得沸沸揚揚的警官選美賽的事,將精力放到公司業務上來。

劉俊隨即又組織了公司中層幹部會,聽取了部門負責人的彙報,過問了業務、財務、安保、後勤等方面事務,公司各方面運轉正常,業務開展順利,用日進斗金來形容並不爲過。

一星期後,劉俊接到周朋電話,周朋道:“阿俊,土家山旅遊項目,我和老闆講了。”

都過去一個星期了,就土家山旅遊項目,周朋也沒給他回信,從上回與周朋的手機通話內容可以推測江浩風對土家山的旅遊項目是不感興趣的,劉俊也就以爲請江浩風出面幫他競標的事沒門,正大着頭在四下摸查江南市還有誰家公司可以合作競標拿下土家山的旅遊項目?他實在不願見到日商宮本勾結當地官員開發土家山,如果宮本成功競標的話,這讓與日本宮本家族有滔天仇恨的土家山村民情何以堪啊?

“江老闆什麼態度?”劉俊急切地反問,心裏很忐忑,從內心深處講,他是希望與江浩風合作的,他從最初進城的一介民工到現在身價千萬的民企老總,雖說主要靠劉俊的聰明與實幹做出來的,但很大程度上與江浩風的提攜與幫襯分不開。既然欠了江老闆很多的人情,也不在乎再多欠一個,人情嘛,早晚總要還的。

周朋歡快地說道:“老闆說可以。”

“啊?”劉俊愣了下,繼而高興道:“真是太好了。”

“當然,老闆也提了點看法,需要你考慮下。”周朋在劉俊高興一陣後,突然回了一句。

“你說,什麼看法?”劉俊馬上意識到高興過頭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江浩風首先是個商人,繼而纔是朋友,在商言商,江浩風到底是與自己合作,還是由力俊公司掛靠?或者由江浩風全資掌控旅遊項目的開發?劉俊還摸不清江浩風的路數。

周朋道:“江老闆有兩個意思,他可以助你拿下土家山旅遊項目,而且是以江南航空旅遊開發公司的名義競標,成功競標後,江老闆不再參與項目的實際建設,將授權由你擔任項目開發總經理,由你本人公司出資,全權經營,自負盈虧,你看行不?”

“周祕,這天大的好事,哪能不行呢?”劉俊心中一暖,江浩風好人啊,由江浩風幫拿下旅遊項目,最終由力俊公司全權經營,這是最好的結果了,好朋友幫忙卻不從中分一杯羹,這不是合作,而是雪中送炭。

“那就好,江老闆還有一個意思,他沒明說,我想我應該明白地告訴你。”電話另一頭,周朋恢復了淡定的語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