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牛衝擊!”孟通大喝一聲,鼻子兩道渾濁粗氣噴涌而出,他雙手抱拳,以單肩爲點,朝着方清芸衝擊過來。

劍芒剛剛布成,孟通就一肩膀撞了過來,轟一下,力量從肩膀處爆發出來,整個劍芒都隨之一顫,隱約有破裂的跡象。“看我撕裂你的劍芒!”孟通嘶牙裂齒,雙手出拳,連續兩拳力量撞擊,已下就把水藍劍芒衝破了一個大洞。但是,方清芸伺機欺身而上,連續的多劍刺出。她不能與孟通近戰,但是也不能相隔太遠,因爲她的修爲還不足

劍芒剛剛布成,孟通就一肩膀撞了過來,轟一下,力量從肩膀處爆發出來,整個劍芒都隨之一顫,隱約有破裂的跡象。

“看我撕裂你的劍芒!”孟通嘶牙裂齒,雙手出拳,連續兩拳力量撞擊,已下就把水藍劍芒衝破了一個大洞。

但是,方清芸伺機欺身而上,連續的多劍刺出。

她不能與孟通近戰,但是也不能相隔太遠,因爲她的修爲還不足夠支撐自己能在幾米遠的距離刺傷一個同境界煉氣師。

方清芸舞動水藍劍如同小溪流水,劍芒連綿不絕的滲出,一道又一道,團團圍繞住了王猛。

這是滴水劍法,取水之真意,可剛可柔,可攻可守,劍芒一旦形成,就是連綿不斷,源源不絕。

雖然方清芸連出了多劍,任何一劍都不能真正傷害到王猛,卻能刺破他的防禦,影響到他的元氣運轉,一點點的建立優勢。

主席臺上,煉心峯主愈渺看見自己的弟子出手,大氣沉着,也暗中點了點頭,露出了讚許的目光。


王猛連續出重拳,效果微乎其微,破不開方清芸的劍芒,反而在身上留下了多處淺淺的傷痕。

“蠻身決!”他大喝一聲,血氣在身體表面涌現,突然間暴漲了三分,一對拳頭更是變得比平時大了一倍還多。

他雙眼血紅,速度突然快了數倍,直接以肉身撞擊劍芒,身體表面,一層元氣光幕乍然形成,竟然是把水藍劍的劍芒瞬間全部彈開。

他快速出拳,肉眼無法辨識,只看見一連串的拳影,飛速的衝破了劍芒,直接往方清芸身上落了下去。

方清芸劍勢一變,一片圓潤劍芒自水藍劍發出,圈圈震動,如同漣漪,在身前形成了一層又一層的防禦。

拳影被劍芒一蕩,頓時破碎,力量被絞碎,無影無蹤。

但是這樣一來,方清芸被迫改變劍勢,原本對王猛的壓制就不再,王猛變大的身軀,一步就邁出了數米之遠,直接衝到方清芸的眼前。

他的拳頭之上,泛起一陣黑色的光芒,光芒之中,全是破銳氣息。

“尖銳拳套!”方清芸吃了已經,這是尖銳拳套,中級氣兵,能把力量轉化爲一種專門破開元氣防禦的尖銳氣息,更是對力量有着接近一牛以上的增幅。

一般煉氣師,即便擁有這種拳套也沒什麼用處,因爲煉氣師掌握的本就是元氣,由元氣直接發動攻擊。但是,煉體者則不一樣,煉體煉氣師的元氣,絕大多數被轉化爲氣血、融入身體產生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甚至能夠讓身體都產生變形,雖然並不持久,但是爆發力卻驚人的強大!

本就強大的爆發力,再加上尖銳拳套的增幅,甚至可以原本只能打出二牛之力的煉體煉氣師,一拳打出五牛之力!

此時,王猛一拳打出,就是用了全力,尖銳拳套爆發出破銳氣息,影響到了方清芸的水藍劍,讓元氣波動顫抖起來。

不過,水藍劍是高級氣兵,本身品階比尖銳拳套要高,所以單單尖銳拳套,還無法破開她的防禦。

“吼!”

王猛大吼一聲,咬破嘴角,一口鮮血噴出,灑落在尖銳拳套之上。

頓時,兩股青煙冒起,尖銳拳套的破銳氣息,突然成幾何倍數的增強了起來,而且,拳套蘊含的力量,更是恐怖的增加着,一瞬間,就讓方清芸感覺到了一種沉重的壓力,如同頭頂有一座大山壓下來。

“破御重拳!”

“雙重拳!”

王猛連續出手,尖銳拳套一次又一次的轟在滴水劍法的防禦拳上,最後一下直接就落在了水藍劍上,巨大的力量,一下把水藍劍彈開。

這一下,方清芸中門大開,防禦全無。

“野牛撞山崩!”

一連串的動作,一個接着一個,幾乎沒有任何停歇,王猛爆發出了最強的力量,藉助着尖銳拳套的的增幅,如同一頭瘋狂的野牛一樣往方清芸撞了過去。

煉體煉氣師的比鬥,就是這樣,一旦使用煉體之術,激發氣血,獲取強大的力量,就會如同瘋狂一樣的進攻,力求再最短的時間之內結束戰鬥。

而王猛此刻,就是要一招結束和方清芸的比鬥。

人羣發出了一聲聲驚呼。

面對王猛全力一撞,快速之極,洛根本無法閃避,她眉頭微微的皺了皺,卻立即舒展開來,

第一次真正比鬥,她始終是有着緊張的心態,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否有足夠的實力,但是這一會,王猛強大的氣血力量,卻讓她不再緊張,她握緊水藍劍,調整元氣,身體越來越放鬆。

“你身體被我血氣鎖定,你躲不開的!認輸吧!”王猛鼻中噴着血紅渾濁粗氣,聲音粗重不堪。

“誰說我要躲了?”方清芸舉起長劍,突然開口。

然後,她出劍。

劍勢一動,劍芒隨勢而起,一條滔滔大河,在方清芸的背後隱現,數不盡的鍊師元氣,凝聚成一條劍芒之河往王猛衝擊而去。

“這是,積水成河?大河滔滔之力!”主席臺的俞渺站了起來,激動的說道:“這孩子,竟然已經領悟到了滴水劍法的第二層,真的很不錯!”

水藍劍,化作了一條劍芒大河,洶涌澎湃,往王猛席捲而去。

王猛衝來的身體,被水力一卷,頓時停滯了三分,他臉上露出一絲痛苦的神色,雙手突然詭異的變小、乾枯,如同氣息在一霎那被抽取乾淨了一樣,只剩下塊塊乾枯的肌肉和骨骼。

但是,他的力量卻進一步擴大,尖銳拳套上的黑色光芒沖天而起,直接衝破了藍色劍芒,形成了兩個巨大的拳影。

這兩個拳影,竟然是如同實際,在劍芒衝擊之下,巋然不動,力量越來越是強大。

王猛的身體都在急速的乾枯下去,他所有的氣血,全部往一雙拳頭注入,換取最爲強大的力量。

“清芸師妹,接我最強的一招!蠻拳滅天!”

轟的一聲,兩個拳影突然合在一處,讓後猛烈的砸落下來。

這是抱拳之勢,一種拳力最大招數,黑色拳影一砸下來,直接就把藍色的劍芒之河砸斷,劍芒四處飛濺,潰不成軍。

大河,河水滔滔不絕,不容抗拒,然而只要往其中不斷的投擲沙袋,再大的河流也有堵塞的一天。

而這對黑色的拳頭,就是在一瞬間往河流投入了足夠多的沙袋,把河水徹底階段,河不成河!

王猛深信,這一拳落下,方清芸將被徹底擊潰!

然而突然之間,方清芸笑了,她雙眼中,似乎看到了什麼神妙的東西,整個人都變得虛幻了起來,身形再變之際,水藍劍芒也一下化作了千百道,然後千百道劍勢又快速廢話,變成了數不清的水滴。

方清芸每出一劍, 整容醫生 ,有形卻無體,看得見摸不着,只有使用元氣才能感應得到,然而她這一次劍勢變化,所有劍勢都隨之一變,竟然形成了真實的水滴!

一顆顆的水滴,晶瑩透亮,看起來毫無力量、弱不禁風。

然而,成百上千上萬顆水滴聚集一處,隨着方清芸的劍勢變動,擰成了一股大力衝擊而出,這一刻,所有人竟然分不清楚,究竟是水藍劍形成了這些水滴之威,還是這些水滴增加了水藍劍的力量。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劍的力量,已經超過了方清芸之前表現出來的極限。

而且,這一劍擁有的穿透之力,更是讓整個主席臺六位峯主第一時間全部站了起來。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穿越之異世王》更多支持!

請大家支持本書,支持起點正版,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華麗麗的分割線——————————

千鈞一髮之際,旁邊突然傳來一陣陰風,「川神」氣勢洶洶地從李未名身側殺將而來!

此刻的李未名瘋狂得近乎失去理智,但是在「川神」靠近時,竟下意識地避開了!潛意識中,李未名覺得「川神」是個大威脅!

一招逼退李未名,「川神」連忙扶起二師弟,拉著他的胳膊就往後撤。≧

然而,二師弟卻扭頭甩開「川神」,怒聲道:「別tm貓哭耗子假慈悲,我本天生資質上佳,就因為你是大師兄,師傅把所有資源都傾向於你,導致我的實力進步速度大減,不然我現在會打不過他?」

「川神」頓時驚愕,二師弟這是怎麼了,節骨眼上突然發起脾氣來?

「師弟別這樣,我們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等回去我一定和師傅說,讓他平時多教你一點!」「川神」有些著急地解釋著,生怕出了什麼問題!

二師弟卻是凄慘一笑:「還等?真是不知羞恥,這種話你說過多少次了,哪有一次兌現過?」

李未名可不管這麼多,趁二人在那裡糾纏不清之際,再次揮拳打來!

二師弟心中不平,身體卻是在說話的時候悄然生息地退了回去。面對李未名飽含戰意的一拳,「川神」首當其衝!

「川神」暗嘆口氣,看來師兄弟兩人之間的問題一時半會兒是解決不了了。搖了搖頭,「川神」暫時不再考慮兩人的事情,拔出兩把屠刀專心和李未名斗在一起。

「川神」的稱號可不是白來的,此人出手狠毒,招招致命。手中揮舞著兩把屠刀,彷彿一刀下去就能把人解剖掉!

不得不說,「川神」確實要厲害很多,目前實力極限領域百分之三十。交手不一會兒就把李未名打得節節敗退!

然而「川神」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因為李未名現在根本就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完全不顧自身的傷勢,攻勢異常兇猛。李未名往往冒著被砍的危險,也要出招置「川神」於死地。

表面上看「川神」佔了不少優勢,但他並不想受傷,不願和李未名硬拼,所以打起來多少有些被動。導致在這麼大的實力差距之下,李未名竟然能立於不敗之地!

一旁的二師弟見李未名出乎意料般的和「川神」打了個不相上下,師兄連個小角色都搞不定,於是對其的不滿更重。邊看心中邊想,此時若能夠借李未名的手把師兄除掉,然後再想辦法幹掉李未名,豈不是兩全其美的辦法?

心中冷笑,二師弟加入了戰團!

正在戰鬥中的「川神」眼見師弟前來,以為是要幫助自己,瞬間面露喜色。

二師弟從「川神」背後切入,飛身就是一腳!

突覺一陣陰風從背後襲來,「川神」扭頭髮現師弟把攻擊目標鎖定在自己身上,心中大驚!

就地一個翻滾,「川神」堪堪躲開背後的攻擊,怒道:「你tm是要造反嗎?」

不管「川神」如何發怒,二師弟完全不理不睬,反而扭頭對李未名說道:「兄弟,我助你除掉他怎麼樣?」

殊不知,李未名現在完全就是依靠本能在戰鬥,發覺「川神」勢弱,立即乘勝追擊!

二師弟咬咬牙,心道讓你丫再囂張一會兒,現在不過是借你一用,等弄死「川神」有你好看!隨即也向「川神」出手。

兩人合力之下,「川神」壓力徒增,一時間陷入困境,手忙腳亂!

原本「川神」覺得幹掉一個實力不到極限領域百分之二十的人輕鬆加愉快,沒想到會變成現在這個局面。形勢扭轉下也漸漸激發出「川神」的血性,招式變得越發刁鑽。

大戰將整個房間盪起層層灰塵,視線變得更加模糊不清。

李未名本來受了不輕的傷,戰鬥中身上再添幾道傷口,體力漸漸不支,後繼乏力!

樊小小又暈了過去,不知是被炸彈震暈的,還是被血腥的場面嚇的。

周曉玲身體虛弱,卻還清醒著,心中替李未名狠狠捏了一把汗。李未名現在的狀態和在森林那個時候很像,只是透露出來的氣息更加殘暴,眼睛變得猩紅,實在是嚇人。但周曉玲已經發現,李未名扛了這麼長時間,隱隱有些不行了!

戰鬥中的「川神」,看到李未名漸漸疲乏之後,不僅沒有很興奮,反而透露出一股失望。


緊接著,「川神」揮刀砍向李未名肩膀,趁李未名躲閃之際,一腳踹在李未名肚子上,將其踢飛回去!


「哎呀不玩了不玩了,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能打的,才兩下就不行了,真沒意思。」「川神」一改之前如臨大敵的模樣,表情之輕鬆讓人錯愕。

二師弟也停下來,話語中明顯很不爽:「這小子太尼瑪不給力了,可憐了我的兩顆門牙!」

「川神」揮了揮手道:「算了算了,回去我給你裝上就是,白在這小子身上下功夫。」

李未名被一腳踹飛,身體重重撞在牆上,渾身像散了架一樣,手都有些抬不起來。猩紅的雙眼慢慢褪色,逐步恢復正常。

看著這一切的周曉玲簡直是要驚呆了,聽他們的意思,好像根本沒有當回事,完全將李未名玩弄於股掌之中。兩人爭執,反目,所有都是在演戲!

這可怎麼辦,李未名要是失去戰鬥力,幾人死定了!周曉玲心中焦急,可是自己沒有實力,干著急一點辦法都沒有!

老公,這次來真的 ,有一種倒頭就睡的衝動。現在好像發現了,自己這種狀態雖然會削弱理智,但卻能極大程度上提高戰鬥力,讓越階對敵不再是困難!

可是就算已經想明白,也晚了!憑藉這種特殊狀態,李未名都打不過面前的二人,對方完全就是在逗自己玩兒。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連抬手都困難,更別說再戰鬥了,一點可能性都沒有!

李未名陷入絕境!(小說《穿越之異世王》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這是滴水劍法的真諦,滴水穿石之意!悟出此劍意,幾乎能和天地氣息融合, 嬌妻出逃:總裁前夫太難纏 ,形成自己的劍勢攻擊!”煉神峯主雲陽天激動出聲:“俞渺,你門下弟子,竟然有如此奇才,當真可喜可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