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沒什麼稀奇的,看到過,然後記下來,搬上去,抄書誰都會。”聽到這句話,吹口哨的男子淡淡一笑,說道。

他的意思很明顯,這道題,並非錢壕自己做出來的,而是恰好看到過原題,並且把過程記了下來。“這樣啊。”一些***聞言,頓時笑了:“嚇我一跳,還真以爲我們班又出一個學霸了。”“照抄啊,傻子也會!”“我閉着眼,都能寫出來。”………………吹口哨的男子一說話,頓時引起一大堆人不遺餘力的追捧,在打擊着錢壕。至於

他的意思很明顯,這道題,並非錢壕自己做出來的,而是恰好看到過原題,並且把過程記了下來。

“這樣啊。”一些***聞言,頓時笑了:“嚇我一跳,還真以爲我們班又出一個學霸了。”

“照抄啊,傻子也會!”

“我閉着眼,都能寫出來。”

………………

吹口哨的男子一說話,頓時引起一大堆人不遺餘力的追捧,在打擊着錢壕。

至於其他人,包括那些好學生,都沒有出聲,他們看出來了,這場普普通通的課堂考驗已經變了性質,變成了錢壕這個豪二代與***之間的矛盾了。

而他們是窮孩子,沒權沒勢,誰也不敢得罪,只有選擇沉默。

“有必要嗎?”看着一羣跳樑小醜,在那裏賣弄風騷,錢壕只單單的吐出了三個字,也不爭辯。

和這些人浪費口舌,只會拉低自己。

看到錢壕只是輕飄飄的一句話,卻沒有辯駁,林璐又是一驚,這還是自己熟悉的那個有着暴脾氣,一言不合就開打的錢壕嗎?第一次,她感覺到自己與這位青梅竹馬的陌生。

吹口哨的男子,眉頭一皺,很是詫異,但也沒再發難,搖搖頭,坐了下來。

“他們這樣詆譭你,你不生氣。”今天的錢壕,實在變化太大了,引起了雨靈的注意,她實在壓制不住那股好奇心,問了起來。

“生氣什麼?”錢壕明知故問。

“你一展現自己的能耐,他們就打擊你,用盡手段,讓你丟臉,這你不生氣。”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吹口哨的男子是不甘心讓錢壕出風頭,纔會主動找茬的。雨靈也清楚,錢壕知曉這一點,可他爲什麼就是不作爲了。

“你聽說過一隻鼬鼠的故事嗎?”錢壕問道。

“沒有。”雨靈搖了搖頭。

“有一次,一隻鼬鼠向獅子挑戰,要與它一決雌雄,獅子果斷拒絕了。”

“怎麼,”鼬鼠說:“獅子,你害怕了嗎?”

“非常害怕,”獅子說道:“如果我答應了你,你就可以得到曾與獅子比武的殊榮;而我呢,以後所有的動物都會知曉我竟和鼬鼠打架。”

錢壕開口,緩緩說來。

聽完了這個故事,雨靈美眸一亮,泛過一絲奇異,道:“你的意思是:和老鼠打架,即使我贏了,我仍然是老鼠。”

“你當然不會是老鼠了。最差也是個仙女啊。”錢壕有點嬉皮笑臉。

“我真沒發現,你的嘴皮子這麼滑啊!”雨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不過卻沒生氣,對於誇獎自己的話語,女孩子聽着還是很受用的。

“沒有,我說的是事實而已。”錢壕乘機而上,與雨靈扯了起來,這可是一個能增加好感的好機會。

“難道你根本就沒將他們放在眼裏。獅子與鼬鼠,一個是食物鏈的高層,一個則是底層。”雨靈很理智,不會聽一兩句追捧就得意忘形,而是直入中心,問道。

錢壕不置可否,笑着說道:“我纔剛一表現,他們就趕緊壓迫,想把我打回原形,這不正是他們害怕我的舉動嗎?”

此話一出,雨靈身體微震,眸子中流光溢彩。

這種言論,的確驚人。

一時間,雨靈好奇心大增,兩人聊了起來。

“哼!”看到平時幾乎不說話的兩人,竟然聊得熱火朝天,那頭都快靠在一起了,開吹哨的男子眼睛一冷,射出一道寒光。自己內定的老婆,豈容他人染指!

而林璐,美眸一瞪,也是泛過一絲冷意。這個人渣,又想打雨靈的注意?我不能讓他得逞。

時間過得很快,不注意間,就到了中午。

“錢壕,我先去吃飯了,拜拜啊,下午見。”雨靈揮了揮手,離開了教室。

“下午見!”看着雨靈離去的背影,錢壕微微一笑。他沒想到,自己隨意的舉動,竟有如此大的回報。舉手發言,不過是他追憶高中年代的一個不經意的舉動,卻因此和雨靈找上了共同話題,雖然她對自己還沒有好感,但有了開始,不就等於有了希望嗎?

正在他微笑之時,吹口哨的男子,帶着好幾個***,走到了錢壕旁邊。而其他的學生,早就跑光了。

似乎感覺到來人不善,忠叔和另一個特種兵,趕緊擋在了前面。

“司馬相,有事?”錢壕對着吹口哨的男子,道。

司馬相,華京市***之首,人稱‘小相爺’,其父司馬魄是華京市市委書記,真正的一把手,權勢滔天。而他身旁的那些***們的父母,都是司馬魄的嫡系人馬。

錢壕之父錢不夠,以布衣之身,在這華京市,打下一片基業,因一些利益糾紛,與司馬魄結下了樑子,自然地,作爲他們的後代,錢壕和司馬相也是鬥得不可開交,不過,也都只是一些小打小鬧而已。

司馬魄打不過錢不夠,司馬相又如何能對付的了錢壕?

“你有錢,代表貴;我有勢,是爲權。權貴不同路,你我涇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可爲何,今天,你要搶我的菜?”司馬相冷冷道。

“噢,你的菜,什麼意思?”錢壕表示不理解。

“雨靈。”司馬相眸子微冷,威脅道:“你應該知道,雨靈是我追求的人。你插手,可不道德啊。”

“追求,追求,既然是追求,那就說明你還沒得手,何談她是你的人?既然她還是自由身,爲什麼我不能追求她,現在可是社會主義,講究自由平等戀愛,你還以爲是封建社會了。”錢壕反駁道。這可關係到他的性命,他怎麼可能放手。

“哼!別跟說這些沒用的話。”看到錢壕不識趣,司馬相眸子更冷:“別以爲家裏有錢,我就不敢動你。錢可通天,但權可毀天。自古以來,就沒有商賈贏過官員的例子,你最好收斂一點。”

“喲,我好怕呀。”錢壕做出一個害怕的姿勢:“我是廈大的。”

隨即,錢壕收起笑臉,走到司馬相耳邊,對着他的耳朵冷冷道:“再者,該收斂的,應該是你吧,你爸見了我爸,都不敢這麼說話,一個市委書記而已,在這山南省,霸主是我家,你不要搞錯了,威脅我……”

“哼!”聞言,司馬相臉色一變,經錢壕這麼一說,他也是突然纔想起來,的確,自己司馬家還幹不過錢家,父親也是吩咐過,要自己隱忍的,他一直儘量不和錢壕衝突,可今天,老婆就要被別人泡走了,他急了,就主動開啓了爭端。

現在想起來,他真的後悔了,不過,話已經說出去了,他已經不能退縮了,只能硬着頭皮往下走了。


“言盡於此,我們走!”司馬相冷哼一聲,也再不糾纏,轉身就要離開。

“這就想走了!”錢壕裹了裹身上的羽絨服,淡淡開口。

“你想怎麼樣?”司馬相皺起眉頭,止住了步伐。

“我跟雨靈說了幾句話,你就跑來威脅我,說這說那的,很是霸道,當自己是天王老子。那我在數學課上,被你們一羣人不斷地詆譭,這筆賬該怎麼算?你不會準備一個屁不放就讓這事過去吧。這不合適吧。”

“你是想故意找茬了!”司馬相聞言,拳頭握了起來。

“不,不,不!”錢壕搖搖頭,道:“你這麼好心,送給我一份大禮,我自然要送一份回禮給你啊。”

“你想做什麼?”司馬相有一份不好的預感,往後退着。

“忠叔,坤叔,給我上,不用打太嚴重,一人打一個巴掌,紅腫個幾天就行了。”錢壕舉起手,下令道。

“是。”兩人點點頭,一個箭步,衝了上去。

錢家的威嚴,不容置疑。

“啪!”

一個巴掌,最前面的一個***,抱着臉龐,倒地了。

“錢壕,你敢動手。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想找死嗎?我可是市委書記的兒子,打了我,我老爸不會放過你的。”看到兩人真的動手了,還在不斷的靠近自己,司馬相慌了,趕緊將老爸搬上了臺。

“切,我敢打你,就不怕你老爸!”錢壕一副很狂的樣子,叫囂着:“給我打!不教訓你,還真以爲我們錢家是魚肉,任人宰割呢?”

忠叔上步,抓住司馬相,一巴掌揮了出去,只聽見一聲清脆的‘啪’聲,在教室裏炸響。

然後,司馬相步子一倒,坐在了地上。

司馬相被打了!

司馬相真的被打了!

教室一靜。

其他的***均是怔住了。

市委書記的兒子司馬相被人打了,還是被直接打臉。


不知道市委書記司馬魄,聽到了這個消息,會不會直接跳腳。

所以,這裏,沒有了聲響。

“你……”直到司馬相一聲憤怒的咆哮,衆人才醒過來。

注視間,司馬相眼睛噴火,怒髮衝冠,那白皙的臉龐,開始紅腫,有一個很明顯的巴掌印。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司馬相猛然站起,指着忠叔,嘶吼着,“我是市委書記的兒子,你一個小小的保鏢,也敢打我。我會讓你生不如死,我要你家破人亡,我要你死無全……”

‘屍’字還沒有說出來,又是一巴掌,扇在了司馬相臉上。


不過,這一次,不是忠叔打得,而是錢壕打得。他乘司馬相不注意,扇了司馬相另一側臉一巴掌。

這樣一來,司馬相兩張臉都紅腫了。

而這一巴掌,打得司馬相徹底懵住了。

忠叔是特種兵,自己擋不住,也情有可原,可錢壕是個殘廢啊,而且是個廢的不能再廢的人啊,自己被他打了。

司馬相頓住了。

“臉,”錢壕指着司馬相,淡淡說道:“有時候,就是自己湊上來被打的。”


“走!”

說完這句話,錢壕不理會處於呆滯狀態的司馬相,離開了教室。

ps:總算趕上了,沒食言。哎,希望點擊能突破一百。 異能者,受隕石輻射,使得基因突變,不僅力量大增,而且擁有神奇能力,雖不能毀天滅地,移山填海,但也比普通人強數十倍不止。雙方交戰,普通人必被狂虐。

所以,錢家雖有大量特種兵巡邏,可是在敵人來襲時,卻無一人衝進內院,他們負責的,便是凡人。

可是現在,李紫月似乎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竟叫忠叔,殺了來襲的異能者。

“你口中的趙忠,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豈能殺我?”

第二個來襲的敵人,身穿紅衣,相當耀眼,像血一般,尤其在月光之下,散發着嗜血的氣息,顯得更加的猙獰。

不過,他和之前那人一樣,臉都是蒙着的,看不清。

“是嗎?”

回答他的,是一個巨大無比的鐵拳。

“砰!”


若金鐵相撞,聲音震耳,鐵拳力道很足,紅衣人措不及防,被足足砸退十幾米。

“夫人,您沒事吧!”

鐵拳的主人一拳轟退紅衣人後,並未乘勝攻擊,而是跑到李紫月旁邊,恭敬的行了一禮。

這時,藉助月光,衆人才看清,他到底是誰:這是人形泰坦,高足有三米,寬一米五,渾身上下肌肉隆起,如同一塊塊岩石疊在上面,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