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對了,當初我爺爺給了你們蘇傢什麼聘禮?”

“煉氣丹十瓶,極品凡兵一把,之後就是一些金銀珠寶。”老者回答了陸川的話,“我蘇家願意雙倍返還,不知小友意下如何?”“就這麼點?挺摳啊!”陸川說了一聲。“確實挺摳門的!”聽到陸川的話,蘇雪瑩小聲嘀咕了一句,差點沒把陸川逗樂了。老者老臉一黑,沒好氣的瞪了蘇雪瑩一眼。“退婚也不是不行,但這些不夠!”陸川

“煉氣丹十瓶,極品凡兵一把,之後就是一些金銀珠寶。”

老者回答了陸川的話,“我蘇家願意雙倍返還,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就這麼點?挺摳啊!”

陸川說了一聲。


“確實挺摳門的!”

聽到陸川的話,蘇雪瑩小聲嘀咕了一句,差點沒把陸川逗樂了。

老者老臉一黑,沒好氣的瞪了蘇雪瑩一眼。

“退婚也不是不行,但這些不夠!”

陸川嘿嘿冷笑兩聲,“今天這事不管怎麼解決,一旦傳出去我必定顏面掃地。所以,我可以給你們蘇家一個面子,退了這門親事,但你們也要把我的面子補償回來。”

“想要什麼,小友但說無妨,我蘇家肯定竭盡全力滿足你的要求。”

老者點點頭,似乎認同了陸川的說法 。

“我要十倍!”

陸川看着老者,一字一句的說道。

“十倍?好一個貪心的小子!”

聽到陸川的話,蘇雪瑩立刻站起身來指着陸川的鼻子罵道:“兩倍返還已經是給你們陸家面子了,不要不知好歹……”

“小姐冷靜!”

老者扯了蘇雪瑩一下,之後正了正神色,“只要你願意退婚,十倍可以接受。”

“福伯……”

蘇雪瑩可憐兮兮的說了一聲,顯然很心疼這些東西。

“小姐聽話。”

老者安慰了蘇雪瑩一句,之後臉上浮現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返還十倍的聘禮我蘇家答應了,不過這些東西是給你呢,還是給陸家呢?”

老者這話說得不可謂不毒,一句話就把陸川推到了陸家對立面上。

畢竟財帛動人心,這麼多資源擺在面前,任誰也不可能無視。

“當然是給陸家!陸川他還小,交給長輩保管是最穩妥的。”

不等陸川說話,二夫人就先說話了。

看那副急不可耐的樣子,以及眼底閃爍的貪婪,讓人直欲作嘔。

老者並沒有搭理二夫人,而是將目光放到了陸川身上。 “大伯,您怎麼看?”

陸川也不是傻子,陸家家主就在上面坐着,怎麼也得給個面子。

“這是你爭取來的,自己做主就行。”

“那好!十倍補償,兩成給家族,算是補償,剩下的歸我!”

陸川點點頭,立刻就想好了分配的比例。

“陸川,別忘了這是陸家!”

二夫人坐不住了,冷着一張臉威脅說道。

“別忘了是大伯讓我自己做主的,這些東西也是補償我的。難不成,你比大伯的權力還大?”

陸川冷笑一聲,要不是顧忌着陸家三兄弟,他早就把這個潑婦宰了。

“你狂什麼?沒了家族,你就是個廢物!不能修煉,還被女人退婚!沒了家族,你這輩子都別想娶到媳婦!”

二夫人指着陸川怒罵,那顆黑乎乎的痦子都氣紅了。

“娶不上媳婦?廢物?那你又是什麼東西?痦子成精?”

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從外面傳來,緊接着便是一股恐怖到令人肝顫的威壓。

聲音傳入耳中,陸川的眼睛頓時一亮,心中暗道一句:“來了!”

“化神期!”

感受到那股強大的氣勢,福伯臉色狂變,趕緊將蘇雪瑩護在身後。

只不過他的修爲遠遠沒有達到化神期,支撐了不到一秒就跪了。

“噗通!噗通!”

一連串的聲音響起,除了陸川之外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

“怎麼回事?這等強者爲什麼會來陸家?”

陸天明心中滿是恐懼,臉色更是鐵青一片。

“這就是陸家?你的族人一般般嘛,我還以爲多了不起呢!”

隨着聲音響起,一個二八年華的少女從宴客廳門外走進來。

一襲水綠色紗裙,明眸皓齒,嬌俏可人,跟蘇雪瑩相比各有千秋,都是十足的美人胚子。

當然她也有遠超蘇雪瑩的地方,那就是修爲。

“好了,別嚇唬他們了。”

見到少女進來,陸川伸手把她摟緊了懷裏面,之後齜着牙對陸天明三兄弟說道:“介紹一下,這是我新的未婚妻。”

“新的未婚妻?那邊哪個呢?吃幹抹淨不認賬,之後人家找上門來了?”

少女撅着嘴,很不開心的問道。

“那個是我舊的未婚妻,今天是第一次見面,來退婚的!”

陸川解釋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總感覺懷裏這個女孩不太對勁。

明明是用召喚卡弄出來的假貨,可總給他一種真人的感覺。

“畢竟是系統出品,質量好一點也算正常。”

心裏面安慰了自己一句,陸川看向福伯,“把東西都拿出來吧!”

“好!好!”


如果說原本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那麼此時的福伯就像是個奴僕,乖巧的不得了。

“行了,沒事我就回去了 !大伯、二伯、三伯,告退!”

衝着陸天明三兄弟行了個禮,陸川轉身向着宴客廳外面走去。

當然,在離開之前還不忘了嘲諷一下蘇雪瑩。

“哦對了,還有舊的未婚妻!”

“啊啊啊!氣死我了!舊的未婚妻,福伯,他竟然叫我舊的未婚妻!”

看到陸川走遠,蘇雪瑩真的忍不住了。

白嫩的小臉憋得通紅,張牙舞爪的樣子似乎要撲上去把陸川撕了。

“好了小姐,冷靜一下!”

福伯嘆了口氣,之後拱手向陸天明告退。

“福管家慢走,在下就不送了!”

……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陸家府邸外面,蘇雪瑩的氣不僅沒消,反而更火大了。

“我就不該替姐姐過來退婚!賠了那麼多東西不說,還要被那混小子嘲諷!”

“大小姐天天忙着閉關,哪有功夫處理這種小事。一點資源而已,抓緊把這個麻煩解決了纔是正事。不過話說回來,如此年輕的化神期,究竟來自哪裏?難不成……”

福伯目光閃爍,不知道想到哪兒去了。

“我記得陸川不是身中劇毒無法修煉嗎?就連資質都掉到了最低的赤級!可爲什麼會有那麼強的女孩看上他呢?就因爲長得帥?不過話說回來,陸川確實挺帥的!”


蘇雪瑩小聲嘀咕一句,臉頰上不自覺的泛起了一絲紅暈。

“混蛋陸川,我記住你了……”

……

陸家宴客廳,陸天明兄弟三人一直都沒有說話。

然而寂靜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就被打破了。

“啪嗒!啪嗒!”

衆人的目光全都向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發現二夫人臉色慘白的癱在椅子上面,一行黃水順着褲腿流了下來。

“趕緊把她帶下去!”

家主陸天明低喝一聲,之後看向二爺陸天辰,“那件事情……再去處理一遍,不要被陸川發現任何馬腳……”

“我明白了!”

陸天辰點點頭,跟老三陸天星一起走了出去,只留下老大陸天明一個人坐在主位上面。

“哎,多事之秋啊……”

……

房間裏面,陸川仰天狂笑,嘴都差點笑抽抽了。

“哈哈哈!十倍的資源,夠我用很長時間了!”

“就這點東西,用得着高興成這樣?沒出息!”

女孩不屑的撇了撇嘴,要不是知道她的來歷,陸川還真以爲是個真人。

“你懂什麼?我苦哈哈的窮了兩年了,好不容易撈到點東西,怎麼能不高興。”

陸川摟在女孩的腰上面,之後親了一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