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他看見前面一輛車子,就停在他住的地下室門口,那車子他認識,是周筱宇的。

他對着電話裏的葉小鷗說到,“小鷗,你躺着吧,好好休息,我還有事,沒事了在給你打!”“行!那你忙去吧!”葉小鷗清脆的跟銀鈴似的。展旭多多少少的有些緊張,但,他還是向那輛車走去,他知道一定是來找他的。等他走到車前,車窗降了下來,露出周筱宇那張俊朗威嚴的臉,他目光深邃的掃了他一眼,薄脣微微的動了動,“上

他對着電話裏的葉小鷗說到,“小鷗,你躺着吧,好好休息,我還有事,沒事了在給你打!”

“行!那你忙去吧!”葉小鷗清脆的跟銀鈴似的。

展旭多多少少的有些緊張,但,他還是向那輛車走去,他知道一定是來找他的。

等他走到車前,車窗降了下來,露出周筱宇那張俊朗威嚴的臉,他目光深邃的掃了他一眼,薄脣微微的動了動,“上車!”

展旭遲疑了一下,他還是伸手拉開了車門,坐進車裏。

車子駛離了地下室的出口,展旭的心裏在打鼓,他不知道周筱宇想找他說什麼?

“展旭,你知道我找你幹什麼嗎?”周筱宇語氣平緩低沉,卻極其有穿透力。

“不知道!”展旭深吸了一口氣,他在心裏告訴自己,都是男人,自己沒有必要怕周筱宇。

更何況,自己犯病的不吃,犯法的沒做,他跟葉小鷗也是很正常的朋友,他也沒欺負她,也沒有旁門左道的想法。

展旭注意到,車子像離弦的箭一樣,像郊外駛去。

“你與葉小鷗認識,是偶然,還是有意?”周筱宇語氣依舊,但是分量不輕。

“純屬偶然!”

展旭不卑不亢的回答。

“那,目前呢?”

展旭沒言語,他在思考着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身邊的這個帶着一身震懾力的牛逼男人,確實是給了展旭壓力,而且,這個周筱宇對外界都是個迷一樣的男人,更何況對自己。

說不緊張是假的,但是,更有病的是,展旭自己連TM的緊張什麼都不知道。

要是明白怎麼回事,即便是緊張,也是死個明白。

這樣不清不楚的,被問及自己與葉小鷗的私事,總是讓他有點不爽。

他以爲他是誰呀?

展旭心裏暗暗的叫着勁。

“你什麼時候知道葉小鷗身份的?”周筱宇繼續追問。

“葉小鷗地鐵遇到柴新傑,之後,葉小鷗跟我講了她小的時候的遭遇,我才知道她就是那個葉家的孩子?”展旭這些都是如實的回答。

“你對葉家瞭解多少?”

“不多,更多的是記憶!我父親出事之後,就囑咐我媽,不讓我們在提及葉家,不准許我們長大了在去找葉家,一切都是他自己的責任。也讓我們這樣謹記!”

“愚忠!”周筱宇輕聲的說了一句,然後看向車外。

但是這兩個字卻刺痛了展旭的心靈。

“你沒有權利批評我的父親,即便是他錯了,他也受到了懲罰!他爲了他的錯,付出了代價!”

周筱宇轉回本來轉向外面的目光看向展旭,“怎麼?你在抱怨?”

“沒有,展家的劫難是展家該付出的,對於葉家,葉建設當年對展家的恩情,展家永不會忘。”展旭鏗鏘有力的說,“所以現在我盡我所能的照顧葉小鷗,也是我的責任!” “展家應該付出的?”

周筱宇看了一眼展旭,重複章展旭剛纔說的這句話,沒在說什麼?

這小子,還挺鋼。

車裏沉默了許久,展旭也望向窗外,車子早就駛出了京城,飛速的行駛在高速公路上,展旭不知道這是要去哪裏?他也不知道該不該問問。

不過,自己一個大男人的怕什麼?由他好了,刀山火海又怎樣。

沉默了許久,兩個人誰都沒有言語,突兀的,周筱宇又問展旭。

“你對葉家的記憶?”

“是的,小的時候,父親帶我去過葉家,當然是葉建設家!”展旭回答,“葉建設人很好,對人和藹可親,小的時候,曾經見過葉小鷗兩次,但是長大了畢竟變化太大了,聲音剛開始我並沒有認出來,那時候她5-6,很漂亮!”

“你的志向是警校?”周筱宇突然看着展旭問。

展旭這下很驚訝,有些瞠目結舌的看着周筱宇,他不知道,這個男人還知道他多少?這是他從小的自願,除了家人很少有人知道。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一切都隨着那場車禍毀滅了。

“那都是小時候的夢想了!”

展旭喃喃的說了一句,他看向車窗外飛速向後倒去的樹木。

他怎麼能忘記那一天。

那是一個深秋的午後,他剛剛放學回家,就看見母親在家裏的院子裏嚎啕大哭,小弟就站在他媽的身邊拽着他媽的衣襟也嚇的哇哇大哭,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趕忙跑進去。

院子裏還站着鄉里的人,後來他們都走了,展旭才問他媽。

才知道,他爸出車禍了,死了人,葉家的叔叔嬸嬸都死了,他爸在搶救。

他媽交代完他,把他跟他小弟託福給鄰居,就哭着跑去坐車去京城。

足足去了一個月,這一個月他年邁的奶奶來他家,照顧他們兩個。

後來媽回來了,爸就沒回來,說事得坐牢,奶奶一下子就過去了,沒救回來,去世了。


他媽媽帶他們兄弟兩個去監獄看了一回父親,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自己的爸爸。

骨瘦如柴的展志強他告訴展旭,“你是家裏最大的男子漢,要照顧好父親和弟弟!”

展旭永遠都記得那天父親的表情,所以他高中還沒畢業,就只能下來做事情了,那時她媽的身體已經也不行了。

那一年他16歲,隻身一人進了京城。到今年都快6年了,啥夢都該醒了,可是展旭沒有抱怨過,因爲他記得爸爸跟他說的話。

18歲那年,他接回了父親,看起來已經奄奄一息的父親,是提前釋放的,病太重。

展旭的負擔更重了,他爸回來了,可就剩下了半條命。

還得不斷的砸錢醫治。

2個多月前,說父親病危,就是跑回了老家,其實這樣的事情都不知道發生了多少次。可他還是趕緊跑回去,才丟了工作,認識了葉小鷗。

命運弄人,竟然這個葉小鷗就是葉叔叔的女兒,一家三口只有她沒死。

因爲父親不準提及往事,所以,根本不知道葉家之後的狀況,不過上次回去見父親的時候,展志強還提及過,“也不知道,建設的女兒怎樣了?如果能見見她,我死也就安心了。”

展旭收回神,發現車行駛的路怎麼越來越感覺好熟悉。


“宇少,我們這是… …去哪?”展旭不得不問周筱宇。

“我想見見你父親!”

周筱宇語氣堅定。

“爲什麼?您是什麼意思!有事情您儘管可以跟我說,展家,我做得了主!”展旭的語氣裏顯然充滿了敵意。

周筱宇不屑的瞄了一眼展旭,“跟你父親說的事情,跟你說不了!”

重生之誘你入懷 宇少,過分了吧?” 奮鬥在美國

“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從監獄回來就剩了半條命,現在恐怕就剩四分之一了,您見他還有什麼要說的,你可以跟我說啊?”

“當然是說他不知道的!”周筱宇冷冷的說道,語氣毋容置疑。

“周筱宇,你究竟想幹什麼?你保護葉小鷗,我謝謝你,我也是想保護他,盡我所能的保護他,我沒有半點害她的心!畢竟展家欠他葉小鷗的,上輩的債,我展旭可以繼續替父親償還。”

周筱宇當然能聽出展旭語氣裏的溫怒,不過到挺刮目相看的,內心裏突然有了一絲對展旭的喜歡。

“展旭,冷靜纔是處理事情的最好方式。”

說完靠向座椅不在說話。

他閉目養神,腦海裏卻在計劃着一件剛剛決定的事情。

香山別院。

葉小鷗睡醒了一覺,爬起來,拿過手機看了看,已經是下午3點了,這一覺睡的還挺久的。

她緩緩起身,下樓看見李姐在摘菜。

“葉小姐,您醒了!”

“嗯!”

“要不要吃點什麼,給你做的湯還煨着,喝一碗吧!宇少特意交代了,等你醒了要你喝了湯。”

“哦!”葉小鷗聽是宇少的囑咐,心裏甜滋滋的,也沒反駁,“行!”


李姐很麻利的去給她盛湯,葉小鷗坐下來幫李姐摘菜。

李姐回來把湯放在茶几上,“我自己來吧葉小姐,快趁熱喝了湯!”

葉小鷗看了下,“李姐,還有水果嗎?”

“你要吃嗎?”

“不是,是給宇少吃的水果。沒有了,我去摘!”葉小鷗順嘴說道。

“有的,你可是不要亂動,現在你是病人,腦震盪可不是鬧着玩的,可不敢亂來,宇少會責怪我們的!你只需要好好的養傷,好了再摘不遲!”李姐趕緊制止。

“哦,沒有那麼嚴重的!”

“還不嚴重?喝了湯回房再睡會,晚一點就吃飯!”

“我等宇少回來一起吃!”

“這個要問容叔才知道,宇少回不回來吃飯的!”

葉小鷗想,這個到是真的,她感覺宇少這幾天好忙的。

喝完湯,她回了房間,打開電腦,翻看着淘寶上的珠寶首飾還有一些飾品,這是她的鐘愛,她特別關注現在這些飾品的設計,跟小時候早就不同了,質的飛躍了。

她一下子就迷了進去。 展旭與周筱宇到達自己家的時候,已經是午後的4點鐘儘管他很不情願,可他當然明白,他阻止不了周筱宇的任何行動。

他不悅的走在前面,回到自家的院子,原本他們家是在縣城裏的,父親回來之後,搬回了鎮子上,這裏是自家的老房子,出入方便,還有自己的院子。

這個季節天氣有些冷了,看起來有些蕭瑟。

展家的院子座落在東側,臨街,院子到很大,也挺乾淨整潔。

周筱宇跟在展旭的身後走進展家的院子。

展旭媽馬上就看到自己的兒子回來了,“旭呀,你怎麼還回來了?”

吃成一只蟲神 ,愣在原地,從周筱宇氣宇軒昂的氣勢上看,這個人就不是普通人,再看到自己兒子臉上的情緒,外人看不出,當媽的還是完全看得明白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