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勇搖搖頭,又開口說了起來:“第二個問題,你們兩個人,現在的關係究竟好到了什麼程度?”

楊天柱聽趙勇把話說完,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突然大笑起來。“姓趙的,我真不知道你哪來那麼多問題?柳玉梅分明就沒有喜歡過你,你怎麼死纏着人家不放呢?你說說,你死纏爛打有個屁用?”“她相當討厭你,看到你就厭惡,依我之見,你就算把心都掏出來給她,她也不可能喜歡上你,因此,你還是乖乖放棄吧。”趙勇聽楊天柱把

楊天柱聽趙勇把話說完,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突然大笑起來。

“姓趙的,我真不知道你哪來那麼多問題?柳玉梅分明就沒有喜歡過你,你怎麼死纏着人家不放呢?你說說,你死纏爛打有個屁用?”

“她相當討厭你,看到你就厭惡,依我之見,你就算把心都掏出來給她,她也不可能喜歡上你,因此,你還是乖乖放棄吧。”

趙勇聽楊天柱把話說完,隨手把魔方扔在了一邊,他用冰冷的眼神注視着楊天柱,對楊天柱說:“小子,我知道你能打,但我還是要告訴你,我趙勇看上的女人,就算她特別討厭我,我也會用盡手段去佔有她,讓她這一輩子,除了我,就沒有別的男人……”

“真奇怪,我跟你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窮屌絲說那麼多做什麼?總之,你只需要記住一句話就行了,趁着我現在還沒有跟你鬧僵,趕快撿起地上的錢,立刻馬上,滾出青石鎮,從今往後,我要是再看到你出現在我面前,不管你如何能打,我都非弄死你不可!”

“就你還想弄死我?確定不是在做夢?”楊天柱淡淡的瞟了趙勇一眼。

“真不知道你這個人,心裏面到底是怎麼想的,給你一點面子,你竟然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你以爲今天還是在百姓藥行裏?沒睡醒吧?實話跟你說,柳玉梅這個女人,一定是我的,不管她喜歡我或討厭我,我都一定會讓她成爲我的女人,明白嗎?”


“再說了,我查過了,你不過是桃源村的一介村民,有什麼資格攀高枝?想攀高枝,爲什麼不先照照鏡子?”

“跟我鬥,請問你有這個資格嗎?”

趙勇表現得特別囂張特別狂傲,看他的樣子,他好像覺得自己今天就能搞定楊天柱。

“如果說我非要跟你鬥一鬥呢?”楊天柱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露出了非常鎮定的表情,看起來,他並沒有把趙勇身邊的保鏢放在心上。

“你要是這麼想,那我只能對你說一句,你完全不把自己的生命當回事。”

趙勇吐出了嘴裏的香菸,很快一腳把香菸硬生生踩滅,兩個高高大大的漢子,不打一聲招呼同時撲向了楊天柱,看起來,趙勇剛剛的動作,就是他們約定的暗號。

這時候的楊天柱,並不想要在趙勇面前展現自己有多強的實力,不過小小的教訓還是少不了的,因此楊天柱從車上下來的時候,就悄悄的拿出了扳手,他打算就用這麼一塊扳手,給那些保鏢們一個深刻的教訓。

只聽砰的一聲響,邁開大步衝在前面的漢子,額頭被用力敲了一下,於是乎,鮮血直流,看起來慘不忍睹,不過眨眼間的功夫,楊天柱又輕輕鬆鬆把另外一個幹趴下了。

就算是再怎麼樣強大的男人,也不可能忍受扳手的敲擊,因爲這是楊天柱發出來的攻擊。

就這麼兩下,誰都沒有看出楊天柱實力的強弱,而躺在地上的兩個漢子,一個渾身上下到處是血,另外一個直接陷入昏迷。


趙勇皺着眉看着這一幕,整個人都呆住了,這是他好不容易請來的特種保鏢,實力驚人,可萬萬沒想到,楊天柱竟用一把扳手,就輕而易舉搞定了他們。

扳手敲在額頭上的感覺讓人心驚,趙勇又想到在百姓藥行的那一幕,自然不敢再堅守下去,他迅速拋棄兩個保鏢,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了悍馬車。

楊天柱伸出一隻手,隨影隨形地跟上他,緊緊抓住趙勇,只是一瞬間功夫,就把趙勇扯了回來。

緊接着,就像扔小雞崽子一樣,輕輕鬆鬆把趙勇扔到了車前蓋上,最後,他用一隻手,卡住了趙勇的脖子。

趙勇的脖子被楊天柱卡住至少兩秒鐘,整張臉在轉瞬之間變得通紅無比,過了一段時間,趙勇的臉色由赤紅轉變爲紫紅,眼珠子向外凸出,手腳也在不停擺動,似乎再等那麼一小會,就會被硬生生憋死。

“姓趙的,我嚴重警告你,柳玉梅是我的妻子,不管是誰,都不應該對她有任何想法。”

“如果讓我知道她被人欺負了,那麼不管有多麼雄厚的背景,我都照樣弄死他。”

楊天柱說完話,鬆開手,趙勇頓時一屁股坐在地上,這時候的他用手捂住脖子,大口大口喘着氣。

兩個滿臉是血的漢子剛剛從昏迷狀態中醒來,看到楊天柱就跟看到了鬼一樣,他們掙扎兩下,擡起趙勇,慌里慌張往外面逃去。

夜色逐漸深沉,楊天柱回到桃源村,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第二天,楊天柱來到藥材廠,他決定加速研發新的產品,讓藥材廠的產品序列變得更豐富一點。

見到藥材廠庫存藥材不夠,楊天柱就到處去收藥材,一來二去,就與青石鎮另一家藥材行混熟了。

這家藥材行的老闆叫陳坤,當楊天柱一到他的藥行門口,陳坤就面帶笑容往他這邊走了過來。

“楊兄弟,今天你想買些什麼?”陳坤遞了一杯茶過去,問道。

“今天我來,主要是想向你打聽一下,哪裏能買到百年人蔘?百年人蔘對我來說異常重要,我必須要買一株帶回去。”楊天柱接過茶水,小小喝上了一口。

“楊兄弟,你坐下來吧,關於百年人蔘的消息,我確實知道哪個地方有。”見楊天柱向自己打聽百年人蔘的消息,陳坤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不要跟我繞那麼大的彎子,你直接告訴我哪裏有就行了,順便,再跟我說一下它的價格。”楊天柱急着煉製丹藥,因此必須要抓緊時間。

“你若是願意給我三百萬,我就能幫你弄來你想要的百年人蔘。”陳坤說道。

“三百萬?”楊天柱開口聞到。

“沒錯,三百萬,我有一個客戶,家裏出了點事,想拿收藏多年的百年人蔘,來換三百萬的現金。”陳坤說道。

夜月血 ,他心裏面明白,如果是完整無損壞的百年人蔘,那麼,三百萬的價格並不是很高,現在的社會,百年人蔘比鑽石更值錢,就算是真正的有錢人,也不一定能買到,如果一切如陳坤所說,花三百萬去買一株百年人蔘,一點都不吃虧。 “行, 魔法時代之深海寶藏 。”楊天柱剛剛把話說完,陳坤就笑了起來,他拿起手機往裏面的房間走去,看起來是在給什麼人打電話,五分鐘以後,陳坤離開了內室。

“我剛剛打了一個電話給賣家,今天中午大家在仁康酒店見面,唯一稱得上麻煩的是,人家要求全程用現金交易,不接受網上轉賬以及支票這兩種交易形式,你看成嗎?”

“我去,那可是三百萬現金呢?我一時到哪去弄來?你確定你沒有跟我開玩笑?”楊天柱用驚訝的眼神看着陳坤,對陳坤說道。

陳坤看着楊天柱,他也搖了搖頭,碰到這樣的情況,他也沒有什麼辦法,人家賣家就是這麼要求的。

楊天柱一咬牙,拿出王仕明給他的銀行卡,快速離開藥行,去銀行湊現金去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在仁康酒店某個貴賓包廂,陳坤帶着一個長得跟傭人差不多的人,從外面走了進來,那傭人抓着一個盒子,對楊天柱說:“百年人蔘已經送到,你如果想買的話就把錢拿出來。”

“讓我檢查一下,如果這一株百年人蔘真是我需要的,我肯定現金交易。”楊天柱說着,打開盒子仔細辨認起來。

“嗯,看起來真的是我要的百年人蔘。”楊天柱拔下百年人蔘的根鬚,將其放在嘴裏品嚐了一下。

“這一株百年人蔘,我要了。”楊天柱把錢遞給了傭人。

傭人拿着錢,認認真真檢查了一遍,見到數目對得上要求,也抿嘴笑了笑,說:“柳家一向很有信譽,說給你百年人蔘,就不會拿低於百年的人蔘來糊弄你。”

“柳家?”楊天柱聽到這兒的時候,心裏面冒出了幾分懷疑,不過就在這時候,傭人卻提着裝滿三百萬的兩大箱子走了。

只要買到了百年人蔘,接下來就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楊天柱沒有想那麼多,他收拾好百年人蔘,迅速開車回桃源村藥材廠。

有了這麼一株百年人蔘,接下來就可以煉製他的珍貴藥丸,造化神丹。

造化神丹並不是醫神殿研製出來的丹藥,也不是楊天柱自己創造出來的產品,它是楊天柱爲之奮鬥多年的夢想,傳說是上古神醫的傑作,能治療天底下所有的疑難雜症,光是一顆神丹的價值,就是上百萬!

這是楊天柱回村的第一個夢想,現在看來,基本上可以實現了。

中午連飯都不想吃,楊天柱挽起袖子努力幹了起來,有了百年人蔘做引子,其他的藥材都不是問題。

接下來就熬製藥材。

三個小時以後,第一顆造化神丹就出來了,打量了一下造化神丹,楊天柱竭盡全力壓制住來自內心深處的緊張情緒,小心翼翼把煉製出來的藥品,放在了早就已經準備好的小盒子裏。

搞定了一切,楊天柱接到了柳玉梅的電話。

“天柱,我爸爸這個人真是不講理的,竟然懷疑我偷走了家裏面保存多年的百年人蔘?你現在在哪裏呢?有時間嗎?有時間的話,過來陪陪我吧?我現在真的難受,希望有人能陪在我身邊,陪我喝上兩杯……”

楊天柱接到柳玉梅的電話,好半天都沒吭聲。

“誒,楊天柱,我說,你有沒有聽見我說的話?難道說,是你那個破破爛爛的手機沒有信號了?喂喂喂,有信號嗎?”柳玉梅說話的聲音,聽上去有一點焦急。

“放心,我的手機信號很好,你說什麼,我都聽得見。”楊天柱用輕柔的聲音說道,這時候的他,心裏面已經確定,那棵百年人蔘,其實就是柳玉梅父親柳至清的收藏,偏偏卻被柳家人偷了出來。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那麼墨跡呢?趕快來酒店吧,我有非常重要的話要對你說……”結果柳玉梅還沒有來得及把想要說的話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楊天柱聽到這裏的時候,情不自禁嘆了一聲,心想就算這一株百年人蔘真是柳玉梅老爸的東西,也跟他沒有半點關係,他是花錢買的,不管貨物從哪來的,反正花錢買了就是他的。

到了酒店以後,楊天柱發現柳玉梅一個人坐在房間裏面喝悶酒,不管桌子地板,反正到處都可以看到酒瓶子。

“玉梅,你怎麼喝那麼多酒?我說,你這人是不是瘋了?”

“我爸真是太不講道理了,就知道冤枉我這麼一個無辜的人,我跟他爭辯,他就說我的藥材廠肯定週轉不過來了,不是我偷的,又會是誰偷的?哎,聽了這話我真是服了他這個人了。”


柳玉梅心裏面異常難過,這個時候的她連眼淚水都流了出來,見楊天柱過來了,她掙扎了兩下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她抓住楊天柱,對楊天柱說道,“天柱,跟我去個地方。”

“你要帶我去哪裏?”楊天柱問道。

“你不要問那麼多有的沒的,反正今天晚上跟我走就對了。”柳玉梅並沒有解釋那麼多,而是拉着楊天柱走到了酒店外邊,緊跟着,迅速坐上了楊天柱的那輛皮卡車。

青石鎮一品娛樂城,到了這個地方以後兩個人要了一間包廂,柳玉梅一隻手抓着酒杯另一隻手抓着話筒,她像發了瘋一般不停唱歌,一直都沒有停下來過……

“我輕輕地嘗一口,這香濃的誘惑,我喜歡的樣子你都有,我輕輕地嘗一口你說的愛我,捨不得吃,會微笑的糖果……”

這時候的柳玉梅,完全沒有半點高冷的樣子,明明唱的是一首情歌,然而裏面的情緒卻有些傷感。

楊天柱坐在沙發上,靜靜聽着柳玉梅唱歌,大概十來分鐘的樣子,包廂大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的聲音,緊跟着沒有多久,一個經理推開門從外面走了進來。

“先生,請問放在樓下的皮卡車是你的嗎?可不可以,請你挪個車位?”

楊天柱聽到這兒,輕輕點了一下頭,他跟着經理走到樓下,很快看到了一輛非常豪華的轎車,那輛小轎車裏的男人,早就已經把一品娛樂城的保安人員罵得狗血淋頭了。 “他奶奶的,這輛皮卡車到底是誰家的?再不想辦法把車子挪開,老子就直接撞過去了啊。”

一品娛樂城的保安人員都低着頭,他們用很小的聲音說道:“陳少爺,您彆着急啊,經理已經去叫車主了,車主等下就會過來把皮卡車挪開。”

車子上面的男人叫陳科,在陳科身邊還坐着一個穿作打扮均很豔麗的女人,楊天柱出現以後,那個豔麗女人就用很小的聲音說道:“這個男人是誰?他實在是太帥了!若是穿上了國際知名品牌的服裝,肯定遠遠勝過國際頂級男模。”

陳科聽豔麗的女人把話說完,忍不住仔細打量了一下楊天柱,他哼了哼鼻子,張開嘴說道:“看得出來,就他這麼一個窮屌絲,也好意思跟國際頂級男模相提並論?我就算隨便丟個車輪胎,估計他也買不起啊。”

豔麗女人聽陳科把話說完,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來,她連聲說道:“肯定的,沒有人能比得上我們陳少爺。”

兩個人一唱一和的時候,楊天柱就把皮卡車挪到了其它地方,偏偏就在這時候,陳科啓動了車子,一腳踩在油門上,只聽哐噹一聲巨響,兩個人的車子發生了大碰撞。

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一輛價值數百萬的豪車,會跟一輛普通的皮卡車相撞?

KTV經理跟保安人員看到眼前一幕,心裏面都嚇壞了。

“去你大爺的,我說你到底會不會開車?”楊天柱心裏面氣得不行,這可是王仕明送給他的皮卡,要是被人撞壞了,他怎麼向王仕明交待?於是直接爆了一句髒話。

陳科聽到楊天柱的罵聲,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他從車上拿了兩捆鈔票,下車將鈔票扔給了楊天柱,嘴裏尖酸地說:“什麼破車?也好意思開出來?把這些錢拿去,換一輛像樣的車出來吧!”

楊天柱坐在車子裏半天都沒有動靜,經理看到情況有那麼一點不對勁,馬上站出來開始勸說楊天柱:“先生,你拿着這些錢,足夠把車子修好了,就算你不修車,也可以直接換輛新的,反正不管怎麼樣,最好不要跟陳少爺對着幹,陳少爺不是一般人,而我們卻是普通人,跟他這樣的人對着幹,絕對不會有半點好處。”

楊天柱從車上走下來,用冰冷的眼神注視着陳科。

“陳少爺,你是不是認爲任何時候任何地點,只要有錢就可以擺平一切?”


陳科用非常高傲的語氣說道:“沒錯,我一直認爲這個世界上沒有不能用錢解決的事情。”

陳科剛剛把話說完,楊天柱突然一腳踹了出去,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陳科開來的那輛豪車上面,出現了一大塊巨大的凹陷。

楊天柱把錢扔給了陳科,用特別冰冷的語氣說道:“這些錢,你還是自己留着花吧。”

說完這一句話,楊天柱轉身離開了。

陳科注視着楊天柱離開的背影,心裏面氣得不行,不過楊天柱剛剛那一腳,確實把他震撼到了,半天時間,他什麼話都不敢說,甚至就連雙腿,也在不停顫抖。

等楊天柱消失在視野,陳科才恢復過來,一時之間有些氣不過,於是就從保安手裏搶過一根電棒,他衝到楊天柱的皮卡車邊,對着楊天柱的皮卡車一輪猛砸。

楊天柱剛剛回到包廂,正準備推開門往裏面走去,這時候他聽到隔壁包廂裏面傳來了女人小聲哭泣的聲音。


楊天柱聽到女人哭泣的聲音,頓時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他側過臉,從門縫往裏面看去。

隔壁包廂裏面,一個長相看起來比較秀氣的女人,被好幾個男人包圍在中心位置,男人的喝罵聲傳到了楊天柱的耳朵裏面。

“小丫頭片子,老子摸你一下又怎麼了?”

“若是你讓大爺開心了,大爺給的小費,說不定就夠你兩個月的開銷了。”

女人眼含熱淚,苦苦哀求:“各位老闆,求你們高擡貴手,放過我吧,我就是個送酒的而已。”

“哎喲,你就是個送酒的那又怎麼樣呢?不照樣是一品娛樂城的員工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