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冷哼:“人家天賦比你們強的多,你覺得老頭子會是傻子,棄良就劣麼?”

忘川一聽這話,嚴重陡然閃過一道寒芒,看向身邊的雷鳴。那雷鳴絲毫沒有察覺,依舊嚷嚷道:“我不服,我若是能將他二人戰敗,又當如何?”老人笑道:“若真如此,那她們老夫不要也罷。”“好!”雷鳴大喝,轉而看向賢世與月兒兩人:“你們可敢與我比試一場?是兩人一起上,還是車輪戰隨你們的便。”月兒天賦雖好,但現在依

忘川一聽這話,嚴重陡然閃過一道寒芒,看向身邊的雷鳴。那雷鳴絲毫沒有察覺,依舊嚷嚷道:“我不服,我若是能將他二人戰敗,又當如何?”

老人笑道:“若真如此,那她們老夫不要也罷。”

“好!”雷鳴大喝,轉而看向賢世與月兒兩人:“你們可敢與我比試一場?是兩人一起上,還是車輪戰隨你們的便。”

月兒天賦雖好,但現在依舊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姑娘,看雷鳴身高馬大的本能的就有些發虛,不由的看向賢世,意思讓他拿主意。

賢世若真是剛剛出的家門,爲歷練而來,說不得看到雷鳴還真有些發虛,但畢竟賢世不是,在地球死在他手上的亡魂不知道多少,如今到了這兒世界,豈會怕一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

“我勸你還是不要,你與那位仁兄比試一場,說不得還有機會。”

雷鳴不但不理會賢世的善意,反倒頓時暴怒,在他看來這等若是對他的嘲諷。“休要張狂,戰過便讓你說不出來話來來。”

雷鳴大喝一聲,提起碗口大小的拳頭,掛着呼呼風聲猛的朝賢世砸來。

“呀!”月兒頓時驚叫,本能的就躲在了賢世的後面。

心事看着一拳砸來,雖感覺其力道不小,但也是不躲不閃,擡起一手準確的捏住了雷鳴的拳頭,繼而老虎鉗子一般的夾死,人雷鳴如何想要掙脫,也是無法移動分毫。

雷鳴正想擡起另外一拳咋向賢世,逼迫他將自己的手放開,但速度卻是不及賢世,他拳頭擡起之時,賢世的長刀已經架在了他脖子之上。

“勝負已分,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賢世再次提醒道。

雷鳴看着架勢,豈能看不出來自己與賢世的確是存在不小的差距,他雖性暴躁,但也是名事理曉是非之人,當即就道:“力量不比你,速度也比不了,我認輸便是了!”

賢世聽聞,微笑着放開了雷鳴的拳頭。雷鳴倒也是個漢子,抱拳道:“我雖然輸了,但我不服,早晚有一天我一定會再次跟你交手,並且打敗你的。我叫雷鳴,你叫什麼名字。”

賢世喜歡這樣的直率的人,對雷鳴也是頓生好感,正要告知雷鳴自己的姓名,卻猛然瞥見雷鳴背後正有一把明晃晃的長劍,朝雷鳴刺來。

當即顧不得那麼許多,賢世左手拉過雷鳴,一把將其甩出好幾米遠,右手卻是已撫上了刀柄,瞬間斬出,正與那刺來的一劍碰撞一處。

叮噹!一聲脆響,那長劍應聲而斷。賢世一刀,空間都能切開,何況只是一把凡兵。

這突然的狀況,卻是讓那突施殺手的忘川一愣。

再回神時,賢世的腳已經點在了他的胸前。

嘭的一聲悶響,賢世正點胸口的一腳,竟忘川踢出去七八米遠,半天沒能爬起來。

“滾!”賢世冷喝。

雖然賢世這廝,經常背後出手要人性命,十分熟稔悶棍之道。但是,卻非常的討厭別人偷襲,是以對忘川一點好臉色都沒,甚至已經決定了,若是這忘川再有所動作,就將之當場格殺。

但那忘川並非傻子,出手便將自己長劍斬斷的人,他確定自己絕非對手。好容易爬了起來,滿是怨毒的看了賢世一眼,突然露出一個溫雅的笑容:“閣下好手段,這一腳在下記下了。”說完,便轉身而去了。

雷鳴被賢世一把甩出去好遠,摔了一下也是不輕,爬起來後卻是沒有絲毫不慢。對賢世抱拳道:“我欠你一條命,今後你就是我大哥了,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儘管只說。”

“呵呵……”賢世乾笑,暗道雷鳴這廝是不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臺上老人將一切都看在眼中,卻途中卻沒有絲毫阻攔的意思,一切塵埃落定了才道:“你們三人,隨我前往去南火宗。”

月兒大喜:“前輩,我們何時出發?”

“即刻啓程!”

老人說着便邁步從容走過人羣,跟隨之人收拾了地上圓盤跟隨而去。賢世三人對視一眼,也連忙跟了上去,所過之處,圍觀的人紛紛讓路,看向賢世的目光中,多出了些什麼東西來。

“前往南火宗,恐怕得走上三四天啊。”雷鳴甕聲說道。

“哦……?”賢世看向雷鳴:“聽雷兄的話,似乎對着南火宗有些瞭解?”

“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

月兒噗呲一聲笑了出來:“炎哥哥名叫炎飛,我叫月傾城,你像炎哥哥一樣叫我月兒就好了,今後我們都是同門呢。”

“那好吧,月兒妹妹,炎飛大哥!”雷鳴這廝甚是厚顏,兀自就將自己排在了老二的位置。

然而,見自己這麼說,賢世與月兒兩人並未表現出什麼不滿,雷鳴嘿嘿乾笑了兩聲,這才與賢世和月兒二人分享起自己知道的情況來。

通過雷鳴的講述,也是也是明白了許多。這個世界與地球的觀念不同,在地球越是靠近中心,往往代表則更高的地位,而萬妖大陸卻是恰恰相反,越靠近中心,地位也就越低。據雷鳴說,這是因爲越是靠近海,出現天材地寶的機率越高的緣故。

而南火宗,距離最中心的奴隸之城,不過三四天的腳程,相對於偌大的大陸來說,這點距離根本就不算是距離,可想而知,南火宗的地位也高不到哪去。

“南火宗不過是傳授修道基礎的小派,不過如果天賦好,悟性高,學習快的話,就能被送往更大的門派之中修行。”

“……”

雷鳴這廝,知道的情況還真是不少,好像無所不知一般,與南火宗有關的,無關的,這廝都給賢世兩人講述了起來。

直到夜色漸晚,一行人走出了奴隸之城的地界,進入大森林之中,雷鳴爲避免吸引到野獸一類的,這才止了講。

這時,一直走在最前面的老人也走了過來,對賢世三人道:“食物問題自己解決,森林中的食材多的是。不過,你們也要注意一點,森林之中是非常危險的,丟了小命可怪不得別人。”

老人說完便離開了,賢世不解的問雷鳴。

雷鳴解釋道:“森林之中多有妖獸,這裏靠近城池應該不會有太過厲害的妖獸,但稍弱一些應該還是有一些的。”


“妖獸?那是什麼?”月兒插嘴問道。

***時又犯起了**病,嘚啵嘚啵的講述了起來:“能法會術之人,能變擅化之獸皆爲大妖,這一點你們應該知道。能法會術的人,我就不必多說了,日後我們就是了。而能變擅化的獸,指的就是野獸、妖獸。”

“人需要人傳授才能修煉,而野獸妖獸們只需要依靠本能就能修煉。經過漫長的時間,修煉有成之後,獸類就能有一次選擇的機會,這個機會被稱爲化形。化形成人之後,重新修煉人類之法,便就是‘大妖’。但若是不化形,依舊以獸身修煉,也是十分強大的,被稱爲‘妖獸’。”

“那麼,妖獸既然能以獸身繼續修煉,而且還十分的強大,那爲何要化形成人呢?”賢世不解的問道。

“這……我也就不知道了,不過聽聞妖獸修煉速度極其緩慢,會不會是因爲這個緣故?”雷鳴說着,也有些不確定了起來。

他不知道,賢世就更加不會知道了,笑道:“原來也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賢世說罷,便大笑了起來,月兒亦掩嘴輕笑。雷鳴手足無措,通紅這兩,看着兩人。

好在,賢世三人運氣還算不出,找到了幾隻野兔烤了吃了,也並未遇到所謂的妖獸。期間,賢世意外的發現,月兒這個大小姐,竟然還會烤肉,而且味道還十分的不錯,連連誇讚月兒,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

月兒雖聽不懂其中含義,但還是覺得心裏美滋滋的。 穿書後大佬天天要寵我 ,森林響起悅耳的鳥鳴。

賢世依靠着大樹睡了眯了一宿,卻是沒敢熟睡。聽到動聽的鳴叫聲,便睜開了雙眼看向展翅飛翔的鳥兒們,嘀咕道:“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起的人兒有鳥吃。”

待得紅日露出嬌豔,映照在月兒臉上,映襯的日光更加的絢麗了幾分。

“炎哥哥?”月兒睜開秀目,竟沒有看到賢世的身影,頓時就有些焦急,連忙起身四處觀望了起來。

賢世正從月兒身後走來,看到月兒似乎是在尋找自己,便喊道:“你睡醒啦?今早上就吃這個吧?”說着,賢世還將手中提着的幾隻漂亮的鳥兒給月兒看了看。

“啊?這麼漂亮的鳥,我們要吃了它們?”月兒繡眉微鄒,卻是不忍。但想了想,就也不那麼在意了:“那好吧,炎哥哥想吃就吃吧。”

兩人說話的時候,雷鳴就已經醒了過來,突然感覺氣氛有些不對,連忙乾笑道:“我去撿柴來。”

目送雷鳴跑開,月兒迎上賢世:“炎哥哥,你醒的好早。”

“還好吧,你休息的可好啊?”賢世笑道。

朝霞照耀在兩人身上,卻是讓兩人都賢世有些朦朧了起來,畫面甚是美麗,一般人看到肯定是不忍破壞這一幕。

然而,只見老人慢慢的走進了兩人,乾咳兩聲說道:“提醒你們一點,這幾日你們一定要注意好自己的身體,等到了門派中,或許還有一場戰鬥等着你們。”

兩人之間微妙的氛圍瞬間被打破,消失的無影無蹤。但賢世並不爲此而感到氣憤,笑問老人道:“戰鬥?到了門派之中,爲何還要戰鬥?難道,我們這樣不算通過了門派的初試?”

老人擺手:“你們已經通過了,只要到門派辦理手續之後,就是我南火宗的弟子了。我所說的戰鬥,是新人比武,正常比試對你們來說十分重要,是向更大的門派,展示你們才華更好的場所。”

賢世聽聞感覺老人頗爲矛盾:“難道,您願意將好的苗子拱手送給別的門派?”

“不願。但更不願誤了人才……”老人說笑着,慢慢遠離了賢世兩人。

老人走後,月兒連忙問賢世道:“炎哥哥,你會參加那個什麼比試嘛?”

賢世一直想看看這個世界的戰鬥是怎麼樣的,方式是否與地球有所不同,想了想便點點頭:“或許會吧。”

月兒頓時緊張了起來:“那你會去更大的門派嗎?”

賢世無語,良久才道:“我的實力能走到哪一步還不知道呢,你就關心我去不去更大的門派了?人家還不一定看得上我呢。”

月兒臉色一紅,輕拍了賢世一下,讓他去處理鳥毛去了。

月兒的確是有些太過盲目相信賢世了一些,又或者這是女人的本能也說不一定,每個女孩兒大概都當自己的愛郎是最優秀的那一個人吧。只是,月兒還不能理解這種情愫。

早餐,紅燒鳥兒肉,味道好極了。

飯後,賢世三人便就跟上了老人一行人,朝南火宗的所在第二去了。

這樣的生活,在平靜中度過了兩天。


賢世等人從奴隸之城離開的第四天,中午飯後,一如前兩日的繼續啓程趕路。此時距離南火宗已經很近了,估計在天黑之前,就能感到南火宗的山門。

時間慢慢流逝,賢世耳朵微動,突然感覺到周圍有異樣的聲音,起初還只以爲是動物經過,但慢慢的賢世感覺越發的不對勁起來。


就好像自己背後,始終有一雙眼睛盯着自己一樣,而且賢世心中還有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賢世經歷過這樣的事情,知道這絕對不是錯覺,而是自己等人,真的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

“雷鳴!”賢世給雷鳴使個眼色,又對月兒道:“跟在我身邊,一定不要距離過遠。”

正在此時,走在最前的老人露出一個別有深意的笑容,朝身後的隨從弟子比了個手勢。而後,便見那弟子,雙手以一種奇異的方式卡在脣邊,猛的一吹。

小爺我裙子賊多 ,那一直跟隨而來的東西,卻是聽的清楚。

賢世猛的頓足,轉身看向身後。與此同時,一直追隨而來的東西,也都紛紛動了起來。

密林之中,賢世只看到數十道銀色的影不斷閃過,速度之快就連賢世都看不清究竟是什麼東西,但卻又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

嗷嗚~~!

突然想起的急促狼吼聲,讓賢世心中一緊。他知道那些影子是什麼東西,這一幕與曾經發生過的竟是那般的相似。

十數道身影,一密林樹木墊腳,或是平底猛的躍起,齊齊朝賢世三人撲來。

“保護好月兒!”賢世猛的爆喝,身形跟着暴動,不退反進躥身進入撲來的影子之中。

狼人族,恐怕你們還不知道,我在地球就是屠狼專業戶吧!賢世心中冷笑連連,抽到與那撲來的十幾條銀色影子碰撞到一處。

十幾頭狼人同時撲擊,若是別人或許還會有些難以招架,但賢世對戰狼人的經驗,實在是太過豐富了一些,只見他身形晃動,長刀揮舞間,不是講那些狼人的利爪挑,就是輕鬆的躲了過去。

十幾頭狼人齊撲,並未給賢世帶來太大的麻煩。但狼人的攻擊也不僅僅只有如此而已,一擊不中便快速的將賢世包圍住,圍繞賢世旋轉,時刻準備着發動下一次的致命攻擊。

直到此時,賢世纔看清了這些狼人的真面目,這一看之下卻是大驚,但心裏也升起了好戰的念頭。這十幾頭狼人,哪裏是地球的那些雜毛狼,而是十幾頭毛髮銀白,跟地球上的那頭狼王一樣的存在。

“變身吧,不然你們死的更快!”被十幾頭狼包圍,賢世依舊保持這平日裏的淡定。

一直在遠處的觀看的老人,絲毫沒有出手搭救的意思,此時看到賢世這般震驚,嚴重更是劃過欣賞的色彩。

嗷嗚嗚~

狼吼聲又起,十幾頭狼人像是收到了特定的攻擊信號一般,齊齊攻向了賢世。其中首當其衝的一頭,在衝向賢世的過程之中,身上的銀色毛髮,便泛起了金色的光芒。一雙前爪,更是閃耀着鋒銳的寒光。

賢世冷哼,抽刀直刺,手腕一抖便抖出重重幻影,與那金色狼人的前爪碰撞,竟發出好一陣叮叮噹噹的金鐵交鳴之聲,伴隨火花四濺。

錚!賢世的習慣如此,抽刀,出招,完了立即回鞘。對他來說,將刀時刻放在手中,還不如從刀鞘抽出再攻擊來的迅速。

金色狼人一擊不中,猛的爆退。與此同時,另外十幾頭銀色狼人也是到了賢世近前,或是躍起,或是猛衝,身形雖各不相同,但相同的卻是齊齊抓向賢世的鋒銳前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