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聽着莎莉在這兒囉嗦了半天,看上去似乎不把肖張學校貢獻扣光衣服褲子抵押光着身子走出這兒她就不罷休,事實上,她的重點根本不在這上面。感覺到了她的意思的肖張也就懶得跟他繼續裝傻了,直接問出了這句話。

聽見肖張這麼說,莎莉還沒回答,她女兒艾琳都是先不高興了,憤憤地說道:“不行,媽,你一定得給他點顏色看看。把他的學校貢獻都扣光,看他以後還敢不敢惹我。”“好,我答應你。”莎莉說道。艾琳高興地摟着莎莉的手撒嬌道:“媽媽最好了。”莎莉無奈地看了自己女兒一眼,說道:“我是說我答應肖張。”—————————

聽見肖張這麼說,莎莉還沒回答,她女兒艾琳都是先不高興了,憤憤地說道:“不行,媽,你一定得給他點顏色看看。把他的學校貢獻都扣光,看他以後還敢不敢惹我。”

“好,我答應你。”莎莉說道。

艾琳高興地摟着莎莉的手撒嬌道:“媽媽最好了。”

莎莉無奈地看了自己女兒一眼,說道:“我是說我答應肖張。”

——————————————————————————

“我是不是在做夢啊?這個莎莉老師是不是腦子不好使啊,跟我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就放我走了。”肖張還是滿臉驚訝地說道。

“是嗎。”趙衣翻完一本書的最後一頁,把它放在一邊繼續下一本。“她跟你說了什麼?”

現在的肖張和趙衣重新回到了圖書館。他們之前掉在地上的書已經被整理好了,於是趙衣接着做他的作業。還別說,不知道是不是被莎莉老師嚇得,腦子突然好使了許多,查尋速度變得快了許多。

剛纔在老師的辦公室裏,莎莉老師說到一半突然說要答應肖張的請罪,根本不顧自己疼愛的女兒的反對,先把趙衣放了出來,把肖張留了下來。過了這麼半天,肖張終於也出來了,只不過臉上還滿是驚訝和不明白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她啊,你知道莎莉老師剛纔跟我說了什麼嗎?我剛纔都在看日曆了,還以爲愚人節提前了呢。”肖張說道。

“好了,少說那麼多沒用的,講重點。”趙衣不耐煩地問道。

“好好好,你怎麼這麼沒耐心!”肖張說道:“你讓我說我就說,豈不是很沒面子。”

趙衣皺皺眉,說道:“五十,你告訴我怎麼回事。”

“你看我是那種貪財的人嗎。”

“像。”

“那就拿一百過來。”

趙衣被肖張的無恥給打倒了。

最後,在用校卡交換了一百學校貢獻後,肖張才一副滿足的表情說道:“你剛離開,莎莉老師就對我說什麼艾琳不懂事,要我好好照顧他,還說什麼這次就算了,下次在吵架就要嚴歷懲罰。說得好像我跟她女兒有關係似的。”

趙衣呵呵一笑,說道:“你們不是本來就是一對兒嗎。”

肖張瞪大了眼睛,衝口說道:“誰和她是一對兒了?我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啊,不知道她媽怎麼誤會的。”

“一點關係都沒有?”趙衣眯着眼笑着說道:“一點關係都沒有她能主動坐在你身邊,一點關係都沒有她媽最後能把你放了?”

“那也只能是她單相思,我怎麼可能喜歡上她呢!”肖張抖抖自己衣服,一副不屑的樣子說道。

“我的天,那麼漂亮的金髮美女還配不上你?你不要我都想要了。”趙衣開玩笑道。

“你要就要,我不在乎。”肖張笑着說道。

趙衣沒想到肖張一下就答應了,忍不住用鄙視的眼神看着他,說道:“那個女孩那麼愛你,你竟然就這麼回絕了,我真是爲她默哀啊。”

“去,她纔不可能喜歡我呢。”肖張擺擺手說道:“話說回來,不會是你告訴莎莉老師說我們是一對兒的吧?” (第二更)

“肖張料事如神啊,不錯不錯就是我告訴的,莎莉老師還給了我五百學校貢獻做獎勵呢。”趙衣笑着說道。

“真的是你啊?”肖張張大嘴巴說道。

“是我…纔怪。”趙衣開玩笑道:“我今天才第一見到那個女生好不好,怎麼可能去打這種小報告呢。”

“真的?”肖張狐疑地問道:“那莎莉老師怎麼一副認定我跟她女兒談戀愛的表情,我和她女兒反駁了半天她都不信。”

“誰知道。”趙衣又放下一本書。“說不定她親眼見到你們打kiss呢。”

“去去去,怎麼可能。”肖張毫不留情地推翻了趙衣的猜測。“這機率跟母豬上樹差不多。”

“哦,看來母豬很擅長上樹嘛。”

“…”

肖張思考了一會兒,又說道:“趙衣,我真的想不明白…”

“好了,別吵。”趙衣沒好氣地說道:“你都不明白半天了,想不出來就不想了,反正我是不會相信你跟那女的沒關係的。”

“…”肖張說不出話來,合着趙衣一直都覺得自己在忽悠他。

“誒,哥們,我是說真的。”肖張嚴肅着說:“我和她真的沒關係,被這麼冤枉我都覺得奇怪。你說,會不會是誰故意去告訴莎莉老師,想陷害我什麼?”

“真的沒關係?”趙衣皺眉問道。肖張此時的嚴肅終於讓他覺得有些問題了。“問題是,誰會這麼幹呢?告訴莎莉老師說你們倆在一起對你有什麼壞處嗎?”

由於異能學校最後的考試原因,學校是很鼓勵學生相互組隊的,而其中最牢固的組合也就是情侶組合。因此,有很多家長都巴不得自己孩子早點談戀愛,這是和普通學校完全不一樣的情況。

如果莎莉老師的女兒真的和肖張談起戀愛,那莎莉老師從某個角度來說肯定會大力支持肖張,這對肖張來說絕對是好事。

“我還以爲是你乾的呢,原來不是啊。那會是誰呢?”肖張低下頭開始思考。

突然,一個答案同時涌入兩人的腦海裏。

“慕容夜!”

————————————————————————

“這就是你們把我從被窩裏拽出來的原因。”慕容夜陰沉着臉說道。

“不是不是。”肖張趕緊搖頭道。“我們是來看你的。”

“你把我當白癡啊!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嗎?”慕容夜沒好氣地說道:“趙衣,你不會說謊,你告訴我,你們這麼把我叫醒是幹嘛?”

“啊…”趙衣紅着臉摸摸頭:“我們真的是來看你的。”

“嗯?”慕容夜沒想到一向老實巴交的趙衣也這麼說。“來看我做什麼?”

“只是,”趙衣臉更紅了。“我想問問你喜歡什麼生日禮物。”

他的話一說出,便輪到慕容夜臉紅了,支支吾吾地說道:“隨便啦,有什麼送什麼,我都會很高興的。”

“哦,那我們下次見。”趙衣趕緊說道:“對了,肖張這事真的不是…”

“當然不是我啦,我沒事去管他幹什麼。”慕容夜撇了撇嘴說道。

“哦。”趙衣應了一聲,趕緊拉着肖張衝出房間,好像在裏面多呆一刻都很尷尬一樣。

“趙衣,你剛剛說什麼生日禮物啊?怎麼慕容夜一下就開心了?”一進入“安全區域”,肖張便忍不住問道。

“這個啊。”趙衣突然不好意思了。“我記得她的生日就兩天之後,所以…”


“哇,兄弟你還說我呢!你自己不是也在泡這個小美女嗎。”

“去,我只是碰巧知道她的生日而已。”趙衣佯怒道,雖然這的確是他特意從雷米叔叔那兒打聽到的。

“好吧好吧,看着你剛剛相信過我一次的份上,我就信你一回。”肖張笑道。

“誒,肖張,跟你說個事。”趙衣突然臉紅道。

“說。”

“你看,剛剛我要是不說是關心慕容夜的生日她估計不會給我們什麼好臉色對吧。”趙衣低聲說道:“看在我幫了你的份上,她的生日禮物你幫我付錢怎麼樣。”

“…”

最後,肖張還是沒搞明白到底是誰“誣陷”他和艾琳的關係,只得作罷。而趙衣,可憐的傢伙平時第一次說謊就要付出一筆慘重的代價——這個禮物錢一定是他出了。

——————————————————————

當凱文正在對着假人練習拳擊時,亞森匆匆忙忙地從外面跑了過來。

“凱文,我的堂弟啊,你怎麼在這兒。趕緊的,那羣中華人又有動靜了。”亞森邊跑便說道。

凱文停下急促打擊的手臂,抹了抹額頭上的汗說道:“怎麼回事,這羣中華人又出了什麼事?”


“凱文,你知不知道那個教異能課的莎莉老師?她有個女兒叫艾琳你知道嗎?”亞森問道。

“知道一些,說重點。”凱文皺了皺眉命令道。面前的人雖然是自己的堂哥但他的語氣沒有絲毫的敬重。

亞森眼中閃過一絲不滿,但也不敢流露出來,說道:“那個叫艾琳的,好像和中華人裏面一個叫肖張的搞在一起了,莎莉老師似乎很支持他們似的。”

凱文的眉頭登時鎖在了一起。肖張這個名字似乎有魔力似的,他一聽到就感到一陣煩躁。想起那個在新生歡迎會遇見的囂張少年,他的心情就瞬間變得不樂。這個中華人,竟然敢跑到自己面前耍酷!

莎莉老師的身份在整個異能學校都是絕對重要的,根據凱文對學校的瞭解,像莎莉老師這種地位的人絕對不多。爲了巴結她,凱文自己也不是沒想過什麼辦法,甚至還有意地去接近她女兒艾琳,但被她回絕了。

但現在,這個連他自己都沒運氣沾指的香饃饃,竟然被肖張啃了一口,他的氣憤可想而知。

眼看着凱文不說話,亞森忍不住說道:“堂弟啊,你可得想點辦法,莎莉老師不是應該站着我們這邊嗎,可不能讓她被那些卑鄙的中華狗奪去啊!要是這樣,以後恐怕在學校我們根本不敢拿他們怎麼樣啊。”

“閉嘴,沒看見我正在想嗎!”凱文正沒好氣,破口大罵道。

亞森登時不說話了。

凱文罵完就開始在房間裏渡步,右手託着下巴正在思考什麼似的。

肖張,那個姓肖的傢伙,本來沒想找你麻煩,你卻自己找上來了。哼,艾琳是我的,莎莉老師要幫助的人也是我而不是你,這兩個人都不容你這個中華人觸碰。

“堂哥,以後再有這個肖張的消息就告訴我,我倒要會會這個中華人,看看他有什麼能耐。”凱文大聲命令道:“還有,下次我去找他的時候你和我一起去,老窩在家裏,家族養你何用!”

亞森一道熱汗不禁留了下來,說道:“可是,凱文,我惹了那個叫崔雨的中華人,她還拿着我犯錯的證據呢,要是交給學校,我…”

一道寒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亞森登時不敢說話了。只聽凱文道:“別想忽悠我不知道,學校的校規清楚地寫着,超過一個月的犯錯證據一律無效,讓你多休息了兩個多月,已經是我大度了。”

亞森嚇得趕緊應了一聲。心想,我怎麼不知道校規上面這麼寫的。

當然,他不會把這句話說出來,不然凱文就真的要懷疑這傢伙的辦事能力了。

——————————————————————

“肖張,你對女生了解些,來幫我想想,我要買什麼禮物?”趙衣看着眼前一堆又一堆的小玩意兒,開口問道。

“什麼叫‘我對女生了解些’?”肖張瞪大了眼睛說道:“我又不是她們肚子的蛔蟲,怎麼可能瞭解!”

“你不是連艾琳這個金髮美女都泡上了嗎。”趙衣笑着說道:“你都不瞭解女生誰還了解啊。”

“去去去,我還說你都開始跑慕容夜了呢。”肖張一巴掌拍在趙衣背上,打得趙衣咳嗽起來。

這裏是學校的第19層交易處,肖張他們正處於消費質量最低的一級廳。碩大的大廳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小玩意兒,晃的人眼睛都花了。

今天正好是星期天,一星期唯一的一天休息日。明天就是慕容夜的生日了,既然說好了要送禮物,趙衣自然也不敢食言,一大早就拉上肖張來逛這個學生交易處,說是肖張在能幫他參謀。但實際上,兩個人都沒什麼給女生買禮物的經驗,東拉西扯都說不上個所以然來。

時間一長,趙衣就對肖張有些不滿了,原以爲叫你這個“情聖”來能有點幫助呢,誰知道跟自己一樣抓瞎。

肖張就更冤枉了,艾琳這邊他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的,還被趙衣稀裏糊塗地套上了一個“情聖”的帽子,心裏的委屈勁兒就別提了。

趙衣一臉不滿地對肖張說道:“肖張,你在女生這方面也不咋地嘛,你到底是不是個處男啊!”


肖張差點被他這一句話嚇得跪在地上,張大嘴巴震驚地說道:“趙衣,你知道處男是什麼意思嗎?”

“處男不是指那些沒談過戀愛的男生嗎?書上不是這麼寫的嗎。”趙衣疑惑地反思道。

肖張差點吐血,拜託,趙衣你看書好歹也要有個度啊,別老去看這些亂七八糟的。 (週末第一更,有花有票都扔點來慰問慰問小弱我吧)

“要我說就送她這個玩具熊吧,女生不是都喜歡這些可愛的東西嗎。”肖張指着一個大布熊說道,那估計是給一下女生晚上抱着睡覺用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