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溫暖而富有彈性的肉體觸感讓徐飛感覺有些欲罷不能,徐飛不自覺地伸出手,環繞住羅盈的腰,越夾越緊,越夾越緊!此刻,他是切切實實的將芮恩當成了真正的羅盈。那種精神上的安全感,讓經過了這一天動盪的徐飛情緒上幾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但是徐飛依然剋制住了眼淚,他不想讓自己太過軟弱,現在全家只有依靠他的堅強。

“姐姐,我一定會保護你的,你的身體……你的身體……不能給父親,只有我……只有我……才能佔有!”徐飛這些話絕對都是發自內心的呼喊,她一定要保護住姐姐的肉體。“哦哈哈哈!菲利,換了一個身體,你變的好溫柔啊!以前你可都是要**姐姐的哦!”芮恩繼續笑着說,“雖然我很喜歡你的**感,哦哈哈哈哈!”徐飛並沒有

“姐姐,我一定會保護你的,你的身體……你的身體……不能給父親,只有我……只有我……才能佔有!”徐飛這些話絕對都是發自內心的呼喊,她一定要保護住姐姐的肉體。

“哦哈哈哈!菲利,換了一個身體,你變的好溫柔啊!以前你可都是要**姐姐的哦!”芮恩繼續笑着說,“雖然我很喜歡你的**感,哦哈哈哈哈!”

徐飛並沒有聽進去芮恩這些話,他只是藉着姐姐羅盈的身體暗暗下了決心,他要肩負起拯救這一家的責任,從今天起,他要開始扮惡魔! 羅盈突然揚起了頭,似乎是在享受徐飛投入她懷抱的那種感覺。趁着徐飛也擡起頭的間歇,羅盈輕輕地,用她的嘴脣吻住了徐飛的額頭。

隨着羅盈的嘴脣在徐飛額頭上的滑動,她的肢體也配合地緊靠在徐飛的身上。兩個溫暖的半球就這樣緊貼着徐飛,不停地在徐飛的胸膛上擠壓,磨蹭,幾乎讓徐飛喘不過氣來。

突如其來的攻勢讓徐飛大腦一片空白,他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去迴應。就在他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芮恩的攻勢突然停了下來。芮恩慢慢舉起了徐飛的手,將他放在了自己的胸脯上,說:“菲利,看起來你對於這個肉體的同步,做得相當的差啊。哦哈哈。”

芮恩喜歡征服男人,不管是什麼樣的男人,只要是她想征服的男人,她都會想方設法去弄到手。而現在,她顯然有些很大的成就感,因爲她用這個嶄新的肉體,很容易地就將他原來暴躁,野蠻的弟弟征服了。

“同步……同步……”徐飛被芮恩這樣一說,腦子慢慢轉向清醒,甚至都忘了自己現在還手握着姐姐的**。他必須想辦法找出將惡魔趕出家人體內的辦法,而現在,這個喜歡誘惑人的姐姐已經相信了自己,那麼自然就可以從他嘴巴理探聽出一些蛛絲馬跡。

“芮……芮恩,我的身體現在似乎沒有辦法控制,還有我的記憶力,好像突然沒有了,我好像……好像失去了很多的東西。”徐飛對着控制姐姐軀體的惡魔靈魂開始了撒謊,“芮恩,睡覺前,你用手,給我治傷的法術?我是不是也會?”

芮恩趁着徐飛說話的間隙,慢慢放下了徐飛的手,走到了羅盈的衣櫃前,她打開了衣櫃,審視着裏面的衣服,似乎對於弟弟的身體並不關心,她拿出了一套帶黑色蕾絲邊的胸衣,比劃了一下,說:“菲利,爲什麼這個女人的衣服都那麼規矩呢,一點都不性感,還有啊,她的尺碼也太小了,每一件我套進去都緊巴巴的,我想,可能是我和她的同步,稍稍改變了她的體型吧,我可是很勁爆的哦,哦哈哈哈哈!”

對比芮恩的說法,徐飛開始想起了自己的身體,想必,菲利的身體應該是很健壯的,所以和徐飛同步後,徐飛的身體也變得健壯起來了。

“芮恩,你究竟有沒有聽到我說話啊!”徐飛馬上將思緒從別地方拉回來,他必須弄清楚那些法術,並開始儘量用惡魔的口氣開始說話。

芮恩將比劃着得胸衣放回了衣櫃,她轉過身,捏了捏自己的屁股,屁股很翹,而且極具彈性,託一下會晃悠好幾下。然後,她又故意挺了挺胸,胸部在他的這次震盪下,迸發出了洶涌的波濤。

“菲利菲利菲利菲利!”芮恩說了四遍菲利的名字,“那些不是法術,那些是惡魔的咒語,那是利用自身的潛在的屬性,結合自己操縱屬性的能力,將自己的魂力一下子爆發出來的魔法技能!我看你啊,這次的同步可能真得元氣大傷了。”

雖然芮恩說得這些名詞,徐飛都是第一次聽說,但是他卻好像似曾相識似得,他只是靜靜地琢磨,並沒有搭話。

“其實這樣蠻好,哦哈哈!”見到徐飛沒什麼回答,羅盈突然大笑了起來,“現在的菲利比惡魔菲利可愛多了,溫柔又聽話,還會羞答答,我喜歡這樣的菲利,對了對了,爲什麼這個女孩屋子裏沒有皮鞭,絲襪和緊身皮衣?”

“皮鞭,絲襪,緊身衣……”徐飛想姐姐怎麼可能用那東西呢,但是他自然不能這樣對芮恩說,他現在就是要竭盡全力假扮菲利。

“可能是……可能是……在別的屋子裏吧。”徐飛也不知道怎麼去解釋這個東西了。

芮恩無奈地攤開了手,有些泄氣地看着徐飛,說:“可愛的弟弟,我知道你很期待,但是現在,確實沒有工具!混蛋,藏那麼好!下次,姐姐一定雙倍奉上芮恩女王的恩賜!”

“好了,姐姐,還是先告訴我怎麼用那些咒語吧!我可不想明天被父親罵,說我同步能力那麼差。”徐飛關心的還是惡魔的咒語,若是能找到驅散惡魔靈魂的咒語,那麼姐姐和父母親就有救了。

芮恩無奈地慢慢重新走到徐飛面前,然後和徐飛面對面席地而坐,同時,張開了手,說:“你看,菲利,你最擅長的是利用火屬性。”

芮恩一邊說,一邊默默唸起了咒語:“火之語言,火焰!”

馬上,菲利的伸出的手掌就慢慢變成了暗紅色,上面冒出了零零星星的火星,不一會兒,一團火焰就這樣創造出來了。

“可愛的弟弟,有沒有想起來?”芮恩問。

徐飛只能硬着頭皮點頭,但是說實在的,徐飛對於自己究竟能不能運用惡魔的咒語保持着懷疑。

“試試吧,看看你這個身體能不能用得了。”芮恩說。

徐飛慢慢伸出了手,雖然聽了芮恩說了咒語的原理,但是徐飛必經沒有實際操作過,而且他根本不清楚自己擁有惡魔多少的力量。

他有些心虛地張開了自己的手掌,學着芮恩的樣子開始念道:“火之語言,火焰!”

咒語剛纔說完,他大腦的記憶庫裏突然就好像過電影一般的將整個咒語的過程過了一遍,徐飛的體內各處,無數的地方都開始越來越燥熱,這種燥熱感隨着渾身的筋脈集中到了徐飛伸出的手掌上,手掌開始發出了熱量,陣陣蒸汽也開始揚了起來。蒸汽飄散了一段時間,用於,一個就好像煤氣竈上最小火那麼大小的火苗冒了出來,遠處看起來,就好像一個小蠟燭一般。

“嗨嗨,就是這樣,造一個小蠟燭,你喜歡我用這樣的火苗烤你的小龜龜。”芮恩突然爆發出了一句這樣的話,指着徐飛的鼻子說,“哼!我還懷疑你不是我的弟弟呢,不過既然你能使用惡魔的咒語,那就說明!你沒問題!哦哈哈哈哈!”

“怎……怎麼可能呢!哈哈,我只是同步率還沒有調整過來罷了!”徐飛也虛張聲勢地笑了起來,心中卻是想,好險,差一點就被惡魔給識破了。原來之前芮恩刻意挑逗徐飛,並岔開話題,但是爲了試探徐飛究竟是不是弟弟菲利。

“我想,我還是先回到房間裏去了,我得儘快完成同步!”徐飛感覺到了繼續和芮恩說話下去的危險,雖然他的眼睛還是十分留戀羅盈的軀體,但是他現在還是必須暫時離開。

羅盈也沒有阻止,她如同一尊完美的雕像一般地站了起來,然後走向牀邊,猛然跳了上去,躺成了一個大字型,然後說:“哎,菲利,你剛纔說的,是不是都是真的?”

“剛纔?”菲利在即將跨出房門的時候反問。

“我要保護姐姐,我要佔有姐姐,諸如此類!”芮恩繼續躺着說。

“當然,是真的,芮恩,你這個肉體是我的!”徐飛繼續硬是裝出堅定兇狠的語句說,說完,徐飛打開了門,並在出門後猛地將門關上,這才整個人放鬆如爛泥般地癱倒在地。


“是不是,我也變的溫柔了起來了呢?”房間裏,只留下芮恩一個人在自言自語。

===============================

QQ羣:7540901把羣號貼一貼,新建的,有興趣的朋友加吧 看着自己被改裝成魂力測試機器的PSP-X,徐飛的心痛不亞於喜歡的女孩另嫁他人。但是他又不得不馬上去面對達克的考驗,魂力測試!

“這個東西的原理很簡單,只要你將你的雙手握住鍵盤,開啓遊戲,然後爆發出你體內所有的魂力,你的意志就將進入這臺手掌機內。你的魂力越強,打擊敵人的速度和技巧越是高超,那你操縱的人物也將取得越高的分數,通過整部遊戲給你的打分,就可以確定出你魂力的高低了。”達克專注地解釋着新惡魔手掌機的工作原理。

一談到機械,達克就顯得興奮起來,這個特點,和徐飛的父親徐遠達如出一轍。就算再怎麼同化,惡魔使用的肉體上,總會留有原人類的痕跡。

“我先來,我先來!”芮恩已經迫不及待的要開始操縱這個遊戲了,她從達克手中接過掌機,打開了電源,然後根據指示將雙手緊握在掌機上。

芮恩靜靜地閉上了眼睛,按照達克剛纔說的,將自己的魂力在一瞬間爆發了出來。

“嘭!”魂力爆發就好像一陣空氣震盪波一般的傳遞了過來,很快,掌機上面就出現了芮恩的造型。

達克將PSP-X的顯示線接到了液晶電視上,這樣,客廳中的其他三個人就都可以看到芮恩在這個機械中的測試情況了。


芮恩的在遊戲中的人物造型,是一個頭發金黃,胸部就好像掛了兩個大西瓜,一身皮裝,手拿黑色皮鞭的女王模樣的女戰士。四面八方不斷的有敵人過來襲擊芮恩,而芮恩則在魂力的控制下,遊走於遊戲世界,她的光屬性攻擊顯得特別的犀利,同時黑暗系的皮鞭技巧也爲幫助她在通關的過程中減少了很多壓力。

通關中,遊戲顯示了芮恩的最終得分,41000分!


芮恩慢慢重新張開了眼睛,她的眼神顯得意猶未盡,她吐了吐舌頭,就好像毒蛇吐着信子,另一隻手還下意識地按了按自己的胸部,說:“父親,我喜歡這遊戲,真有趣。”

達克交叉着雙手,微微點了一下頭,說:“不錯,400-420的魂力,芮恩的同步做得還算不錯,光屬性的新技能還可以拓展一下,暗屬性的技能沒有丟掉是好事情。”

達克就好像一個評論員一樣的說着,徐飛在一旁聽得可沒有那麼安心。若是讓徐飛打遊戲破關,那他倒不怕。但是現在,徐飛需要用什麼魂力將自己送到遊戲中去,那他可就沒什麼信心了。芮恩在遊戲中展現出的魔法,攻擊和技巧,徐飛都不覺得自己有辦法去施展,迄今爲止,他會的惡魔技能,也就是蠟燭般的小火球而已,這一測試,要是被達克看出了破綻,那可就糟糕了。

接下來,露比也測試了魂力,測試的結果是35000分,比芮恩還略微差了一點,這讓露比顯得不大高興,做爲一個成年的惡魔,又是芮恩的母親,她這個臉怎麼也拉不下來。

“不行不行,我要再來一次!做爲未來惡魔界的女王,我怎麼可能只拿這麼點分數呢?”露比大聲地說。

“好了,不要鬧了,讓菲利先做完測試吧!”達克不得不又提高音量來讓露比閉嘴。

徐飛顫顫微微地走到了掌機前面,現在這個情況下,他是騎虎難下,不去接受這個考驗,想必達克怎麼也不會放自己過門。徐飛調整了一下呼吸,默默對自己說:“打遊戲我可是最拿手的,不用怕,不用怕,哪怕是一級的人物我也可以完美過關!”

平時徐飛玩遊戲總喜歡挑戰難度,什麼遊戲總是用最高級別的難度來進行,而且他還總是刻意爲了讓自己能充分體會到和電腦鬥智的快感,能不練級就不練級,所以若是單純的遊戲來說,徐飛是不會害怕的。

徐飛不知道自己進入遊戲世界會遇到什麼,但是考驗即將展開,徐飛也只能學着芮恩的樣子,雙手緊握鍵盤,就像昨天晚上用火焰魔法時那種調動體內力量的感覺來噴發體內的力量,當他閉上眼睛的時候,突然覺得整個世界天旋地轉,當他因爲害怕而張開眼睛的時候,自己已經置身於遊戲中的世界了。

徐飛看了看自己在遊戲中的造型,身上披着輕鎧甲,腰間別着短劍,護腕的掛鉤上鑲嵌着寶石。對於自己的面容,徐飛無從看起,但是他自己感覺到,自己可能是一個半人半魔的魔族戰士的造型,因爲他摸到了自己頭上的小尖角。

給徐飛適應遊戲的時間不過才幾秒鐘,第一批敵人就已經來到面前了,這是一羣中世紀人類的步兵,大概10幾個人,每個人都是長劍搭配着盾牌,看起來並不怎麼強悍的樣子。

根據徐飛玩遊戲的經驗,第一批敵人往往都是給玩家熟悉系統,找遊戲感覺的。徐飛轉動了一下手腕,拔出了自己的劍,同時試了試左手的火焰魔法是不是還奏效。另徐飛滿意的是,左手的火焰很順利地出現在了徐飛的手中。徐飛知道,這就是他能運用的所有的武器了。

敵人開始了行動,徐飛也鼓足了勇氣迎面而上!徐飛覺得自己的身手在遊戲世界中格外的靈活,不論是閃轉還是騰挪,出劍還是出腳,速度和力量都是徐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和敵人接觸的一剎那,徐飛的劍無情地開動了。他連續砍出了三劍,出劍的速度和時機都在對方之上,三劍連續擊中對手,將第一個敵人擊倒在地。

“漂亮,這遊戲確實不錯!”徐飛漸漸投入了遊戲,他突然覺得他以打遊戲破關的心態來面對這場測試,可能會順利得多。

“接下來就讓我試一下惡魔法術的能力!”徐飛這樣想着,就向第二名敵人丟出了火焰。

雖然徐飛的火焰相當的小,但是擊中對方士兵依然給對方很大的殺傷。徐飛左手連續投出火球,竟然也將士兵們逼得沒有辦法靠近。

“哈哈哈,原來我已經這麼強了啊!”徐飛心理漸漸平穩了下來,魔法攻擊了一陣子,他突然急速地向前踏出了一步,整個人如離弦之箭一樣地衝了出去,那種人躍在空中的騰飛感,是徐飛從來不曾有過的。

他的速度讓士兵們根本來不及反映,“唰唰唰!”連續的數劍砍出,讓戰團中的士兵倒下了一大半。隨着敵人的數量越來越少,徐飛也打得越來越輕鬆,直到將所有的士兵都料理完畢。

達克等三人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就好像看着武俠片一樣地看着徐飛在銀幕已經飛來飛去,達克皺着眉頭,沉默不語,但是芮恩一直在叫好。

“菲利的身體看起來調整的不錯啊,速度,力量還有爆發力,都是那麼強悍,第一批敵人幾乎就沒用什麼魔法就已經可以輕鬆消滅了。”芮恩說。

“繼續看下去吧,看看是不是我擔心的情況!”達克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但是他並沒有馬上說出來。


遊戲中,第二批敵人是長槍兵搭配着弓箭手組成的隊伍,他們立體的組合攻擊讓徐飛有些手忙腳亂,但是很快,徐飛就找到了破敵制勝的辦法。他先將機動能力偏弱的長槍兵引開一段距離,然後用他的速度繞開長槍兵,突入了弓箭手們的隊伍中,等料理完了所有的弓箭手,回過頭來對付長槍隊的時候,失去了火力支援的長槍隊已經沒有任何的威脅了。

“遊戲畢竟就是遊戲,哪怕沒有至高的等級,也可以依靠戰術取勝!”這就是徐飛面對戰鬥時的想法。

很快,第三批敵人已經殺到了,徐飛看到了遠方揚起了陣陣煙塵,似乎是有大量的騎兵殺過來的樣子。隨着煙塵越來越大,騎兵的身影也顯得越來越清晰,那些騎兵身穿青色的鎧甲,突擊的隊形顯得整齊而又迅速,那種馬匹踩踏大地造成的聲音和高大騎兵造成的壓迫感,是徐飛在現實世界裏怎麼也體驗不到的。

“媽呀,聖龍騎士都來了啊!”徐飛這樣感概道。

但是感概歸感慨,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徐飛猛然向左側一個翻滾,先讓自己偏離騎兵的突擊路線,避開了騎兵們的第一次攻擊。就在徐飛立足未穩之時,騎兵們已經翻轉的馬頭再次突進了回來。不得以,徐飛不得不做出了第二次的閃躲動作。

“這樣下去,菲利沒有辦法取勝啊。”在外面觀戰的露比已經拿起了爆米花,並不斷地向嘴巴里送,想來去電影院也不過如此。

“地獄烈焰啊!菲利怎麼不用地獄烈焰呢?用了那招,整個地面都將變成火海,那樣騎兵就沒有辦法給予他那麼強大的壓迫感了。”芮恩也在外面大聲出着主意,他用菲利習慣用的姿勢比劃着,大有自己也進去大幹一架的意思。

當然,這些主意,身在遊戲內的徐飛是完全聽不到的。現在,他依然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力量去結束戰鬥。面對不斷衝來的騎兵陣,徐飛再次連續放出了火焰球,但是這些火焰球砸在重裝甲的聖龍騎士身上,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

“這可怎麼辦?法術沒有作用,直接攻擊也攻擊不到,這可怎麼辦?”徐飛只能一邊躲閃,一邊動着腦子。

他再次做出翻滾動作的時候,突然看到了剛纔被他打倒的長槍隊隊員手中的2米多長的長槍,徐飛靈機一動了,想起遊戲中經常有槍兵剋制騎兵的設定,雖然在這個戰場上不一定用得上,但是卻值得嘗試一下。

徐飛一個地滾翻,順勢拿起一把長槍,面對衝鋒而來的騎兵,徐飛這次並沒有消極躲閃,他只是向側方向微微調整了一下角度,同時面對騎兵陣中最左翼的一名騎士刺出了長槍。

“咚!”的一聲悶響,重裝甲的騎士栽倒在了地上,後面的馬蹄沒有收住腳步,將落地的騎士一腳踩死,同時,踩到地面上的馬匹也因爲落地不穩,而將騎手甩了出去,搭載着重裝甲的騎士就好像被**發射架彈出的**一樣,劃了一個拋物線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沒了聲響。

這一次攻擊激起了徐飛的信心,他知道遊戲中的設定往往都是有一定的規律的,這些騎兵雖然彪悍,但是他們也僅僅只是會反覆的突擊而已,一旦找到了破解他們的辦法,那對付他們也不是難事。

徐飛就利用這種戰術,在側翼逐一打擊着騎士們的人數,一個……兩個……三個……直到剩下最後一名騎士。最後一名騎士奔騰而來之時,徐飛並沒有用長槍,而是突然高高躍起,他的短劍穩穩地刺中了騎士頸部鎧甲的交叉處,將最後的騎士刺落馬下。

隨着騎士的倒地,宣告了第三批的敵人覆滅,徐飛喘着粗氣,臉上已經沒有了剛纔的那份輕鬆,他不知道接下來還有什麼考驗在等待着他。

徐飛喘氣還沒有喘多久,突然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名身材修長,相貌英武,手持一柄銀質長槍,騎士裝扮的男子。

“難道,這個就是BOSS?”徐飛並不確定這是不是最後的敵人。他之前看芮恩和露比進行測試的時候,也都是較量了四批敵人,但是他們交手的對手各有不同,顯然,這個遊戲系統會根據不同的人來安排不同的對手進行測試。

“只要他是菲利,他就一定可以打敗這個對手!”達克的口氣就好像測試新研發的機器人似的,讓人感覺冷漠而無情。 “原來父親在懷疑菲利並不是菲利!”芮恩在一邊想着,“父親還真是多疑,若不是菲利的話,人類怎麼可能可以使用惡魔的魔法?再說,這個小子昨天明明就說要佔有我了,若不是菲利,誰有那麼大的膽子?而且,這個身體可是他的姐姐的呢!”

但是芮恩並沒有把內心的想法告訴達克,她只是繼續安靜地看着測試。芮恩也不知道爲什麼,總有一種想爲菲利說話的衝動,這種想法再以前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

遊戲中,菲利正在面對那名手持銀質長槍並沒有騎馬的騎士,看起來,這個對手並不是那麼輕鬆就會被打敗的。

騎士突然踏出了一步,他的長槍從舉起到刺出的速度如同閃電一般!徐飛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槍就已經迫近到自己的眼前了。徐飛趕忙順勢倒下,用高低落差來回避這一次攻擊。但是對方的槍順勢向下一沉,整根銀質的槍棒就這樣砸在了徐飛的胸膛上。

徐飛從來沒有見識過那名凌厲的攻擊,這一擊雖然砸在身上十分的疼,但是徐飛還是咬牙依靠翻滾和騎士拉開了距離。再怎麼說,徐飛也是完全沒有實戰經驗的人,以前的遊戲,他只需要用按鍵控制角色就可以了,但是現在,他必須調動自己的身軀去面對對手,這其中還是有本質上的差異的。

騎士並沒有因爲徐飛捱了一擊而停止攻擊,他的長槍就好像流星雨一樣開始襲擊了過來,徐飛提劍想擋,但是在他面前突然出現了那麼多槍的殘像,徐飛根本不知道擋哪一個。很快,手臂被刺中的感覺就滲透進徐飛的感觀裏來,手中的劍也被槍給挑飛了。

“這個遊戲還真是真是,還被刺傷的感覺都那麼強烈。”徐飛一邊思索着對敵的策略一邊感慨着。

騎士的銀槍就好像不會停歇一般,只是調整了一下姿勢,就再度襲來,完全不給徐飛喘息之機。徐飛不斷的後退,只能依靠腳步和速度疲於奔命,這樣下去,顯然對於他取勝沒有任何的幫助。

“再試試魔法吧!”雖然徐飛左手受了傷,但是他依然堅持着舉起了手,撐着騎士換招的間隙,兩道火焰猛烈地噴射了過去。

騎士躲也沒有躲,他張開了單手,穩穩地張開了一道無形的屏障將徐飛的火球術阻擋在外。騎士的眼神似乎在說:“就這種級別的法術,也想傷害到我?”

這下徐飛可徹底沒有了辦法,他的武器根本沒有對方的長,他的魔法也沒有辦法給對方殺傷,現在一隻手還受了傷,難道就這樣輸了嗎?徐飛想到達克的那種眼神,徐飛覺得若是測試的結果讓達克不滿意,那麼自己麻煩就大了。再說,芮恩和露比都可以很輕鬆地完成測試,若是自己連測試都完不成,那怎麼去和這些惡魔戰鬥?

“魂力,魂力,一切的關鍵一定都在魂力身上!惡魔的這個測試,既然是測試魂力,那麼只要我能發揮出我的魂力,那麼我就一定可以取勝!但是,怎麼才能發揮魂力呢?如何才能發揮魂力呢?”徐飛內心陷入了這樣的疑問當中,他知道問題的關鍵,但是卻沒有辦法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這無疑是極端苦惱的。

“好,讓我回想一下昨天使用火焰時的那種感覺!渾身的熱氣就好像集中到了一點,然後從這一個點裏擴散出去。火焰就出來了,那麼既然這樣,其他的魂力肯定也是這樣使用的。”徐飛繼續展開着思考。

“惡魔的咒語,那是利用自身的潛在的屬性,結合自己操縱屬性的能力,將自己的魂力一下子爆發出來的魔法技能!”徐飛突然想起了芮恩昨天晚上和他說的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