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康,這麼早你一驚一乍的幹什麼呢?”

我的孃親啊,這都幾點了還叫做早啊?秦康看了看裏邊:“可以進去嗎?”嬌嬌點頭,就往邊上走了走。秦康走進房間的時候,麻雀已經站在地上了,已經穿好了衣服。秦康到了麻雀的邊上,看了看麻雀的腿:“這就能站起來了,能行嗎?”“恩恩,你家麻雀哥是**哥,打不死的**哥,這麼點傷口沒什麼大礙。”“哦,沒事就行!那

我的孃親啊,這都幾點了還叫做早啊?秦康看了看裏邊:“可以進去嗎?”

嬌嬌點頭,就往邊上走了走。

秦康走進房間的時候,麻雀已經站在地上了,已經穿好了衣服。秦康到了麻雀的邊上,看了看麻雀的腿:“這就能站起來了,能行嗎?”

“恩恩,你家麻雀哥是**哥,打不死的**哥,這麼點傷口沒什麼大礙。”

“哦,沒事就行!那就跟我走吧。”秦康說着也不管麻雀答應就拉着麻雀出了房間。

“唉,你慢點,我腿疼!!”

……

正隆皇朝的一樓有一個會議室,說是會議室,也就是一個小房間,內部兄弟們有事沒事在這裏聊聊天,然後談論事情的地方,秦康拉着麻雀,就直接去了會議室裏邊。

“你丫這麼急幹什麼啊?你家娘子被搶了,還是你家饅頭被誰給吃了?”麻雀到了房間裏邊普通一聲就坐到了沙發上,揉了揉自己的腿很鬱悶的看着秦康:“老子腿還沒好呢,你丫就這麼拽我!!”

“康哥,到底什麼事情啊?”馬天也跟着問道:“怎麼這麼着急!!”

秦康一路跑來,也挺着急的,深呼吸了一口氣,看着麻雀:“楊威來了!!”

本來,麻雀還在抱怨秦康弄疼他的腿了,聽到楊威的名字,搓着腿的手就停了下來,看着秦康:“真的假的?你在哪裏看到的啊。”

“老子什麼時候那這麼嚴肅的話題給你開過玩笑了!!”

房間裏邊的人聽了,接着臉色就變了,天狗看着秦康:“你在那裏看到的啊,要不咱們現在就殺過去!”

秦康搖頭:“不用殺過去了,我在馬路上看到他們的,他們也正在找正隆皇朝,應該沒一會時間,他們就到了!!”

秦康的話剛說完,接着房間的門就響了,接着就衝進來了一個人。

是正隆皇朝天狗手下的一個小弟。

“阿龍,慌里慌張幹什麼呢!!”

叫阿龍的這個人看來是跑着過來的,起牀噓噓的,深呼吸了一口氣,接着就說到。“不好了,有人來砸場子了!!” 房間裏邊的所有人聽了,臉色都變了。秦康在地上吐了一口,丫的說道就到,你丫以爲你是曹操啊!不過氣歸氣,但是人家都已經找到這裏了,那現在必須要做的就是去迎接了,不可能人家的人都找上門了,我們還在這裏聊天打屁吧。

“來的真快!!奶媽的!”秦康罵了一聲,接着看向阿龍:“大概有多少人!!”

“八個!!”阿龍氣喘吁吁的說道。

“八個人不多。”秦康點了點頭,看着麻雀:“你還行嗎?”

麻雀看了看自己的腿。

“好了,不用你出馬了。”麻雀的腿上的傷還沒有好,要是讓麻雀出手的話只會讓他的傷口更加嚴重!秦康看了看阿龍。“這樣吧,你們先應付着,最好不要讓他們砸東西,不要和他們動手,三分鐘之後我們就出來弄死他丫的,不就是楊威嗎?他奶奶的,!!”

阿龍聽了轉身關上門就出去了!

“康哥怎麼辦?”



秦康看了看天狗:“這樣吧,我們兵分兩路,給我五個體力好點的,能打的人,我們去對付楊威他們,你帶十幾個人從後門出去,繞到前門的位置,然後從前門的位置進來,咱們兩面夾擊,給他們來個措手不及,你看怎麼樣?”

“嗯,這個辦法好!”

“那就這麼定了!!”秦康點了點頭:“留下五個人給我,別的人全都從後門出去,速度快點,我這就去叫小瑞,奶媽的,但願這丫的已經睡醒了!!”

天狗聽了,應了一聲,就帶着十幾個兄弟出去了,給秦康留下了五個人,秦康看了看五個人,身體都挺健壯的,骨骼發達,渾身全是肌肉,臉色也挺兇的,應該就是皇朝裏邊的打架能手了。

看着天狗已經帶着那些人出去了,秦康對着這五個人揮了揮手:“兄弟們,出發,等會下手狠點,別走神,往死里弄,你們能打下皇朝的天下,肯定知道怎麼辦事了,不用我給你們說吧。”

五個人聽了就統一的點頭:“知道!!”

“好的,那咱們出發!!”

“等等!”秦康剛要走呢,麻雀叫住了他“你一個人行嗎?”

秦康點頭。“你康哥的能力你還不相信嗎?”

“我還真有點不相信!”

“去你妹的!!”

“那我就先不出手,你們先去,我去召集人馬,這大清早的大多數人都應該在睡覺呢,等着召集完了。我就帶過來援助!”

“嗯,就這樣!”接着秦康就不廢話,房間裏邊有早就準備好的,鐵棍和砍刀,秦康拿了一把砍刀,帶着五個人直接出了會議室的門,到了小瑞的門口,門是緊閉着的,裏邊和安靜!!

秦康一腳就踹到了小瑞的門口:“起牀!!”

過了十秒,小瑞就出現在了門口,剛起來的樣子。看着小瑞的樣子,秦康就無奈了,要是等着他收拾好,那就沒時間了,看了看小瑞:“你去收拾,等會帶着傢伙到皇朝大廳,楊威他們來找茬了!!”

小瑞聽了沒有廢話,直接回了房間中,秦康帶着五個人就往大廳的位置走去。

這五個人分別是五兄弟,大餅,二餅,三餅,四餅和五餅。

跟着秦康六個人就往皇朝的大廳走去,六個人非常的拉風,非常的氣勢!!


到了大廳的位置,秦康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楊威,楊威此時手中拿着一把大砍刀,另一隻手拽着一個小弟的令脖子,秦康看了看那那個人,就是剛纔來報信的阿龍,讓他不要動手,他還真的沒動,楊威都這麼要挾自己了,他還是努力的針扎,還是沒有動手。楊威抓着阿龍的脖領子:“快點讓你們的老大出來,把秦康和麻雀給老子叫出來!!”

秦康看到阿龍的已經咬緊牙關了,但是還是強忍着沒有動手:“就……就要出來了!!!”

“哪呢?”楊威還是一副痞子樣對着阿龍喝道。

“哎喲,這不是楊威兄弟嗎?沒想到精力這麼旺盛啊?哈哈哈,昨天在樹林裏邊做了一個極限運動,怎麼沒摔死你,還有精力來L縣啊!難道你不怕車子栽倒下水溝裏嗎?你說你一個大將風範的人,這麼欺負一個小弟算什麼本事啊,是不是?”到了大廳中,秦康就笑着向楊威走了過去。

楊威聽到秦康的聲音。接着就把手中的阿龍給放開了,然後盯着秦康:“哎喲嘿,沒想到你還真在這裏啊?麻雀呢,怎麼沒來,叫他出來,老子今天要給我龍叔報仇!老子今天就讓你倆去見閻王!!”楊威的樣子非常的囂張,囂張的不可一世,拽的就像個二五八萬一樣,秦康心裏笑了笑,這年代人都進化了,開玩笑都不打草稿,放屁也不知道害臊的,你丫的就這麼幾個小屁孩子就敢來這裏撒野,也不看看你秦康哥是吃什麼長大的,是什麼長大的?傻逼啊,吃皇糧長大的!

“哦哦,是嗎?”秦康冷笑了一聲。“勇氣可嘉,但是你也不想想就你們這麼幾個小屁蟲,也敢跟我叫囂,我幹弄死楊龍,難道你就不害怕我秦康今天也弄死你嗎?”

“你威脅我沒用,要是我害怕的話,我就不會來這裏了,我是被龍叔帶大的,對我就像是親生父母一樣,我還沒來的及報恩呢,就死在了你們的手裏,我楊威沒什麼別的本事,但是連自己老子的殺父之仇都包不了的話,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秦康聽了,接着就把手中的刀豎了起來:“那你還真是說對了,你還是死了算了,我秦康也沒什麼本事,但是我敢草泥馬,就不敢你把來找我,昨天我敢弄死楊龍,今天再來一個楊威,你覺得我會害怕嗎?”

“我也不用你害怕,害怕也沒用,我今天來就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要了你的狗命爲我龍叔報仇。!哦,不對,麻雀也逃不了干係,只要是和我龍叔的死有關係的人,我一個都不放過!!”

“那還廢話是什麼,來吧!!”秦康說着就把手中的砍刀舉了起來。 秦康的話剛落下,身後的大餅五兄弟都往前走了一步就到了秦康的邊上,跟着秦康站到了一起,站在了秦康的身邊,手裏的東西都拿了起來,大餅五個兄弟都是性情中人,天不怕地不怕,惡狠狠地站在秦康的身邊,就像是隻要楊威他敢動手,他們就要上的樣子。阿龍被楊威放開了,就到了秦康的邊上,因爲剛在楊威的手裏邊受了委屈了人,站在秦康的身邊惡狠狠地看着楊威他們的人!手裏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一個武器!就這樣秦康加阿龍再加五兄弟總共七個人就和楊威幾個人面對面站在正隆皇朝的大廳裏邊,對面八個人,這邊七個人,兩面誰都不怕誰,誰都不服誰,就對立在了一起,氣勢洶洶!波濤萬丈!!

“兄弟們,給我上,弄了正隆皇朝!!”就在這個時候楊威突然喊了一句,就親自王秦康的方向衝了過來,楊威身後的小弟們就跟在楊威的身後追了上來。

楊威衝在第一位,上來之後就把目標定在了秦康的身上,手中的提着一把砍刀就像是武打電影裏邊的那些武林高手一樣,速度非常的迅速,到了秦康的邊上,往前助跑,踢腳,砍刀砍下去,一系列動作很順溜的完成,在空中一個完美的弧線,雙腿就向着秦康踹了過來,二手中的砍刀就離着秦康只有十釐米的距離了,但是秦康也不是那麼簡單就能被打倒的是不是?再怎麼說也是練過的,就在楊威的砍刀離自己的身體只有五釐米的時候,突然就看見,秦康猛地一彎腰,一仰頭,直接躲過了楊威的砍刀,砍刀就從秦康的鼻尖上擦了過去,差一點就看到秦康的身上,秦康沒有停下來,腰部一用力,剛纔彎着的腰猛然間就立了起來,伸出雙手就擋在了自己的胸前,正好擋住了楊威踢過來的腳,秦康被踢的往後退了兩步,就這樣,兩個人打了一個平手!

而此時的大餅五兄弟和阿龍六個人全都和楊威的七哥小弟廝打在一起,整個大廳裏邊非常的混亂,全都是鐵器械碰撞和幾個人的吶喊聲,大廳中頓時就混亂一片,雖然楊威的七哥兄弟比大餅他們六個人多了一個數,但是兩方之間旗鼓相當,不相上下,都還差不多!或許是因爲這裏就是大餅他們自己的地盤,或許士氣強硬一點,還略顯上風。因爲從後門出去再繞到前門的話那段距離還是挺遠的,馬天他們幾個人出去之後還沒有回來,還沒有看見他們的人,應該還在半路上!!

秦康和楊威打了一個平手,這讓秦康有點驚訝的,因爲楊威的身體不是很強壯,要是按照他的體格的話和秦康能打一個平手那還是有很大的難度的。但是他今天卻做到了,不僅做到了。並且還略微有要比秦康稍微厲害的樣子,突然秦康就想到了一件事情,就是在學校的時候舉行全市武林大會的時候,楊威還是最後的冠軍呢,要是按照這樣來說的話,那麼他能和自己的打一個平手那還是應該的,也不足爲奇!想到這裏,秦康心中就稍加壓力了,因爲要是這樣的話,自己還需要正常發揮了,不然的話可能還真的就敗在楊威的手下了,這可是來皇朝以後的第一次戰鬥,要是就敗在別人的手下的話,以後在皇朝裏邊還怎麼混啊?儘管以後在這裏駐紮的時間不會很長,但是要是這次敗了。即使到了wh市之後,也不不好在皇朝的兄弟們之前召喚啊!

秦康看着楊威笑了笑:“看不出來,身手還挺不錯啊,小子!”

“那是,要是沒這麼一旦身手的話,我還敢來L市來要你的狗命嗎?”楊威很自信,很囂張的笑了笑,接着就把手中的砍刀又一次提了起來:“別廢話,受死吧!!”

剛纔是楊威首先進攻的,但是這一次可不能讓他這麼爽了,就在楊威話音剛落,還沒動的時候秦康的手腕一轉,提着刀子就往上衝去。“那就看你又沒有本事了!!”秦康往前衝了兩步,然後手腕一翻,手裏的刀子就像是切菜一樣切了下去!

本來以爲回像切西瓜一般切掉楊威的腦袋,但是楊威還真不是一般人,很輕鬆的往秦康砍下去的反方向一躲,直接就躲了過去,提起腳,一腳就踹到了秦康的肚子上,由於慣性的緣故,秦康一下就被踢得往後飛了過去,不知道楊威腳下用了多大的力氣,秦康被踢的老高,在半空中畫了一個圓弧,很重的就掉到了地上,剛好腰部落到了地上,秦康的腰部就傳來空蕩蕩,一陣悶響,就傳來了一陣鑽心的疼痛。

阿龍看到秦康被摔倒了地上,就往楊威的邊上衝了過去:“他媽的,受死!!”

但是剛到楊威的邊上呢,只見楊威原本吊着的胳膊突然就提了起來,手中的刀子就劃到了阿龍的身上!!下手挺狠的,雖然秦康跟楊威的之間的瞭解不是很清楚,但是在秦康以前的記憶裏邊,楊威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的兇狠和兇猛過,楊威手下一點不留情,一點不慣着,手中的刀子直接劃在了阿龍的肚子上……阿龍的肚子上瞬間就掉下了血跡……紅了一片。

楊威的眼神很恐怖,很冷峻,手中的砍刀上邊沾着血跡,楊威看了一眼地上的阿龍:“老子今天是來取狗命的,沒關係的人離遠點,殺錯人老子不負責!!”

看着楊威這種恐懼而又冰冷的眼神,秦康身上的汗毛就豎起來了,身上一陣涼風吹過,看來這丫的是要動真格的了,今天來這裏就是拿命來的啊!!接着秦康就從地上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土,揉了揉剛纔被甩到地上的腰部,看着楊威!!“來吧,你不是要來很的嗎?老子陪你!比狠,你還不夠格!老子今天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狠!!“

楊威聽了就很暴躁了,提着手中的砍刀就往秦康的邊上跑了過去!!“啊!!” 這一次,面對楊威的進攻,秦康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就靜靜的站在原地,動都不動一下,眼睜睜的看着楊威砍了過來,秦康非常的沉穩,眼睛死死的盯着楊威手裏的刀上,就在楊威的手裏的刀砍下來的那一瞬間,只見秦康的手突然就抓住了楊威的胳膊,接着全身的力氣全都凝聚在了手腕的位置,然後手腕一轉,加大力氣,直接就把楊威的胳膊擰轉了過去,接着秦康手腕處一用力,楊威只覺得胳膊處傳來一陣疼痛感,手裏的刀就掉到了地上,而自己的胳膊就被秦康緊緊的抓了起來,秦康的手腕處非常的用力,緊緊的抓着楊威的胳膊,讓楊威沒有一點掙脫的機會,接着楊威還沒有反映過來,秦康往前一步,就把胳膊肘對在了楊威胸口的位置,一用力,直接一胳膊肘砸到了楊威的胸口,悶的一聲,楊威的胸腔處傳來一怔空蕩蕩的響聲,還沒有來得及疼痛呢,就直接被秦康打的往後退了好幾步!

楊威退過去之後就用右手矇住了自己的胸腔,秦康發力非常的勇猛,楊威的胸腔就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楊威再怎麼說也是wh市武林大會的冠軍得主,本以爲會輕而易舉的就能打敗秦康,但是沒想到自己這麼輕易的就失敗了,退了兩步之後就惡狠狠地看着秦康。

秦康往前走了兩步,就到了楊威的身邊:“比狠,你還弱點!”

楊威嘴角抽動,但是卻沒有說出話來,活生生的就被秦康的身手給驚嚇住了,早前就聽說過秦康的身手,但是這是第一次親自嘗試,沒想到秦康的身手卻比傳說中的還恐怖!楊威的眼神中充滿了怒火,但是看到秦康那健壯的身體在加上勇猛的身手再加堅定的眼神的時候到了嘴邊的話還是被嚥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天狗他們幾個人全都繞過了皇朝的後門,就從前門衝了進來,十幾個人,每個人的手裏都清一色的棍子,非常的氣勢,到了裏邊,天狗就直接吧大廳的門從裏邊鎖了起來,然後直接到了秦康的邊上。“康哥,你們沒事吧?”

“沒事。”秦康搖了搖頭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天狗就看到了站在一邊的楊威,跟着喊了一聲:“兄弟們,他就是楊威,給我弄死這丫的 !!”天狗說完,接着自己就衝了上去,秦康一看天狗他們幾個人全都到了,就到了一邊吧阿龍給扶了起來。

“你沒事吧?”

阿龍肚子的位置,已經被劃開了一個大口子,留着血跡,阿龍的臉色非常的難看,嘴脣發青,臉色蒼白,眼神中已經很難受了,但是還是搖了搖頭:“我沒事,康哥,別管我,你去招呼那些人吧!!”阿龍說着抱着肚子就蹲到了地上。

秦康一看情況,就着急了,從一邊拉過一個小弟:“把阿龍送到麻將的房間中,叫他趕快治療,我等會就到!!”小弟聽了也不猶豫,因爲阿龍的傷口在肚子的位置,也不敢把阿龍抱起來,就直接扶着阿龍往宿舍的位置走去。

吧阿龍送走了,秦康就又從地上拿起了砍刀,到了剛纔的位置。

因爲剛纔楊威被秦康弄了一下,胸口處發出一陣陣的劇痛,但是一點也沒有退縮的意思,繼續跟着後邊進來的三個人對戰,話說楊威的體力還是不錯,雖然自己的刀子剛纔被秦康弄掉到了地上,現在是空手,但是他卻非常能打,一個人對着三個人,不分上下,並且地上已經躺了四五個人了,全都是皇朝裏邊的人!

而楊威帶過來的這七個人也算是不錯的,雖然現在他們幾個人人數上不佔優勢,但是幾個人卻很能打,幾乎是一個人對着兩個,但是沒有一個倒在地上,儘管說每個人的臉上身上全是血跡,還有兩個人還是一瘸一拐的!

和楊威對戰的是天狗,大餅,和二餅。


三個人雖然不是很能打,但是都非常的狠心,拿着砍刀就忘楊威的身上砍去,幸虧楊威的功夫還算是不錯,不然要是遇到別人的話,按照他們三個人的打法,肯定是經受不住了!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天狗被楊威踩了一腳,天狗被踩的往後退了兩步,但是就在楊威向着天狗踩去的同時,大餅和二餅就抓住了機會,就從楊威的後邊跑過去,兩個人手中的鐵棍就砸到了楊威的後背上,楊威只顧着前面的天狗,沒看到後邊的大餅和二餅兩個人,就被兩個人踩的往前撲了過去,差點就撲到在了地上,但是楊威手腳下比較靈活,沒有被撲倒,楊威往前傾斜了一下,接着就站在了原地,本以爲這次三個人可以把局面搬回來呢,但是沒想到不但沒有搬回來,反而更加的惹起了楊威的憤怒,只見楊威的眼神一轉,就看向了剛纔踹他後背的大餅和二餅兩兄弟的身上,轉身,往前一加速,跑了兩步,然後就跳了起來,在空中摔了一個完美的踢躍,直接就踢到了大餅的臉上,看來楊威也是用處了全身的力氣,真的是打算拼命的,一腳非常的狠,在空中時候就加大了力度,踢到大餅的臉上的時候就像是一塊鐵錘砸了下去一樣,大餅被踢的一個後仰,就倒了下去,楊威並沒有停下的意思,一腳踢翻大餅,跟着從大餅的手裏搶過鐵棍子,趁着二餅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狠狠的一棍子砸到了二餅的腦袋上,非常的用力,二餅直接被砸趴下了!!“還有你是吧?”等着把大餅和二餅都註銷了,楊威往前走了兩步,然後就到了天狗的地方,天狗剛纔被楊威一腳踹到了地上,還沒有起來呢,楊威就到了他的身邊,跟着楊威拿起手中的棍子就直接砸到了天狗的腦袋上,連着砸了幾下!天狗直接就躺在了地上!!

說起來長,但是從踢到大餅到砸倒二餅,再到砸翻了天狗,這整個過程也超不過二十秒,這二十秒的時間楊威就把三個人放倒在了地上,秦康一看情況,薑還是老的辣啊!!看來還是得自己出手,楊威還在用鐵棍砸地上的天狗呢,秦康就直接到了楊威的身前,接着捏緊手中的砍刀一下就砍了下去,楊威的全部思路全在天狗的身上,完全沒有注意到秦康的行蹤,就活生生的被秦康的砍刀砍了下去,直接砍在了楊威的胳膊上!楊威悶哼了一聲,剛纔還在天狗的身上招呼的棍子就掉到了地上!!

秦康一把就抓住了楊威的頭髮,接着往後一拽就把楊威拽了過去,接着在楊威的肚子上一腳,就把楊威踹到了地上!“比狠,是吧,你還不夠格!!”秦康說着就要把手中的砍刀砍下去:“老子今天就讓你知道一下什麼叫做狠!!”


秦康的胳膊已經舉得老高了,就砸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到了秦康的耳朵裏:“等等!!” 秦康轉身,麻雀站在從大廳的邊上,站在從宿舍那邊走過來的路口的位置,麻雀的身邊時小瑞,麻雀被小瑞扶着,一瘸一拐的向着這邊走了過來:“等等,不要弄死了!!”

秦康聽了,接着就把手中的刀子放了下來,接着橫起一腳就踹到了楊威的臉上,啪的一聲,楊威就趴在了地上,接着天狗和大餅二餅都衝了上來,衝到了楊威的身上,天狗提起一腳,急着就踢到了楊威的腦袋上,大餅和二餅也不手軟,就往楊威的腦袋的位置踢去,楊威躺在地上,還沒有反手的機會就被三個人圍在了一起,開始往身上招呼。而此時楊威帶過來的其他的七個人也都已經被皇朝裏的人制服了,全都躺在地上,掙扎着!秦康看了看這邊悲慘的情況,接着就上前走了兩步,到了麻雀的身邊:“我不是不叫你來了嗎?你來幹什麼?”

“你說我不來能行嗎,要是我不來的話按照你的這個性子,什麼時候把人家弄死了都不知道呢。”

秦康一聽:“他是自己的找上門來的,又不是我們的朋友,我幹嘛給他留情面!!”

麻雀搖頭:“雖然不是我們的朋友,但是也不算是我們的敵人,事情都還沒有弄清楚呢,你就弄死了人,那就不好了。”麻雀說完接着往前走了兩步,對着天狗他們一揮手:“兄弟們,停手!!”麻雀的聲音剛落下,天狗他們那邊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楊威和他們帶過來的幾個人全都趴在地上,已經被弄得很狼狽了。麻雀到了楊威的身邊就蹲了下來,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楊威,然後將他的下巴擡了起來:“楊威,你說咱們既無怨也無仇,你說你爲什麼非要找這一份痛苦呢,這不是自討苦吃嗎?你說是不是?”

“呸!!”楊威直接在麻雀的臉上吐了一口:“我活這麼大就只有楊龍一個叔叔,你說咱們之間有沒有仇!!別他媽的給我說廢話,要是你有本事,現在就弄死我,但是你要是不弄死我,我只要留一口氣走出這個地方,我就一定會讓你們嚐到後果的!!”楊威的聲音中帶着仇恨的感覺,很是憤怒!!

“叔叔?哈哈哈”麻雀冷笑了一聲?:“你還真的拿楊龍當你自己的叔叔啊?那麼說今天你來找我們就沒有別的意思,就只是爲了給你的叔叔報仇是吧?”

“沒錯!!”楊威點頭,伸手擦掉了嘴角的血跡:“我楊威不管付出多大的努力,不管克服多大的困難,我都會將你和秦康致以死地,給我叔叔報仇!!”

“哦哦。”麻雀搖搖頭:“要是這樣的話,那你還真的錯了,第一,你的目標錯了,你不是再給你自己的叔叔報仇,並且是在認賊作父,第二,要是你想至我和秦康於死地的話,你還真的沒有那個機會。”麻雀說着就從兜裏邊拿出了一把槍。“要是我要是輕輕的動一下手指,你就可以立刻去見楊龍了,你相信嗎?”

楊威狠狠地看了一眼麻雀,嘴角抽動了一下,但是還是沒有說話。

“哈哈,但是我不會那麼做,因爲我麻雀和你楊威雖然不是朋友,但是我們也不是敵人,我麻雀不會殺一個無辜的人,我也不想浪費我的一顆子彈,我只想和你一起聊聊,你說可以嗎?”還沒等楊威說話,麻雀跟着繼續說道:“你說不可以也沒用,天狗,帶幾個兄弟把楊威弄到會議室去!那些幾個小弟都給關進去!!”

秦康看着這一切,一臉模糊,完全不知道麻雀到底是要做什麼,弄的人一愣一愣的。不僅秦康一個人是這樣的,周圍的所有人都是一樣,天狗聽了麻雀的話,很是迷糊,但是既然是麻雀的命令,到底是做小弟的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天狗點頭就叫了幾個小弟把楊威擡起來往一樓會議室的位置走去。秦康看了也要跟着往會議室的位置走,但是被麻雀攔住了:“秦康,剛纔阿龍被砍刀砍到肚子了,傷口很深,你和小瑞幫麻將治療一下去!”

秦康雖然不知道麻雀要對楊威作什麼,但是秦康知道麻雀這是明顯的要把秦康隔開,他倆之間的事情就不想讓任何一個人知道,儘管是秦康!秦康不知道麻雀爲什麼要這麼做,但是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接觸她無條件的全力支持麻雀,不管麻雀作什麼,都肯定是有麻雀的意思,跟着秦康要往會議室走去的步伐就停了下來,跟着麻雀點頭:“恩恩,我知道了,我這就去看看阿龍!!”

說着秦康就看着麻雀和天狗他們幾個人走進了會議室中,進了會議室之後天狗幾個人都出來了,房間裏邊就只剩下了楊威和麻雀兩個人,小瑞看着秦康:“康哥,麻雀這是要幹什麼啊?”

秦康搖頭:“我也不知道,放心吧,他做事情自然有他的原因,咱們先去看看阿龍!不知道這丫的肚子上的傷口怎麼樣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