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詭異的修鍊,最是耗費神識,所以,那極小的漲幅,根本無法隨著消耗的腳步,最終,白少游將最後一式演練完了之後,停下了動作。

他已經到了極限,臉色虛白,他感覺腦海里一片空白,彷彿沒有了識海一般。但是,他的心,卻是一直告訴他,要演練劍二十三式!幾番心裡鬥爭之下,白少游又開始了動作!不過,這一次他是閉著眼睛的,神識耗盡,他無法捕捉到眼前的虛影,只能憑著本能感覺,舞動極業劍。這個時候的白少游,彷彿是夢遊一般,舞出了劍二十三式,

他已經到了極限,臉色虛白,他感覺腦海里一片空白,彷彿沒有了識海一般。

但是,他的心,卻是一直告訴他,要演練劍二十三式!

幾番心裡鬥爭之下,白少游又開始了動作!

不過,這一次他是閉著眼睛的,神識耗盡,他無法捕捉到眼前的虛影,只能憑著本能感覺,舞動極業劍。

這個時候的白少游,彷彿是夢遊一般,舞出了劍二十三式,但是,這次的劍二十三式,卻是全新的劍二十三式,屬於白少游自己的劍二十三式!

只有在最原始的無意識狀態下,白少游才領悟到了劍二十三式的精髓,走上了劍二十三式的正道!

又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白少游的頭髮已經長到了齊腰處,滿臉的濃密長須,彷彿是數百年沒有整理過了一般。

他停下了動作,靜靜地站在原地,細細地感悟著之前領悟過的屬於自己的劍二十三式,一股屬於自己的劍意衝天而起,形成了一道數百丈巨大的劍影,將自己籠罩其中。

轟……

頓時,前邊的劍島上,一道白光衝天而起,也是形成了一把巨大的劍影,在虛空中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飛到了白少游身邊,與白少游身上的那道劍影一重合,瞬間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了蹤影!

而白少游,也不見了,只留下空蕩蕩的劍橋,不知在等待著何人到來!

白少游再次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竟然是坐在一把巨劍之下,而這把巨劍,竟然與自己手中的極業劍一模一樣,只是放大了許多倍一樣。

冷少追愛:寶貝休想逃 ,瞬間刺向他的眉心。

白少游大驚,他能感覺到,這把劍影可非比尋常,若是別擊到的話,直接神形俱滅了。

必須得躲開!

想到就做,可是,他的動作太慢了,那道白色劍影直接進入了白少游的眉心,一閃而沒。

白少游一愣,隨即感覺到識海一痛,一股強大的魂力蔓延開來,布滿識海,同時還包含著一些信息!

嗡!

這個時候,那把巨劍一顫,一道白光降下,瞬間將白少游籠罩,這個時候的白少游,卻是一動不動地站在地上,任憑那白光罩身。

劍道傳承!

首先,白少游肯定了一點,這是劍道傳承的自主擇主!

他得到了一段信息,這段信息,竟然是有關一種劍道!

而這種劍道,卻是極為罕見的幾種絕頂劍道之一!

極業劍道!

竟然是極業劍道!

白少游對此再熟悉不過,他本身就是領悟了極業劍意!

他以前只是以極業劍意為工具,並沒有想到自己會有一天,鑄就極業劍道!


可是,這一次的劍域之行,讓他得到了從未想過卻最適合他的極業劍道!

這絕對是天大的機緣!

極業劍道,與不滅劍道一樣,都是同一個層次的劍道,但是,極業劍道卻是更加的罕見。

也許,一億個劍修之中,有五千萬再修鍊殺戮劍道,有十個在修鍊不朽劍道或者是不滅劍道,只有一個在修鍊極業劍道!

這種比喻,還只是誇大了極業劍道的修鍊人數,或許,諸天萬界之中,恐怕沒有幾個人在修鍊極業劍道!

或許,有不少人知道不朽劍道和不滅劍道,但卻沒有多少人知道極業劍道,這是偏門劍道中的偏門!

然而每一個時代,都會有一些人,為了一些特定的事物而誕生!

白少游便是為了極業劍道而生的!

腦海中閃過許多關於極業劍道的信息,白少游臉上的欣喜還沒有退去,便感覺一股神秘的力量灌頂。

瞬間,他的丹田漸漸飽和了,又一次的爆裂和重組,境界也隨之提升了。

許久之後,他的境界提升到了虛靈九重天之境的後期!

這個時候的白少游,實力已經遠在宇文天之上了,一整個小境界的跨度,實力自然是大漲。

如果是正常狀態下的宇文天,肯定不是這個時候的白少游的對手,而之前的一識凡,也定然不是他的對手,只不過,劍島收走了一識凡,不知道他又會得到什麼樣的傳承,實力又會提升到什麼樣的程度?

許久之後,他身上的波動漸漸趨於穩定,而他這時候參悟極業劍道。也是盤坐在地,一邊鞏固境界,一邊修

在白少游接受劍道傳承的時候,河堤上的時間才過去了不到半個時辰,獨孤戰天身上的禁制已經解去了,他與宇文天幾人寒暄了幾句,便匆匆而別,用他的話說,便是白少游接受了劍道傳承后,實力定然會大進,他不是對方的敵手,為避免吃虧,還是走為上策!

!! 「宇文兄,我先進劍域了!」殘劍無名看著獨孤戰天一走,便對著宇文天一拱手,也對著其餘幾人一拜。

「願無名兄補劍有成!」宇文天拱手還禮。

殘劍無名點點頭,手提殘劍,腳一跺地,身如飛劍,瞬間掠向了劍域。

「是他!他終於要進劍域了!」

「這下有看頭了!白少游的劍意都沒有殘劍無名的劍意強,卻進入了劍島,不知道殘劍無名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這殘劍無名的劍意,恐怕有九成的火候了吧!」

「九成?不會吧!雖然比一識凡和白少游的要強一些,但是九成的水準,也太離譜了吧!」

「這人已經不是劍修了,完全是一把劍,一把已經具備了劍道雛形的劍!」

「我敢肯定,他一定是這些人里獲得劍道最好的人!」

……

看到殘劍無名如劍一般飛向了劍域,幾名強者的眼神微微凝重了一些。

都到了這個時候,一識凡和白少游這樣的恐怖劍修已經進去了,他們自知,與劍修只見的差距將越來越大。

而比一識凡和白少游劍意更強的殘劍無名,幾乎讓他們本能地將其當做對手,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有一個無法想象的敵人!

「可笑的排名!讓我覺得自己都有些可笑!」闇看著那道遠去的身影,喃喃自語。

而燕歌行則是一臉地無奈,道:「這天下,還有我燕歌行爭雄之地嗎?」

些許惆悵湧上心頭,燕歌行發現自己小看了武者的世界,小看了天下的英才。

「哥哥!你怎麼了?」燕雲翎看著燕歌行,關切地道。

燕歌行搖搖頭,道:「沒什麼!只是感覺自己以前的想法似乎都很局限,如井底之蛙一般,不說這強大的一識凡和白少游,不說宇文天和獨孤戰天,就是這虛靈七重天之境的殘劍無名,我也沒有把握戰勝啊!」

說到這裡,他微微一嘆,道:「本以為有了聖器之利,我會重回之前的風光!但是,看著他們一個個的衝進了劍域,進入了劍島,我感覺自己竟然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哥哥!別想了!這麼多武者,誰都想這個第一,爭來爭去的,多沒意思啊!還不如快快樂樂地過自己的日子!做好自己!」燕雲翎也是有些幽怨地道,「我很懷念小時候的記憶,無憂無慮,自由自在!但成了武者之後,感覺自己都變了,不像自己了!」

燕歌行一愣,燕雲翎的話如當頭棒喝,瞬間敲醒了他。既然這個第一已經不是他可以擁有了,他又何必執著於此,還不如做好自己,就做一個燕歌行,走自己的道!

……

殘劍無名勢不可擋地進入到了第一層劍域,但根本沒有一絲劍氣向他襲來,也沒有一把利劍刺向他,這種詭異的情況,讓眾人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怎麼會?為什麼這無數的利劍,卻沒有一把去攻擊他!」

「是不是劍河失靈了?」

「難道是劍域關閉的時候到了?」

「不對啊!你看那幾人進去的時候,還不是照樣被利劍和劍氣所阻!為何他這麼另類?」

「怪哉!莫非他已經參透了劍域中的天地法則,身與道合,才不使劍域攻擊!」

「不對!這人身上根本沒有一絲武者的氣息,這完全是寶劍的氣息!」

……

「本身就是一把劍, 神醫靈泉:貴女弃妃 ?這浩渺的劍河之中,何時出現過劍劍相擊的場面!」宇文天看著這一切,喃喃自語道。

身旁幾人一聽,便恍然大悟,宇文天說的沒有錯,殘劍無名本身就是一把劍,作為劍,劍域就像是家一般,家是不會排斥自己的家人的!

漸漸的,宇文天人的說法被傳到別人的耳中,那些人心中的疑惑頓時解開,齊齊慨嘆不已,看著那道閑庭信步的身影。

殘劍無名此時的狀態,確實是在閑庭信步。他提著殘劍,一大步一大步地向著劍島邁去,速度跟別人進入第三層的速度一樣。

許久之後,他才走到了第三層,這一次,他停下了腳步,目光在劍河中穿梭,仔細地搜尋著什麼。

高行宇看到這一幕,憤怒地差點吐出血來了,嘴上不說,但心底里將殘劍無名祖宗十八代都給交代了一遍。


不用說,殘劍無名是在搜尋古墓鑰匙了。

「該死!擁有那麼強的劍意,這劍域中有大好的傳承等著你,為何要與我高家先祖的陵墓糾纏不清呢!實在是氣人!詛咒你得不到好的傳承!老子詛咒你!」高行宇一邊詛咒,一邊看向其他的極為強者,心裡在謀划著什麼。

其實,此時最後一個有實力爭奪古墓鑰匙的劍修已經進入了劍河,剩餘的劍修,估計再也找不出一個可以進入第三層劍河的高手,那唯一一個有能力得到古墓鑰匙的人,自然就是他了。

不過,此時的他,血脈力量使用過當,身體還尚未恢復,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拿到餘下的幾把鑰匙。

而且,他擔心剩餘的宇文天等人,會來搶自己手中的這把鑰匙。

劍河中還有三把鑰匙,若是被殘劍無名拿去一把,便剩餘兩把,這兩半,暫時還沒有人能拿走。

有時候,高行宇也很矛盾,因為他現在確實沒有能力那道剩餘的鑰匙了,但是,鑰匙不全,便無法開啟古墓。

而且,沒有他在,即便是別人有鑰匙,也無法開啟古墓。

血脈力量的恢復,需要不少時間,這個恢復的時間,他等得起,但他就怕中途出現一些變故。

之前,有不少人也進劍河拿到古墓鑰匙,可是沒有一次集全的,所以,古墓才拖到這一代。

如果這一次也無法拿全古墓的鑰匙,那麼他們所有的動作算是白做了。

如果之前沒有獨孤戰天和一識凡的大戰,或許,那最後的兩把鑰匙反而會進入這兩人手中。

高行宇想要進入古墓,但他更想將其中的寶物全部據為己有!

……

殘劍無名搜尋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古墓鑰匙的影子,便有些無可奈何,嘆了一口氣,朝著劍河深處奔去。

就在他快要進入到第四層劍河的時候,一個光團從側面飛來。

不用多想,他便知道,這是古墓的鑰匙。

當即,他一伸手,便將其抓在手中,隨後又投入到空間戒指,最後看向了四周。

他其實對古墓沒有多大興趣,只不過,他是想將這東西送給宇文天幾人。

逗留了半天,也沒有看到鑰匙的影子,他便搖搖頭,直接進入了第四層。


一進入第四層,殘劍無名稍稍放慢了腳步,瞬間釋放出了自己的劍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